機動同盟 Gundam HK
 



[已完結]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標題: [已完結]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3 20:2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75話 帝堯與龍皇的戰爭

Soundtrack: Battle 01

感覺到能量靠近,靜靜趴在死亡巨龍緩緩的站起了身子,身上的冰塊滑落下來,抬起跳動著藍色火焰的頭顱,對著靠近的物體發出警告的咆哮:“昂… …!”

“電子領域全開!”妮姆芙展開翅膀!發動了領域“一定,一定要幫上忙!”感受到妮姆芙決心似得,整個電子領域把死亡巨龍巨大的身影也籠罩了。

幾個身影飛過妮姆芙,繼續想著前衝。

死亡巨龍看著飛來的物體不聽自己的警告,發出憤怒的咆哮,起身飛向空中:“嗷嗷嗷!”

伊卡洛斯打開了空之女王模式,展開翅膀:“Artemis全開!”大量的追尾導彈飛向死亡巨龍。伊卡洛斯又拿出了弓箭:“Apollo發射”帶著能量的箭頭不用瞄準飛向了巨大的聲音。

“碰碰碰……”一串爆炸響起,濺起大片的煙霧。

“嗷嗷嗷!”憤怒的咆哮傳來,幾個冰錐憑空凝聚在伊卡洛斯的上方,狠狠的刺了下去。

“啊……”伊卡洛斯被冰錐透過翅膀帶到了地面上,釘了在地上,伊卡洛斯不在乎身上的痛疼,看著飛過的幾個人影“一切都拜託了。”

“電子強化!”妮姆芙大叫一聲,阿斯特蕾亞也大叫一聲,手裡的劍與盾牌都被強化起來。

“啊啊啊!”阿斯特蕾亞看著用骨翼散開煙霧的身影,衝了上去。

巨龍看著衝過來的小身影,2話不說,用爪子暗了下去。阿斯特蕾亞用盾牌狠狠的擋住,不過,巨大的力量讓她手臂發麻,身形也被壓低。

“啊啊!”阿斯特蕾亞舉起手中的劍,用力的砍向那個爪子。 “叮,叮。”一陣刺耳的摩擦,濺起大堆的火花。

“昂。”巨龍扭動了一下身體,用尾巴橫掃向阿斯特蕾亞,阿斯特蕾亞一直雖然用盾牌擋住,但是,還是依舊被巨大的力量打飛出去。

“碰。”妮姆芙急忙接住了阿斯特蕾亞,幫她卸了一部分力,不過,2人還是狠狠的撞到了地面上。

阿斯特蕾亞抬起頭,看著越來越近的人影“剩下的,就交給你們了……”

巨龍發現2個急速靠近的人影,而且,一個人影身上有著自己很忌憚的力量。

張開了嘴巴,藍色的能量在凝聚。

“怎麼會輸給你!”卡奧斯也同樣凝聚起能量。

“嘭……”“嘭……”藍色與紅色的2束能量同時發射,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碰。”地面上的冰塊開始被巨大的起浪打碎,整個板塊還是裂開。

卡奧斯死死的輸出著能量:“這一次絕對不能輸給龍哥哥!”卡奧斯大叫一聲,眼睛突然瞬間染紅,體內的龍珠散發著巨大的能量。卡奧斯的反物質炮突然壓制了龍息。

“碰。”紅色能量撞到了巨龍的身體上。 “昂!”巨龍卻依舊毫髮無損,只是睡覺半的骨頭上燃燒著紅色能量的火焰。

“啊啊啊啊!”巨龍憤怒的扭動著身體。開始瘋狂的吸收一切能量,能量形成一個光幕旋窩正在被身體的藍色火焰吸收。

  眾女微笑“趕上了。”

“啊啊啊啊!給我醒過來!”玲高舉著散發著紅色光芒與陣法的堯龍劍向著邪龍的頭砍去。

“碰。”巨龍突然引爆了正在凝聚的能量。巨大的起浪把玲吹飛開了。

“嗯?!”眾人大驚,還有這種辦法!糟糕了。

玲用力的對著起浪回了一下堯龍劍,起浪瞬間被切開來。

巨大的身影消失了,一個喘著氣的半龍形態的人影在巨龍消失的正下方。

玲提著堯龍劍,狠下心,慢慢的靠近邪龍。

邪龍慢慢的抬起身體,融合為完全,又引爆了吸收的能量,反噬讓他很難受。

看著走進的玲,邪龍猩紅的眼睛一動不動:“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阻止我!”邪龍擺動著手,一副不願意相信的樣子。

玲在離邪龍不遠處停了下來,冷漠的盯著邪龍:“因為你,不是龍!”玲說完,提起堯龍劍沖了上去。

“扶。”堯龍劍帶起風壓砍向邪龍,邪龍一個仰身躲過了貼著額頭削過的堯龍劍。

玲順著力量,一個360迴旋再次回砍。

邪龍立刻貼近玲,順著玲的力量扭動身體,右手抵住握柄:“為什麼,我一樣擁有著他的記憶,一樣擁有著他的思想!”

玲擋不住邪龍的力量,拉不動堯龍劍,見邪龍提問,玲也回答:“因為!你沒有他擁有的感情!沒有他想守護的東西!你做的!只是在破壞他守護的東西而已。”

邪龍猩紅的眼睛閃動了一下,喃喃道:“感情?守護的東西?他想守護的只有……”邪龍還沒說完,感應到什麼,在堯龍劍上拍了一下,然後一拿,立刻後退閃身,拉開與玲的距離。玲也立刻後退開來。

“碰,碰,碰……”幾個反物質火球在邪龍與玲的位置爆炸,暗紅色的能量在冰上緩緩燃燒。

卡奧斯與玲站在一起,警惕的看著邪龍。

邪龍把手中的光體一甩,另一把劍出現了,看著卡奧斯與玲迷惑的眼神解答道:“很奇怪嗎?帝堯與龍皇本來就是2把劍,我取名那麼簡單你們都不理解堯與龍是2把劍嗎?……”眾人頭頂劃過幾條黑線,幾隻烏鴉無語的飛過,怎麼可能會知道!

一把細細長長的劍,沒有任何花哨的雕文與裝飾,劍柄上纏繞在一條金黃色的龍。在龍皇被抽出後,堯龍劍身上的光芒明顯的暗淡了下來。

邪龍拿著龍皇對著旁邊一甩,“碰。”的一聲,連反物質火都沒有燒融的冰塊猛的劃出一道長長的痕跡,邪龍獰笑了一下:“既然如此,就讓我斬斷一切的'守護'好了…身為完整的殺虐之主!”

“砰。”邪龍剛站的地方一沉,邪龍借力猛的沖向玲與卡奧斯。

“來了。”卡奧斯與玲瞬間散開。

邪龍看著飛向天空的卡奧斯,剛準備追上去,不過,又猛的低下身。 “扶”切破空氣阻力的堯龍劍從邪龍的背部劃過去。

  玲見邪龍躲過,立刻回身一擊。 “叮。”邪龍立刻提劍擋住,2劍相撞,摩擦出許許火花。 “裂。”旁邊的大地都被巨大的力量以,2人為中心,四周幾公里全部下沉,濺起高高的碎冰(沒有煙霧)。

玲抽開帝堯,又快速的對著邪龍砍去,不過,邪龍敏銳的防禦並找准機會反擊。

“裂”大地在另外一地放出巨大的聲響,玲看著被絲絲壓制住的力量與劍技,企圖用速度勝過,不過,就算帶傷虛弱沒有聖人化的邪龍,速度依舊不減。

“好快。”阿斯特蕾亞攙扶起伊卡洛斯,看著速度與力量的比拼,驚訝的叫道,這速度比自己更快,力量更不用說了。

“叮。”一道紅光與白光撞擊到一起,然後又猛地分開,再次聽到聲音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另外一地。

“完全看不到!”妮姆芙用檢測都跟不上2人的速度,“龍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就算了,為什麼時候玲也擁有那麼強大的力量了?!”妮姆芙有些驚訝的說道。

“不過,看樣子,玲還是在下風。”伊卡洛斯一眼道出了當局情勢。

風音有些擔心的看著戰局,每一次一聲響,她都擔心的愣一下。

  “裂”大地再次發出哀號。

玲喘著氣,用力的企圖壓制邪龍,不過,2劍摩擦出大量的火花,也沒見邪龍的劍往後移一點。

“拜託,再借我一點力量!”玲對著帝堯默念,她能感覺到,帝堯在不斷的加強她的力量與速度,但是,她依舊沒感覺到有上風。

邪龍獰笑一下,用力的把劍一提,玲擋不住邪龍的力量,抵劍後退幾步。

“快讓後玲姐姐。”天空傳來卡奧斯的大叫。玲也不多想,順勢後跳幾步。

邪龍順著聲音抬頭看向天空,反物質炮已經充能到極點,力量的擠壓發出大量的閃電。旁邊的空間已經被封鎖。

邪龍冷冷的看著暗紅色的能量襲來,凝重的用劍劈響這股能量。

“碰。”蘑菇型的巨大形狀冒向天空,發出巨大的聲響。

卡奧斯喘著氣,飛到玲的旁邊,張開嘴巴,吐出一顆流動著神采的珠子,遞給玲:“玲姐姐,我知道龍哥哥抽走了堯龍劍的一半力量,這珠子是龍哥哥給我的力量,把它打入帝堯,應該能幫上用處。”

玲接過珠子,點了點頭,雖然他不知道這珠子是什麼。但是她能感應到手中帝堯對珠子的渴望。毫不猶豫,把珠子放在了帝堯劍上。帝堯劍瞬間吞沒珠子,放出巨大的紅色光芒。

玲緊緊的握了下帝堯“能贏!”,不過一下子,帝堯收斂了光芒,只是表面浮現了錯覺一樣的空間顫紋。

玲感應到帝堯傳來的信息,帝堯劍已經沒有力量,吸取珠子後,凝聚了最強大的攻擊,機會,只有1次。

玲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握緊了帝堯。卻沒有發現後面緩緩閉上眼睛的卡奧斯……


分享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3 20:3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76話 一切都是夢而已

“唪。”的一聲,蘑菇形的紅色巨雲被沖中間斬開。

“呼呼呼呼。”邪龍用龍皇抵著地面喘氣,身上沒有任何血跡(因為是骨頭……),白色的鱗甲上出現了絲絲刮痕。

“怎麼會這樣!明明那麼強大的攻擊……”阿斯特蕾亞看著強大的攻擊只是讓邪龍喘喘氣,既是高興,又是遺憾。

風音,妮姆芙與伊卡洛斯卻沒有阿斯特蕾亞那麼笨,她們能感覺到卡奧斯的力量對邪龍造成了傷害,因為邪龍的氣場已經變了。 “呼,為什麼!為什麼你們要與我對戰!我只不過是想為哈比們報仇而已!”邪龍慢慢的用劍撐起身體,站了起來。

眾人沉默了一下,她們也知道邪龍會變成這樣多半是因為哈比們的死亡。

“我恨!我恨這個世界!我要讓這世界付出代價!”邪龍對天大吼起來,氣場旋繞起來,邪龍的氣勢突然增加起來。

“還有那麼強大的力量嗎?!”阿斯特蕾亞驚訝的叫道。

伊卡洛斯她們卻一愣,她們發現邪龍身上開始出現一些不屬於力量的東西。

被邪龍力量的帶動,世界的裂縫撕裂的速度加快起來。

“碰。”邪龍身後的大地一顫,邪龍猛的提著劍出現在玲的前面。

“砰。”玲握著劍抵擋,腳下的整個大地卻一沉。就連觀戰的伊卡洛斯等人也受到了波及。帝堯劍身上也出現絲絲裂紋。

邪龍壓著玲的劍:“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就算他睡著了!我也是在完成他的願望!”

邪龍再次提起劍,對著帝堯重重的砍下。玲已經陷入大地半個身子……

邪龍再次舉起劍:“為什麼他一次一次的拒絕我!明明我們就是同一個人!”

沒等劍擊下來,玲就揮起突然暴起紅光的帝堯:“因為你不是他!”

邪龍一愣,手中的龍皇被打飛,空中旋動了幾圈,半截劍身沒入了旁邊冰封的大地中。

玲沖向了邪龍:“你現在做的,不是在為哈比們默哀!是在破壞你自己守護的一切!”

邪龍猩紅的眼睛掙得大大的:“守護的一切……”

意識海中的原罪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我這麼做,真的是在毀掉自己曾經守護的一切嗎?”

另一個人影出現在邪龍的意識海中,與邪龍一模一樣的人影,罪惡睜開了眼睛:“你所守護的東西,只有她們,不是嗎?別再逃避了,越逃避你指揮越迷失自我。別忘了,你我們是同源,你我本是同體……”罪惡慢慢的消失在了邪龍的意識海中……

“逃避嗎……也是,我在逃避一切,我害怕失去現在擁有的一切,哈比們的死亡點燃了我心中的害怕。我現在做的,並不是在為哈比們報仇,只是在一味的躲避害怕……我所守護的並沒有那麼多……”

“啊啊啊啊!”玲揮著劍劈砍過來。

邪龍帶著微笑睜開了眼睛:“我所守護的,只有你們而已……”

  “碰!”白光大放光芒。

玲倒飛出去,阿斯特蕾亞急忙接住玲,風音與妮姆芙趕過來,伊卡洛斯抱起卡奧斯也走了過來。

玲說了幾聲,伸出手對著爆炸的地方說什麼,不過,還什麼都沒說,就昏迷了過去。

“玲,玲!你沒事吧……”阿斯特蕾亞大驚的搖著懷裡的玲。

妮姆芙拍了下阿斯特蕾亞:“別搖了,她只是昏了過去,你再搖她本來沒事都要被你搖出事來……”

“啊?!”阿斯特蕾亞反應過來,停下動作,尷尬的摸著頭。

“唪。”突然一聲風響,眾人驚訝的看向被擾亂散開的煙霧。

  一個站立的人影緩緩的出現。

“什麼!”阿斯特蕾亞大驚,提起手中的劍與盾。

一個人影瞬間出現在阿斯特蕾亞的前面。

“啪。”阿斯特蕾亞愣愣的看著前面的人影出手,然後反映過來的摸著額頭:“好痛……”

  “哈哈哈。”人影傳來大笑。阿斯特蕾亞才愣住,對了,現在不是在乎額頭的問題,再次提起劍。

風音笑了:“你回來了……”妮姆芙與伊卡洛斯還有額頭紅紅的阿斯特蕾亞都帶起了笑容。

“我又沒去那,一直都在啊。”邪龍無奈的聳聳肩。

不過,眾人都微笑了,看著被破壞的西納普斯,在看看昏迷的玲與卡奧斯,又有些傷心。

突然,眾人都驚訝的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邪龍,然後緩緩的倒下。 “為什麼……”妮姆芙,阿斯特蕾亞,風音與伊卡洛斯都出現這麼一個想法,不過,看著邪龍嘴巴好像說著什麼,但是,她們卻聽不見聲音,意識慢慢的黑了下來……

不過,眾女還沒倒地,邪龍都扶住了她們,溫柔的把她們平放好。又把滿是裂紋的帝堯拿了過來,看著毫無生機的卡奧斯走了過去。

邪龍做出惱怒的樣子,掛了一下卡奧斯可愛的鼻子,可惜,現在卡奧斯現在什麼也感覺不到。

邪龍有些憐愛的看著閉上眼睛的卡奧斯:“你這傢伙啊,真不怕死。要是再這樣,我就要打你屁股了。”

邪龍裝出無奈的樣子,嘆了口氣。旁邊一個人影說道:“真的要這麼做嗎?也許叫擁有'生'之力的她們來幫忙會好一些……”

邪龍也不轉頭,他能感應到同源的親切感:“不,這沒她們的事!我不想欠她人情。我只能這麼做,沒辦法,畢竟,眼前的女孩們才是我的一切……”

罪惡不理解為什麼原罪那麼執著與這些女孩,提醒到:“要是真的這樣,你以後的力量就不能隨意使用了……而且,你受傷,要回到本源修養很久。”

邪龍聳聳肩:“那就不要死嘍。”他知道罪惡說的受傷指的就是死亡。本源同體,原罪不會死,但是,會回歸本源……

邪龍慢慢的把帝堯劍眼前,有些傷心的說到:“對不起了夥伴……”

  帝堯發出同意的顫抖。

邪龍不忍的閉上了眼睛:“我,我一定會找回你的,然後再讓你陪我守護我的一切!”

“叮呤,叮呤……”帝堯劍緩緩的分成了6個碎片。 6個碎片在天空盤旋著,然後猛地四散開來。 “撕。”5道空間裂縫出現在5塊碎片前面,把碎片都吞噬了。

一顆暗淡的珠子與一塊碎片緩緩的落在了邪龍的手上。邪龍眼角落下了淚水。陪我走過無數歲月的劍啊,不管你在什麼空間!我一定會再次讓你重現輝煌的!你現在就去其他世界休養吧!

把龍珠讓卡奧斯吞下後,邪龍對著罪惡點了點頭,罪惡冷漠嘆了口氣:“如果你真心希望的話……現在因為帝堯碎掉了,龍皇沒有了力量只是一把鋒利的劍而已。現在已經完全感覺不到帝堯的碎片了,你怎麼找回來?”邪龍默默的放好卡奧斯沒有說話。罪惡閉上了眼睛:“自己小心吧……”身形慢慢的消散在了空氣中。

邪龍緩緩的變成了銀白色的頭髮,割破自己的手指,滴下幾滴血在卡奧斯的嘴裡,然後緩緩的恢復了黑色的頭髮“我只能幫你那麼多了… …”聲音慢慢的消失了……

邪龍微笑的說道:“謝了,另外一個我……”

感應到卡奧斯恢復的生機,邪龍輕輕的摸了下卡奧斯的臉。

看著躺著的伊卡洛斯,妮姆芙,風音日和,玲,還有卡奧斯。邪龍閉上眼睛露出了微笑……”碰。 ”一聲巨響。智樹在被子裡面顫抖了一下。

“怎麼辦,怎麼辦!這世界都瘋了!我該怎麼辦啊,唉,要是那傢伙在我就不用那麼怕了,該死的,看他回來我該怎麼教訓他!”智樹在被窩裡面很恨的響。

“不行不行,在這麼下去,他傢伙回來一定會笑死我的。”智樹咬咬牙,拿起房裡的棒球棍,順著樓下的聲音輕輕的走了下去。

“沒有。”“沒有。”智樹鬆了口氣,只剩下邪龍的房間了。

智樹躡手躡腳的握住把手,猛地推開,閉上眼睛對著感覺舉起棒球棍衝了過去:“你這傢伙!居然趕來……”

“啪。”智樹愣愣的感覺到手裡的棒球棍被巨大的力量固定了。

“你就是那麼歡迎我回家的嗎?”一個調笑的聲音響起。

智樹突然給哪家很不爽的睜開眼睛:“什麼啊,是你啊,嚇死我了。”智樹鬆了一口氣,把棒球棍一丟,然後靠著牆邊坐了下來。

“怎麼,沒有我在你害怕了?”邪龍安頓好最後的卡奧斯,與智樹同坐在牆邊。

“我,我哪有。”智樹一頓,狡辯。

邪龍大笑:“哈哈,還說沒有,你都打抖了!”

智樹現實不爽邪龍故意的嘲笑,然後又痿了下來:“我,我的確害怕了。”

邪龍收起了裝出來的小聲與笑容,沉默不語。

智樹抱著頭睜大眼睛,像是回憶恐怖的記憶一樣的:“我真的不敢相信,本來那麼善良的鎮民,為什麼會變得那樣!那樣的恐怖……”

智樹那是回到家,企圖欺騙自己是夢,但是,閒不住的他以為大家只是迷茫了,衝了出去企圖勸說大家。但是,大夥沒有回心轉意,反而更加變本加厲。

看著濺滿鮮血,躺在接上的一些熟悉的人影,智樹害怕的後退,但是,卻撞到了後面的1個人。

“啊。”智樹受驚的離開後面的人,回神一看,驚喜的叫道:“啊,是你們,多木,板優……”

這2個人是學校裡面除了名的老實與懦弱,但是看著2人手裡沾血的棒球棍與衣服,智樹驚恐的後退。

2人獰笑的拉著滴血的棒球棍,走向智樹。

  智樹受不了的瘋狂跑掉了……

智樹緩緩的掉下了眼淚:“我,我真的想不到!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你告訴我!你告訴我!”智樹瘋狂的站起來拉住邪龍的衣領,一臉凝重。

邪龍有些自責的躲開了智樹的眼睛。

智樹放開了邪龍的衣領,抱著腿流淚:“我要的,只不過是以前一樣的生活,能吃上伊卡洛斯與哈比們做的飯,被楚原教訓一下,看你調笑妮姆芙與阿斯特蕾亞,作弄一下純潔的風音,看著你溺愛卡奧斯,看你被玲教訓,然後與你鬥鬥嘴而已……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邪龍腦門劃過幾條黑線,眼角直抽。不過,看著智樹那可憐的樣子,邪龍緩緩的走進智樹,蹲了下來,輕輕的說道:“放心……”

智樹抬起頭,不過,突然感覺很睏,最後隱約的聽到邪龍說什麼“這只是一場夢…………”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3 20:3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最終話 虛假的生活─消散的龍

片尾曲: そばにいられるだけで

“喔喔喔喔,喔……”一陣雞鳴在外面響起。

“啊~”智樹從被窩裡起來,狠狠的升了個懶腰,看著外面風和日麗,涼爽的清風吹進來,智樹感覺今天特別的舒服。

  穿戴好緩緩的走下樓。

“咚咚”敲了一下門,智樹醒了過來,“唉?我敲這門做什麼?這不是沒人的房間嗎?唉,睡糊塗了。”智樹又轉身走掉了。

  留下的,只有一扇緊閉的門……

  智樹打著哈哈打開大廳的門。

“早上好,master。”伊卡洛斯低頭向著智樹問好。

“早上好。”一旁的阿斯特蕾亞有些興奮的大叫。

“早上好,智樹。”妮姆芙與風音也向著智樹打招呼。

“早上好,智樹哥哥。”卡奧斯微笑的想著

智樹點了點頭:“早上好。”然後緩緩的與眾人坐在一起吃早點。

“大家好,我就是出生在這個和平的空美鎮中的一命高中生,櫻井智樹。不過,我家裡卻住進一個個長翅膀的未知生物。但是嘛,生活還算挺不錯的。”智樹旁白中……

“叮。”一個通道在大廳裡張開,裡面走出2個人影。

“早上好,大家都在啊。”玲走了出來,加入了餐桌。

“早上好。”代達羅斯向著眾人問號,又低頭紅著臉向著智樹:“早上好,小智……”

智樹沒感覺到什麼,叼著麵包咬了口:“哦,代達羅斯啊,早上好。”

伊卡洛斯拿出了早準備好的2份早點,遞了上去。

“這2位是西納普斯的居民。據說,現在與很多西納普斯的居民都下了地面上,感受人類的生活。”

智樹偷偷的看了玲一眼“別小看那個長得很像人類的女孩,其實她最奇怪了,長著龍一樣的角與尾巴,卻有一雙天使一樣的翅膀。而且她還是西納普斯的主人。”

智樹拍了拍肚子,喝了口牛奶:“啊,吃飽了。”

伊卡洛斯收拾好東西,不過,在廚房的時候,她鬱悶的看著1份多出來的早點“咦?為什麼會多了一份?”

智樹拿起東西:“走吧。”眾人點點頭,跟上了智樹。

“啷。”智樹家的大門被打開了。

“早上好!。”楚原早就等待在門口,看著眾人出來,怒氣的對著智樹說道:“小智!你真慢!”

“啊啊啊。”智樹躲著楚原緩慢的手刀。帶頭跑了。

“啊,給我站住。”楚原自然追了上去。

眾人微笑,對視點了點頭:“走吧。”都打開了翅膀飛向了空中。

“呦,智樹。”守行頂了頂眼鏡在一旁叫道。

“阿拉阿拉,早上好哦,櫻井君。”美香子掩著嘴笑著。

“啊,前輩,會長!”智樹與楚原停了下來,看著路口的守行與美香子說道。

“一起去學校吧。”楚原邀請到。

“嗯,當然嘍。”美香子哦霍霍的笑著。

守行頂了頂眼睛,指著天空:“話說,你不管一管嗎?智樹。”

智樹抬頭看著張開翅膀飛著的眾天使,聳聳肩:“管她呢,走吧。”

是的,眾人已經接受,習慣了長著翅膀的未知生物,不會像以前一樣的驚訝了,他們會很平常,很普通的笑過。

“願世界和平……”智樹看著天空說道。

“啊,餓死了,晚飯還沒好嗎。”智樹敲著桌子說道。

“對啊對啊。”阿斯特蕾亞一副快要死了的樣子趴在這加大的飯桌上。

“吵死了,我也很餓啊,伊卡洛斯,就不能快點嗎?”妮姆芙對著智樹與阿斯特蕾亞大吼一聲。

“好了好了,來了。”伊卡洛斯端著晚飯緩緩的走了進來。

“啊,終於可以開動了。”智樹與阿斯特蕾亞大叫一聲,擺好架勢。

“啊,伊卡洛斯,你多拿了一份。”代達羅斯好心的提醒道。

眾人才發現:“唉?多了嗎?”緩緩一看,的確有一份空著的。伊卡洛斯驚訝了一下,緩緩的拿走了那一份。

貪吃的阿斯特蕾亞也沒叫伊卡洛斯留下,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風音與妮姆芙還有卡奧斯都一樣停下了碗筷。

“嗯?怎麼了,你們不吃嗎?”智樹奇怪的說道,他也在鬱悶為什麼自己只吃白菜。

晚飯後,智樹無聊的看著電視,不過,卻怎麼也看不見,回想起那個模糊的夢,智樹狠狠的撓了下腦袋:“啊,真是的!為什麼明明那麼好的生活!我總感覺好假!好像少了什麼!”

  眾人沉默不語。慢慢的散掉了。伊卡洛斯,妮姆芙,卡奧斯還有玲都出去送風音與阿斯特蕾亞。代達羅斯打開了回往西納普斯的通道。留下智樹一個人在煩惱。

一眾的萬能天使什麼也不說,只是默默的低著頭想什麼。

“好了,這裡就行了。”風音與阿斯特蕾亞說一聲,眾人才反應過來。

  “哦哦,那就再見。”

  “嗯,再見。”

一眾的萬能天使擠出笑容,擺擺手,散掉了。風音與阿斯特蕾亞還有伊卡洛斯等人走往了3條路。

風音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走進了後山,只是,這裡感覺讓自己很懷念,讓自己感覺很舒服還有一絲絲的幸福感覺。看著連綿起伏的山丘,風音打開了翅膀,離開了地面。

風音情不自禁的對著地面伸出了手,因為感覺好像有什麼人向著什麼伸出了手,讓風音感覺什麼的幸福。不過,當2隻手差點接觸的時候,前面的人影模糊的消散了風音回過神,卻發現什麼也沒有,只有被風吹彎的草……

黑漆漆的深海底,一串白色的泡泡想著水瓶浮去。卡奧斯靜靜的躺著著1W多米的深海底,看著黑漆漆的上空。

“啊,好無聊,好想去玩……”卡奧斯自言自語說了句。不過,黑漆漆的深海底除了她,就沒有別人了,怎麼會有人回答她。

卡奧斯留下了眼淚:“好孤獨,好冷……”卡奧斯默默的留下了淚水,不過淚水卻想著上浮。

卡奧斯轉過身,企圖趴在深水低,不過,卻感覺有什麼墊著了自己身下,卡奧斯留念的把頭靠了上去,好暖和,好安全。卡奧斯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只是扒著冰冷的水地上……

阿斯特蕾亞走過學校後後面,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來這裡,看著一塊空曠的平地,阿斯特蕾亞突然好想讓它積滿雪。

阿斯特蕾亞蹲下來,摸了下已經綠草蒼蒼的一塊地,趴了下來,然後抬起頭看星空。突然留下了眼淚,這裡明明發生過讓自己改變一生的事,為什麼自己想不起來。

  阿斯特蕾亞向著天空伸出了口。突然,阿斯特蕾亞想起好像有個人曾經這樣拉住了自己的手,把拉自己拉了起來。感覺好熟悉,好眷戀。阿斯特蕾亞睜開眼睛,卻發現什麼也沒有,只有被自己趴倒的份……

伊卡洛斯與妮姆芙看著人來人往的大街,夜燈掛滿了大街,熱熱鬧鬧的城市裡,伊卡洛斯與妮姆芙走到了公園。

公園就算是晚上也很多人,看著一對對男男女女,伊卡洛斯與妮姆芙突然感覺很心動,動力爐跳的好快。感覺什麼摟住了自己,伊卡洛斯與妮姆芙情不自禁的靠了上去,有種很心跳的感覺。睜開眼睛,卻發現什麼也沒有,只有妮姆芙與伊卡洛斯的紅臉……

玲看著藍色的天空飄過幾朵白雲,這裡沒有夜晚也沒有太陽。永遠不會枯黃的草,玲坐在了一個山丘上,環著腿看著飄過的幾朵雲,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身體慢慢的冒出紅光,玲睜開了有些紅的眼睛,半龍化的身體站了起來。感覺有個身影在催促著自己,玲慢慢的伸出了手,前面的身影好像等不急,抓向自己的手,不過卻抓了個空,愣愣的回頭。玲在那身影一回頭的時候回過了神,自己的手想去抓去,但是,卻什麼也沒有。

玲緊緊的握住了自己的手:“到底是怎麼回事!我不要這樣虛假的生活!我到底還缺少什麼!我忘記了誰!”玲對著天空大叫,流出了眼淚。身上的力量宣洩。 “碰!”旁邊的大地幾處突然爆炸了,濺起高高的碎石與泥土。

玲愣愣的看向濺起的泥土與碎石。想起一幕……

“我想守護的,只有你們而已……”一個熟悉的人影在飛起的碎石中微笑著對著自己說道。

  玲突然想起自己忘記了什麼!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原罪邪龍!

玲恨恨的咬著牙握著手,想起那一次自己給與他最後一擊的時候,帝堯突然收攏了一切的力量,不過,玲自己的力量卻帶動了能量爆炸,想起那可惡的傢伙對自己說的那句話:“再見了,玲……”自己就飛了出去,根本沒受傷,只是昏迷了而已!

玲打開了通道:“什麼再見了!你別想跑!”

玲已進入通道到達智樹家,就發現坐滿了人:“嗯?你們怎麼都在。”

看著風音,卡奧斯,阿斯特蕾亞,妮姆芙,伊卡洛斯一張張帶著淚水的臉,玲心痛了一下“她們也被騙了……”

“玲?!”眾萬能天使看著怒氣沖衝從通道裡走出來的玲,奇怪的一下。

“真是的,你們怎麼哭了。”智樹懊惱的拍著頭。

  眾女趕緊擦了下眼淚。不過,卻依舊煩惱著。

“為什麼,我總感覺忘記了很重要的事……”阿斯特蕾亞說道。

“啊?你也一樣?”智樹驚呼了一句。

“我總感覺忘記了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卡奧斯摸著胸口說道。

妮姆芙冷靜了下來:“大家都一樣了,看來,是什麼人動了我們的記憶!讓大家遺忘了他的存在。”

玲深吸一口氣,雖然她明白那傢伙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是,她不能原諒那傢伙動了自己與眾女最珍貴最重要的記憶。

“大家,記不記得一個名字。”玲保持這半龍化說道。

“名字?”眾人看著玲的樣子,總感覺有些思緒,但卻什麼也想不起,懊惱的搖著頭。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3 20:32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完場曲: SECOND

玲伸出了手,手中的紅色能量幻化出一個人影。

眾人看著那個人影大驚:“龍!原罪邪龍!”

眾人突然感覺自己腦力裡被加入了枷鎖的記憶瞬間被施放。

  眾女都忍不住流出了眼淚。 “再見了……”這個詞在總人腦海裡迴盪。

太陽再次升起,邪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了看產差不多完全被遣返的身體苦笑:“看來已經完全被排斥了呢,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次回來這個世界……算了,西納普斯那邊,我把帝堯的碎片留在了那裡讓它得以支撐西納普斯的運轉,只要卡奧斯或者玲給它補補能量應該沒問題。我已經抹掉了我在這個世界存在的痕跡,就讓它變成記憶永遠的封存在我的記憶中吧……”世界一下子平靜下來,雖然少了很多人,但是,卻沒有人在想起那些存在,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邪龍站了起來,朝陽下,他留下了眼淚,他不像讓任何人帶著自己的記憶,就讓自己默默的離開吧。他能想像夢幻,白雪與紫舞帶著自己的記憶慢慢的老去那種痛苦……

  邪龍消失在了原地。他怎麼也捨不得這樣的生活,但是,他知道,自己不離開的話,世界會再次變成那樣,就算自己用力量恢復了一點,修改了一些人的記憶,但是,自己已經沒有多少力量,做不到那麼多事了……

智樹家的房頂上,邪龍溫柔的笑了下:“這裡,是我守護的一切……”

邪龍緩緩的打開了大門,有些緊張,但是又聳聳肩:“現在她們應該都去學校了吧……”走進了家裡。

邪龍推開了自己曾經的房間,看著亂糟糟的一切,邪龍似乎又看見了3個忙碌整理的身影:“謝謝你們,哈比……”

  邪龍慢慢的離開了智樹家。卻沒有看見門後的一個奇怪的機器突然閃爍起來,放出一個奇怪的東西附在了毫不知情的邪龍身上……

學校裡,正在睡覺的智樹突然醒了過來,看著一閃一閃的燈光,他知道這是什麼意思,猛的站了起來,跑了出去。老實叫道:“你去哪裡,櫻井同學!”

智樹用力的回了聲:“去廁所!”

老師還沒說話,6個張翅膀的同學同時飛出了窗戶。老師無奈的嘆了口氣:“早去早回啊!”

“來主人。”伊卡洛斯拉起正猛跑的智樹,飛向了天空。

邪龍站在海邊,等待這世界的遣返,雖然,他可以用龍皇破開空間,但是:“就讓我多留在這空間一絲絲的時間吧……”邪龍默默的感受著這世界最後的陽光。

  “你要去那裡?”

  邪龍猛的睜大眼睛回過頭。

一個個生氣的臉呈現在自己面前。邪龍突然感覺自己的眼淚不爭氣的留了下來:“為什麼,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我明明……”

眾人看著邪龍流淚的眼睛,突然什麼火也發不出來了,只是溫柔的笑了一下。

智樹裝出惡狠狠的樣子:“我要好好教訓你這個混……”智樹撲向邪龍,卻一把撞在了地上。

“呃?唉?”智樹迷茫的吐著沙子,沒錯吧,自己明明撲向了邪龍,怎麼會吃沙子。

  不過,眾女卻看著一清二楚。智樹直接穿過了邪龍那漸漸透明的身體。驚訝的摀住自己的嘴不讓它發出聲音,眼淚卻控制不住的流了出來。

她們感覺到龍的存在正在消失……

“龍哥哥!”卡奧斯控制不住的撲向了邪龍,不過,依舊撲了個空。

智樹才發現邪龍那有些透明的身體:“你,你要消失了?!”智樹不敢相信的指著邪龍。

邪龍看著跪著沙子上大哭的卡奧斯,緩緩的走到了卡奧斯前面,提她擦掉眼淚,雖然眼淚穿過他的手……

“別哭了卡奧斯,只不過是遣返而已……”邪龍溫柔的說了句。不過,卡奧斯哭的更加大聲了。

邪龍緩緩的做出了抱住了卡奧斯的姿勢。

卡奧斯感覺到哥哥懷里傳來的溫暖,安靜了下來:“你會回來嗎?”

邪龍對著眾女笑了下:“不會哦。”

卡奧斯跳出邪龍的懷抱,與眾人站在一起,舞著小拳手:“你敢不回來我就和姐姐們打你腦袋,不和你說話……”不過,本來已經停止的淚水再次流了下來。

  邪龍已經消失散掉了雙腿。看著眾人笑了:“我最怕小小的卡奧斯了……”

卡奧斯也不再反對,鼓起嘴巴:“知道就好,不回來……不回來的話,卡奧斯就永遠不理你了。”

邪龍已經消失了下半身:“嗯,最怕卡奧斯不理我了,所以,我一定會回來的……”

卡奧斯點了點頭:“說好了哦。”

邪龍點了點頭,笑了:“謝謝你了智樹。”然後走過了智樹,智樹無語“重色輕友啊!嘛,算了,就讓他們呆一下吧。”緩緩的靠邊站。

“謝謝你們,最喜歡你們了,伊卡洛斯,妮姆芙,阿斯特蕾亞,日和,玲,卡奧斯……”邪龍流出了眼淚,消失掉了胸膛。

“我們也是,最喜歡,最喜歡龍了……”伊卡洛斯,妮姆芙,阿斯特蕾亞,風音,玲,卡奧斯同時說道:“所以,一定要回來哦……”

“嗯,絕對。再見了,不用害怕,就算你們忘記了我!我也會一直陪著你們的身邊……”邪龍變成星光點點消散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才不會,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的……”眾女看向了天空,回憶起與邪龍的點點滴滴……

一群人帶著對邪龍的回憶緩緩的離開了這個地方,她們相信,總有一天,那奪走自己'心'的討厭傢伙會回來,到時候,自己再幫助他擺脫那個身份好了……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全卷完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3 20:3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後話

連載了一個月的天降之物之血天使終於結束了, 時間還過得真快呢…

不知在77話當中, 大家又最喜歡哪一話呢?

我個人挺喜歡第51話, 意識海那一段配上音樂十分有感覺

這77話當中, 其實還有一些片段未公開的, 現在就分享一下吧!

這片段是智樹和阿斯特蕾亞鬥”笨”的比賽, 原本想加入故事中, 後來忘記了orz


另外還有一些音樂我上載了, 但最終沒有被使用
帰るから(Guitar Version):


其實除了故事中的音樂外, 天降之物也有很多好聽的ED
例如是:
COSMOS


劇場版的主題歌也很棒!
そらとまぼろし/SECOND:


如果細心的讀者, 應該留意到第77話的完場曲是預告片的背景音樂吧!

SECOND的歌詞我覺得很適合形容故事中的各人, 特別是最後的”已經開始了哦 From Sky Again”, 我覺得挺切合故事結局

如果要看劇場版的就請回到#121吧

如果想看回所有有關天降之物之血天使的片段, 請瀏覽我的頻道:
http://www.youtube.com/user/kimwong3252001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結束了, 我也很不習慣呢…畢竟都習慣了每天進行更新, 再順便看一次故事

喜歡天降的朋友不用失望喔! 因為官方已說了會製作第3季


最後推介這首給大家, 當作是故事中的最後一首歌
時代遅れの恋人たち:


在此送上全家幅一張, 希望大家不要忘掉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2-6 01:26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242783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