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已完結]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標題: [已完結] 天降之物之血天使
  本主題被作者加入到他/她的文集中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7 19:46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明天再續


分享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8 14:57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新增目錄頁, 方便讀者查閱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8 19:46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6話 卡奧斯

“行了,智樹!你今天好奇怪。”妮姆芙用力的爭開智樹的手,一臉嚴肅的看著智樹。

智樹看著自己的爭開的手,笑著看著妮姆芙:“怎麼了?妮姆芙,我今天那裡奇怪了。”

妮姆芙皺眉的看著智樹的笑臉,總感覺,這笑容好假:“你平常不會這樣的,雖然你有些H,但是,你絕對不會這樣的!”

智樹歪了歪頭:“哦,是這樣嗎?難道,你不喜歡我嗎?”

智樹這麼一說,妮姆芙連忙後退幾步:“你到底是誰?智樹絕對不會這樣說的。”

智樹笑了:“我就是我啊,妮姆芙,我不是開玩笑哦,所以,我能做你的主人嗎?妮姆芙”

妮姆芙驚訝的看著智樹,然後摸著自己的銘刻,想起自己在西納普斯的悲慘生活:“我沒有翅膀,總被說成失敗品。”

“沒關係。我一直覺得你很可愛,想要讓你成為我的萬能天使。”智樹對著妮姆芙伸出了手。

妮姆芙陰沉這臉,一把打掉了智樹的手:“你到底是誰!為什麼來欺騙我的感情!”

智樹甩了甩被拍掉的手:“啊咧啊咧,為什麼會被發現呢,那麼說的話,你喜歡的並不是智樹了。”

妮姆芙看著“智樹”這麼說,立馬轉成作戰模式:“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裝成智樹的樣子。”

“智樹”不以為然:“那麼說,這樣的話……”一陣模糊,前面的智樹變成了邪龍。

妮姆芙驚訝的看著前面的邪龍對著她伸出手,然後使勁的搖搖頭,想保持清醒。

“邪龍”對著妮姆芙笑著伸出手:“怎麼了,妮姆芙,跟我走吧。”

妮姆芙瞬間流出了眼淚:“騙子,騙子,騙子!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來欺騙我的感情!”

“邪龍”看著流淚的妮姆芙,感覺到奇怪:“我就是我啊,我是原罪邪龍……”不過還沒說完,就連忙後退幾步。剛才站的地方,立刻爆炸,炸出幾個大坑。

“妮姆芙,你沒事吧。”來的正是後面跟著的哈比們。妮姆芙驚訝的看著來的哈比。

“邪龍”依舊笑著:“哦,哈比。你們乖乖看著不就行了額,衝過來做什麼。”她早就感覺到了哈比們跟隨在後面。

哈比們抬起量子炮,對準了前面的“邪龍”:“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冒充主人。”

“哦,主人,看來你們也背叛了西納普斯了。”那個“邪龍”笑容更發強烈了,一陣模糊,一個傳修女服的女孩子出現了,“初次見面,姐姐們,我是第二代萬能天使Type-ε卡奧斯。”

  “第二代天使!”哈比們大驚!她們沒想到第二代天使那麼快就出現了。

“吶,姐姐們,主人讓我來取回主腦,多瑙。擁有原罪邪龍一切資料的多瑙。但是,我對那種事情沒有興趣,我本以為妮姆芙姐姐是因為喜歡智樹才背叛西納普斯,但是,我卻感覺你們都喜歡那個原罪邪龍。吶,能不能告訴我,愛,是什麼。”卡奧斯就算面對那麼多的敵人,也是一臉微笑不懼怕的問。

“誰要告訴你!”哈比大吼一聲,然後對著卡奧斯就是發射量子炮。看著命中的卡奧斯,她們也迷茫了“我們是喜歡主人嗎?”

不過煙霧散掉後,卡奧斯並沒有絲毫的損傷:“吶,能告訴我嗎?”不過,卡奧斯剛說完,就被N多導彈命中。

“沒事吧。”伊卡洛斯慢慢的降落在妮姆芙身邊,感覺到量子炮的波動,伊卡洛斯就飛快的趕來了,對著卡奧斯就是發射了追尾導彈。

不過,卡奧斯還是毫髮未損:“哦,伊卡洛斯姐姐,為什麼你也在這裡,難道你也喜歡原罪邪龍嗎?”

伊卡洛斯冷靜的看著卡奧斯,她知道這個敵人很不一般:“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喜歡的是不是原罪,但是,我知道,我會保護他所想要保護的!”

卡奧斯看著越來越多的敵人,但卻沒有絲毫的擔心:“吶,伊卡洛斯姐姐,能叫出多瑙姐姐嗎?”

卡奧斯剛說完,玲就顯影在伊卡洛斯旁邊,冷冷的看著卡奧斯:“我叫原罪玲!”

卡奧斯欣喜的看著玲:“哦,是龍哥哥幫你取的名字?”玲也不在乎為什麼卡奧斯叫邪龍叫做龍哥哥:“對,我是zero型殺虐天使的專屬主腦,原罪玲!”

卡奧斯對著玲:“那麼,玲姐姐是最清楚龍哥哥的事情了,那麼,可以告訴我,你們都是愛著龍哥哥嗎?”

玲的記憶庫裡閃過一道道與邪龍在一起開心的畫面:“對,我可能肯定的說,我喜歡的就是龍!”

哈比們也點點頭:“對,我們已經喜歡上了主人,西納普斯對我們而言,只是一個囚籠!”妮姆芙也點點頭。

看著一個個承認的萬能天使,伊卡洛斯思考著“我喜歡的真的是原罪嗎?”

卡奧斯笑出來了:“那麼,姐姐們,告訴我!什麼是愛!”

  另一邊。守行驚訝的看著代達羅斯。代達羅斯看了看守行:“在這裡就可以安心了,哈比們也沒法出手了。”

守行看著慢慢走到屏幕旁邊的代達羅斯:“你是?”

不過,代達羅斯沒有說話,只是放出了畫面。

守行驚訝的看著正在對持的2方人:“伊卡洛斯,妮姆芙,哈比!”

代達羅斯流過一滴汗:“已經……開始了。第二代萬能天使已經完成了。”

守行看著代達羅斯,有些驚異:“你說這是第二代?”

代達羅斯自顧自地說:“遠遠凌駕於我製造的第一代的第二代。”

守行抓住了一點:“'我製造的'!”

代達羅斯有些擔心:“據我所知,那混蛋為了對付原罪邪龍,還為第二代裝備上了反物質!”

守行越來越不懂了:“反物質?”

代達羅斯無視了守行的存在:“為什麼那傢伙會在現在對陸地發起攻擊?難道!”以代達羅斯超人的智商,立刻想到了點子上,轉頭看向守行,一求確認。

守行頂了頂眼睛“現在知道想起我了。”:“嗯,原罪他離開了!”

代達羅斯驚訝的咬著手指頭:“糟糕,為什麼會在這時候離開!”

西納普斯最高神位上的空之主端著酒杯冷笑的看著畫面。緩緩的喝了一口酒。

就在幾天前,他們的主機服務器來報導:“已經發現最新主腦,多瑙的資料信息,多瑙拒絕連接機端,資料庫無法共享……”

空之主笑了,發生這樣的情況只有一個,原罪邪龍把多瑙剝離了。空之主把酒杯捏碎:“那麼,多瑙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智樹家了,而且,那傢伙已經離開了。”空之主知道邪龍有屏蔽系統後,後悔了後一陣子,不過,多瑙被主機服務器發現,那麼,他就有希望了,只要得到多瑙,他們就可以知道邪龍的一切資料了,力量,速度,情緒,感情,等等……

空之主又想到了卡奧斯:“下令,萬能天使ε,卡奧斯,去陸地,奪回多瑙!如有阻擋,殺無赦!”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8 19:47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7話 阿斯特蕾亞的自由

“吶,姐姐們,再不告訴我,我可是要發火的哦”卡奧斯陰沉著臉,笑著說。

哈比們感覺到不妥,在西納普斯的時候,她們就聽過了2代萬能天使計劃,2代的實力絕對不是她們能比的。

哈比領頭悄悄的對著伊卡洛斯說道:“伊卡洛斯,等下打起來的時候,你帶著妮姆芙離開,在這裡,電子戰的妮姆芙起不到作用的。”

伊卡洛斯驚異的看著哈比,哈比對著她點了點頭,不過伊卡洛斯搖頭:“不,你們帶著妮姆芙離開,我可以頂住一下,後面我就撤離。”

哈比們點了點頭,同意,畢竟,叫她們抵擋的話,也擋不了多久,反而增加無謂的犧牲:“好,那你小心。”

卡奧斯已經慢慢的失去了耐心:“姐姐們,那我就自己問了。”然後飛快的沖向了伊卡洛斯這邊的陣營。

伊卡洛斯打開了鎖定:“Artemis!”追尾導彈對著衝過來的卡奧斯發射了。

“嘿嘿嘿……”卡奧斯笑著用後面詭異的翅膀擋下了所有的追尾導彈,“沒有用的哦,伊卡洛斯姐姐。”

哈比們在伊卡洛斯發射追尾導彈的時候,就帶著妮姆芙離開了。妮姆芙雖然不願意,但也知道,自己在這裡指揮拖後腿,不由得傷心“難道,我一直都只是個失敗品嗎?”

卡奧斯看著離開的哈比沒呢,對著伊卡洛斯笑了起來:“伊卡洛斯姐姐想掩護其他姐姐們的離開嗎?”

不過,伊卡洛斯沒有說話,而是盯著卡奧斯,冷靜的分析著下一步。

卡奧斯見伊卡洛斯沒有說話,也不在意:“嘛,也不要緊,她們跑不掉的哦。”

不過,卡奧斯這麼一說,伊卡洛斯凝重了。她回頭看了看正在遠離的哈比們,不由得點頭,這樣她就沒有顧慮了,不過當她再次回頭看著卡奧斯的時候,卡奧斯已經變回了智樹的模樣。

“主人。”伊卡洛斯驚訝的看著突然出現的主人。

“喂,伊卡洛斯,我命令你,追擊哈比與妮姆芙!”智樹冷笑著對著伊卡洛斯下命令。

不過,伊卡洛斯卻不這麼做,但又糾結“哈比與妮姆芙是我的朋友,但是,主人的命令又不能不聽,我該怎麼辦。”

“滴,異常能量干擾,啟動能量清除……”玲在這一刻做出應對措施。

“你想違抗命令嗎?伊卡洛斯!”智樹看著伊卡洛斯不肯執行命令,大聲的呵斥。

伊卡洛斯堅定了眼神:“不,你不是主人,我拒絕執行!”

“哦?!”智樹,不卡奧斯,就在剛才,玲的應對措施成功,清除了卡奧斯身上的變形能力。

“哦,這是多瑙姐姐做的嗎?”卡奧斯看著自己被清除的能量,笑了。

玲顯影出來,大聲的對著卡奧斯說道:“我叫原罪玲!”

不過,卡奧斯沒理會玲,看著哈比們離開的方向:“啊咧,在不快點,妮姆芙姐姐可是會跑掉的。”

伊卡洛斯擺開架勢:“絕對不會讓你過去的。”

哈比們看著已經離開了很遠的方向,相互點了點頭:“妮姆芙,你自己先離開吧。”

然後不等妮姆芙做出反映,又返回伊卡洛斯所在的方向。

妮姆芙伸出手,不過,看著遠離的哈比們,又慢慢的縮回了手“難道,我就沒有一點用嗎?連去幫助Alpha的資格都沒有嗎?”

“咦?妮姆芙前輩?”阿斯特蕾亞叼著麵包,看著正坐在地上流淚的妮姆芙,感到奇怪。

“阿斯特蕾亞!”妮姆芙抬頭看著前面的人,高興起來,阿斯特蕾亞是局域戰天使,可以幫上伊卡洛斯的忙吧,“請求你,delta去幫幫Alpha!”

阿斯特蕾亞奇怪了:“嗯?為什麼要去幫伊卡洛斯前輩?出什麼事了嗎?”

不過,阿斯特蕾亞就立刻聽到了來自西納普斯的命令:“delta,這是命令,破壞掉beta!”

  阿斯特蕾亞驚住了。空之主的聲音從銘刻中傳出:“我說beta,你以為你逃得掉嗎?你這輩子都是我的玩具。怎麼了,廢物,不像以前那樣說嗎'請主人不要對我廢棄觸發'。”

妮姆芙在地上顫抖著,聽著這讓她恐懼的聲音,忍不住發抖,反映性的摸住自己的銘刻。慢慢的,顫抖停了下來,一臉堅定的看著阿斯特蕾亞:“不,我不是你的玩具!我是!妮姆芙!”

空之主在神位上愣住了,不過,更多的是惱火:“delta!命令你!立刻破壞掉beta!立刻!首先掰斷她的手腳,然後把她的臉弄得見不得人!”空之主冷笑著“看你的嘴有多硬。”

“是,主人。”阿斯特蕾亞不情願的拿出了光離子劍,對著妮姆芙。

妮姆芙現在卻沒有絲毫的恐懼,對著阿斯特蕾亞笑了:“動手吧,阿斯特蕾亞,我知道的,萬能天使沒辦法違抗主人的命令。”

阿斯特蕾亞一咬牙,腦子閃現著與妮姆芙一幕幕開心的生活,舉起了手中的劍。

妮姆芙露出解脫的表情,又有點不甘心:“呵呵,對不起了,原罪好想像玲一樣叫你龍。對不起了,龍,我沒有辦法遵守約定等你回來了……”

  阿斯特蕾亞爭扎著。 “快動手啊,delta!你這個笨蛋,我的命令你也聽不懂嗎?快動手!”空之主在完成2代天使以後,就想起,原來局域戰的萬能天使是個笨蛋,鬱悶了好一會兒,自己怎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忘了……

阿斯特蕾亞一聽到笨蛋2個字,咬了咬牙,拿著自己的銘刻,用力的一扯:“我不是叫笨蛋!我叫阿斯特蕾亞!我不是笨蛋,我在努力的證明著自己!”

在眾人的驚訝中,阿斯特蕾亞一把扯斷了自己的銘刻。代達羅斯與守行愣住了,空之主與妮姆芙愣住了。

“好了,我現在是單獨的萬能天使阿斯特蕾亞!與妮姆芙前輩一樣了!去幫忙伊卡洛斯前輩吧。”阿斯特蕾亞笑了,對著妮姆芙伸出了手。

“嗯。”妮姆芙笑了,把手放到了阿斯特蕾亞手上。

空之主怒了:“可惡!區區一個笨蛋也敢抵抗我的統治!”不過,一會就冷靜下來,看著屏幕中的卡奧斯制性的優勢。

“哼,就算你在怎麼爭扎,也跑不出我的手心。”空之主用力的對著另外一邊屏幕上的妮姆芙與阿斯特蕾亞抓了下。露出了冷笑。


[ 本帖最後由 kimwong3252000 於 2012-3-28 21:28 編輯 ]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8 19:48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另外故事更新時間將會為19:30 - 21:30




頂部
UniCorn (夏娜~)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炎髪灼眼ソ殺手


UID 4929
精華 8
積分 11429
帖子 8210
威望 11429
金錢 0 盟幣
存款 324368 盟幣
體力 360 點
SMPC 5511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8-10-1
來自 紅世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8 21:22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一會就冷靜下

#84 尾3行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8 21:2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UniCorn 於 2012-3-28 21:22 發表
一會就冷靜下路

#84 尾3行

多謝提醒, 我都沒察覺到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9 19:5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8話 阿斯特蕾亞參戰

“可惡!”哈比們躲過卡奧斯放出來的火型一樣的反物質粒子。這東西算然破壞力不高,但是有強大的腐蝕能力。看著哈比們手中的量子炮就知道了,已經被腐蝕的不能使用了。

“這樣下去不行啊,如果不打敗她,主人想守護的一切就……”哈比們心一緊,對她們來說,主人想守護的就是她們的目標。丟掉已經不能用的量子炮,沒有武器的哈比們打算與卡奧斯進行近身作戰。

“別!……”伊卡洛斯看著衝過去的哈比們,伸出手想攔住哈比,可惜,慢了一步。伊卡洛斯對著卡奧斯就是繼續發射追尾導彈,打算掩護哈比們的進攻。

“哦,這樣可不行哦,哈比姐姐們。”卡奧斯看著離近的哈比們,沒有一點恐懼。用離子火(因為不能與反物質同等相比,還是叫離子火吧)隨手一甩,離子火像刀鋒一樣,把伊卡洛斯發射出來的追尾導彈全部引爆在遠處。

“可惡!”伊卡洛斯看著追尾導彈完全不起作用,打算連接“Uranus system”天王星系統。

“伊卡洛斯前輩!”阿斯特蕾亞一看就伊卡洛斯就叫了出來。伊卡洛斯與哈比們同時回頭看了看。阿斯特蕾亞正興奮的像伊卡洛斯這邊招手。

“小心!”妮姆芙才不像阿斯特蕾亞那麼大條,看著哈比們危險,立刻提醒出來。

“哈比姐姐,戰鬥的時候可不能分心哦。”卡奧斯看準機會,對著哈比們就是放出了離子火。

“糟糕!”哈比們在妮姆芙出聲的那一刻就知道不妙,在戰鬥正分心可是致命的錯誤。

“碰”沒有懸念,哈比們被離子火命中,帶著腐蝕性的暗紅能量從天空墜落。

“哈比!”伊卡洛斯與妮姆芙同時大叫出來。 (妮姆芙正式放下了西納普斯,不再叫萬能天使的代號,而是叫名字)

  伊卡洛斯飛快的接住落下的3人。不過,卡奧斯可沒那麼好心,暗紅的離子火在伊卡洛斯打算接住哈比們離開的時候,飛快的印在了伊卡洛斯的背上。

“伊卡洛斯!(伊卡洛斯前輩)”妮姆芙與阿斯特蕾亞大驚。

不過,伊卡洛斯一咬牙,承受著背上的劇痛與腐蝕性,打算像妮姆芙所在的方向飛去。

“伊卡洛斯姐姐,想走嗎?”卡奧斯飛到伊卡洛斯旁邊,手中暗紅色的離子火不安的跳動者。在伊卡洛斯大驚的表情中,在次按上了伊卡洛斯的背。

伊卡洛斯還是頂住了,身體晃了幾下,阿斯特蕾亞見情況危急,拿出光離子劍,接應著伊卡洛斯。

卡奧斯笑了,陰沉的笑了,看著接了自己2下還堅強的不放開哈比們的伊卡洛斯笑了:“這樣如何。”卡奧斯雙手都凝聚了離子火,再次丟向了伊卡洛斯。

伊卡洛斯發出痛苦的呻吟,身形再次一晃。

“哦?!”卡奧斯饒有興趣的看著堅強的伊卡洛斯,歪著頭問,“為什麼不丟下哈比姐姐?”

伊卡洛斯咳出了一些血,聲音有些虛弱的回答:“我不會丟下任何的朋友。”

“朋友嗎……”卡奧斯輕輕的重複了一遍,不過還沒說完,就被沖過了的阿斯特蕾亞打斷了。

卡奧斯像後退了一些距離(後退了N米,總不能說幾步吧……),躲過了阿斯特蕾亞的一擊。

卡奧斯看著阿斯特蕾亞:“阿斯特蕾亞姐姐?你也背叛了西納普斯嗎?”

阿斯特蕾亞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劍:“我這不是背叛!我這是在追尋真正的自己!我不再是笨蛋,我是!”阿斯特蕾亞飛快的接近了卡奧斯,拿起光離子劍就是一劈,“delta局域戰萬能天使阿斯特蕾亞!”

卡奧斯看了看已經到陸地的伊卡洛斯,毫不猶豫的轉移戰場,飛往高空。阿斯特蕾亞也緊跟著卡奧斯飛往了高空。

“沒事吧,伊卡洛斯。”妮姆芙連忙跑過來扶住了伊卡洛斯。伊卡洛斯雖然奇怪為什麼妮姆芙不再叫她Alpha,不過也沒在意,放下了哈比。

妮姆芙會以的接過哈比,照看著哈比。伊卡洛斯放鬆下來,就感到背上的劇痛,紅色的能量依舊依附在伊卡洛斯的背上,沒有絲毫散去的樣子。

“這……”妮姆芙也沒辦法,如果自己還有翅膀的時候,可能還可以展開高功率的干擾,清除這些能量。

“不用擔心。”伊卡洛斯看著妮姆芙擔心的眼神,說,“我有自我修復……”說完,就開始自我修復起來。

妮姆芙看著哈比們在痛苦的呻吟,沒有自我修復的哈比們只能承受著離子火的腐蝕。

看著天空正打得激烈的阿斯特蕾亞,妮姆芙狠狠的抓住自己的手。 “為什麼我那麼沒有用?明明同樣是第一代萬能天使,明明一樣是戰鬥型天使。”妮姆芙想著想著就流下了眼淚“沒有翅膀的我,連醫療天使都不如……”

“碰!”空中碰撞的激烈氣壓,吹起陣陣大風,發出巨大的聲響。

“第二代萬能天使Typeε卡奧斯嗎?阿斯特蕾亞有勝算嗎?”守行看著屏幕中打得不分上下的卡奧斯與阿斯特蕾亞,轉頭像第一代萬能天使的製造者,代達羅斯詢問。

代達羅斯看著屏幕一動不動:“delta她……是個笨蛋。”

守行頂了頂眼鏡,贊同道:“呃,這到時事實沒錯。”守行有點緊張“如果像平常一樣,那不是沒勝算了……”

代達羅斯沒有絲毫的動容:“雖說感情控制能力與戰鬥能力都很高,可她完全沒有電子計算能力。我之所以不給與delta任何電子計算能力,是因為那孩子並不需要這種東西。delta身上有超級加速型羽翼,加速性能在萬能天使首屈一指。”

代達羅斯剛說完,畫面中的阿斯特蕾亞就一個超加速,在卡奧斯驚訝中,砍中了卡奧斯的翅膀。卡奧斯立刻拉開距離,回頭對著阿斯特蕾亞就是一個離子火,不過,被阿斯特蕾亞用盾牌擋住了。

代達羅斯看著阿斯特蕾亞拿出盾牌,繼續說:“delta的盾牌aegis=L和超震動光離子劍chrysaor,同時擁有最強的劍與盾的萬能天使delta。近身搏鬥中,沒有任何萬能天使能勝過delta!”代達羅斯驕傲的解說著阿斯特蕾亞的性能。

阿斯特蕾亞把光離子劍功率開大最大,把巨大的光子劍高舉大叫著想著卡奧斯劈去。

劈中了卡奧斯,能量的碰撞在空中放出熱烈的火花。阿斯特蕾亞看著天空中的煙霧,突然,一個身影猛地衝出煙霧,阿斯特蕾亞大驚。

“稍微嚇了一跳。” 卡奧斯確實被擊中了,身上的修女服都破破爛爛的了,不過,她也分析出了阿斯特蕾亞的資料。拉開距離後,手裡拿出一個離子火,對著阿斯特蕾亞丟去。

“不過,再也不會讓你接近我的了!”看著自己狼狽的身體,卡奧斯也被打出了火氣。後面的翅膀也凝聚了離子火,向著阿斯特蕾亞發射。

阿斯特蕾亞看著飛來那麼多的離子火,連忙大驚的打開aegis=L。火花與盾牌撞擊放出劇烈的爆炸。

不過,卡奧斯沒有絲毫停手的樣子,反而攻勢越來越猛。阿斯特蕾亞苦苦的頂著:“這樣的數量……”

代達羅斯出現了驚慌:“delta身上沒有任何遠程武器,被拉開這樣的距離……”

守行也擔心的看著屏幕中苦苦抵抗的阿斯特蕾亞……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9 19:5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39話 伊卡洛斯的心

“怎麼能輸給你!我可是下了決定的,要證明自己的!”阿斯特蕾亞看著越來越猛的攻勢,忍不住幫自己打氣。

卡奧斯看這麼久也打不破那個盾,也不再浪費時間,把手舉高,慢慢的凝聚了一個暗藍色的火焰,只是一下子,一個球狀的反物質粒子球就凝聚完成。

卡奧斯拿著反物質粒子,冷笑的看著阿斯特蕾亞:“永別了,阿斯特蕾亞姐姐。”

不過,球還沒丟出去,就受到了強力的追尾導彈的攻擊,這意外的攻擊打斷了卡奧斯給阿斯特蕾亞致命的一擊。

卡奧斯轉過頭看著攻擊自己的東西,完全體的Uranus出現在卡奧斯眼中。

伊卡洛斯已經進入連接狀態:“請住手。卡奧斯。”

代達羅斯與守行與及阿斯特蕾亞到意外的看著出現的伊卡洛斯,伊卡洛斯不是收了很重的傷嗎?

阿斯特蕾亞看著救了自己一命的伊卡洛斯,忍不住叫出來:“伊卡洛斯前輩。”

卡奧斯看著伊卡洛斯:“為什麼,都傷成那個樣子了?”不過,伊卡洛斯卻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的看著卡奧斯。

卡奧斯也沒打破沙鍋問到底,看著恢復的伊卡洛斯,被自己打出來的傷都已經消失了:“難道,自我修復了?在我跟阿斯特蕾亞姐姐玩的這麼短的時間裡?”

伊卡洛斯不理會卡奧斯,嚴肅的說:“卡奧斯!你能把哈比們身上的能量去掉嗎?”

卡奧斯看著總算開口的伊卡洛斯,又看了看正在地上呻吟的哈比們,冷笑:“為什麼我要怎麼做?除非,你能告訴我愛是什麼。”

伊卡洛斯沉默了,她自己也不知道愛是什麼。半天,才緩緩的開口:“住手吧,卡奧斯,你這樣會惹原罪生氣的。”

卡奧斯停止了笑容:“原罪?龍哥哥為什麼會生氣?”

伊卡洛斯看著哈比們呻吟痛苦的哈比們:“因為,她們是原罪想要守護的人。如果,你傷害了她們,原罪會發火的。”

卡奧斯也看著呻吟越來越笑的哈比們,哈比們已經有沒多少的力氣了,這種慢慢煎熬的痛苦實在讓她們難受,很多時候,她們都想一死了之,但是,又想起主人原罪,狠心的承受下來……

卡奧斯也沒見過邪龍發火,忍不住問伊卡洛斯:“伊卡洛斯姐姐,你見過龍哥哥發火嗎?厲害嗎?”

伊卡洛斯被卡奧斯那麼一說,想起邪龍暴走的時候,忍不住動容:“不只是厲害,讓人感覺到恐懼。”

  卡奧斯沉默了,飛向了哈比們。妮姆芙看著飛過來的卡奧斯,立刻擺出了警惕的架勢。

不過,卡奧斯沒理會妮姆芙,走向了哈比。妮姆芙攔在了卡奧斯與哈比們的中間,厲聲道:“你要做什麼!我會不讓你過去的。”

卡奧斯不理解為什麼妮姆芙會這樣的對她,她只是想來幫哈比們解除掉身上的腐蝕性能量而已。

“讓她過去,妮姆芙!”伊卡洛斯在空中說。

妮姆芙理解伊卡洛斯,有些不甘心的讓出了道路。

卡奧斯歪頭看了看妮姆芙,走到哈比們旁邊,伸出了手。依附在哈比身上的紅色能量慢慢的散掉了,哈比們也停止了呻吟,有些奇怪的看著卡奧斯,按理來說,她們應該是敵人,為什麼要放過敵人不說,還要救敵人呢?

卡奧斯看著受傷嚴重的哈比們,對著伊卡洛斯說:“哈比姐姐們傷的很重,還是帶回西納普斯治療吧。”

哈比們一聽要回到西納普斯,立刻反對:“不,絕對不要,我們絕對不要回到那個,那個冷漠無情的地方!”

卡奧斯驚愕的看著反映那麼大的哈比,不過,既然她們不要,卡奧斯也沒打算在理會,因為,空之主的聲音在卡奧斯的銘刻中響起:“你做什麼!ε,為什麼要救她們!我要的是你殺掉她們!而不是救她們。難道,你聽不懂命令了嗎。”

哈比與妮姆芙都大驚,警惕的看著卡奧斯。卡奧斯沒打算理會空之主。

空之主也看了看時間,害怕那傢伙會突然回來,對著卡奧斯下令:“算了!ε,現在首要任務是回收多瑙!去把,速度回收多瑙返回吧!”

卡奧斯慢慢的又飛回天上,地上的哈比與妮姆芙卻沒有絲毫的鬆懈,反而更擔心伊卡洛斯與龍的安全。

伊卡洛斯也聽到了,只是擺好了架勢,冷冷的對著卡奧斯說:“我絕對不會把玲交給你的!原罪把玲交給我,我就有義務要守護好玲的!”

卡奧斯一直沒說話,也一直沒笑,反而對著伊卡洛斯說:“吶,伊卡洛斯姐姐,能告訴我嗎?到底什麼是愛?”

伊卡洛斯看著卡奧斯真誠的眼神,也有些軟化,摸著自己的胸口:“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愛……”

  卡奧斯有些失望的底下了頭。空之主大怒的聲音傳來:“ε,難道你也要背叛我嗎?快點回收多瑙;不然的話……”空之主拿出一張萬能卡片,黑色的能量通過銘刻傳輸到卡奧斯的項圈上,卡奧斯像被電擊一樣,發出痛苦的呻吟。

空之主冷笑的看著痛苦的卡奧斯:“吶ε,如果你幫我奪回多瑙,我就告訴你,愛是什麼。”

卡奧斯先是驚愕,然後高興起來:“是,主人!”

  伊卡洛斯戒備起來。卡奧斯笑了:“對不起了,伊卡洛斯姐姐,玲姐姐。”

伊卡洛斯先出手了,雙手一揮,Uranus的2之巨爪向著卡奧斯伸去,不過,卡奧斯靈活的閃過。

空之主看著畫面中的卡奧斯笑了出來:“萬能天使不需要愛!等你回來,我就教你,為什麼才是你正在需要的!”

“可惡,那個卑鄙的混蛋!”代達羅斯看著神位的方向,再也忍不住的罵了出來。

卡奧斯躲過2爪:“我也可以哦。”打開了後面的翅膀,後面的翅膀立刻放大,擋住了Uranus的攻擊。

阿斯特蕾亞驚訝的看著卡奧斯後面奇怪的東西:“那是什麼!”那不是翅膀吧。

不過,顯然,Uranus的力量更大一些,卡奧斯把刀片一樣的翅膀撤了回來,伸出了手:“嚐嚐這招如何。”3個刀片合成一個,沖向了Uranus的巨爪,在伊卡洛斯的驚訝中,直接把巨爪戳斷了。

阿斯特蕾亞驚訝的躲過Uranus的手臂:“怎麼可能,居然把機械手臂戳斷了。”

卡奧斯看一擊可行,伸出手指指向伊卡洛斯:“還沒完呢!”後面的刀片一樣的翅膀立刻想剛才一樣合攏,然後沖向了Uranus。Uranus的裝備一樣樣的被戳斷。

一個戳向了伊卡洛斯,伊卡洛斯立刻打開了絕對防禦,不過,只是一下,一下就被戳碎了,伊卡洛斯用手臂擋著被戳碎的絕對防禦的火花。

卡奧斯翅膀威力不減的穿透了Uranus,Uranus的智能控制室直接被戳爆,發出巨大的火花與煙霧。

阿斯特蕾亞,妮姆芙哈比們都大驚的擔心:“伊卡洛斯(伊卡洛斯前輩)。”

卡奧斯看著自己的成果笑了,Uranus現在接觸不良的發出陣陣電花:“結束了!”卡奧斯凝聚了一個巨大的暗藍色反物質粒子球,翅膀也都向著中間聚攏起來,形成一個單方向的大砲筒一樣的形狀,反物質越來越多,能量的擠壓發出紫色的閃電“哧哧”作響。

伊卡洛斯大驚,看了看妮姆芙與哈比,又看了看智樹家裡的方向,一咬牙,進入了主控制室。伊卡洛斯對著玲說:“現在,只有把卡奧斯沉如海底了,不然,後果不堪設想。”玲點點頭,支持伊卡洛斯的決定。 2人對視都笑了笑。

伊卡洛斯打算操控著Uranus沖向了卡奧斯。玲看著伊卡洛斯,問:“吶,我說伊卡洛斯,你喜歡龍嗎?”伊卡洛斯大驚,不知道我送你玲會這個時候問,不過想一想也通了,把卡奧斯沉如海底,也代表了同樣不擅長水的她在也上不來了。

伊卡洛斯看著玲期待的眼神,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嗯,一開始,我只是對著原罪抱著自責與歉意的心。一直糾結著,我到底是喜歡主人還是原罪。不過,我現在想通了,我喜歡的,是原罪。”伊卡洛斯看著玲,畢竟,玲也是喜歡著邪龍。

不過玲笑了,看著伊卡洛斯有些緊張又害羞的樣子笑了:“我才不會介意呢,越多女孩子喜歡他,說明他越有魅力,這才能顯得出我最新主腦看人準。你不介意嗎?那傢伙很多缺點的哦,比如說,愛睡覺……”

伊卡洛斯搖搖頭:“不介意。”玲又舉例:“貪吃。”伊卡洛斯說:“我可以做給他吃。”玲笑了,這樣她也可以接受伊卡洛斯了,不過,她忍不住發牢騷,鼓起嘴巴:“不過,那傢伙喜歡什麼事都一個人扛,他在這樣,我們絕對不然給他好臉色看。”

伊卡洛斯笑了,帶著眼淚笑了,看著越來越大,越來越濃厚的能量,伊卡洛斯也知道是自己該出發的時候了。

玲和伊卡洛斯最後對視的點了點頭,伊卡洛斯把方向桿往前用力一推,2人同時帶著眼淚嘆了口氣:“看來以後見不到龍了,真可惜啊…… ”不過,能守護邪龍所守護的東西,2人又開心的笑了。

  空之主冷笑的高舉酒杯。不過,警報傳來,整個大殿都亮起紅色的閃光燈:“警報,警報,12級能量出現,目標極度危險!目標以高速接近戰場,速度難以估計……”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29 19:5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明天待續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0 20:0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0話 罪惡邪龍


“該死!怎麼會這樣!”空之主的酒杯掉在了地上,輕輕的一響,碎了。

空之主為了防止戰場吸引到邪龍的注意,打開了大範圍的干擾波,不僅把空間干擾了,連空氣中的氣與聲音都一起干擾了。因為在山區裡面,所以,空美町裡面的人也沒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

唯一感覺到不對勁的只有智樹了,智樹本來與楚原在咖啡廳裡吃東西,不過,智樹總感覺有點心神不寧。

楚原看著變扭的智樹:“怎麼了?小智?”

智樹也對楚原說出了自己的感覺:“吶,楚原,你有沒有感覺到有點怪怪的。”

楚原奇怪的試著感覺了一下:“怪怪的?沒有啊。”

智樹看著反映正常的楚原,皺了下眉頭,他總感覺有點不對勁的地方。

楚原開導道:“小智多心了吧。”

智樹甩了下腦袋:“但願吧。”不過,才一會兒,又站了起來:“我說楚原,我們還是回去吧,我總感覺出了什麼事。”

楚原有些不開心,好不容易才與智樹約會的說:“好吧。”不過,智樹是做正經事,自己也沒辦法反對。 “如果小智敢欺騙我,做出什麼H的事,我就立刻送他去見路西法!”楚原飛舞了一下手刀,依舊鋒利。走在前面的智樹突然感覺到背心一陣發涼……

“伊卡洛斯?妮姆芙?哈比?”智樹一到門口就大叫起來,“沒人?”

找了一圈,都沒有發現家裡有人。智樹這時才感覺到發生什麼事了,如果說伊卡洛斯不在家還正常,妮姆芙不在家就沒有不正常,哈比不在家,那就是絕對不正常了!

“楚原,你去那邊找找!我去這邊!”智樹對著楚原說,他已經能感覺到真的發生什麼事了。楚原也認真的點點頭,然後跑了過去。

  過了一會兒。楚原與智樹碰頭了。智樹問了:“你那邊有嗎?”楚原搖搖頭:“沒有,不禁沒有看著伊卡洛斯,妮姆芙與哈比,連前輩與會長都不見了。”

智樹咬咬牙,握緊了拳頭:“該死!看來真的出什麼事了。”“怎麼辦,小智。”楚原這時候只能問智樹了。智樹使勁的繞頭:“我怎麼知道!如果真的出事了,只能希望原罪那傢伙速度趕回來了!”智樹凝重的看著藍藍的天空飛過幾隻大雁……

不過,那幾隻大雁和補給面子的給了智樹點“小禮物”。智樹看著掉進自己嘴巴的白色物體,大驚爭扎大叫:“靠,這該死的大雁,嘔……”大雁嘲笑的叫了幾聲……

一道紅色的閃電飄過大海,在紅色閃電過後,海水才慢慢的分開。 “該死,來不急了!”人影猛的停了下來,濺起一大片浪!人影閉上了眼睛,雙手聚在胸前,一個暗紅色的拳頭那麼大的能量球在人影的手中跳動,紅色的能量絲帶在能量球旁邊飄舞著旋動。

“喝!”人影把能量球往這前進的方向用力一丟,能量球破空而去:“但願能爭取一點時間,該死的!西納普斯!靠你了……”人影狠狠的看了下天空下定決心似的,閉上了紅色的眼鏡。再次張開時,眼睛已經變成了銀白色,沒有任何表情波動,黑色的翅膀染成了紅色。然後以更快的繼續往前飛……

Uranus裡面的伊卡洛斯凝重的看著卡奧斯凝聚能量的地方,Uranus的速度越來越快,不過,玲想起了警報:“警報,8級能量靠近,能量能及危險,避開,避開!滴滴滴……12級能量靠近,請注意,12級能量靠近……”

伊卡洛斯有些不甘心的看著卡奧斯方向,是避開還是不避開糾結著她,一咬牙,Uranus的速度再次上升,伊卡洛斯沒打算讓開,本來就打算抱著同歸於盡的想法“讓開了,就等於把原罪託付的一切放棄了!”

  不過, 8級能量直接在2人的中間引爆了,範圍性的震動波同時干擾了2人,不過,只是一下,又恢復到了對峙的狀態。

卡奧斯的能量已經凝聚完畢,伊卡洛斯大驚,因為剛才的能量反而使得她停頓,現在已經來不及阻止卡奧斯了,一咬牙,就算死,也要擋住這次攻擊!伊卡洛斯把Uranus馬力開到最大,沖向了卡奧斯。

“來不及了哦,伊卡洛斯姐姐,再見了。”卡奧斯冷笑著,只要毀掉玲,資料一樣能傳輸回西納普斯,只不過是有些不完整而已。

“可惡!”伊卡洛斯看著發射的藍色能量大叫。

一道紅色的閃電直接落在2人的中間,一隻手對著Uranus一揮,把Uranus直接吹開,另一隻手直接按在了藍色能量上,完全擋住了藍色的能量的攻擊,不過,能量還是放出了巨大的爆炸……

炮筒狀態解除,卡奧斯由於離爆炸點太近被能量的衝擊帶到了不遠處。Uranus則是伊卡洛斯過度操作,沉默了。

卡奧斯看著爆炸點,一臉的不相信,那麼簡單就擋住了她最強大的攻擊?

眾人的眼光同時看向能量散開的地方,眾人緊張的看著煙霧中的人影,是敵?是友? ……

“你的名字是?”煙霧還沒散開,人影對卡奧斯發出了詢問。

卡奧斯奇怪的聽著3重唱一樣的聲音,天空慢慢的紅色的雲籠罩,帶著絲絲的閃電,聲聲作響。

“我是第二代萬能天使Typeε卡奧斯。你又是誰?”卡奧斯可能明確的感覺到這聲音是沖她來的,隨之而來的是鋪天蓋地的威壓。

“咳。”卡奧斯被這突然出現的威壓壓的一陣咳嗽,卡奧斯驚訝的看著突然散掉的煙霧。紅色的能量旋轉包裹著什麼,被一隻紅色的爪子一伸而破,巨大的翅膀輕輕的一扇,煙霧與能量的殘渣都被吹散開來……

“卡奧斯嗎?吾乃罪惡之主,罪惡邪龍!原罪邪龍的本主之源。”人影慢慢的顯露出來。銀白的頭髮,巨大的紅色翅膀,頂著2個角,灰色的眼睛,銀色的眸子,紫色的瞳孔。一副冰冷毫無感情的樣子,冷冷的看著卡奧斯,沒有任何的波動。

玲大驚:“罪…罪惡……”伊卡洛斯奇怪的看著玲,早已經從Uranus退出來,站到妮姆芙旁邊,不過看著玲大驚的樣子,眾人還是很奇怪。

妮姆芙看著邪龍的樣子:“那不是龍嗎?不過,怎麼感覺怪怪的?”其他人也贊同的點頭。

“怎麼感覺他有點不一樣,頭髮與翅膀不應該是黑色的嗎?”不過,眼睛她們看不見。

邪龍轉過頭,瞟像伊卡洛斯這邊,伊卡洛斯等人頓時感覺一股威壓壓得眾人喘不過氣來。

哈比們驚恐的感覺著威壓:“主……主人出什麼事了嗎?”

伊卡洛斯咬著牙,看著邪龍:“不對,完全不對,原罪的眼睛是黑眼紅眸,而他是灰眼銀眸,紫色的瞳孔……”

眾女皺眉了,難道有一個和邪龍相似的傢伙?那麼,到底是敵是友?為什麼他身上也有鎖鏈?

只有玲2手摀住嘴巴,掙得大大的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那個人影。

人影只是輕輕的看了一眼,就轉過頭去,眾人才鬆了一口氣,那種壓迫感實在不好受。

“吶,我說玲!那傢伙到底是誰啊,怎麼感覺比龍(原罪,主人)還可怕。”伊卡洛斯與妮姆芙哈比們集體問玲,像從玲這裡得到答案。

不過,玲看著那個人影呆住了,半天不能回過神來:“他…他……他為什麼會出現,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空之主愣住了,新酒杯落在地上也不知道……代達羅斯愣住了……守行愣住了,不過,手依舊頂了頂眼睛。

空之主與代達羅斯同時皺了下眉頭:“他是誰啊?”……

規則處的石碑在猛烈的搖晃,似乎感應到什麼,正在劇烈的爭扎……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0 20:0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1話 對戰卡奧斯

“另一個龍,為什麼你會出現在這裡…”玲盯著罪惡問。

眾人都奇怪的看了下玲,然後又看向了罪惡“另一個邪龍?”

罪惡閉上了眼睛:“我們本是同源體,我只是不想看著他受到情緒影響,最後被本能吞噬罷了……”說完,頭髮與翅膀緩緩的變回了黑色,再次張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變回了紅黑色,瞳孔中間的紫色也慢慢的消散……

變回原罪的邪龍頓時支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氣,看來不解開印記使用罪惡的力量負擔很大。紅色的能量慢慢的倆開了邪龍,變回了萬能天使狀態。

“這,這怎麼可能!”空之主大驚,看著變回來的邪龍,空之主一咬牙“看來不能拖太久了。”

“龍!”玲驚喜的看著邪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罪惡會出現,但是能變回來就好了。

  “主人。”哈比們也喜開顏色。妮姆芙與伊卡洛斯大鬆一口氣:“原罪,你回來了。”

邪龍對著伊卡洛斯方向點了點頭。

“你就是原罪邪龍?剛才的是誰?”卡奧斯看著變回來的邪龍問。

邪龍沒有回答,降落回地面,走到哈比旁邊,就剛才擋下卡奧斯的攻擊,邪龍就能感覺到強大的腐蝕性,不由得擔心受傷最重的哈比們。

“沒事吧。”邪龍看著沒有腐蝕能量的哈比們,雖然不是很好,但是,也不是很差,休息幾天就可以生龍活虎了。

“對不起,主人。”哈比們跪著底下了頭。

“沒有哦,你們做的很好了。”邪龍搖搖頭,對著哈比們表揚起來。但是,哈比們卻一點開心不起來,一定,一定幫上主人的忙,哈比們暗暗的下定了決心。

邪龍又環顧了一下眾人,看著都有不同程度的傷,但都沒有什麼大礙。不由得看向卡奧斯,剛剛,明明就感覺是下狠手的。

卡奧斯也打量著邪龍:“你就是原罪?龍哥哥?”

邪龍點點了頭:“如果沒有第二個原罪的話。”

卡奧斯找到正主了,剛才什麼的都不管了:“那麼,有那麼多姐姐愛的你,一定知道什麼是愛的了?”卡奧斯並不是很信任自己的主人……

卡奧斯這麼一說,邪龍後面的女生集體紅著臉低下了頭,就連笨蛋阿斯特蕾亞也一樣。不過,邪龍正與卡奧斯對視,沒有回頭,不然又要鬱悶了,他只以為那麼多就是指妮姆芙與玲……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怎麼說,很不確定……”邪龍回想著自己的情史,也不是很清楚愛是什麼,一直以來,他的情商並不是很高……

卡奧斯嘆了口氣,不過又振作起來:“看來龍哥哥也不知道,還好有主人告訴我。只要帶回玲姐姐的資料庫,主人就會告訴我愛是什麼了!”

邪龍警惕的看著卡奧斯,現在的他還是很虛弱,只是裝樣子硬撐,沒有解開印記強行借用罪惡的力量,對身體的負擔非常的大。

卡奧斯看著擋住自己的去路的邪龍,不由得好心勸導:“我只是帶玲姐姐會西納普斯,不會傷害其他人,我也會求主人不要為難玲姐姐的,所以,請……”

邪龍搖搖頭打斷,看著妮姆芙與哈比們的慘遇,就知道所謂的主人絕對不是一個好東西:“不,我不會讓你帶走玲的,除非,你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龍。”玲有些感動的看著邪龍,她不想勸導邪龍什麼的,說為什麼讓他讓開,自己跟卡奧斯走,那只會讓邪龍傷心。

卡奧斯看著這敬酒不吃吃罰酒的邪龍,有些怒了:“那就別怪了我!”說完,幾個離子火立刻砸向邪龍。

邪龍連忙退開幾步躲開,不過,虛弱狀態暴露出來,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

卡奧斯猶豫了:“我看你還是讓開吧,我……”卡奧斯還沒說完,空之主興奮的聲音就傳來:“殺掉他,殺掉他,這是命令,殺掉他!”

卡奧斯看著打斷自己的空之主有些不滿。本性不壞的她並不像殺人。要不是伊卡洛斯與阿斯特蕾亞打痛了她,她也不會下狠手。

看著不行動的卡奧斯,空之主愣住了:“怎麼了?快點聽從我的命令啊!我叫你殺掉他,聽不懂嗎?難道,你也想背叛我嗎?! ”

卡奧斯猶豫了,邪龍看著猶豫的卡奧斯就明白卡奧斯本性並不壞,只是愚昧的追求愛的理解,看懂卡奧斯的邪龍深吸一口氣,然後笑了。

卡奧斯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邪龍笑了,不過,他的笑讓卡奧斯感覺有點害羞,有些惱怒這種感覺的卡奧斯對著邪龍就是幾個離子火,想抹平這種感覺。

邪龍看著飛過來的離子火不擋也不閃。就連卡奧斯都有些擔心的伸出手,不知道為什麼,她可不想傷害前面的傢伙。

邪龍盯著離子火,瞳孔瞬間放大。一道無形的牆壁反彈了所有的離子火。卡奧斯躲開反彈回來的離子火,有些驚訝的看著邪龍:“反彈?”

邪龍伸出右手,放在自己的左眼處,往右邊一拉,眼鏡變成了半龍化時候的樣子,不過,其他地方卻還是萬能天使的狀態。

“嗯?”卡奧斯有些奇怪的看著邪龍,據資料上的記載,半龍化後不是這樣的啊,不過,卡奧斯能明確的感覺到前面的人氣質已經完全變了。

“再給你一次機會,退開吧,卡奧斯!”邪龍3重唱的聲音傳來。

卡奧斯搖搖頭:“不,我要知道愛是什麼!”

“那就沒辦法了。”不過,話剛說完,邪龍剛站的位置只留下了幾片羽毛。

感覺到危險的卡奧斯連忙用翅膀護住自己。 “碰!”碰撞的聲音從卡奧斯的翅膀上傳來,看來卡奧斯的感覺並沒有錯。

“怎麼回事?”伊卡洛斯看著只有氣質變了的邪龍,有些奇怪。

玲想了一下,根據自己的對龍的理解,也就猜到了:“看來那傢伙打算手下留情了。”

眾人迴響起,只要邪龍一龍化,就會殺生的感覺,就立刻明白了。不知道為什麼,哈比們有些嫉妒卡奧斯了…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0 20:0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2話

目前故事進度已超過一半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1 20:16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2話 往事

邪龍用極快的速度圍繞在卡奧斯旁邊,只留下一道紅影圍繞著卡奧斯。

卡奧斯捕捉不到邪龍的身影,只能靠感覺來攻擊“在那裡?在那裡!左邊!”卡奧斯立刻對著左邊揮出幾個離子火。

“嗯?!”邪龍有些驚愕卡奧斯的感覺,自己用那麼高的速度,也能靠感覺捕捉的自己。

扭著身體躲開離子火,邪龍也停下來與卡奧斯對視。卡奧斯見邪龍的攻擊停下來,也有些喘氣時間:“到我了!”卡奧斯一伸手,後面的翅膀立刻放大,向著邪龍刺來。

邪龍用手,就搓開了翅膀的攻擊。 “可惡!”卡奧斯有些不服氣的看著邪龍那麼輕易的擋下自己的攻擊,用對付Uranus的方法,把翅膀合攏起來,戳向了邪龍。不過,邪龍也只是一邊慢慢的側開身體,一邊前進輕易的躲開了翅膀犀利的攻擊。

“可惡可惡可惡!”卡奧斯開始煩躁起來,怎麼一次都打不中!

“呃!”卡奧斯反映過來時,邪龍的已經有一隻手放在了她可愛的腦袋上。

不過,邪龍的手下留情卻讓卡奧斯感覺到了屈辱“我可是西納普斯最強的第二代萬能天使卡奧斯!怎麼能被這樣欺負!”

  卡奧斯領情的退開。邪龍看著從自己手裡跑掉的卡奧斯眼裡充滿了怒火,感覺到奇怪,自己什麼地方得罪她了,然後對卡奧斯露出一個善意的笑容。

不過,這笑容在卡奧斯眼淚就成了嘲笑!卡奧斯怒了,翅膀合攏起來,成為了炮筒,開始凝聚起反物質粒子。

  邪龍驚訝了,怎麼下狠手了?難道自己看錯她了?不過,還是冷靜下來想辦法對付這次攻擊“龍化?不,那種感覺好難壓制。怎麼辦…”邪龍看著越來越濃厚的能量反映,有些著急,沒有龍化的他很難擋下這次攻擊,想閃開,可是,後面的就是自己的守護的人。

邪龍一咬牙,把矢量凝聚在前面,又用翅膀與手架起對前,打算硬抗下這次攻擊。

“不要!”眾女擔心的叫了,雖然不知道現在的邪龍有多強,可是,她們知道那能量的攻擊有多強。

“晚了!我要你後悔對我的戲弄!”卡奧斯猙獰的笑了,能量立刻對著邪龍發射了。

感覺到能量的靠近,邪龍要咬緊了牙,身上的神經全都繃緊起來。

藍色的能量撞上了一道無形的牆,被分流向2邊,不過,源源不斷的能量繼續衝擊著。不一會兒,像是玻璃碎掉的樣子,能量衝過住繞,撞上了紅色翅膀。

卡奧斯停下手來,知道自己過頭了,有些擔心的看向那個苦苦抵擋的人影。

邪龍現在可是苦不堪言,翅膀慢慢被腐蝕的疼痛感傳來,強大的衝擊力不斷的把他往後衝。

“啊!”邪龍大叫一聲,把力量往前一送,2種能量的碰撞在空中放出巨大的火花,發出巨大的聲音。

“龍!”所有人都擔心的看著爆炸的地方,藍色與紅色的能量殘渣正在旁邊緩緩的燃動著,巨大的煙霧籠罩了一切。

卡奧斯有些緊張的擔心的看著爆炸點,開始責怪自己,怎麼會被憤怒沖昏了頭!

只有空之主大笑起來:“哈哈哈,好,就這樣,就算殺不了他,最好也能讓他受傷不起,我還重新封印他!”

  代達羅斯也微微笑起來。守行看著屏幕中的煙霧與花火,在看著有些開心的代達羅斯,咬起了牙,握緊了手:“我還以為你與其他的新大陸居民不一樣,沒想到我看錯了!”

代達羅斯才反映到自己旁邊的人可是那傢伙的朋友,自己既然會開心的忘記了,不自然的咳了下。

看著惡狠狠盯著自己的守行,代達羅斯知道在不解釋一下,可能會量成很難收拾的後果:“咳咳,我並不是開心……”

守行看代達羅斯那麼一說,更加鄙視了,頂了下眼鏡,嘲諷道:“哦?那你是做什麼。”

代達羅斯看著守行嘲諷的口氣,嘆了口氣:“那件事要從幾個世紀前說起了。”

守行也知道這件事絕對有故事,用激將法,把故事逼出來。

“快!那攻進來了!”一個天使驚慌的在城鎮裡跑來跑去。

“什麼?那麼快?”一個金色頭髮的天使有些驚訝的說,然後看向了旁邊藍色頭髮的天使,她們正是以前的空之主與代達羅斯。

“可惡,為什麼他要這樣!”空之主咬了要牙,憤怒的錘在了一塊巨大的石板上,看著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正是西納普斯現在的規則!

代達羅斯抬頭看著這快巨大的石碑,有些感悟。她們已經得到這塊石碑幾百年了,這石碑讓她們收益無窮,不經使她們的生命變得成就,就連智慧也變得寬廣。每一次,破解一點,她們得到的智慧就更多,科學非科學的知識都有。

可以說,她們一族的生活全是建立在著石板上。可是,就在前幾天,有個長著黑色翅膀與頭髮,頂著2個角,一條細長的3葉尾巴惡魔找上了她們,尋要她們的鎮族之寶!

本以為在她們的科學(非科學她們不理解)面前,這惡魔只不過是隻紙老虎,以前也是一樣,各種各樣的人都來搶奪著石碑,不過,都被她們用從石碑上得到的力量打了回去。

可惜,這次遇到真正的高手了,她們引以為傲的科技在那惡魔的面前就像紙糊的一樣。

“啊!”一個人影飛了過來,發出慘叫,昏了過去,不過,並沒有死亡。

“走吧。我們去會會他。”空之主對著代達羅斯點點頭,代達羅斯也點點頭,跟著出去了。

“碰,碰,咚。”各種爆炸碰撞的聲音傳來,幾道白色光束射向了黑色翅膀的惡魔,不過,剛命中爆炸,一個人影就出現在了發射台上,“碰,碰,碰。”立刻寄生爆炸響起,其餘幾處也同樣發生了爆炸。

“住手!”空之主靠著傳播器,把聲音傳到了正在攻擊的人員耳朵裡。混亂的場面慢慢的停了下來。

那惡魔也停下了攻擊,出現在了空之主前面。空之主大量著前面的人影,黑髮黑翅膀,英俊的雙角與細長的尾巴,黑眼紅眸。長得也不是什麼妖魔鬼怪,怎麼自己的族人一點也擋不住。

“你就是這裡的負責人?”惡魔問了。

“嗯,你是誰?為什麼來驚擾我們生活!”空之主抵抗住淡淡的威壓。

“吾?吾乃罪惡之首,原罪邪龍。”邪龍淡淡的說道,“你們拿了屬於我的東西,我只是拿回來而已!”

空之主一怒,自己族怎麼可能會有外人的東西:“閣下說笑了吧,我們族裡可是不會去搶奪別人的東西。”其實,還悄悄的在心裡補了句“就算搶,也沒有本事從你手裡搶東西啊。”

  邪龍邪笑起嘴角,指著遠處。

空之主與在場的眾人大驚,臉上都帶起濃濃的怒氣……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1 20:16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3話 爭搶


“閣下未免有些過分了。那東西在我族已經有2百年的歷史了。不可能是閣下的東西吧。”空之主保持好良好的笑面虎修養,笑著說。

“在你們這裡2百年了?”邪龍皺了下眉,“那是因為我沉睡了1000年!”

空之主在也保持不住笑容,有些惡狠狠:“看樣子,閣下是硬要說這東西是閣下的了,不知閣下有什麼證明。”

邪龍搖搖頭:“我也沒辦法證明,有一股我很討厭的味道壓制住了我的感應,有點像老母雞的味道。”邪龍說的老母雞自然是祖鳳。在遙遠不知道的位面的一隻火紅的3尾彩色翎尾鳳凰突然打了個噴嚏:“看來那傢伙知道是我做的了,不管他了,有本事來找我好了。”然後又繼續睡覺去了。

邪龍一感應到這種味道就感覺到不舒服:“我一定要拿回這樣東西!因為它對我很重要。”

“這東西對我們一族也很重要!”代達羅斯插嘴了。不過,空之主瞪了她一下,對著邪龍惡狠狠的說:“如果我說不給呢……”

邪龍也不友善的撇了空之主一眼:“你們有辦法阻止我嗎?要不是不想犯太多的惡,我早殺光你們了;管你們給還是不給,我都一樣要拿回屬於我的東西!”

“就沒有退路了?我們可以拿東西換。”空之主也有些拿不定主意,畢竟,他們的確沒有力量阻擋邪龍的硬搶。

邪龍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似得,反問了句:“你們可以拿什麼等價東西來換?”

“這……”空之主想了半天的確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換取這塊鎮族之寶。

空之主嘆氣了:“好吧,閣下請給我3天時間,我好給族人一個交代。”

邪龍點了點頭:“那好,我3天後來拿,不管你們肯不肯!”然後打開巨大的黑色翅膀飛走了。

“你怎麼能答應他!”代達羅斯看見邪龍一走,就立刻對著空之主大叫到。其他的族人也都不滿的看著空之主。

空之主受夠了氣,大吼:“那麼!你們有辦法打贏他嗎?!硬拼,我們只有送死的份!”

眾人也不是弱智,當然知道這種事,但就是不服。

空之主嘆了口氣:“至少,我們還有3天可以想辦法。”

眾人都冷靜下來,回想,分析,一切可以能行的方案……

代達羅斯與空之主回到巨大的符文石板下,看著空之主圍著石板左顧右盼的,代達羅斯道歉了:“對不起了,錯怪你了……”

空之主揮揮手,代表不在意:“別管那麼多,我們還是想辦法度過這次難關吧。”

代達羅斯贊同的點頭,開始用她驚人的智力分析問題:“看他的樣子,感覺不像說假,但是,為什麼這東西在我族裡2百年裡也不見他來要?沉睡千年?他開玩笑的吧。。”

  空之主也在思考這問題。

另一邊的邪龍在大海邊躺著看著夕陽。一臉哀傷“明明自己不打算再次醒過來……”邪龍支起身體,摸著沒有的傷痕心胸處,回想著自己被紫發女孩一劍透胸而過,不由得苦笑“自己這樣做,真的對嗎?”邪龍苦惱的搖搖頭“算了算了,做都做了。可惜對不起她們了(粉發與銀髮的女孩)”

深深的嘆了一口,再次躺下來,看著橘色的天空“唉,自己如果能這樣的死去該多好啊……”不過,這只不過是空想,身為罪惡同源的他,只要世界還有罪,他就不會死,只有世上還有惡,他的力量就永遠不會枯竭。

自己在黑暗中沉睡了1000年,看著越來越強大的本能,邪龍只好再次醒來,尋找那一把壓制自己的劍。

邪龍慢慢的閉上了眼睛“算了,再給他們3天吧。我也不想再次殺虐,如果,他們真的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想著想著,邪龍漸漸的沉睡了。

空之主用力的錘在了石板上:“不管怎麼樣,我們絕對不能把石板交出去,這是我們一族生存的唯一希望。”空之主知道,如果沒有了石板的力量,曾經的敵人會一個個找上門來……

代達羅斯看著石板,略有些悲傷:“難道就沒有辦法了嗎?一定要交出去嗎?難道就沒有其他力量能阻止他了嗎……”

“其他辦法!”空之主聽到代達羅斯喃喃聲,突然眼睛一亮,既然科學不行,那就用非科學,賭上一切,拼了!

“哈哈,是這個,就是這個!”一群張翅膀的人正在翻閱書籍與思考,突然一個得意興奮的聲音打破了這寧靜。

“什麼!快,拿過來我看看!”空之主立刻興奮的招手,把書籍拿起來一看,他們把一切知識都訂成了書籍,他們不擔心書籍被搶,因為力量的源泉在他們手上……

看著空之主皺眉,代達羅斯也好奇的湊過來看,了皺眉了:“這,是非科學……”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符文陣法,代達羅斯就覺得頭疼,非科學這東西他們也只是略知一二。不過,要是上面的陣法給修真者看見,一定會下巴都驚掉。

眾人也拿不定注意,叫他們弄科學,他們還有辦法,非科學的話……

“只有試試了。”空之主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是唯一的辦法。”眾人聽了要求後,都有些猶豫,不過,很快的堅定的點點頭。代達羅斯看著上面的字,猛的嘆氣。

眾人開始忙碌起來,空之主有些禿廢的坐在地上低著頭,對著旁邊的代達羅斯說:“吶,代達羅斯,我這樣做真的對嗎?”

代達羅斯也有皺眉:“也許,我們把東西還給他還有生路也不一定,你這樣做,會有很多同族……”

空之主抬起頭打斷:“不,我們還有後路,再大的代價我們也付得起!這站之後,我們還是用'規則'的力量啟動浮空島計劃吧。”其實,空之主還隱瞞了萬能天使計劃。

代達羅斯有些猶豫:“我看他也不是什麼壞人,我們或許不用這樣,畢竟,他也給了我們信任……”

空之主冷笑:“那就讓他後悔吧!這是小瞧我們一族的後果。”代達羅斯還是有些爭扎。

空之主對著族人下令:“動用我們一切的力量與能力!我們要擊敗他!為這世界唯一的主人!”

  “哦!”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1 20:18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4話 戰爭

3天後,海邊的邪龍準時睜開了眼睛,用力的伸了個懶腰,晃動了一下脖子,看著烏雲密布的天空,搖了搖頭“拿回了堯龍劍後,我又該何去何從?已經回不去那個世界了,也不知道她們這麼樣了……”

沉睡千年,除非她們成就仙人之境,不然……

“唉。也許,這就是代價。”邪龍悲傷的嘆氣,打開巨大的黑色翅膀,飛向代達羅斯一族的方向。

“嗯?”邪龍看著死氣沉沉的營地,有些奇怪,昨天還是生氣勃勃的。而且,好濃厚的'惡'之力;過,看著空之主在前面,邪龍也放棄了麻煩的顧慮,飛向了空之主。

收好了翅膀,邪龍看著笑得有些奇怪的空之主說:“按照約定,我來拿回我的東西。”

空之主冷笑:“請閣下三思,我們一族真的很需要這石碑。”

邪龍冷冷的盯著空之主:“難道你們不打算還給我”石碑?我要的是龍堯劍,那破封印我才不稀罕!

不過,邪龍也知道,拿走了堯龍劍,那封印也就沒了力量的源泉,一切都是以堯龍劍的力量在運行。

空之主裡忙擺手搖頭:“不不不,只是……”空之主故意拖了下,邪龍了好奇的聽著下文。

空之主突然暴起:“拿你的命來換!”

邪龍吃驚愣了下,立刻感覺到腳下出現一個發亮的陣法圈圈:“糟糕!”

“碰!”一聲巨響,一個人影衝煙霧中穿出來,冷冷的看著空之主:“你這是逼我再犯殺虐!”

“哼!你最好不要小瞧我們一族!”空之主大叫。

“這是你們自己找死!”邪龍大叫一聲,紅色的能量絲帶突然飛舞在邪龍的旁邊。邪龍越發的冰冷的看著空之主。

  空之主一笑,拿出一張卡片。邪龍皺眉,這卡片有他的力量。卡片一陣發亮。感覺到波動的邪龍大驚,腳下的大地居然不同地方的同一時間發出亮光。

邪龍立刻飛上天空,不過,一個陣法。猶豫速度太快,邪龍直接撞在了陣法上。

“可惡!討厭的陣法!”邪龍大叫一聲,然後用力的一拳打在擋在自己前面的陣法上,陣法應聲而破,而埋在地下的萬能卡片也爆炸了。

“碰!”巨大的火花與濃濃的煙霧籠罩了大地。

“成了!成了!”幾個天使開心的大叫,然後相互慶祝。

空之主感覺有些不對勁,雖然自爆了N多萬能卡片,連最強大的殺招都沒用,就解決了?

  代達羅斯也思考到沒那麼簡單。

“昂!”一聲憤怒的龍吟從煙霧里傳出。

眾人大驚的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龍吟一停,巨大的風就傳來了,伴隨著石頭煙霧火星的強風,眾人連忙用手擋在身前。好不容易風停了,眾人又急忙撤開手,看著爆炸中心的巨大聲音。

“你們這是在自尋死路!昂!”紅色的翅膀,銳利的爪子,細長的3葉尾巴,憤怒的表情。一條巨大的龍出現在了眾人眼前。

“龍!”下面的天使大叫,龍的強大從上古時代就已經流傳至今,從來沒有人會質疑龍的強大。

“不要慌!我們能贏!”空之主立即大叫,穩定軍心。瞬間,天使們就冷靜了下來。

“開始進攻!”空之主知道不能猶豫,既然做了,就不能回頭!感覺到那鋪天蓋地的龍威,空之主就咬著牙下令,在這種情況下,浪費一秒就會死更多的族人!

天使們立刻回到自己的位置,五花八門的攻擊瞬間攻擊到了那巨大的身影上。

“昂!可惡的陣法!”巨龍發出憤怒的咆哮。

對,天使的們的攻擊無一不是帶有陣法屬性,就連一個導彈,上面也克滿了符文陣法。

要說到邪龍最討厭什麼,陣法絕對在其中,應為破陣只有了解與蠻力破陣了,有些陣法,蠻力也是破不掉的(與境界掛鉤,總不可能一個仙人用陣法困住聖人吧……)。要說理解,按邪龍的性格....太懶了。

巨龍狀態的邪龍憤怒了,雖然攻擊傷不了他,但是,還是很痛,更多的是屈辱。

巨龍張開嘴巴,紅色的火焰在嘴裡跳動。

“快閃開!”空之主與代達羅斯同時大驚的對著驚住的族人大叫,族人瞬間反映過來,立刻逃離,不過,巨大的紅柱瞬間吞沒了一群人。

“可惡!”空之主看著連慘叫聲都沒發出,就化成灰,不,灰塵都沒留下。龍息經過的地方,什麼都消失殆盡,只留下矮了幾層的光溜溜的大地。

“別管那麼多,繼續攻擊!”空之主深吸一口氣,看著族人消失,他也是有些心慌,害怕下一個就是自己。

空之主咬著牙對著旁邊的天使們說道:“把所有能用的都用上,不用再留手!”天使們點點頭,空之主看著真正四處噴吐龍息的巨龍。

又一個龍息凝聚起來,不過,剛打算噴出去的時候,幾刀巨大的光束集中的巨龍。 “昂!”巨龍吃痛的咆哮。

巨龍看著密密麻麻坦克,與遠處的幾座巨大的軌道炮,立刻就明白那攻擊是遠處的軌道炮發出,再次準備飛向軌道炮的距離又被煩人的坦克密密麻麻的攻擊干擾了,給了幾座軌道炮再次攻擊的時間。

  巨大的光束再次集中巨龍。巨龍痛苦的扭動了身體,雖然沒見血,但是,這攻擊的確打得很痛。

邪龍被惹出了火:“不知好歹!”抬起頭,數不清的紅色粒子慢慢的匯集在角上。

“快阻止他!”空之主再次大叫,現在的他們就像刷BOSS的小兵,BOSS放技能,他們除了打斷沒有硬抗的機會。

不過,距離沒有理會坦克煩人的攻擊,巨大的軌道炮的光束反而被吸收到了雙角中間的空中。

“快跑!”代達羅斯對著族人大叫,族人立刻放棄武器飛快的逃離。不過,巨龍的攻擊也來臨。

“龍之怒!”巨大的紅色能量飛向高空,然後猛的散開,想下雨一樣落在地上(和寵物小精靈的傳世神的龍之怒差不多,只不過密度大了許多)。

分散的能量球的破壞力並沒有絲毫減小。 “碰,碰,……”一個個巨大的深不見底的坑在能量爆炸後殘留在地面。

空之主與代達羅斯看著這單方屠殺的一面,雙手都緊握出血,不過,更多的是顫抖。僥倖活下來的天使們也忍不住的顫抖。

巨龍在用完龍之怒後,突然停頓了一下。

“來了!”空之主與代達羅斯同時驚喜又害怕的看著天空停頓的巨龍。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1 20:2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5話 邪龍暴走!瘋狂的本能


巨龍停頓了。不過,開始了反抗的爭扎。

“他怎麼了?”一個好奇的天使看著突然奇怪的巨龍,對著空之主問。

  空之主沒有回答。代達羅斯也鬆了口氣,至少,付出了那麼多,有回報了。

邪龍忘記了,沒有堯龍劍的他,使用巨大的力量,必定會引起本能的侵蝕。巨龍開始發出嘶嘶的獸鳴。

巨大的紅光突然一閃,然後以巨龍為中心猛的收攏。巨龍就這樣消失了。

“消失了?”剛大戰完,正擔心害怕的天使鬆了口氣。

“不,沒有消失,在那裡!”一個眼鏡亮點的天使立刻指著巨龍消失方向的下方。

解除完全龍化的邪龍變成人類形態,正捂著左眼齜牙咧嘴要力的甩著腦袋,一副痛苦的樣子。

天使們不知道怎麼辦了:“怎麼辦?”相互對望起來。看著自己人猛烈的攻擊,連別人的皮都沒擦破,血都沒見滴,天使們開始退縮了。

空之主擺出勝券在握的樣子:“把宙斯大砲充能!”眾人跟一愣,還打?不過,還是照做了,不然,等待他們的一樣是死,還不如一拼。

邪龍開始跪著地上,汗一直在流,不過,手還是死死的摀住眼睛。不過,身上開始出現半龍化的虛影,若隱若現。

邪龍知道這可不是好兆頭,他可是一直控制在人類狀態,龍化可是一直在壓制,慢慢龍化可不是他的本意,反而是想壓制。

邪龍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不直接拿東西閃人,搞什麼大好人,自己可是大魔王!

看著遠處的石板,邪龍慢慢的伸出手,不過,離那麼遠,卻是徒勞。

“啊。”邪龍開始喘息越來越厲害。

“攻擊吧!”空之主一揮手,一大堆的導彈光束什麼七七八八的飛向了邪龍,不過,難得的是沒人上去近戰。 (天使:我們又不傻……)

邪龍現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攻擊飛來。 “怎麼辦?解天印?不,這樣只會加快本能暴走……怎麼辦!”邪龍緊張的想著每一個方法,現在的他根本不能抵擋這些攻擊,被這些攻擊擊中,不死也要重傷,最害怕的是本能暴走!

邪龍透過攻擊彈幕看見空之主一副得意勝利的樣子,邪龍就有一陣殺意。是他,是他傷害了你,殺了他,殺了他!

  就是這一點殺意,點燃了本能。

Soundtrack: Battle 04


“咚咚。”心臟開始不規則的跳動,時間像停止了一樣,一切都停了下來,只有邪龍的瞳孔像音響一樣的震動著,原本黑色(人類一樣的眼睛)的瞳孔,散出紫紅色,慢慢的擴大,一下子染滿了整個眼睛,紫紅慢慢的變成血腥般的紅色。

從邪龍中心發出一道紅色的光幕,一切的攻擊都在光幕中爆炸,連環爆炸發出巨大的聲音,天空頓時被煙火佈滿,光幕擋下這些攻擊後,又猛的縮回邪龍的中心,強大的擠壓發出“碰”的巨響,留下的只有比剛才爆炸更加強大的強風。

眾人不得不再次用手擋在身前,不過,這次卻被風吹得後退。不一會兒,風才停,眾人手還沒拿開,巨大的威壓傳來了,眾人頓時都停止下了呼吸,空氣都顯得粘稠起來。

“這…這是什麼怪物!”天使們同時想到,空之主一瞬間也感覺自己是不是做錯了,這種力量根本不是他們能抵抗的,比剛才的巨龍完全是2種氣息,巨龍的是一種破壞感覺,而這種氣息卻是感覺血腥的殺虐氣息,讓人感覺掉進了一個血窟深淵。

威壓也只停留了一下就消失,不,應該是收攏了。眾人在威壓消失的一瞬間,同時跪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氣,就連空之主與代達羅斯也一樣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那種恐怖的感覺,不僅讓他們呼吸困難,一瞬間,他們感覺自己的心臟也停止了。

眾人開始看向空之主,用眼神問道“這真的是我們能抵抗的能量嗎?”空之主現在也拿不定注意了,除非,那個陣法真的有用吧,不然……感覺到那濃厚的殺意,空之主敢肯定,這世界會為他們陪葬……當然,陪葬是空之主自己心中良好的想法,也是一種安慰吧……

威壓一收攏,以邪龍的中心,地上的灰塵都被吹開,旁邊的石頭塊塊離開大地分解成個體開始浮向天空,浮空到邪龍巨大翅膀高的時候,停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邪龍開始抬頭對著天空發出巨大的咆哮!巨大的翅膀張開來,紅色的鱗片戰甲慢慢的浮現在身體上,天空的浮石開始慢慢分解……

咆哮了一下的邪龍緩緩的停下了,慢慢的低下頭看向天使們所在的方向。

“來了!”眾天使大驚,反映過來。他們不知道的是,世界上的所有動物同一時間縮起來瑟瑟發抖……

眾天使盯著邪龍看,深怕那傢伙會一瞬間消失出現在自己面……這想法剛出現,就變成現實了。

邪龍的身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眾天使大驚,就聽見自己不遠處的一個同族的慘叫。

“啊,救我救我,快救救……”被邪龍爪子脖子提起來騰空的天使真正苦苦的爭扎,向著旁邊的同族求救。

眾天使大驚,第一反應不是救人,而是集體退開。被抓的天使一臉絕望,他感覺到自己已經呼吸困難了,脖子上的力量越來越大,他不管怎麼爭扎也無法爭脫,看著同族的表現,他知道自己完蛋了…

本能邪龍看著其他天使退開,露出一個自認為很友善的笑容,不過,在天使們看來,那明明是惡魔的邪笑……

不去在乎逃跑的天使,本能邪龍看著爪子上爭扎越來越弱的天使,也沒了興趣,不過,瘋狂的他作出了瘋狂的舉動,雙手那麼用力一扯,眾天使呆住了,血肉四飛啊。

一個天使感覺到什麼落到了自己頭上,拿下來一看,立刻被恐懼填滿,一節長長的腸子,上面的血跡還未乾枯。

天使崩潰了:“惡…惡魔!魔鬼!我們根本打不過,跑啊!”一個天使帶頭,其他天使也慌亂起來。

“鎮定,鎮定!……鎮定你妹!”空之主喊著喊著,看著跑在最遠的天使已經被消失在原地的邪龍抓住了肩膀,忍不住爆粗口。其他天使又瞬間往回跑、

被抓住的天使顫抖的回頭,看見一雙血紅發亮的眼睛,邪笑的臉龐能看見裡面尖銳的牙齒,嘴巴發出興奮的嘶嘶低吼,深呼吸還帶有紅色的能量從嘴裡飄出…

“可惡!跟你拼了!”被抓住的天使崩潰了,瘋狂的笑著,回頭用手去攻擊,什麼武器,什麼都忘記了,只想用拳頭擊中那惡魔!

不過,那麼粗糙的攻擊,滿是破綻,本能邪龍只是一閃,抓住了那隻手臂,用力一拉,手臂與天使的身體分離了,斷裂處的血噴湧在本能邪龍的身體上,本能邪龍不閃避,反而讓鮮血淋在自己身上,發出更加興奮的吼叫。 “啊啊啊啊啊啊!”邪龍對著天空吼叫,斷臂的天使已經完全崩潰:“你,你別過來,別過來,哈哈,我不怕你……”天使跌倒在地,挪動這身體往後退,不過,瘋狂的本能不可能讓他逃走,一步一步的逼近。

“我……我們該怎麼辦?”其他天使已經動不了了,被這瘋狂的一幕嚇得動不了了,顫抖的發出詢問。

空之主還是擺出一副勝券在握,不過,雙腿的顫抖出賣了他,代達羅斯咬著指甲,雖然她很想去救,但是,她也害怕,害怕自己會落得一樣的下場……

斷臂的天使轉頭跑向天使人群,不過,身體不平衡,再次跌倒,不過,他還是很堅強的用一隻手爬向空之主那邊,留下一條紅色的血線,後面的本能邪龍不快不慢的像貓捉老鼠一樣玩耍著,時不時看斷臂天使快了,一腳過去踢飛,斷臂天使被踢得翻幾個滾,不過,依舊爬起來,爬向空之主他們:“救,救救我,求求你們救救我……”

不過,這種情況誰敢去啊,很多天使連看都不敢看了,不過,慘烈的叫聲依舊傳進他們心裡。

“哈哈哈哈哈。”本能邪龍大概也玩膩了,一腳踩在斷臂天使的背上,看著斷臂天使依舊努力的往前爬,不過,在本能邪龍的強大的力量下,原地不動,留下的只有爭扎時斷臂留下的滿地鮮血。

“哈哈哈哈哈……”本能血淋淋抓只斷臂天使的一隻翅膀,在瘋狂的笑聲中,輕輕一扯,翅膀連根而斷,鮮血四飛,連另外一隻翅膀都染成紅色。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3-31 20:2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已更新4話

明天再續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 20:0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6話 封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能邪龍又抓住斷臂天使的另外一隻翅膀,扯斷後,放開了沒有了翅膀的天使,天使還是往前爬,留下了更多的血跡,看樣子隨時會流血過多而死。

本能邪龍無味的看著奔潰了,只會往前爬的滿是血的天使,用力的一腳,把他踢飛到了天使群。不過,飛到天使群的是有一堆的殘肉碎片。

“啊!!!”天使群現在徹底亂了,四散開來。

“不要慌,不要慌……”不過,空之主說起來自己都沒有力氣,這樣都不慌,那他們就不是生物了。

空之主沒辦法了,對著邪龍的方向:“閣下,求求你放過我們一族吧,我們給你,我們把東西還給你,請你……”空之主已經跪了下來,什麼尊嚴,什麼霸主,都不要了,看著一個個慘叫著消失的族人,他就感覺到絞心裂碎的疼,全是自己,都是自己的錯,害得族人一個個被虐殺。

不過,現在的邪龍非比邪龍,而是瘋狂的本能。本能邪龍才不管空之主說什麼,少了堯龍劍更好,如果不是自己破壞不了,他早就捏碎了堯龍劍,那一把壓制自己的破劍。

  本能邪龍的本能只有一個,殺!殺掉一切的生靈!殺掉世界上一切!

天使們再怎麼跑,也跑不過本能邪龍,看著不動的空之主與代達羅斯他反而沒有興趣,追逐一個個害怕逃跑的天使們,才更加有趣。

本能邪龍不再向對剛剛那個天使一樣殘忍的虐待,只是追上一個天使,就把他殺掉,攔腰抓斷,捏碎頭顱,抓破心臟,撕成碎片……一大堆的殘缺不堪的屍體躺滿了大地。

不過,天使勝在人多,四處飛開,總有跑遠的,本能邪龍不想讓一個玩具跑掉,開始解鎖天印。他可不像原罪那麼多顧慮。

一個巨大的符文出現在本能邪龍的後面,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的第一條天印鎖鏈消失了。

本能邪龍的力量瞬間增大,身體開始冒出絲絲的紅色能量,震動著空氣,形成模糊的波紋。 “嗖”的一聲,本能邪龍的右爪就從一個天使的背後穿入,右邊一拉,整個天使右邊都爛掉,再次消失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另一個天使旁邊,一聲聲慘叫越來越快,殺虐的速度越來越快。如果說剛才還能跑掉,現在完全就是無望的爭扎。

一個跑得最遠的天使已經脫離的大部隊,本以為已經安全的他還是努力的逃離這個地方,越遠越好。不過,他回頭一看,看見沒有人追上來,正想鬆口氣時往前飛,眼裡就只剩下一隻紅色的利爪,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本能邪龍看著被自己抓爛腦袋的天使,隨手一丟,舔了舔爪子上的血痕。又看向了往自己相反方向跑的天使,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巨大的符文上,第2條符文鎖鏈正在慢慢的消失……

“快,到這裡來!加快速度!”空之主與代達羅斯在為自己的族人爭取一線生機。看見符文出現,空之主與代達羅斯知道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族人們也理解,不管自己怎麼跑,也會被追上,就決定在信空之主一次,集體飛向了空之主所在的方向。

當最後一個天使進入石碑範圍的時候。空之主鬆了口氣。不過,那紅色的爪子立刻抓向了他。

“叮!”本能邪龍攻擊被一面水晶牆擋下了,石板上的文字發出陣陣亮光。

本能邪龍皺了下眉頭,這股力量很熟悉很討厭!看著裡面躲藏的人群,本能邪龍也失去了玩耍的心情,殺掉他們,然後去找新的玩具!

本能邪龍閉上了眼睛,風開始呼呼的吹,巨大的符文陣法上的鎖鏈消失的速度明顯增快。第2條很快的消失了,第3條正在解鎖消失。

“呼,為什麼有這東西!不早點拿出來!”一個天使剛鬆口氣,就一把提起空之主的領子,用手指著外面,“你知道嗎?就是因為你的自私,整個族都要為你陪葬!”

空之主用力大吼,掙開了那天使的手:“你以為我想?!我也心痛啊!但是,我們沒有辦法!這防禦陣法,只有對方的力量越大,防禦的力量才會越大!”

其實,這防禦陣法是針對邪龍的,邪龍天印解鎖的時候,堯龍劍的力量會成倍增加,以求壓製本能。堯龍劍的力量增加,封印提取堯龍劍的力量,自然也會增加。

本能邪龍也感覺到這力量會隨著他的力量增加而增加,但他不在乎,在第4條封印解鎖,一切都將變成空話!自己有自信能用力量打破這些陣法! (第4條是分水嶺)

“就是現在!”空之主大喊一聲,蓄力已久的'宙斯'帶著彩色的光柱擊中了本能邪龍,不過,怎麼感覺反而被吸收了。

“這,快停下!”一些天使急忙叫到,他們也理解了,符文每消失一條,那惡魔的力量將強大幾倍!看著'宙斯'的攻擊像是充能一樣,反而加快的符文的消失,他們不由得著急,這樣都已經夠恐怖了,要是在這一下去……

空之主揮手打斷,沒有停止'宙斯'攻擊的命令。 '宙斯'的攻擊讓本能解鎖的速度加快。第3條符文消失了。整個空間開始發生扭曲,天空憑空發出陣陣閃電,海水不規律的漲潮,火山開始劇烈的活動,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

  “這…這。”天使們顫抖了。

“閉嘴!”空之主大喊一聲,再一點,再一點!

  第4條符文開始解鎖。空之主興奮的大喊:“就是現在!”

一個個奇怪的符文出現在本能邪龍的四周,慢慢的連成一條線。附到了本能邪龍的身上。

本能邪龍感覺到危險,毅然的睜開眼睛,不過,晚了,細線開始慢慢吸食自己的力量。本能邪龍大驚的爭扎,不過,這線吸收了他的力量越來越快,本能邪龍又被纏住4肢,有力沒地方放。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本能邪龍對天發出一聲不服的大吼,不過很快就停下了。血紅色的眼睛開始慢慢的像退潮一樣,恢復成了黑眼紅眸。

邪龍開始大口大口的喘氣:“恢復過來了?!”

不過,很快的發現自己身上的細線,試著爭扎了一下,卻沒有用:“嗯?針對我的陣法?可惡!”邪龍明白了,這陣法是專門針對他使用的。不過,也鬆了口氣,靠這陣法,他從本能中恢復過來了。

天使們看著邪龍被困住,而且爭扎不開,開始發出興奮的呼喚:“贏了,我們贏了!耶!哈哈,不用死了!”

空之主與代達羅斯都大送一口氣,看來,那原本以為耗資巨大而且沒什麼用的陣法是針對型的陣法,他們開始相信邪龍的話,這石碑是封印,所以,上面的知識有針對他的陣法。

空之主恢復了大家氣派,看著被巨大的陣法困在中間的邪龍,笑了,這一戰,他們贏了!付出巨大的慘痛的代價,贏了。空之主很自豪的幫這陣法取了個科學名字─超大型反物質離子外域封印。名字要越長越好……據他們的空間理學,反物質是空間風暴的物質之一,希望那惡魔遇到空間風暴然後消失吧……

邪龍看著底下人的歡呼,好像自己是壞蛋一樣的,明明是他們搶了自己的東西,還違反約定,還得自己暴走!為什麼會這樣!

邪龍惡狠狠的笑了:“哼。只知道暗算的你們算什麼!就算這一次困住了我!在不久的將來我一定會再次回來的!再次回來的時候就是你們的末日!哈…哈…哈…”

天使們還以為邪龍這是在悔氣話,沒有理會。

而空之主與代達羅斯大驚,他們相信,那惡魔絕對有力量能回來!

啟動了“超大型反物質離子外域封印”看著消失的邪龍,天使們開始看著地上的一切,傷心起來,這一戰,他們變得一窮二白,族人也銳減到不足上百……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2-4-1 20:0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第47話 阻止邪龍


代達羅斯一回想起當年那一戰,感覺到現在都還是記憶猶新的害怕,害怕那種瘋狂,害怕那種力量。

“原來,還有這麼一段歷史。”守行知道了驚天大秘密,他才不管邪龍會怎麼樣,他只知道,這新大陸的力量的一切來自於那石碑。

守行頂了頂眼鏡:“不過,我認為這你是你們咎由自取!”

代達羅斯大驚,這是她心中的軟肋:“不…不是的!”代達羅斯難得出現一絲慌亂。她害怕,都是她不阻止空之主瘋狂,才使得她如今的族人不足上百。

守行逼迫道:“如果不是你們強佔著他的東西,如果不是你們違背約定,你認為會出現那種情況嗎?……”

代達羅斯搖著頭,慌亂起來反對:“不,不是的,不是這樣的,我們需要……”連她自己都知道說不過去,這一戰,的確有些咎由自取如果他們把東西交給邪龍,叫邪龍庇護自己一族,按邪龍的性格,可能會這樣做。只是,他們放棄不了那些力量,那種也已稱霸世界的力量……

“哼。”守行狠狠的哼了一聲,他還是明智的站到了朋友的一邊。

代達羅斯最終還是承認了,有些失落:“我知道,是我們貪心,不過……”

不過,代達羅斯還沒說完,守行大驚的打斷了:“快看屏幕!”代達羅斯看著屏幕,顫抖了。

濃濃的煙霧,慢慢的飄到了卡奧斯旁邊,不過,一隻手衝出煙霧,抓住了卡奧斯驚訝的臉。

煙霧緩緩的散掉,殘破的紅色翅膀,滿是血與傷口的邪龍邪笑著抓住了卡奧斯的臉,卡奧斯痛苦的爭扎著,不過,看到那雙血紅的眼睛呆了一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邪龍發出憤怒的吼叫把卡奧斯用力的往地上一砸,濺起巨大的煙霧與碎石,卡奧斯在大坑中間咳了下,不理會滿是傷痕的身體,與眾女吃驚的看向邪龍。

邪龍看了看自己身後破爛的翅膀,不理會疼痛伸出手,一把抓住自己後面的爛翅膀,用力一扯,鮮血四飛,這個翅膀被他自己扯了下來,另一個翅膀也一樣,被自己扯下來,隨手一丟,那沾滿鮮血破爛的翅膀丟到了地上。

“龍!”玲擔心的大驚,眾人也大驚,有這麼傷害自己的身體?翅膀爛了,還可以自我修復,可是,直接扯下來就沒有恢復的可能了。

妮姆芙顫抖了一下,反應性的摸了摸自己斷掉翅膀的根處。沒有翅膀的痛苦她最了解,她不希望邪龍變得和她一樣,成為一個失敗品。

“嗷嗷嗷嗷嗷!”邪龍發出陣陣龍吟一樣的吼聲,以他為中心,一道紅色的光幕向外放出一會兒,又猛的縮回來。 “碰!”邪龍所站的大地旁邊的大地一沉,濺起無數的碎石與煙霧。

“馮”的一聲,一雙巨大的黑色翅膀從邪龍的斷翅處從新長出,模模糊糊的雙角凝實,一條細長的3葉尾巴在搖擺著。

“呼~”邪龍從嘴巴深深的吐出一口紅色的氣體,看了看自己血紅色的爪子,活動了下,然後抬起頭對著天空大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興奮起來。

“快,快阻止他!”空之主急忙對著卡奧斯說道,不過,已經晚了,邪龍已經本能化。空之主癱坐在椅子上:“完了,我們完了。”哈比們奇怪的看了看屏幕中對他咆哮的龍影,又看了看空之主,一臉奇怪。

代達羅斯咬著手指甲:“糟糕了,現在我們根本沒辦法再一次與他對抗,該死的空之主,弄什麼殺虐天使計劃!現在好了!”

守行有些凝重,從代達羅斯那裡了解到,本能化的邪龍根本沒有任何感情,只知道一味的殺虐而已:“就不能再次用那方法封印他嗎?”

代達羅斯搖搖頭:“不可能,那傢伙根本不會中2次同樣的陷阱,而且,我們也沒有力量再去逼迫他解鎖符文了,那陣法只有對方的力量越強,使用對方的力量進行封印。”

守行突然想起自己在祭典上見過這樣子,急忙對代達羅斯問:“那有沒有辦法讓他從新變回來?”

代達羅斯奇怪的看著守行,她沒有想過這問題:“從新變回來?可能嗎?在沒有消耗完力量之前,他是不會變回來的吧。”

守行也不知道怎麼說,只能祈禱,上次伊卡洛斯用什麼辦法讓邪龍變回來,這樣希望能再次祈禱作用吧。

“卡奧斯,把這傢伙帶走,遠離西納普斯,越遠越好!”空之主急忙對著卡奧斯下令,但願自己在天上,那傢伙找不到吧,否則,第一個死的,絕對是自己吧……

“怎麼辦,龍又被支配了!”玲咬著牙,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急的團團轉。

“主人……”哈比們虛弱的支起身體,擔心的看著天空咆哮的邪龍。

伊卡洛斯握緊手:“我們去阻止他!”眾人驚訝的看著伊卡洛斯,他們並不知道這是本能暴走,有些異樣的看著伊卡洛斯。

不過,玲卻點點頭,她知道,如果不阻止龍,那麼,後果將不堪設想。

  眾人見玲都點頭了,也好同意。

妮姆芙與哈比們也想去,不過,卻被伊卡洛斯拒絕了:“妮姆芙,你照顧哈比,哈比,你們帶著傷,最好別參戰了。”

妮姆芙失望的低下頭,她知道,沒有翅膀的她根本幫不上忙,哈比們也一臉失落,她們一直都想幫主人做點什麼,卻一點排不上用場。

“嗯?”卡奧斯奇怪的看著伊卡洛斯阿斯特蕾亞與玲站到自己一邊,按理來說,自己和她們不是敵人嗎?怎麼和自己站到一邊?

伊卡洛斯看出了卡奧斯的奇怪,說出了來意:“我們不是幫你,我們只是想聯合起力量一起阻止他而已。”

阿斯特蕾亞點頭,玲鼓起嘴巴:“我可不會原諒你把龍變成這樣!”

卡奧斯迷茫了,感覺自己都混亂了。

“來了!卡奧斯!”玲看卡奧斯分神了,立馬出聲提醒!

卡奧斯急忙反應過來時,不過看著映入自己眼前的本能邪龍,卡奧斯知道已經躲不了了,急忙用翅膀格擋下這次攻擊。

不過,本能邪龍的一拳還是把天空的卡奧斯再次打下地面,“碰!”濺起一片灰塵。

“好快!好大的力量!”眾人同一時間感到無比的凝重。

本能邪龍看了看被自己打下地面的卡奧斯,然後在抬頭看向伊卡洛斯她們,突然皺了下眉頭,停下來了一會兒。不過,很快的甩甩腦袋,對著伊卡洛斯等人用力的吼了一聲,然後沖向了伊卡洛斯等人。

“來了!”玲出聲提醒,不過,不用他提醒,大家都已經做出了反應。

本能邪龍對著玲一抓,不過,卻穿過去,撲了個空。本能邪龍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又看了看玲,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放棄了對玲的攻擊。

不過,在本能邪龍攻向玲的時候,伊卡洛斯鎖定了他,大堆的追尾導彈飛向本能邪龍。

本能邪龍看著飛過來的導彈,不退也不閃,彷彿沒看見似得。追尾導彈撞上本能邪龍,發出一串巨大的火花,伊卡洛斯知道導彈對邪龍沒用,連忙拿出了最終兵器:“Apollon。”

弓箭凝聚起一隻紅色的劍,鎖定了煙霧中間。阿斯特蕾亞驚呼:“Apollon!伊卡洛斯前輩,你要殺了原罪前輩嗎?”

伊卡洛斯凝重了眉頭:“不,這對他沒用,只能牽制一下他而已,阿斯特蕾亞抓住機會!給他致命一擊。”伊卡洛斯看著阿斯特蕾亞有些猶豫,解釋:“放心,他沒那麼容易死。”阿斯特蕾亞下定決心的點點頭。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2-6 02:15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99568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