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已完結]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標題: [已完結]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2 20:1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明日再續


分享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4 11:2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尋日由於server出問題, 導致無法更新

今日晚上將會連同昨天的份一同更新!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4 20:3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27話 摔跤結束


“好,接下來繼續比賽,比賽的選手是…”松山引導看向屏幕。

  屏幕上亮起妮姆芙的畫面:

“身為一直臭蟲別一直盯著我看啊,我現在還只是青澀的果實。”妮姆芙的害羞的說。

“最喜歡午間肥皂劇,空美町的偶像之一,妮姆芙!”簡介一完,觀眾席叫了起來。

“這畫面他們怎麼來的?”邪龍傭兵可思議的眼光看向美香子。

  畫面在屏幕上亮起:

“我不會在去壓制那些力量,也不會再去糾結那些記憶,魔王又如何?我就算為此變成惡魔也無所謂,就算我會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又能怎麼樣!我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行了…我就是我!原罪邪龍…!”邪龍翹起嘴角。

“擁有神秘力量,空美町的歌星偶像,原罪邪龍!”簡介一完,觀眾席就齊聲的叫道:“原罪,原罪,原罪。”

“哦,下一次是雙偶像的對決。”松山激動了,觀眾席激動了。

打上的邪龍無語的看著妮姆芙:“我們要打嗎?”觀眾席也糾結了,打麼?打傷了怎麼辦?冷場了。

“打。”妮姆芙氣鼓鼓的說邪龍鬱悶了,自己怎麼又招惹她了?妮姆芙不爽了“怎麼他的人氣比我高。”如果邪龍知道就這原因,絕對要哭,我也不想啊,沒見我現在上學都得悄悄的嗎……

“呼。”邪龍深吸一口,對著妮姆芙勾勾手,“來吧。”

2人都動用了電子能力,計算著對方的下一次攻擊在那裡,閃躲著對方的攻擊並且反擊。

“哦,雙方大的不分上下,守行先生怎麼看。”松山。

“我看是妮姆芙站下風,原罪看對方是女生,手下留情了。”守行頂了頂眼睛,一語道破。

邪龍搓開妮姆芙的一招,雙方彈開,氣氛凝固下來。邪龍無語的看著守行:“你別點破啊,本來我就打算假打一下,然後輸掉算了…”

還沒說完,邪龍就摀住嘴,以妮姆芙愛傲嬌的性格,絕對要生氣。看向妮姆芙,妮姆芙緊緊的握住自己的手,身體都有點顫抖,果然生氣了。 “你…你…”不過妮姆芙還沒'你'完,就發現自己在台下了。

“咦?”妮姆芙奇怪的看著自己與台上趴在繩索上對著自己微笑的邪龍。

“嗶,妮姆芙選手落地,原罪選手獲勝!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們來看慢動作。”松山轉頭看向屏幕。屏幕上,妮姆芙緊緊的握住手,生氣的時候,邪龍瞬間到她面前,抱起妮姆芙,放下台下。

“等等,我們看原罪選手腳落地了沒!”屏幕暫停到邪龍抱著妮姆芙放下台的瞬間,再次放大。 “哦,沒有落地。那麼,原罪選手獲勝。”

觀眾太驚呼,誰都沒受傷,和平收場。然後歡呼起來。

一副認為很成功的邪龍拍拍手走向後場,玲顯影在旁邊問:“你不是打算輸的嗎?”邪龍呆住了,猶如晴天霹靂。

“對啊,啊!!”邪龍跑回台,“剛才是我輸了!”不過眾人都以為他為了妮姆芙才這麼說的,更加熱烈的歡呼了。

“不是,真的是我輸了!”邪龍試圖解釋,回過頭看著屏幕,呆了,屏幕上,自己的腳離地面只有5厘米,而妮姆芙已經落地了……

“哼。”妮姆芙生氣的跑下後台,邪龍哭喪的走如後台。

妮姆芙賭氣的坐在一旁,鼓起嘴巴不看邪龍。邪龍走過去,摸住妮姆芙的頭:“行了,換衣服吧。比賽而已。可憐我怎麼沒想到可以那麼輸呢?直接跳下去不就行了,唉。”

妮姆芙看著一臉後悔的邪龍,也生不出氣了。臉紅的看著邪龍:“你剛才抱我下台……重不重?”

邪龍奇怪的看著妮姆芙:“不重啊。”妮姆芙扭捏了。邪龍奇怪了:“快去換衣服吧。”

“嗯。”妮姆芙點了點頭,摸著自己的胸口心事重重的進入更衣室“看來自己真的喜歡上那混蛋了。”

“奇怪的傢伙。”邪龍看著妮姆芙的背影,說了句。

屏幕上傳來美香子的影像:“通知各位,接下里的比賽進行雙人戰,規則很簡單,贏到最後的一個人將晉級決賽。”

“太突然了,這也就是說是淘汰賽了吧,守行先生。”松山。

“那就要看誰和誰組合了。”守行。

屏幕上散過一段影像,邪龍撇撇嘴才不管,自己打了一場,剩下的就不用管了吧。

“紅方,蒙面內褲男以及伊卡洛斯!”

“接下來介紹迷之新人。蒙古……”邪龍不理會亂七八糟的介紹,看這張翅膀的選手,萬能天使?玲點點頭:“型號確認…阿斯特蕾亞。”然後無語的看著邪龍,邪龍也無語了:“我還以為是誰呢。原來是這笨蛋,怪不得出場也那麼笨。”

妮姆芙也無語的看著這丟完萬能天使臉的笨蛋:“delta在做什麼呢。”

“那麼個delta組合的到底會是誰呢?”松山說。

眾人看向正在叼著羽毛躺座位上的邪龍。邪龍奇怪的看著別。 “怎麼了?不會是我吧。我不是打贏了嗎?”邪龍指著自己,不確定的說。

  眾人點頭。 “唉?那美香子呢?”邪龍立馬指著美香子。美香子掩著嘴猛笑:“會長我已經出決賽了哦。”

邪龍看著台上一副傻樣子的阿斯特蕾亞嘆了口氣。

“首先是內褲選手和相撲選手的對戰。”松山說。

“哦哦,相撲選手一上來就亮出了凶器。”松山說。

“應該不用擔心。”守行盯了下眼鏡。

“呃?”松山還奇怪,但是阿斯特蕾亞拿著板凳在智樹面前跌倒,然後板凳旋幾圈砸到她腦袋上,昏了過去。

“什麼?居然自己就輸了。”松山驚訝道。

“唉。”邪龍摀住自己的臉,“算了,你下台吧。”邪龍用反物質把阿斯特蕾亞拉過來。

“哦!換手,原罪選手出場。”松山激動的說,的確看阿斯特蕾亞看不下去啊,“可是,不是說相撲嗎?有換手嗎?”

“別管他了,你就當是摔跤吧。”守行無語的說。

“伊卡洛斯,快。”智樹見邪龍上場,立刻換伊卡洛斯。

  “哦,紅方也換手。”松山說。

  邪龍與伊卡洛斯在台上對視。 “伊卡洛斯,要打嗎?”邪龍攤開手,無語了。伊卡洛斯搖搖頭。 “上啊,伊卡洛斯。”智樹在旁邊加火。伊卡洛斯左右為難。

不過醒過來的阿斯特蕾亞立刻拿出劍,衝上台,砍向邪龍。伊卡洛斯打開鎖定,放出追尾導彈飛向阿斯特蕾亞。

“雖然摔跤允許隊友上台幫敵方,但是,拿出危險武器砍隊友算犯規吧。”松山擦擦汗,看著混亂的場面。

  “唉。”邪龍摀住臉,不想說。導彈從他身邊飛過。

  “退場退場!”楚原大叫。

“為什麼我也得退場?”邪龍攤攤手。不過還是跳下了場。

楚原也是有私心作怪,亂用權利……

“相撲,伊卡洛斯,原罪邪龍下場。也就是說,蒙面內褲男晉級決賽。”松山無語的看著這運氣好的內褲男。

智樹高興了,但場上的觀眾不爽了,拿起東西猛砸:“靠,就這樣也能贏原罪?”女生們拿起什麼都砸。男生門也砸:“靠,丟完男人的臉。”

不過智樹不在乎,他贏了,一臉淫笑的歡呼。

台下,邪龍教訓起阿斯特蕾亞,伊卡洛斯在旁邊,摸西瓜…

“你啊,搞清楚誰是敵人誰是隊友了嗎?”邪龍對這阿斯特蕾亞指指點點。

“對不起。”阿斯特蕾亞一個勁的低頭道歉。

“唉。”邪龍看這樣子也罵不下去了,嘆了口氣,“本來還說給智樹一點顏色瞧瞧的。”

“哦,前輩也是?”阿斯特蕾亞瞬間來了精神。

“哦,你也是。”聽到邪龍提問,阿斯特蕾亞一個勁的點頭。然後邪龍在教導阿斯特蕾亞捉弄智樹的經驗,不過,以阿斯特蕾亞的智商,很難說她學的會。

“哦,看來是美香子對戰智樹啊。”邪龍重新與妮姆芙坐在解說席上,看著台上的會長與智樹,“不過,智樹底褲裡有什麼……”

守行妮姆芙松山集體擦汗,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

楚原指著智樹:“小智,你違規!”

“要檢查底褲裡面的東西請便。”智樹反而淫笑的炫耀。

  楚原繼續忍著怒氣。美香子卻不在乎,打了個響指:“沒問題啊。”一道4方形的鐵籠罩住了會長與智樹。

“會長送你的禮物。”美香子拿起帽子丟向鐵網,“嗤”的一聲,電光閃現,帽子被燒成了灰……

“鐵籠死鬥啊,看來美香子想玩死智樹啊。”邪龍毫不在乎的叼著羽毛評論,守行頂了頂眼鏡無視這搶自己台詞的傢伙。

  鐘聲一響,比賽開始。

  “不知看點在哪呢。”松山。

“在於內褲蒙面選手怎麼躲開五月田根選手的鐵爪。這就是勝負的水領”守行說。

邪龍看著2人轉圈圈,忍不住就大叫:“打他啊!美香子!”

像是回應了邪龍一般,會長一把抓住了智樹的頭。

“哦哦,內褲蒙面男選手一下子就被抓了,太令人失望了,這樣一來,五月田根選手的優勝就如囊中物了。”松山。

不過智樹全身塗滿油,躲過了會長的致命一握。

“這是麻油,沒想到他既然塗了麻油出場。”松山說。

“這明顯是他底褲裡面藏的東西,算違規吧。”不過沒人理會邪龍。邪龍畫圈圈了,“我這還算是偶像嗎。”

“有,有一套嘛。”美香子後退幾步,看著自己沒辦法對付的智樹。

“好了,是時候反擊了。”智樹撲向了美香子,“咪咪。”

“內褲蒙面男選手伶俐的猛攻。執著的瞄準了五月田根選手的胸部。”松山說。

美香子艱難的抵擋著智樹的攻擊,一步一步的往後退,不過沒注意腳下,一踩地上的麻油,滑倒了。

“五月田根選手踩到地上的麻油摔倒了。”松山說。

智樹看準機會,一把扯下美香子胸前的胸衣:“得手拉!”

“哦!”觀眾席上的男生髮出驚呼。

“不要緊嗎?”邪龍看向守行,守行繼續頂他的眼鏡不做聲,不過看他的樣子,未來智樹難過日子了。

“櫻井,這樣太過分了。”美香子一手摀住胸前,以免春光外洩。

松山看著智樹無比猥瑣的吻著剛奪來的胸衣:“無與倫比的鬼畜啊,內褲蒙面選手。”

“女性觀眾完全O O了”守行無語的看著縮成一團害怕的看著場上的智樹。

“嘿嘿。”智樹把美香子的胸衣綁在嘴上,一臉無比鬼畜的淫笑。

“我怎麼感覺手那麼癢。”邪龍撓撓手,看向智樹。

美香子看著無比猥瑣的智樹,只能後退。不過後面就是高壓的鐵絲網。

  “嗯?”邪龍看著鐵網的上空。

“咦?不知不覺裁判不見了。”守行現在才發覺楚原不見了。

“是那個吧。”邪龍看著鐵網上面奇怪打扮的楚原。眾人順著方向看去。

“哦!大家請看那邊,迷子蒙面選手出現了。”松山。

“好強大的怒氣與怨氣。看來不用我出手了。”邪龍看著眼睛發光的楚原說道。

“哼,只要有鐵籠,誰也阻止不了比賽。”智樹不屑的說。不過楚原直接跳下來,一手劈掉了鐵籠一角的防禦。

“什麼,既然空手破壞掉了鐵籠。”松山說。

  楚原沒給智樹反抗的機會。 “飛身大壓!”松山說。不過楚原沒打算饒了智樹,抓起智樹壓到高壓電網上,智樹觸電的猛顫。

“手刀手刀!連續手刀和電流的2重攻擊。”松山也不在管什麼破規矩,繼續實況轉播。智樹被楚原一把丟上天空,然後飛上去抓住了智樹。

“哦,抓住了,是阿根廷碎背攻擊。”松山。智樹悲催的傷痕累累,倒地。

“呃…內褲蒙面選手的脊梁骨往奇怪的方向彎曲了。”松山擦汗,不會出人命把。 “這樣他站都站不起了吧……”守行沒說完,驚訝的看著場上站起來的智樹“納尼!”

“難以置信。受了那樣的猛攻,是什麼讓他站起來。”松山。

“要,要互洗對方身上的各個地方…”智樹立起手,說出了不理解的話,不過前面的楚原臉一黑,看來與她有關係。

  守行走進了場,拉起楚原的手。松山站起來抓著話筒:“哦哦,裁判判神秘蒙面選手勝利,為什麼,內褲蒙面選手還站著啊。”

守行搖搖頭:“他…已經死(濕)了”還向他立了個軍禮。

  散場後……

“哦,於是你又活過來了。”守行看著滿是包紮的智樹。

“到頭來,到底算誰贏呢。”守行叉著腰。

“不知道,不是謎之麼蒙面選手嗎?”楚原看向守行,明明這傢伙剛才宣布自己勝利了。

“這麼說是見月啊”守行才想起看向楚原。 “不,不是我。”楚原當然否認了。不過一看就知道是在說謊。

“他也將我逼入絕境了。”美香子一手撐著下巴,不過,總感覺滿是陰謀,“可以算櫻井贏吧。”

  然後智樹高興的YY中。 “那…”美香子閃過一絲陰謀得逞的眼神。走到伊卡洛斯旁邊,“伊卡洛斯,能不能用萬能卡片讓櫻井君恢復?”伊卡洛斯當然願意了,點了點頭,拿出了萬能卡片。

邪龍皺眉看著卡片,在卡片啟動的時候,目露暴虐,發出龍一般的嘶嘶低吼。不過很快恢復了,使勁的摀住自己的頭。

看著智樹恢復,美香子把智樹拉到了台上:“現在,統一王座決定戰開始。”

智樹流著汗,無語的看著自己前面熟悉的大叔:“騙人。”

大叔高興了,沒有見到上次那恐怖的傢伙,然後對智樹露出一個自以為很友善的笑容:“COME。好,我們玩個遊戲。問你,人死後會去那裡。”然後拿出槍,對智樹發射……智樹流這眼淚的看著大叔對自己開槍。

和平鴿飛過,智樹被玩具搶打敗“別,別再來了,別再來了,夜攤大叔。”這是智樹最後的想法。

玲笑著看著大叔贏,不過回頭髮現邪龍捂著頭不對勁,眼中的紅光是那麼的熟悉……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4 20:3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28話 阿斯特蕾亞的悲傷

神殿中,空之主坐在神位上,看著跪在下面的萬能天使:“B背叛Y失敗,如果這次連你也失敗而歸的話。”空之主拿起酒杯使勁一握,酒杯被握碎了,紅色的酒順著空之主的手流下來:“那就得懲罰一下了。”下面跪著的阿斯特蕾亞惶恐的低頭:“是的,主人。”……

阿斯特蕾亞坐在空地上,看著西納普斯的方向,回想著自己接到命令出發時的景象。

看著正在飄雪的天空,正在釣魚的阿斯特蕾亞打了個寒顫:“在殺掉櫻井智樹前是回不來了西納普斯了。”

“我來幫你吧。”美香子緩緩的重背後走過來。

阿斯特蕾亞一驚,回頭一看:“師,師傅。”

“在上一次的相撲大賽你已經明白了吧,不能夠小看櫻井君。”美香子繼續欺騙著可憐的小綿羊。

“的確如此。”小綿羊卻確信不疑。

守行控制著電腦,不過看美香子騙小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喝一口暖茶,繼續看戲。

“會長我有個主意呢。”美香子絲毫沒有罪惡感。

“我該怎麼辦呢?”阿斯特蕾亞一聽有機會,立刻來了興致。

美香子在阿斯特蕾亞崇拜與期待的目光中,再次說出了上次誘拐的話:“有必要再學習一次這個國家自古以來的戰斗方式呢。”

  畫面一轉……

  學校已經穿上了白色的棉襖。

“今年第一場雪呢。”楚原興奮的與伊卡洛斯妮姆芙看著外面的雪。智樹滿臉幸福的趴在桌子上“真和平吶,願世界和平。”

“世界是不會和平的。”邪龍也趴著,感應到智樹所想的一樣。

“你這傢伙,難道會讀心術不成。”智樹彷彿做賊一樣,驚訝的回頭看著邪龍。

“你所想的,看都看得出了。”邪龍拿起橡皮擦,直接砸到了智樹驚訝的嘴巴里。智樹痛苦的一手掐著自己的脖子,一手猛錘自己的胸口,滿臉痛苦。伊卡洛斯走到智樹旁邊,2話不說,用力一拍,橡皮擦是吐出來了,不過,智樹也……

“咚咚咚咚……”學生會通知的廣播響起來。美香子的話從廣播里傳出:“開戰了,全校學生現在馬上到操場集合,分成男女2隊,馬上將要進行本國自古以來的戰鬥,打雪杖了。”

不過,會長的話一說完,地上本來死掉多時的智樹猛的爬起來,詐屍了……

“嗚嗚嗚嗚嗚嗚~”像打戰一樣的號聲響起。

“女隊大將,五月田根美香子。”

美香子一臉笑容的穿著智大將的服裝,搖著扇子。 (不過,露那麼多,不冷嗎?)

  “男隊大將,櫻井智樹。”

智樹一臉不情願的被綁在椅子上,頭上貼著大將2個字的字條。守行帶著頭盔站著他後面。智樹吼怒吼:“為什麼是我!?”

  不過被無視了。 “現在開始說明規則,在這次雪仗中,不管被雪球擊中多少次,都是可以復活的。”

邪龍摸著下巴:“那麼,只要徹底殺死就行了吧。”眾人流著汗縮在一團看著這個恐怖分子。

“只要將對方大將打得無法繼續參加戰鬥就算獲勝。”這句話顯然觸動了某人。

邪龍眼睛一亮,看著智樹不懷好意,看來是不打算幫忙了,還可能幫倒忙。

智樹摸摸頭“啊,真討厭,隨便敷衍一下就認輸,然後快點回溫暖的教室去吧。”

“並且獲勝的隊伍能夠一整天對失敗的隊伍為所欲為。這樣的條件如何呢。”這話觸動了所有人。

  女生那邊早就興致勃勃了。邪龍在N遠處都感覺那些恐怖的眼光,看的自己背後發冷。

  男生這邊。 “什麼?!能夠為所欲為?”“主公。”幾個男生立刻上來表忠誠。

“看來機會來了呢。”智樹不知道那裡來的力量,震斷了綁在自己身上的繩子,穿上了武大將裝。

“敵人在本能寺!”智樹立刻拿起扇子,指向遠方。 “嗚嗚嗚……”守行立刻吹起了號角。

邪龍坐在學校的陽台上,看著興奮的男生們,又看看正在忙碌備戰的女生們。

玲顯影在旁邊陪伴著邪龍,獨處的時候,2人都喜歡默默的看著遠方。

邪龍打破了沉默:“你不去女生那邊?你應該能離我那麼遠吧。”“我又沒有實體,去了有什麼用?”玲嘆了口氣。

邪龍看著嘆氣的玲,有些動容的問:“你想要實體嗎?”

“當然拉!”玲毫不猶豫的回答,然後由失落了,“但是是不可能的。”

邪龍抬頭看了看天空:“我幫你實現吧,這是我對你的諾言。”玲驚喜的看著邪龍,這是他第一次對自己做出承諾。

“那我記下了哦,可不要騙我哦。”玲才不管邪龍能不能實現,她只想要這諾言,對她來說,只要有這個諾言,有沒有實行的機會而無所謂了,在意的是,他重視著自己。

“嗯,約定好了,那你也能對我許下承諾嗎?”邪龍點點頭承認。玲開心的笑了起來:“當然可以,什麼都行。”

邪龍對著玲一笑:“你要一直開心的活下去哦。”玲驚呆了,沒想到邪龍要自己的諾言也是為了自己。

玲忍不住的流出眼淚,為了不然邪龍看見自己流浪,連忙背過頭:“當然可以,我可是一直都開開心心的生活,就算不是你要求,我也會開心的活下去。”

“嗯,那麼約定好了哦。”邪龍看著天空,低聲喃喃,“這樣就好了。”不過玲沒有聽到後面那一句,也沒有看見現在的邪龍眼睛既然是黑眼紅某,中間的瞳孔既然浮現出淡淡的紫色。詭異的眼睛默默的流出2行淚水……

“嗚嗚嗚……”出征的號角響起。 “哦,開始了。”邪龍卻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玲也看向了戰場。

看著2對男生衝出,卻被女生的投雪器擊中打散,戰爭開始了……

“挺激烈的嘛。”邪龍看著2夥人的交戰,顯然看女生這邊的指揮更犀利一些。

邪龍又看向智樹的方向,智樹帶領著幾個男生,勢不可擋的衝進了女生的陣營。

阿斯特蕾亞捧著一堆的雪球,擋著智樹他們必去的道路上。 “來了呢。”阿斯特蕾亞自信的看著衝過來的智樹等人。

智樹一騎當千的沖在最前面:“壓制住地方的猛將吧。”

“原來如此,首先想要除掉戰鬥力最高的我呢,有意思,接受挑戰。”阿斯特蕾亞自戀的想著,有些緊張的看著衝過來的智樹等人:“一決勝…咦?”阿斯特蕾亞還沒說完,就被智樹等人無視的路過了。

智樹看著楚原:“在那裡!”楚原旁邊的女生立刻跑開。楚原則驚訝的看著衝過來的智樹:“唉!?我!?”

“給我攻。”智樹沒給楚原反應時間,帶著4個男生拿起雪球猛丟。

  “啊,小智。”楚原想求饒。不過智樹沒給機會“給我攻,攻,攻,不要手下留情!”

“不要!”楚原被掩埋了…不過智樹沒打算放過楚原,害怕楚原來壞自己的大事:“快給我埋,快埋,快埋。將其置於死地。”

看著已經被埋結實的楚原,智樹擦擦汗:“這樣就安心了。”

邪龍在陽台上:“這樣不會埋死楚原吧,如果楚原不死,智樹就要死了。”玲在一旁點頭贊同。

“給我等等,等等。”阿斯特蕾亞猛的跑過來指著自己,“我呢。”

不過智樹攤攤手,不放在心上:“啊,各位,那傢伙是個笨蛋,不用管她。”

阿斯特蕾亞一聽智樹說他是笨蛋,發火了:“不可饒恕,可惡,給我看好了。”為了表現自己,阿斯特蕾亞推起一個巨大的雪球,扛起來,跑向智樹:“接招吧!”不過被石頭絆倒,自己被雪球壓著了下面。

“可惡。”阿斯特蕾亞抽噎著,看著智樹他們走掉,現在,自己被壓在學下,沒辦法出來。

“冷死了。”阿斯特蕾亞被壓了一段時間,冰冷的雪球與雪地,讓她感覺到寒冷。不過,雪球太大了,自己起不來了。而自己被壓著,翅膀也打不開,解開不了鎖定,拿著雪球被辦法。

“誰來幫幫我啊!”阿斯特蕾亞流著眼淚,像旁邊求救,不過,雪風一刮,除了雪,就只剩下雪了。

“嗚嗚嗚…”阿斯特蕾亞忍不住哭了起來,她一直都不受到重用與注視,因為她是個笨蛋,所以,常常被嘲笑,就連能量產的哈比都在嘲笑她,阿斯特蕾亞常常一個人躲著角落裡,默默的哭泣。整天用傻乎乎的樣子掩飾著自己的悲傷,一次又一次的想用行動證明自己,卻總是搞砸。

“呵呵,原來我一直都是廢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阿斯特蕾亞一個人在雪球下面默默的哭泣著。

“沒有哦。”“嗯?”阿斯特蕾亞感覺到背上的雪球一鬆,看來又人幫他把雪球一開了。不過,她更在意是誰在和他說話。

阿斯特蕾亞抬起頭,不過耀眼的陽光閃過她的眼鏡,加上剛剛哭過,眼裡模模糊糊的。

只見有一直手伸向了她,阿斯特蕾亞驚訝的看著這隻手,雖然自己已經可以起來,但是還是身不由己的把手放到了那隻手上面“好溫柔。”這是阿斯特蕾亞摸到這隻手的第一反應,然後收回了手“自己的手那麼冷…”不過,阿斯特蕾亞還是感覺到那隻手抓住了她,一把把驚訝的她拉出了雪地

“你一直都很優秀,你很努力了哦。”那隻手的主人顯然聽到了自己的自言自語,阿斯特蕾亞先是臉紅,不過又驚喜“有人承認我了?!”不管那麼多,撲到那人的身上哭了起來。那人一手摸著自己的頭,一手拍著自己的背,讓阿斯特蕾亞感覺到無比的舒心與溫柔,不過,這樣她反而哭得更加起勁了,想把所有的委屈的哭出來。

不過,哭了一段時間後,阿斯特蕾亞好多了,感覺到很輕鬆,壓著自己的擔子總算輕了,自己的努力總算有人承認了。

不過阿斯特蕾亞臉紅的爭開前面的人的懷抱,背過頭,擦眼淚。 “以後也要繼續努力哦,不要在乎別人的眼光,也不要理會別人的言語,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了。總有一天,你的努力會被大家承認的。”阿斯特蕾亞擦眼淚一頓,然後眼淚又流了出來,發現自己的淚水又流出來了,阿斯特蕾亞里忙去擦,總算擦乾了眼淚了,剛想回頭說謝謝的時候:“謝……”不過還沒說完,已經沒有人了,地上連腳印都沒有,阿斯特蕾亞阿里忙看了下四周,已經沒有人了。

知道人已經走了,阿斯特蕾亞握著自己剛才被抓住的那隻手,放著自己的胸前,然後看向天空,雖然天還是很冷,但是阿斯特蕾亞卻感覺自己無比的溫柔。

過了一會,阿斯特蕾亞突然想起什麼,然後後悔的摸著自己的臉:“糟糕,我都沒看清楚那個人的樣子,還有,那個人叫什麼名字!啊,完蛋了,這下找誰道謝啊。”

阿斯特蕾亞慌亂的搖頭,很快又看著天空停下來。她沒有感覺失落,反而露出了笑容,應為,她感覺,那人存在自己的心中就行了。

邪龍忙著在家裡洗澡,玲在一旁顯影,毫不顧忌什麼男女有別:“你還是挺好的。”邪龍撇撇嘴沒有說話。玲也沒要邪龍回答,只是一直笑瞇瞇的看著邪龍。

外面脫下來的衣服卻已經濕了一片……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4 20:32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29話 雪杖的結束

洗完澡的邪龍,結果哈比遞上來的牛奶,然後一口氣喝完。 “哈!”邪龍舒爽的哈了一口氣。玲在一旁笑著:“你好像個喝完酒老頭。”旁邊的哈比們也跟著笑起來。

邪龍放下杯子:“有我那裡帥的老頭麼?再說,我也不知道我多少歲了,在這裡的那個不是大年齡。”

彷彿被說中一樣,哈比們都哄著臉底下頭,玲的虛影給了邪龍的腦袋一個棒槌:“你又怎麼知道。”邪龍配合的捂著腦袋:“那你說你多少歲了。”

玲阿著嘴巴沒辦法還口,然後挽起雙手做出生氣的樣子:“你不知道,女人的年齡是不能隨便問的嗎。”

邪龍撇撇嘴:“至少可一做智樹的奶奶的奶奶的奶奶了。”玲發怒了:“我可沒那麼老,我是最新的主腦,年齡都沒超過500……”

“哦,500歲啊,一樣很老啊。”邪龍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玲就知道壞了,雖然已經摀住嘴,但還是被聽見了。看著旁邊這種掩嘴偷笑的哈比,玲嬌氣的跺跺腳:“不理你了!”然後散掉了虛影。

“哈哈哈。”看見玲認輸,邪龍愉快笑了起來,“現在去看看伊卡洛斯他們吧。”說完,邪龍用反物質打開了空間通道,一把走入。

看著離開的主人,哈比們都會心一笑,這樣溫柔的感覺她們很喜歡,在段時間讓她們比在西納普斯生活的更加開心。

“也是在去年的第一場雪的時候失去了翅膀的呢。”

妮姆芙看著天空的雪,想起自己的過去,摸著自己的項圈,“自那以後,我就一直沒有了主人,我明明是萬能天使的呢…”

“那麼你不開心嘍。”妮姆芙驚訝的回頭,看著一臉微笑的邪龍還有剛消失的通道殘留的絲絲閃電。

妮姆芙笑了:“不,我現在很開心。”邪龍也笑了:“那麼,你可以給我個約定嗎?一直開心的活下去。”“嗯。”妮姆芙種種的點點頭。

邪龍看著一看就知道想什麼的伊卡洛斯,也笑了:“伊卡洛斯,就算不能笑,你也要給我約定哦,一定,一定要懷中開心的心情活下去。”

伊卡洛斯驚異的紮著眼睛抬起頭來看著邪龍:“嗯。”然後握起手放著胸前。

“在這兒啊,找到溫泉了嗎?”美香子拿著扇子走了過來。

  “溫泉?”邪龍奇怪的說。 “抱歉,果然還是不行。”妮姆芙從伊卡洛斯後面走了出來。

“真是所謂的破爛兒呢。真傷腦經,怎麼辦的好。”美香子走到妮姆芙前面。

妮姆芙不舒服了,賭氣的鼓起嘴巴。

“挖挖看吧,美香子。”守行從樹後面走出來。

“守行君?”美香子看著守行走過來。

“我知道你行。”守行走到美香子前面,遞給美香子一把鐵鍬,“你來挖就好了。”

“我知道了,既然守行君都這麼說。”美香子接過鐵鍬,開始尋找地點。

走到一個地方,停了下來:“嘿咻。”然後挖了下去。溫泉頓時噴出。

邪龍不可置信的眼角跳了跳,看著正在對自己炫耀的美香子想到“汝到底是何人!”

“師傅!”“嗯?”美香子回頭看見正在像自己打招呼的阿斯特蕾亞。

阿斯特蕾亞因為被幫了一把,從雪球下跑了出來,並沒有被智樹抓住,然後不知道怎麼辦的她只好來找美香子了。

“哇!這是什麼!”阿斯特蕾亞看著正在噴湧的溫泉,那手碰了下,“啊,好燙。”然後把手指放到嘴裡吸著。

“好了,大家來泡溫泉吧。”美香子沒理會阿斯特蕾亞,開始叫大家泡溫泉。

剛在家洗完澡的邪龍當然不洗了。不過感覺到智樹的存在,邪龍露出惡作劇的表情。

“水靈靈……”智樹正在偷窺與另外一人偷窺。不過,突然感覺後面出現一隻手,輕輕的推了他們一把。

“誰啊。”智樹不滿的回頭看了下,不過發現沒人,在轉頭露出淫笑的表情繼續偷窺,不過發現自己前面的草叢不見了。 “啊!”女生們驚叫的丟石頭,智樹抱頭逃竄。

“哈哈哈哈……”邪龍指著智樹的方向猛笑,阿斯特蕾亞豎起大拇指,想著“不愧是前輩!”

“可惡。到底是誰推我。”智樹總算躲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摸了摸自己被砸的N痛的地方,這可不是雪球,是石頭。

一個智樹黨跑到智樹面前:“主公,我軍謀…謀反了。”智樹也顧不得摸頭:“什麼!怎麼一回事。”智樹黨的人流著眼淚很不甘心的握著手:“那幫帥哥,那幫臭帥哥,趁著主公您不在……”

智樹等人立刻跑會營地,看著正在解放女生的帥哥黨們:“慢著慢著慢著!給我把他們全抓起來!處斬啊!”“哈!”醜男黨的立刻衝上去。 “一個不留,全砍掉!”智樹指著逃跑的男生與女生。

不過,當智樹追得營地外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被一群女生包圍了:“被包圍了!”不知道那裡冒出來的守行看著智樹:“主公,我們已經走投無路了。 ”智樹不甘心的大吼:“吵死了!可惡。別小看我們,讓你們見識見識我們這些醜男的憤怒。”然後帶著醜男5人黨做出最後的反抗。

“哈哈哈哈…!咦?”邪龍在校園的陽台上猛笑,不過看見一個巨大的雪人充滿怨氣的過來,忍不住驚訝。

“給我記住。”怨恨的聲音傳來。智樹停下攻擊:“這個聲音是…”“給我記住這顆被蹂躪的少女之心。”一個巨大的雪人出現了。

“主公,那個!”醜男黨之一立刻指著巨大的雪球說。

“那個聲音是…見月”守行看著一步一步逼近智樹的雪人說。

“怎麼回事,英君。”美香子奇怪的問。

守行胡亂的得出結論:“我也不清楚。恐怕那是雪行成的新生物,楚原雪人,雪人,也就是雪之精靈。據說他們一旦被激怒,也會呈現出把對方凍結至死的兇殘一面,這些雪之精靈,與飽受蹂躪的見月滿腔怒火緊密結合在一起,於是,這種生物也就偶然的出現了。”

“好強大的怨氣,厲害。”邪龍擦了擦汗,看著著充滿怨氣的楚原雪人。

楚原雪人對著智樹就是哈氣,雪風吹起,2個醜男黨立刻擋在智樹面前:“主公!”不過雪風一過,2個醜男被凍結了。

智樹看著為保護自己而凍結的2人:“眾愛卿。”看來他代入角色了。楚原雪人舉起手往智樹一砸。剛恢復過來的2個醜男與其他醜男立刻繼續擋著智樹面前:“來了!”

  智樹等人立刻被大雪衝擊。智樹爬起來:“可惡,你竟敢…竟敢…竟敢……”不過竟敢個半天,楚原雪人又舉起手更加威力的一砸。整個營地與醜男們都被大雪衝擊。

不幸的醜男們不甘心的伸出手,迴響著那些帥哥受歡迎,不甘心的手被大雪掩埋了。

倖存下來的智樹連忙躲起來,不過,他躲哪裡,都被楚原雪人找到,楚原雪人一把抓起智樹走向學校。

邪龍眼角一條:“為什麼往我這邊來。”不過楚原雪人沒理會邪龍,把智樹往牆上一按,釘到了牆上,楚原雪人後退一步,哈出雪球氣息,對著智樹猛攻擊,女生們也拿起雪球氣憤的猛砸醜男。

女生們勝利了,高興的慶祝,楚原雪人離開了,不過邪龍瑤瑤頭,跟上了楚原雪人。

楚原雪人發現邪龍,舉起手也是一砸,不過邪龍閃過去了。邪龍嘆了口氣:“唉,報完了仇,你打算去那裡?為什麼不放下楚原?”雪人收回手,對著邪龍又是哈氣,不過邪龍卻不在乎,旁邊飛舞氣幾條紅絲線,雪碰到紅線就立刻融化成水蒸氣,雪人憤怒的舉起手又是一砸,邪龍用手抗住,雪人的手立刻融化,雪人恐懼的往後退,不過邪龍卻補補逼近。

邪龍走到雪人面前,一隻手放在了雪人的身上,雪人不甘心的咆哮一聲,融化了,楚原從裡面掉了下來,邪龍一把接住,看著昏迷的楚原:“唉,真是麻煩的傢伙。”玲在一旁問:“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邪龍撇撇嘴:“別管他,一個用怨氣而生的東西而已。”然後離開了。不過玲沒注意,邪龍的眼睛……

阿斯特蕾亞驚訝的看著這場戰鬥“何等淒慘,這就是地蟲之間的戰爭。”

“喂,救命啊。”智樹被雪球包裹得只剩下一個腦袋露外面了。

聽到呼救的阿斯特蕾亞跑過去:“哎,真那你沒辦法,乖乖別動。”

  “真對不起。”智樹道歉了。阿斯特蕾亞慢慢的想把智樹挖出來,不過一想“慢著,這不是個很好的機會嗎?現在的話,一定就能幹掉…”“動不了。”智樹像滿足她一樣回應。

阿斯特蕾亞猶豫的拿出光子劍,抬起來。 “這也是那所謂的主人命令嗎?”智樹有些淒涼的說。阿斯特蕾亞一頓。

“哎,你們這邊不明生物真是,一個個都這樣,完全覺得不了自己的行動。”智樹回頭看著阿斯特蕾亞,“這是你自己決定要做的事嗎?”阿斯特蕾亞驚訝了,有些傷心,不過對著智樹大吼:“閉嘴閉嘴,執行主人的命令才是我們的使命,這才是我們萬能天使的存在意義呀,什麼嘛,一副可憐我的樣子,你就閉著嘴乖乖的給我下地獄吧。”阿斯特蕾亞舉起劍砍下去。

不過智樹大叫:“你們就不能像原罪一樣做自己嗎!”然後閉上了眼鏡等死。

“你在做什麼,阿斯特蕾亞。”伊卡洛斯突然出現在阿斯特蕾亞旁邊。阿斯特蕾亞慌忙的把劍收在背後找了個藉口:“伊…伊卡洛斯前輩,好久不見”

伊卡洛斯不留情面的點破:“我們不久之前才碰過面吧?在摔跤的組隊比賽的時候。”

阿斯特蕾亞流著汗想“露陷了?!”不過伊卡洛斯卻摸摸阿斯特蕾亞的頭(又不是西瓜):“過得還挺不錯嘛。”

阿斯特蕾亞更加慌了:“是,前輩也過得好那真是…”不過伊卡洛斯被到呢個阿斯特蕾亞說完,摸著阿斯特蕾亞頭的手忽然搭在了阿斯特蕾亞的肩膀上:“阿斯特蕾亞,不管是誰下的命令。”伊卡洛斯打開了鎖定,“一旦主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決不輕饒。”

阿斯特蕾亞感覺眼睛打圈圈了“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要是把伊卡洛斯前輩惹火了,一定會被她殺掉的。”

阿斯特蕾亞瞬間想到開溜:“那我先告辭了。”然後跑掉額,不過回過頭來問:“吶,伊卡洛斯前輩,那麼原罪邪龍前輩是什麼樣的人?”伊卡洛斯也聽到了智樹與阿斯特蕾亞的談話,猶豫了一下:“一個搞不懂,有時危險有時溫暖有時奇怪的萬能天使。”“萬能天使?”阿斯特蕾亞一頓,西納普斯有男性的萬能天使嗎?

  不過得到答案的她還是離開了。


[ 本帖最後由 kimwong3252000 於 2012-3-25 11:01 編輯 ]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4 20:3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3話, 明天繼續




頂部
ababb (學校,媽的'口`)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24580
精華 0
積分 1658
帖子 618
威望 1658
金錢 99 盟幣
存款 1373 盟幣
體力 27 點
SMPC 84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1-9-2
來自 .........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4 23:35  資料 短消息 
回復 #65 kimwong3252000 的帖子



QUOTE:
阿斯特蕾亞頭的手搭在了阿斯特蕾亞的肩膀上:“阿斯特蕾亞,不管是誰下的命令。”伊卡洛斯打開了鎖定,“一旦主人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決不輕饒。”

.....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5 11:0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ababb 於 2012-3-24 23:35 發表
.....

意思其實係指摸完個頭再搭膊頭

怎樣都好, 多謝提醒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5 20:1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0話 無聊的一天

守行在這河道裡搬石頭找晚飯,不過拿起一塊木頭的時候:“啊,有東西。”那起來往竹籃裡一搖,一條與滑溜溜的就在竹籃裡爭扎。搞定晚飯的著落,守行打算打道回府。

阿斯特蕾亞守著魚竿發抖:“好冷,好冷。肚子好餓。”

守行看著阿斯特蕾亞:“為什麼你會呆在這裡?”

阿斯特蕾亞有些不服:“沒什麼的吧。”

守行毫無表情的說:“不殺掉智樹就回不了西納普斯嗎?”

阿斯特蕾亞一驚:“為什麼你知道……”

守行得出自己的結論:“對於萬能天使來說,命令是絕對的嘛。若是被知道失敗了,那就是生死攸關的問題了。”

其實現在阿斯特蕾亞也沒事,空之主正忙著2帶天使的解放,他可不想在一次發生邪龍這種情況了,根本沒時間顧及阿斯特蕾亞……

阿斯特蕾亞被說中了,失落的不敢與守行對視。 “明明有翅膀,卻回不到天上,你還真可憐。”守行走的時候還不忘落石打擊一下阿斯特蕾亞。

阿斯特蕾亞剛想反駁一下自己不可憐,可是又無法反駁,抬頭看著天空想起“不要在乎別人的言語,只做我自己就行了。”阿斯特蕾亞想起這句話,立刻恢復了精神:“也許,我也不知道那個才是真正的我了吧。”

晚飯了,守行看著正在看自己吃飯在一旁流口水的阿斯特蕾亞,嘆了口氣。

“給,雖然只能給你這點東西了。”守行看著阿斯特蕾亞可憐,還是給了她一碗飯。

阿斯特蕾亞驚訝了:“這個給我嗎?”高興的接過飯吃了起來。

在西納普斯愛偷窺的代達羅斯睡覺了還看著平民上正在高興吃飯的阿斯特蕾亞:“我的女兒們。祝你們平安。”

空之主總感覺有點不對,想打開屏幕開一下為什麼△那麼久還沒有消息,不過一會兒又得投入2帶天使的研究,沒時間,嘆了口氣“也許是那傢伙在阻擋,沒時間也沒機會下手吧,算了,再給她點時間吧。”……

“啊,春天了呢。”邪龍難得走出房子,到野外,狠狠的伸了個懶腰。

  智樹也被感染的伸懶腰。然後轉頭去往目的地,不知道怎麼回事,守行叫智樹等人去找他。

“學長,好啊。”智樹看見守行就打招呼。不過看著正忙的守行沒辦法回應他。

守行正忙著與一頭長相兇惡熊打架,眾人一看是熊,連忙回頭看向邪龍,邪龍正眼睛放光的看著那隻熊:“玲,查一下,熊掌是燉的好還是煎的好……”眾人擦汗,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正在與守行打架的熊瞬間感覺到背後發涼,一雙恐怖的眼睛正用自己頂獵物的眼光看著自己。

守行看準機會給了那狗熊一拳,熊雖然不甘心,但還是撤退了。 “別攔著我,它要跑了!”智樹連忙攔住準備去追熊的邪龍,熊感覺到什麼,跑得跟快了……

“啊,智樹,來得正好。”守行這時才有空回應智樹。 “好什麼,沒看見這傢伙嗎!”智樹忍不住大吼。

守行看了看正準備追熊的邪龍,也知道怎麼回事了,只是看了看美香子,美香子心領神會:“哎呀呀,看那隻熊還帶著2個小寶寶呢,原罪君,可以加餐的哦。”

“什麼!智樹滾開,別攔著我!”邪龍一聽還以加餐,更加衝動了。

“會長!你!”智樹快頂不住了。妮姆芙也看見2只可愛的小熊了,母愛氾濫的她走了過來,拉著的衣邪龍服:“吶,原罪,能不能放過他,我看那2隻小熊很可憐。”

“可憐什麼,我的舌頭更加可憐。那些飯店又不敢賣些知名的,叫他們拿個熊掌啊,娃娃魚啊,他們都拿不出來。”邪龍可不管,可愛不值錢,好吃,再可愛也清蒸了。

伊卡洛斯突然想起一則廣告“沒有買賣就沒有殺虐。”然後迷惑的看著邪龍,現在沒買賣怎麼感覺也會有殺虐。

妮姆芙求助的看向伊卡洛斯與玲:“伊卡洛斯,玲。”玲嘆了口氣點了點頭,伊卡洛斯也點了點頭。

妮姆芙又拉了下邪龍的衣服,邪龍還以為有什麼事,回過頭,就被3個女生祈求式的星星目光閃瞎了眼睛,抵擋不住目光衝擊波的邪龍一手摀住自己的眼睛:“好了好了,不吃就行了吧。”

妮姆芙勝利的回頭,豎起2個手指頭。智樹與守行無語的流汗“可憐的傢伙,被女生們克得死死的。”

看樣子搞定了這邊,智樹才有時間問:“學長做什麼啊?”守行也才有時間回答:“在準備食物,看樣子快點極限了呢。”然後看向一邊。

躺在一邊的阿斯特蕾亞眼睛打著圈圈:“肚子好餓。”

  眾人順著守行的目光走去。妮姆芙看著阿斯特蕾亞:“△?”

守行解釋了她現在的情況:“釣魚的時候被線纏著,好像這三天都沒有動過。”

“哦,那麼3天沒吃飯了。”邪龍對這方面很有感悟。

阿斯特蕾亞一副自傲的表情:“怎麼可能,一星期不吃不喝拉。”眾人無語,這有什麼好自傲的,這應該是悲劇吧……

守行沒理會以悲劇為榮的阿斯特蕾亞,拿起釣魚用的東西和智樹說:“我有和地方要去下呢,代替我幫她弄點吃的吧。”

智樹自然不願意了:“才不要,為什麼是我!”

不過守行認准了他,只要搞定了他,其他人也只好一起來了:“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嗎?”

“絕對不願意!”智樹難得有勇氣的反駁,不過,摔跤的時候,守行大概還記著他……

“那,就沒辦法了。”守行隨手拿出一條皮鞭,在智樹面前一把,發出“啪”的聲音

智樹驚叫:“不要~”邪龍饒有興致的看著“**??”這智樹的書上看到過類是的畫面……

智樹被不情願的綁著河邊,拿去魚竿釣魚:“為什麼我非得……”邪龍無聊的躺在樹下叼著羽毛看天空。

“嗯?”邪龍感覺到旁邊有人,坐起來望過去,2個女孩正指著智樹這邊指指點點的。邪龍看是自己學校的學生,無聊的又躺下去了。

“妮姆芙,來一下。”守行在帳篷裡露出一半向妮姆芙招手示意。妮姆芙應聲進入了帳篷。

不一會兒,邪龍猛的坐起來:“能量波動!好熟悉的感覺!”皺著眉走向守行的帳篷。

邪龍一進入帳篷,守行剛好不見。 “嗯?奇怪的感覺”邪龍摸著空氣中還沒有散掉的靈子,沒注意妮姆芙努力的往身後藏什麼東西。

鬱悶了一下,邪龍轉頭看著怪異:“妮姆芙?你做什麼?”妮姆芙努力的掩飾:“啊,哈哈,沒什麼,哈哈……”邪龍聳了聳肩膀:“奇怪的傢伙。”然後出了帳篷,邪龍一出帳篷,妮姆芙就摸著胸口鬆了口氣,她可不想在讓邪龍進入智樹的夢了。

“問,玲。”邪龍走到樹下,呼叫玲。 “什麼事?”玲瞬間顯影在邪龍的身邊。 “吶,我剛剛感覺有什麼人打開了空間,空間的另一邊有好熟悉的感覺。”邪龍說完,還看了看手中沒有散掉的靈子,展開手,放掉了那些靈子。

“啊,哈哈,你肯定感覺錯了。”玲打著哈哈敷衍。不過邪龍也沒在乎,他相信玲不會害他:“是嗎?但願如此吧。”說完,邪龍躺在樹下閉上了眼睛,玲看邪龍不追問,也摸著胸口鬆了口氣“怎麼回事,怎麼感覺想做賊,真討厭。”玲散掉了虛影。在玲散掉虛影后,邪龍張開了那雙紅色的眼睛,看了看天空的某個方向,露出一絲冷笑,再次閉上了眼睛。

“嗯?”邪龍感覺到有東西正飛快的接近這裡。玲也顯影出來:“上空3000米1點方向,不明物品正飛快的靠近,能量等級不明,危險程度很低。建議避開。”

不過,玲剛報告完,東西就掉落在了智樹後面,濺起一片灰塵。 “不好奇嗎?去看看嗎?”玲看著無所謂的邪龍,問道。 “不了,反正也沒什麼大不了。”邪龍說完又閉上了眼睛。玲聽邪龍都這樣說了,又散掉了影像“反正也是那個地方掉下來的東西,沒什麼大不了。”

“該死,還讓不讓人睡覺了!”邪龍有些發怒的再次坐起來看著前面,“嗯?”不過卻沒有人,“奇怪,明明有能量波動的說。”邪龍走到守行所在的地方,摸了一下,不過卻沒有任何東西:“難道我感覺錯了?”邪龍咋咋嘴,一臉不悅。

守行驚訝的看著慢慢離開的邪龍:“我還以為他能看見,看來他的確不一樣,別人看不見的他卻能感覺到。”守行頂了頂眼鏡:“這傢伙絕對不會那麼簡單!”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5 20:1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1話 妮姆芙的害怕

“我喜歡現在的生活嗎?”邪龍開始思考,是的,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不過,他記憶缺失的一部分總困擾著他,一個很重要的部分。

“一定,一定有什麼辦法抑制住那些力量!”邪龍開始緊緊的握著拳頭。 “看來一切的答案都在那裡了。”邪龍深吸一口氣,看著西納普斯的方向看去。

“嗯?”邪龍再次感覺的熟悉的波動,不過他不再去在乎,他知道,這股波動來自西納普斯,不過,感覺到這熟悉的波動,邪龍再次下定了決心“一次把事情做完吧。”然後摸了摸玲所在的動力爐。

“可以吃了哦,原罪。”楚原在那邊招手示意邪龍。邪龍也停住了思考“是啊,管他呢,現在先過好日子先吧。”然後急忙的跑去火鍋旁:“來了!”

火鍋裡全是一些山菜之類的,邪龍看著火鍋,在看看智樹,在看看火鍋,在看看智樹,反復幾次,連阿斯特蕾亞在一旁都看的懂了。

智樹一直低著頭,不過反而越來越多的視線集中到他身上,他也忍耐不住了:“行了!真是的,我沒釣到魚,話說,這河裡真的有魚嗎……”智樹開始嘀嘀咕咕的,然後不滿的首先呈上一碗,邊吃邊發牢騷。

邪龍無語了,這傢伙比我還無恥(貌似你什麼都沒做吧),然後不過示弱的也打上一碗,快速的吃起來,智樹意見邪龍吃那麼快,自己也跟著快起來。

眾人笑了,不知道他們2個在比什麼。好心的楚原也沒落下躺在一旁的阿斯特蕾亞,端了一碗給她:“給,阿斯特蕾亞,多吃點打起精神來。”

阿斯特蕾亞抬起頭來一看,首先看到的是食物,其次才是楚原,立刻被食物收買的她給楚原打上了一個好人標籤。

邪龍看著這一幕,暗暗想到“不知是不是楚原做的,不然那傢伙就慘了……”

一群人坐在一起,有說有笑的吃起來,不過,吃的最起勁的當然是阿斯特蕾亞,連邪龍都比不上。

“啊,吃飽了。”阿斯特蕾亞發出感慨。智樹看著滿臉幸福的阿斯特蕾亞也笑了,不久前,這傢伙還打算殺了自己,不過,還是很開心呢這種和平的樣子:“讓你久等了。”看著已經吃飽的阿斯特蕾亞,智樹有些抱歉的說,“都怪原罪啦,怎麼都不肯來幫忙。”

邪龍正叼著伊卡洛斯的羽毛一臉愜意,不過智樹一說他,他就不爽了:“唉?怪我,怎麼能怪我,還不是你自己釣不到魚,不然我們可以加餐的。”

智樹也不爽了:“我釣不到怎麼了,總比某人在一旁閒著好。”“什麼!”邪龍把頭湊過去,智樹也不甘示弱,2人貼著臉不爽的擠著對方。

  眾人笑了見怪不怪了。阿斯特蕾亞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立刻摀住了嘴巴“不行不行,怎麼和敵人那麼和睦的相處。話說,這個就是原罪前輩嗎?除了項圈,他真的是萬能天使?”阿斯特蕾亞用她的方式來說,有翅膀,有護耳,有項圈的才是萬能天使。這也不怪她,平常沒事的時候,邪龍的翅膀都是收起來的。按邪龍的說法:“放出翅膀忍不住拔自己的羽毛當牙籤,因為味道比牙籤好……”

阿斯特蕾亞又搖搖頭“不對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要是主人知道我那麼和睦的與敵人相處,絕對會把我廢棄的。”想到這裡,阿斯特蕾亞站起來,大聲說: “覺得我會為這點款待道謝那就大錯特錯了。”然後在眾人不解的迷惑中,做出高傲的樣子走掉了。

不過,邪龍還是乘阿斯特蕾亞走過的時候,往阿斯特蕾亞身上拔了一根羽毛。阿斯特蕾亞立刻叫痛:“痛,你做什麼!”邪龍卻沒理會她,自顧自地把伊卡洛斯的羽毛換成了阿斯特蕾亞的羽毛,然後吐了句: “味道差不多嘛。你既然不想道謝,那麼,給我一點小小的報酬不就行了。”

阿斯特蕾亞一亮“對啊,這樣就是不和睦的相處了。”阿斯特蕾亞自以為很聰明的想通了:“嗯,對,這樣就公平了,不過我好像吃了6碗。”阿斯特蕾亞有些心虛的樣子。

“那你欠著先,我現在用不到。不過,明天要還雙倍的哦。”邪龍開始欺負阿斯特蕾亞的智商。

“唉?不公平!”阿斯特蕾亞大喊不公平。邪龍也不在意:“那就別明天5根,後天再本金X本金,大後天也一樣。這樣推下去就行了吧。”

阿斯特蕾亞開始拿起自己的手指算,不過一她的智商很難算的出,不過,她猶豫了半天,像算出來似得,得意的叉著腰:“好,就這樣。”邪龍有些失望的嘆了口氣搖搖頭。阿斯特蕾亞以為做出了明智的決定讓邪龍的陰謀落空,更加得意挺起胸膛,臉朝天。

眾人都開始未這可憐的女孩悲傷“唉,這可憐的智商,這樣算起來,你羽毛夠嗎……”

晚上回到家,智樹手裡多了個東西,為了這東西,智樹忙了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

“哈哈哈……”智樹得意的小聲就在門口傳進邪龍的耳朵,邪龍拿起枕頭就是一砸,枕頭詭異的拐幾個彎,然後砸到了智樹的臉上:“大白天的,笑什麼笑!還笑那麼難聽!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智樹慢慢的爬起來,摸著鼻子上的紅腫“這傢伙,怎麼次次能砸中我……”

這一次,他小聲的笑了起來,不過又一個枕頭飛了出來,名字靶心。智樹立刻不爽的大吼:“這次又是為什麼!”“你小聲笑起來太猥瑣了!”邪龍的聲音傳出來。 “你……那麼小聲也聽的見。”智樹越說越小聲,悄悄的騎著自己的坐騎出發了,伊卡洛斯有些擔心的追了上去。

邪龍看著一起上飯桌的奇怪機器人,開始有點不爽,連續幾天了,這奇怪的東西陪著智樹洗澡睡覺上學校,這樣就算了,多幾個人邪龍也不會招呼,不過那噁心的造型讓邪龍幾次忍不做手,不過都被伊卡洛斯與拉住了。

看著智樹臉色得意又猥瑣的笑容,邪龍不甘心“可惡,得想點辦法。”不過腦子移動,智樹最害怕的是什麼,邪龍開始嘿嘿的笑了起來。智樹正在與他的內褲機器人洗澡,不過突然感覺背心一涼,打了個冷戰:“怎麼有點不詳的預感……”

“吶,原罪,今天放假,你打算去那裡玩嗎?”妮姆芙一大早就看著正在窗台叼著羽毛的邪龍問道,然後慢慢的走了過去。

看邪龍沒有回答,妮姆芙有些不開心的從後面拍了邪龍一下,不過這一拍,邪龍突然站起來回過頭,嚇了妮姆芙連續退了幾步。

邪龍摀住左眼,再次坐回窗台:“對不起,嚇著你了。今天就不去了,我有點不舒服。”

妮姆芙驚魂未定的捂著胸口喘氣,那一刻,邪龍的表情好瘋狂,那羽毛一般猩紅的眼睛讓妮姆芙感到打心裡的害怕。

“哦。那打擾了。”妮姆芙連忙回答幾句,然後拿起零食吃了起來“怎麼回事,不對,我怎麼會害怕他……”

玲顯影在邪龍的身邊,擔心道:“你真的沒事嗎?龍。”邪龍捂著左眼搖搖頭:“沒事,放心,我會解決的。”不過玲還是擔心的看著邪龍:“要不出去走走吧。”邪龍開始慢慢的放開了左眼點了點頭:“嗯。”然後張開翅膀飛了出去。

妮姆芙看著邪龍的背影,有些擔心的伸了伸手,但又縮了回來“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能害怕他呢,他明明是我最……”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5 20:12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明日待續




頂部
P167lyf (Gazer)
軍曹
Rank: 5Rank: 5
small part of the world


UID 5213
精華 0
積分 1063
帖子 1340
威望 1063
金錢 213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22 點
SMPC 16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8-11-14
來自 天堂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00:21  資料 短消息 
頂,我對動畫開始有興趣了....
頂部
UniCorn (夏娜~)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炎髪灼眼ソ殺手


UID 4929
精華 8
積分 11429
帖子 8210
威望 11429
金錢 0 盟幣
存款 324368 盟幣
體力 360 點
SMPC 5511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8-10-1
來自 紅世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01:00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P167lyf 於 2012-3-26 12:21 AM 發表
頂,我對動畫開始有興趣了....


1-13 rmvb:http://www.mediafire.com/?1ff2q12rvcu4e
14 480p mp4:http://www.mediafire.com/?8h1qam948rv19la
1-14 無修 720p mp4:http://www.mediafire.com/?m3rb59cri0i94

F
1-12 rmvb:http://www.mediafire.com/?ht4pwpopv5sho
1-12 無修 720p mkv:http://www.mediafire.com/?18ihbu78ahoo8
                      密碼: ayasono.byethost3.com

只對β有興趣,所以一直沒甚麼動力 down
最近才決定開坑...預計復活節埋坑

[ 本帖最後由 UniCorn 於 2012-3-26 08:36 編輯 ]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20:4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2話 阿斯特蕾亞的崇拜

馬路上,邪龍收起了翅膀,與玲默默的走在那唯一的公路上。邪龍低著頭,不知道想什麼,玲幾次想伸出手詢問,但是有默默的縮回了手。

“碰。”邪龍沒注意看路,被地上的東西絆倒了。玲立刻飄過去:“沒事吧龍。”邪龍慢慢的爬起來:“痛痛痛,什麼東西啊這是。”開始抬頭看著那塊“大石頭”。

邪龍看著這“石頭”立刻無語了。 “肚子好餓。”躺在地上的阿斯特蕾亞發出呻吟聲。

“唉。”邪龍嘆了口氣,然後對著躺地不起的阿斯特蕾亞伸出了手,“來吧,我帶你去吃東西。”

“嗯?”阿斯特蕾亞慢慢的抬起頭,看著那一隻有些熟悉的手,在看看那手的主人。

  “走吧。”邪龍催促道。阿斯特蕾亞默默的把手放到那那隻久等的上面,不過一放上去,又縮了回來“不行不行,不能接受敵人的施捨。”不過邪龍那怕麻煩,一把抓住哪像想逃跑的手,然後用力一把,把阿斯特蕾亞也拉了起來:“走吧。晚了可沒得吃了。”阿斯特蕾亞卻睜大眼睛的看著拉著自己走的人,這種感覺好像在那裡有過……

“這才是龍。”玲看著離開的2人,有些開心的想。 虛影慢慢的被風吹散。

“我回來了!”智樹一到家就叫了起來,走到大廳就看著一個拿起盤子猛吃的阿斯特蕾亞:“唉?是你!”智樹大驚的指著阿斯特蕾亞說道。然後看著旁邊正在吃零食看電視無所謂的妮姆芙,不是她。再看看叼著白色羽毛的邪龍,有些無語,就是他了。

“嗯,是我。”阿斯特蕾亞還以為智樹叫他,停下來回應了一句,然後繼續開動。 “唉。”智樹指著邪龍卻不知道說什麼,只好嘆了口氣,往樓上走去。

走過邪龍身邊的時候,邪龍神秘的對他說:“樓上有驚喜哦。”“哦~”智樹半信半疑的打開了自己的門……

“碰,碰,碰。”樓上開始傳來打鬥的聲音,邪龍笑了笑,阿斯特蕾亞一臉崇拜的看著邪龍“果然是前輩,果真厲害。”阿斯特蕾亞看著邪龍與那個好心標籤的楚原說了些什麼,現在智樹一上樓,就傳來智樹的慘叫聲,忍不住開始崇拜邪龍。

邪龍看著阿斯特蕾亞崇拜的眼神,不好意思的擺擺手:“哎呀,別這樣崇拜我,我還有更厲害的絕招沒試出來呢。”不過他這樣一說,阿斯特蕾亞更加崇拜了。

樓上,傳來智樹的陣陣“不要……”的聲音。

聽著這聲音,邪龍頓時感覺腰不酸腿不疼,渾身有勁,一口氣飛到西納普斯不費勁……

阿斯特蕾亞也感覺一鬆輕鬆,一口氣可以吃下大象了……邪龍看著吃飯速度明顯慢下來的阿斯特蕾亞:“吶,阿斯特蕾亞。”阿斯特蕾亞正糾結,這次吃飽了,下次沒得吃了,所以這次得吃的飽飽的,不過邪龍叫她,她還是停下動作:“嗯?”

邪龍對這可愛的笨蛋笑了下:“如果以後肚子餓了,直接來找我吧。”阿斯特蕾亞也聽懂了,臉瞬間紅了起來,不過立刻吃飯,用盤子擋住了,聲音微弱的傳來:“嗯。”

另一邊,空之主環著手冷笑的看著從密封倉裡緩緩走出來的人影,人影走到空之主面前:“可以去做好玩的事情嗎?”

空之主沒有答話,冷笑著:“哼哼,原罪邪龍!”

人影歪著頭重複了一遍:“原罪,邪龍?”

“咳咳,能和我說一下現在的情況嗎?”上課之前,智樹流著汗看著正那個左顧右盼的長著黃色頭髮白色翅膀的奇怪生物,忍不住問。

“就是這樣情況啊。”邪龍撇撇嘴,懶洋洋的回答。

智樹沉默了下,雙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大吼起來:“我不是說這個!”然後又站起來指著阿斯特蕾亞,“這裡是學校啊,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裡!”

被指著的阿斯特蕾亞是有些生氣了:“什麼叫這傢伙,我為什麼又不能在這裡了。”

智樹做出無辜的樣子攤攤手搖著頭:“阿列啊咧,就你,你能聽得懂嗎?”阿斯特蕾亞鼓起嘴巴:“當然聽得懂!”

事情是因為阿斯特蕾亞求著伊卡洛斯說想去學校看看,邪龍無所謂的點頭,妮姆芙自然也點頭,伊卡洛斯自然與同意,所以無視智樹那一票,摸出了萬能卡片。就這樣,智樹班裡多出一個轉校生,阿斯特蕾亞……

數學課,邪龍依舊扒著睡覺,智樹回頭看了下正在興致勃勃裝看得懂的阿斯特蕾亞,嘆了口氣,回頭對著伊卡洛斯說:“喂,伊卡洛斯,反正那傢伙也聽不懂,你單獨教她吧。”

伊卡洛斯看了下阿斯特蕾亞,點了點頭,摸出了萬能卡片,萬能卡片起效的一瞬間,邪龍頓了下,又恢復了正常。

伊卡洛斯開始交阿斯特蕾亞最簡單的數學,不過,顯然拿水果做教材,很難教的會,阿斯特蕾亞只會一個回答:“全部都能吃掉……”

  料理課。阿斯特蕾亞正偷偷摸摸的拿出一瓶沒有保質期,生產日期,商標,廠家的毒藥。這是邪龍給她的,據說非常厲害,可是,上面寫的“瀉藥”2個字,阿斯特蕾亞怎麼也不理解。

“管他呢,反正原罪前輩說這東西很厲害。”阿斯特蕾亞又想剛剛在走廊,問邪龍要的最厲害的武器……

“吶,原罪前輩,怎麼才能殺掉智樹。”阿斯特蕾亞期待的問。

邪龍思考了一下:“你以為殺掉就行了?你瞞得過伊卡洛斯嗎?要是被她知道了,不用想就知道是你做的,你以為跑的掉嗎?。”

阿斯特蕾亞一想到後果,顯然有些害怕,又小心的回答:“隱秘的殺掉,然後找個坑埋了?。”

邪龍搖搖頭:“你個笨蛋,你知道現在墓地有那多貴嗎?”

  “有多貴?”阿斯特蕾亞問了。 “大概夠你吃幾年。”邪龍大考算了下。

“哇,那麼貴。”阿斯特蕾亞吃驚的說,對吃的她可是非常的敏感。

“要不給他下毒藥?”阿斯特蕾亞又出招。邪龍伸出手:“我看看什麼牌子的。”阿斯特蕾亞立刻掏出珍藏已久的XX牌毒藥。

不過邪龍一看,就往後面的窗外一丟,看著某處的休枯萎,瓶子裡冒出陣陣泡泡,邪龍爆了句出口:“靠!”然後指點這阿斯特蕾亞: “這種東西也想毒死人?要知道,智樹早起吃地溝油炸的油條,蘇丹紅鹹蛋,衝杯三聚氰氨奶。”

阿斯特蕾亞在旁邊若有所思的點頭。邪龍繼續道:“中午吃注水肉炒農藥韭菜,有毒豬血和瘦肉精的雙匯,來碗翻新陳米飯,泡壺香精茶葉。晚上買條避孕藥魚,尿素豆芽,開瓶甲醇酒,吃個硫磺饅頭,夜裡鑽進黑心棉被睡覺。你以為區區一瓶有商標,有生產日期,保質期的XX牌毒藥就能奈何得了他?”

一大堆說下來,阿斯特蕾亞聽得昏昏迷迷,什麼都不懂,只能猛點頭:“有道理。”邪龍見孺子可教,欣慰的摸著阿斯特蕾亞的頭。不過,要是伊卡洛斯知道邪龍這樣說她做的飯,後果很難想像……

邪龍神神秘秘的從背後掏出一瓶瀉藥:“要知道,有牌子的永遠比不上沒牌子的黑心。看這瓶,沒保質期,沒生產日期,連商標都沒有,厲害吧。”阿斯特蕾亞激動的看著那瓶瀉藥,又崇拜的看著邪龍:“厲害,果真是前輩。”邪龍又想起什麼,回頭對阿斯特蕾亞說:“這智樹太厲害,藥效分散了就不起作用了。記住,這東西最好全放給智樹一個人,不然就很難起得了作用了。”阿斯特蕾亞明白的點頭,然後看著邪龍一臉欣慰的笑著離開了……

阿斯特蕾亞停止了回想,鼓勵著自己“一定要加油,有原罪前輩的幫忙,一定可以成功。”

不過正準備實施計劃的時候,楚原端起一盤飯糰過來了:“阿斯特蕾亞,要嚐嚐看嗎?你肚子一定餓了吧。”

阿斯特蕾亞一看到飯糰,再次給楚原升級,成為大大好人。把瀉藥往旁邊一放,吃起飯糰來,伊卡洛斯看著那瓶瀉藥,看了下邪龍,然後不動聲色的拿走了。

等阿斯特蕾亞吃完以後,在回頭準備繼續計劃,可是發現瀉藥不見了:“啊,不見了!”邪龍嘆氣,他都看著眼裡:“唉,真的是笨蛋,可惜我絕妙的計劃……”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20:4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3話 龍的秘密

“咚,咚……”放學鈴聲響起,智樹準備回家,不過被教導主任抓住了:“你得補習,前陣子考試那淒慘的分數,你應該沒忘記吧。 ”同樣被抓去補習的還有楚原。妮姆芙跟著智樹也去了補習,邪龍看著妮姆芙背影,有些傷感“看來開始慢慢的避開我了。 ”

搖搖頭,打開通道,用最快的方法,獨自一人離開了。一出通道,哈比們就低頭問好:“歡迎回來,主人。”也沒問邪龍為什麼一個人回來“嗯,你們忙吧。”邪龍一說完,哈比們就忙著收拾去了。

“唉。”邪龍躺在窗台上,看著蔚藍色的天空上飛著的鳥,微笑的伸出手對著那些鳥,不過突然瞳孔放大,“噗噗……”心臟不正常的跳動起來,左眼開始慢慢的泛紅,邪龍立刻摀住左眼,不過,本來在空中飛舞的鳥,卻消失在了空氣裡。

“沒事吧,龍。”玲顯影出來,擔心的看著邪龍,邪龍齜著牙摀住左眼,好半天才慢慢的放開手喘氣。玲在旁邊默默的看著,不過眼裡全是擔心。玲知道,不管自己怎麼問,邪龍不想說,就絕對不會說。

邪龍深吸一口,知道也瞞不了多久了,緊緊的看著玲:“玲,想知道我的秘密嗎?”玲高興的點頭:“嗯,當然。”

邪龍看著天空沉思了下:“我本來是不該出現的,卻意外的誕生了,擁有罪惡的力量的我是一個特殊的存在。”說完伸出自己的左手對著天空,對著太陽緊緊的抓了下,“所以,另外2個混沌聖人在我身上加上了12層封印,12天輪印記。每打開一道印記,我的力量就會得到提升,但是我的理智就會被罪惡支配一份。”

玲張開嘴,原來是這樣,打開印記,會變成那樣子。邪龍也猜到玲怎麼想:“對,我的龍化,就是打開第一道印記,可笑吧,我與罪惡本是同體,卻不同心。”說完還自嘲的笑了。

玲摀住嘴,慢慢的才放開:“沒有辦法阻止嗎?”邪龍側著臉看著玲:“有,據我所知有個東西絕對能阻止我。”“是什麼!”玲有些欣喜的問。

邪龍緩緩的吐出3個字:“堯龍劍。”(世界無罪的劍)玲感覺到有點不好。 “對,可以殺掉我的一把劍。”邪龍不在乎的轉過頭去。 “怎麼可以…”玲著急的害怕有人拿到這把劍。

邪龍回過頭看著玲著急的樣子,擺擺手:“不用急,這劍我也不知道去那裡了,可能出現在任何世界。再說了,這把劍本來就是我的東西,就算別人拿了也沒有用,只有一種人可以使用它。”

玲有鬆了一口,但又警惕的問:“什麼人?”邪龍笑了下:“我喜歡的人……”玲驚訝了,這…這太不公平了,如果要阻止龍的辦法,只有叫自己喜歡的人殺掉自己?

“不,絕對不能發生這種事。”玲開始反對。雖然她也希望能成為這把劍的使用者,但是又很糾結。

“也不用在乎,因為相對的,只有這把劍,可以壓制住我的負面。”邪龍嘆了口氣。

玲猶豫了一下,還是問了出來:“如果沒有這邊劍,你會失控嗎?”

邪龍看玲的臉龐,“呵呵,我並不是失控,而是施放本能,當我失控的時候就是罪惡主導的時候了。”“如果你變成那樣我們怎麼辦。“玲低頭問,一想起邪龍失控會對他出手,玲就感覺到心痛。

邪龍正色了:“不要猶豫,殺掉我。”玲一下流出眼淚:“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邪龍摸著玲虛擬的臉龐笑著說:“有的,一定有的。”玲不說話,緩緩的散掉了虛影,邪龍笑了“不用擔心我會徹底失控,因為,當我失控的時候,這個世界將會排斥我,因為,這世界承受不了……”

“什麼!”智樹用力的拍著桌子!怒氣沖衝的看著邪龍。

“為什麼不行?”邪龍不敢與智樹對視,避開智樹責怪的眼神。

妮姆芙,伊卡洛斯與哈比們一言不發的低著頭。哈比們猶豫了下,站到了邪龍的背後,妮姆芙想伸手阻止,但又縮了回來,妮姆芙緊緊的抓住那隻收回來的手,很不甘心。

伊卡洛斯擺弄著衣角:“原罪,你真的要走嗎?”

邪龍點點頭,是的,呆在智樹家,永遠也找不到壓制的方法,而且還會隨時傷害到他們。一想到這裡,邪龍狠狠的咬著牙。唯一的辦法就是離開這裡尋找辦法。

哈比們站著邪龍身後:“如果主人要走的話,我們願意跟著主人。”

邪龍搖搖頭:“不,這次我一個人離開。”

智樹再次用力的拍桌子:“不行,絕對不行!原罪,你要是敢離開!我這輩子都恨你!”智樹與邪龍生活的這年裡,已經早把邪龍當成兄弟了。

邪龍搖搖頭:“我會回來看你們的。”然後起身打算離開。智樹張開嘴,想伸手去抓,不過出於面子,智樹環著手背坐著:“你要是出了這個們,就再也別踏進這個家!”

  邪龍在開門的時候頓住了。哈比們也看了看智樹,然後還是跟在了邪龍後面,邪龍回頭笑了下:“嗯,那麼,這個給你,伊卡洛斯!”邪龍把一個小小的東西拋給了伊卡洛斯,伊卡洛斯迷惑的接住,然後看著邪龍。

邪龍笑了下,在乎抬起手,一陣紅色的波動把那小東西壓進了伊卡洛斯的動力爐上。伊卡洛斯驚愕的看著手裡的東西進入自己的身體,而自己卻沒有絲毫的不適。

  邪龍笑了下,然後走出了們。智樹與伊卡洛斯立馬追出去,哈比們在大廳裡不知所措,雖然邪龍沒有與她們銘刻,但她們早已經把邪龍當成了主人,聽從邪龍的命令,現在邪龍叫她們呆在智樹家,她們糾結了,是跟上去,還是聽從命令呆著。

“追上去吧。”哈比領頭思考了半天,追了出門。妮姆芙抓在衣角爭扎著。

智樹推開門,對著外面大叫:“原罪,你給我站住……”不過門口已經沒了邪龍的身影。 “該死!你這麼能這樣!”智樹對天大吼一聲。

妮姆芙見邪龍真的離開了,心裡感覺頓時好像失去了非常珍貴的東西,瞬間突破了自己的恐懼,帶著淚水跑了出來:“原罪,原罪!原罪你在那裡!”看了半天,已經沒了原罪的身影,妮姆芙癱坐在地上嚎嚎大哭:“都是我的錯,我,我不該去害怕你的!我,我現在只想告訴你我的心意!”妮姆芙對天大叫:“我喜歡你啊,原罪邪龍!”

  智樹與伊卡洛斯同時一愣。伊卡洛斯摸著了胸口“喜歡是什麼樣的感覺?我對原罪是喜歡嗎?還是對主人。。”伊卡洛斯看了看智樹,默默的想著。

“服務器重啟,系統連接,連接服務極端,連接成功…警報,警報,備用主腦多瑙開始強制啟動……”伊卡洛斯機械的吐出這些話,智樹則一臉奇怪的看著伊卡洛斯。

突然,一個人影慢慢的幻化出來:“打開最大範圍搜索……叮,搜索失敗,未發現目標……”那人影正是玲,玲不該把自己的運行與邪龍機體運行是分開的秘密告訴他,邪龍忍受了莫大的痛苦把玲剝離下來,然後連接到伊卡洛斯的動力爐上,希望玲能幫住伊卡洛斯,提他守護這溫暖的家。

玲癱倒在地,大哭起來:“騙子,你這個大騙子,嗚嗚嗚……”伊卡洛斯莫名的動力爐痛了下。哈比們默默的看著大哭的2人,眼淚也流了下來,不過又堅強的相同了“主人一定是有什麼事才離開了,他一定會在回來帶著我們的……”

智樹等人一言不發的回到家裡,那一夜,上了整個家所有人的心……

邪龍坐在智樹房頂上,因為能屏蔽,他並不害怕有人搜索到他,望著天空,不想讓眼眶裡的淚水流出來,不過,淚水還是不爭氣的流了出來:“對不起,對不起大家,當我控制了力量後,一定會回來的……”然後,打開血色的翅膀,留下幾片羽毛,往大海方向離去了。

“拜託了,聽我說。”夢中,代達羅斯搖著智樹,企圖傳達什麼,不過智樹卻感覺到昏昏迷迷的。

緩緩的立起身子,看見了旁邊的代達羅斯:“哦,好久不見……”代達羅斯一把抱住智樹:“小智。”

智樹驚訝的說:“突然這樣,怎麼了啊。”代達羅斯卻不放開手:“大事不好了……”不過卻說道了智樹心上,智樹傷感的想起邪龍:“是啊,發生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

代達羅斯奇怪的看著傷感的智樹,不過一下醒悟過來:“不對,其實是,第二代的萬能天使……”不過還沒說完,就被遣返了。 “啊,被強制返回了?”代達羅斯驚訝的看著畫面。

走到操作台旁邊:“不…不對,是有其他人進去了。那是……第二代!”

第二代天使走到智樹旁邊,手裡拖著伊卡洛斯,陰沉的說:“來玩人偶吧。”

智樹奇怪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人影:“你是誰?”

不過二代沒有回答智樹:“來玩人偶吧。”說完打飛了伊卡洛斯。智樹連忙上前想阻止。

代達羅斯慌忙的在操作著:“怎麼會這樣,夢對萬能天使來說,應該是禁忌才對。第二代既然有如此力量嗎?”

智樹看著二代正毆打著伊卡洛斯,慌亂的想跑去阻止:“你在幹什麼!”

二代卻奸笑著:“來玩人偶吧。”“住手!”智樹大喊道。不過卻突然醒了過來。

伊卡洛斯斯跪坐在智樹旁邊,看著受驚的智樹:“怎麼了?主人。”智樹卻驚魂未定。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20:4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第2代萬能天使出場




頂部
UniCorn (夏娜~)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炎髪灼眼ソ殺手


UID 4929
精華 8
積分 11429
帖子 8210
威望 11429
金錢 0 盟幣
存款 324368 盟幣
體力 360 點
SMPC 5511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8-10-1
來自 紅世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21:25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ε 也很萌~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6 21:26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UniCorn 於 2012-3-26 21:25 發表
ε 也很萌~

ε後期出場次數都幾多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7 19:45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4話 西瓜

“啊~”妮姆芙懶懶的扒著桌子上,看著電視。現在距離邪龍走掉已經有幾天了,大家也看開了,畢竟,邪龍說過他會回來的。

“大概,他有什麼急事吧,等他辦完了就會回來。”大家都懷著這種心情,默默的等待這邪龍。

不過,習慣了白菜的智樹與妮姆芙總是留著一大堆的菜,伊卡洛斯也總忘記,餐桌上多了一套。

“啊~看來還是有些不習慣原罪不在啊。”妮姆芙看著大廳孤零零的一個人,伊卡洛斯去買東西去了,智樹大概又在樓上搞鹹濕吧。以往的時候,原罪總會陪著自己看電視的。

“原罪前輩!”阿斯特蕾亞直接從窗戶進來了,不過看著只有妮姆芙一個人在看電視,有些奇怪的問,“咦?原罪前輩不在嗎?”以往的時候,基本邪龍都在大廳和妮姆芙一樣看電視。

妮姆芙有些傷感的說:“原罪走了。”阿斯特蕾亞並不是很明白:“出門了?”妮姆芙搖搖頭:“不,離開這裡了。”阿斯特蕾亞大驚:“啊!怎麼可以這樣。”不過阿斯特蕾亞雖然有一點是在乎的是自己肚子……

“你肚子餓了吧。”妮姆芙知道阿斯特蕾亞來找原罪只有2件事,1是作弄智樹,2是肚子餓了,看阿斯特蕾亞沒有激動的神色,就知道她肚子餓了,以往來找邪龍商量對付智樹的時候,基本都是激動的說。

“嗯。”阿斯特蕾亞毫不掩飾的承認。妮姆芙嘆了口氣:“我去看看有什麼吃的。正好我也拿點點心。”不得不說,邪龍離開後,妮姆芙變了很多。

阿斯特蕾亞跟著妮姆芙後面,不過當妮姆芙打開冰箱的時候,2個人都風化了。

妮姆芙關上冰箱的門,然後在打開,裡面還是一成不變,空空如也。 “怎麼可以這樣!”阿斯特蕾亞大叫了然後在地上打滾,“我肚子餓了,我要飯,飯。”

妮姆芙大叫:“吵死了,我也要吃點心啊。啊,怎麼伊卡洛斯與哈比們買東西那麼慢!”然後也坐在地上發脾氣,不過突然想起:“有了!點心和食物。”

不過看著水盈剔透的西瓜,2人咽了下口水。妮姆芙留著汗:“Alpha種的哦。”阿斯特蕾亞也流著汗:“很不妙啊,伊卡洛斯前輩確實非常疼愛西瓜。”妮姆芙贊同道:“嗯,是啊,這些西瓜也就原罪那傢伙敢摘而已。如果我們摘了,後果可能很嚴重哦。”

不過2人還是拿起西瓜刀抱起了西瓜:“但是,稍微吃一點總行了吧。到時候就說是原罪早就吃掉了的就行了。”2人同時開心的對望。

不過,伊卡洛斯精心照顧的西瓜,味道自然不一樣,想那時候,邪龍可是和伊卡洛斯做了很久的討價還價才有幾個星期一個西瓜的約定……

另外一邊,美香子正在牽著狗散步,不過她看見了一個不是這小鎮奇怪的女孩子,雖然這小鎮偏僻,但是還有人回來,美香子也沒搭理這穿著修女服的女孩子。

不過,2人插肩而過的時候,狗突然回頭對著那修女服的女孩子吼叫,美香子可是知道自己的狗非常乖的,除了對智樹發出過這種吼叫,在也沒對誰發出過,美香子有些奇怪的回頭看向那女孩,不過,那女孩卻消失了,對,消失了,這只有一條路,而且沒有任何能影藏身形的地方……

在智樹家裡,某2萬能天使挺著像懷胎5月的肚子,發出滿足的聲音:“吃飽了。”“是啊,真幸福”不過當2人看到狼藉的瓜地與滿地的西瓜皮的時候:“話說……怎麼辦。”

妮姆芙開始想到過去:“曾經有害蟲進到這片瓜田,Alpha一隻不漏的用追尾導彈全殺光了。”

不過,妮姆芙剛說完,門口就傳來伊卡洛斯與哈比們的聲音的聲音:“我們回來了。”2人像踩了尾巴的貓,豎了起來。連忙的關上窗戶的夾板門。

不過這樣反而讓伊卡洛斯擔心,伊卡洛斯把東西交給了哈比們後,在門內敲了敲門:“怎麼了?”門外的2人更加驚慌了。

阿斯特蕾亞立刻相處辦法:“我們和她拼了。”妮姆芙看笨蛋一樣看著阿斯特蕾亞:“我們打得過Alpha嗎…”阿斯特蕾亞失望的低下頭: “對了,妮姆芙前輩的干涉能力,用那個對西瓜下'快長大'的命令怎樣。”

妮姆芙猶豫了:“唉?但是我從沒有對植物用過啊。算了,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妮姆芙跑到瓜地,對瓜藤使用了干涉能力。

不過,卻干涉出了一個西瓜怪獸。 “這是什麼啊!”阿斯特蕾亞驚慌的大叫。妮姆芙也驚慌的大叫:“我不知道!”

智樹在房裡忙著鹹濕,不過聽後院吵鬧的聲音,打開窗戶:“喂,吵死了你們。”

不過,智樹大概有天然的吸引力。西瓜怪獸看上了智樹,一口吃下,在西瓜怪獸的細嚼慢嚥,智樹發慘叫:“我快要化了,快化了……”西瓜最後吐出了一個非常像智樹的種子。

“變成種子了啊,前輩。”阿斯特蕾亞大驚。妮姆芙沒管那麼多,要是伊卡洛斯知道,自己就倒霉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總之把這顆種子種下去吧。”拿起種子種了下去。

不過飛快的長出一個智樹西瓜怪獸智樹西瓜立刻捲起阿斯特蕾亞,吃了下去。

妮姆芙一個人盯著門,驚慌的看著正在西瓜嘴裡爭扎的阿斯特蕾亞。伊卡洛斯看著吵鬧的後院,再次敲了下門:“開門妮姆芙。”

妮姆芙猛留著汗:“沒……沒沒沒沒關係的。”不過伊卡洛斯失去了耐心,直接破門而出。

妮姆芙看著破門而出的伊卡洛斯,一咬牙,拿出了萬能卡片,換出了大砲消滅證據。

大砲生效了,阿斯特蕾亞與智樹都從西瓜裡掉了出來,不過妮姆芙看著西瓜地就知道不妙,立刻指著阿斯特蕾亞:“是△做的”阿斯特蕾亞立刻驚訝:“唉?!”

伊卡洛斯看著被毀的瓜地,打開了鎖定,對著阿斯特蕾亞放出了追尾導彈……

不過伊卡洛斯也沒多大怪罪她們,只是狠狠的教訓了一頓就是做晚飯了。在廚房裡就能聽到智樹教訓2個萬能天使的聲音。

  哈比們也在幫忙。伊卡洛斯有些心不在焉的,不過,哈比們見怪不怪了,這幾天都是這樣,最後晚飯還是由哈比們完成。

伊卡洛斯想著自己“為什麼失去瓜田我卻也沒生多大的氣?自己明明很在乎那片西瓜的…”伊卡洛斯又想起邪龍那時嘲笑她天天抱著西瓜。邪龍笑著:“你要是那麼喜歡西瓜,還不如自己種,你這樣抱會把西瓜抱爛的,到時就吃不了了。”雖然伊卡洛斯也知道邪龍是想吃自己手裡的西瓜才這麼說的,但是伊卡洛斯還真就種了片西瓜,從此,邪龍就盯著了那片瓜地,與她討價還價了很久拿到使用權。

“難道,我是為了原罪才種西瓜?”伊卡洛斯狠狠的搖搖頭“不對不對,我是自己喜歡才種的。”一開始又想“難道是原罪離開了,感覺自己種西瓜也沒用了?所以她們偷吃掉我的西瓜我也發不出太大的火?”伊卡洛斯再次狠狠的搖頭“不對不對,可能是因為我和她們太親近了才……”不過,伊卡洛斯在飯桌前一直糾結,但是,吃飯的速度卻絲毫沒有落下……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7 19:46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5話 卡奧斯來襲

“Δ,你今後怎麼辦?還想殺了智樹嗎?”妮姆芙在黃昏與阿斯特蕾亞走走大橋上。

阿斯特蕾亞跟著妮姆芙後面:“怎麼辦才好呢?”阿斯特蕾亞又想起那一隻在自己無助時伸出來鼓勵自己的手。

“我怎麼知道。”妮姆芙發牢騷。思考這問題。

“吶,妮姆芙前輩。”阿斯特蕾亞停下了。

“嗯?”妮姆芙回頭看著不動的阿斯特蕾亞。

阿斯特蕾亞看著妮姆芙:“你說,原罪前輩到底是個怎麼樣的萬能天使啊。”

妮姆芙底下了頭,回憶起與邪龍有說有笑的生活,笑了:“那傢伙,特別笨,剛來的時候什麼都不懂。”阿斯特蕾亞一聽有個笨蛋,而且不是她,立刻來了興致。

妮姆芙才不管阿斯特蕾亞,繼續說:“不過,那笨蛋,他總喜歡把事情一個人抗,別看他天天貌似輕鬆的樣子,我們都能感覺到他背後的悲傷。不過… …”妮姆芙臉紅了,“那傢伙卻很溫柔。”

阿斯特蕾亞也想著一下“溫柔嗎?。”然後握起自己的手。

妮姆芙抬去頭了:“為什麼你問這個?”阿斯特蕾亞連忙擺手:“啊,那個,是那蟲子對我說的,叫我學原罪一樣生活。行了,這裡就行了,再見,妮姆芙前輩。”妮姆芙雖然奇怪,但也沒多問,看著阿斯特蕾亞急急忙忙的離開。

阿斯特蕾亞回頭看著妮姆芙離開的背影,有些沒落“那麼,妮姆芙前輩看來真的喜歡原罪前輩了…那我呢…喜歡…那到底是怎麼樣的一樣感覺啊… …”

智樹在鞦韆上發牢騷:“啊,累死了,該死,結果一個炸肉餅都沒吃到。”雖然這麼說,智樹還是高興,畢竟,與邪龍搶菜習慣了,沒人和他搶反而有些不習慣……(找虐?)

智樹低下頭有些失落:“原罪那傢伙,什麼時候才能回來?真是的,老是這樣,有事就不能說出來嗎?人多力量大,他沒聽過嗎……”智樹嘮嘮叨叨的數落邪龍的不是。

不過,有人衝背後拉了一下他,智樹回過頭看見一個喜色眼睛黃色頭髮,穿著修女服的小女孩,不過,看著她的笑容,讓智樹有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小女孩是第2代天使,卡奧斯。

卡奧斯問智樹:“吶,大哥哥認識的原罪,是原罪邪龍嗎?”智樹邪惡的想“原罪那傢伙,想不到既然會是蘿莉控!”不過嘴上還是說:“對,你認識原罪嗎?”不過,那卡奧斯卻搖搖頭:“不認識。大哥哥認識的原罪邪龍是什麼樣的人?”

智樹抓抓腦袋“難道同名同姓?搞錯了。”:“真是的,那傢伙是一個十足的笨蛋,超級笨蛋。”卡奧斯歪著腦袋繼續聽智樹說。 “那傢伙啊,不會鹹濕,不會偷窺(你以為是你啊),連H都不會,對無數女生的情書都無視,我在懷疑他是不是男生了。愛睡覺,愛看電視,還愛搶別人的東西吃。而且,那傢伙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一點都不把別人當回事……”智樹總算找到一個願意聽他抱怨的主,把對邪龍的抱怨全說給了卡奧斯。

卡奧斯等智樹說完,才說:“那麼大哥哥想殺掉原罪嘍?”智樹驚愕的看著卡奧斯“這小女孩怎麼一開口就是殺人?那些家長會不會教小孩啊!”不過智樹笑了:“不,反而和他一起生活很開心,雖然有時候會吵架,但那傢伙卻是個溫柔的混蛋。”他沒有注意到,他自己也是個溫柔混蛋……

卡奧斯迷惑了,明明前面的傢伙老抱怨別人的不是,為什麼反而會開心。

智樹吐完了心思,摸了摸卡奧斯的頭:“謝謝你聽我說了那麼多的廢話,天色很晚了,回家去吧。”然後轉頭離開,還很瀟灑的留給卡奧斯一個背影,搖著手離別。

不過到智樹走遠了,突然聽到耳邊傳來熟悉的話“那麼,作為感謝,陪我玩人偶也行吧。”智樹慌忙的回頭,不過卻不見了卡奧斯的身影。

  智樹凝重的看著空曠的大地。

妮姆芙在家裡看著邪龍常坐的位置“那傢伙什麼時候才肯回來?下次一定要告訴他。”

不過,守行敲了敲門框,有事找她。

西納普斯,2個哈比尋找著入侵者的身影。 “在那裡!”不過守行看著手錶“3.2.1.再見。”打開通道,被反向傳送了…哈比們看著消失的守行:“又被他逃了嗎。”

  另一邊。守行從通道裡出來,對著妮姆芙:“妮姆芙,下次40秒這樣。”妮姆芙發牢騷了:“唉?還要啊。已經累了啊。”、

守行也不管妮姆芙的牢騷,調整手錶:“那是因為,要戰勝敵人,先要了解敵人。一定要想辦法躲開哈比調查西納普斯。”

妮姆芙看著這第入侵西納普斯的傢伙,無奈了:“嗯,我知道了。40秒吧。”通道再次打開,守行轉身而入。

哈比們還守在“規則”旁邊,彼此發牢騷。守行一傳送出來就躲著後面,做個奇怪的姿勢隱藏身影。

不過,妮姆芙正在讀數的時候,智樹來找她了:“妮姆芙。”妮姆芙看著智樹:“啊,智樹,怎麼了?”然後繼續倒數。

智樹走到妮姆芙旁邊,拉起妮姆芙:“跟我約會吧。”

妮姆芙拿著鐘驚訝的看著智樹,臉紅了下,不過卻搖搖頭:“不,謝謝你了智樹,我現在喜歡的是原罪。我可以一直等他回來為止。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我不會有……”妮姆芙還以為智樹擔心她,才說出約會來安慰她,不過,也許是以前妮姆芙會同意,不過現在的妮姆芙已經變了很多……

“行了,別廢話,過來!”智樹驚訝了一下,不過還是強硬的帶走了妮姆芙。

“唉,等一下,守行……”妮姆芙有些擔心守行,但是智樹強硬的態度拉走了,妮姆芙嘆了口氣“算了,和他說清楚吧。”

守行在西納普斯看著手錶,哈比們用高溫炮頂在守行的臉上,守行面無表情的倒數:“3.2.1.0。”不過什麼也沒發生。

守行低頭道歉:“對不起,地上似乎發生了什麼。”哈比們同情的安慰:“啊啦,是嗎?真叫人擔心。”不過反映過來:“才怪!你應該覺悟了吧。”

不過另一個通道打開,代達羅斯把守行拉進了通道:“這邊。”哈比們看耍了他們N久的傢伙,好不容易有了機會教訓他,不過再次就在眼前進入了通道,她們快氣爆了:“你這傢伙!”

妮姆芙看著越走越遠,回頭看了下已經看不見的房子,擔心著在西納普斯的守行:“吶,智樹,我說了,不用了,我都說了我不會有事。”

“別廢話,跟我來就行了。”智樹冷冷的說道。妮姆芙奇怪的看著智樹“怎麼感覺今天的智樹好奇怪?”

哈比們與伊卡洛斯正好在馬路的另一端買好了晚飯的東西回來,不過看著另一頭的智樹與妮姆芙,感覺有點奇怪。 “吶,你們不覺得,那個智樹有些奇怪嗎?”哈比領頭一眼就看出了與平常不對勁的智樹。

伊卡洛斯看著智樹拉著妮姆芙的手,也有些奇怪“主人應該不會這樣強迫妮姆芙的啊。”

哈比領頭看了看伊卡洛斯也露出了奇怪的表現,眉頭一皺,妮姆芙可是在她們之中,第一個敢說出喜歡邪龍的存在,不允許妮姆芙發生意外,可以又糾結,可那個人是智樹啊,與智樹生活在一起的她們糾結了。

“我們悄悄的跟過去吧。”哈比們相互點了點頭,然後把東西交給了伊卡洛斯,打算跟上去。

伊卡洛斯接過東西,感覺到有些心神不安“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感覺到有股心慌的感覺?”不過,她還是打算先把東西拿回家,在跟過來看看,反正可以定位哈比們的坐標。

  另一邊。迷茫的阿斯特蕾亞找上了美香子。 “那些人背叛西納普斯的理由?”美香子看著阿斯特蕾亞突然問出奇怪的問題。

“是的,我覺得師傅可能知道。”阿斯特蕾亞拿著美香子買的汽水,認真的回答。

美香子有些不知道怎麼對這笨蛋說:“是啊,該怎麼說呢。”其實,現在的她也不是很明白那一家子的關係,太複雜了。

不過,美香子突然凝重了,看著遠處的智樹與妮姆芙:“阿斯特蕾亞,好像要變天了呢。一場血腥的愛恨劇什麼的,會長我到時不討厭。”美香子一眼就看出了,那並不是智樹。

阿斯特蕾亞看看明朗的天空:“變天?”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2-6 01:27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99494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