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四章 ZERO(上)

 
標題: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四章 ZERO(上)
donaldlau1995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16949
精華 0
積分 1162
帖子 2163
威望 1162
金錢 943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237 點
SMPC 64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9-30
來自 心城市
MP分 0
發表於 2018-6-12 22:18  資料 短消息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四章 ZERO(上)

「這......這怎可能? 再怎樣講,雷也不會把別人的卡搶走的。」

我完全無法相信眼前留著綠色短髮,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的眼鏡男-蘇曼的說話。縱使我為雷澄清,他也沒有在意,只是靜靜的把手上的章魚燒食個清光,接著把手上的垃圾清理好。

「要幫你扔掉嗎,車站附近應該有垃圾桶的。」

「別回避我的說話了,雷一定不會把別人的卡片搶走的。」

蘇曼托一下眼鏡,繼續說著。

「那證據呢? 你要怎樣證明雷.華格納不是一個會把戰敗者的卡片奪走的人?」

「證據嗎,我和他相處的時間就是證據了。如果他的目標真的是我手上的空白卡的話,他早就在四年前......不,他就應該在認識我哥哥的時候搶過來了不是嗎?」

他在聽到我這番話後失望的嘆一口氣。

「四年前和你相處的態度,可不能現在拿出來呢......」

「我所認識的雷就是這樣的人,在我躺醫院的時候他也選擇介紹我去決鬥庵而不是把我的空白卡偷走,我相信他會對鋼出手絕對是有什麼原因的!」

「嘛,這樣就差不多了呢。我就先姑且接受你的講法吧。」

蘇曼看了看手機,發現已經是二十三時後就拿起自己的物品離開,才剛踏出幾步就停下來躊躇著什麼的。

「嘛,算了。還是下次見面再講吧,再見。」

他跟我道別後就走往火車站了。
蘇曼他到底有什麼要跟我說呢?
再者,鋼沒問題嗎?為什麼今天來和老闆談決鬥盤放售的人是蘇曼而不是他。

「我始終沒法相信蘇曼說的話呢......」

「嗯,在苦惱什麼嗎?」

在我身邊一名身材結實,穿著白色T裇,藍色牛仔褲的金髮青年,那就是我的精靈搭擋-尼奧.萊因哈特。他就坐在我身邊,看起來就很享受手上的章魚燒,一邊啃著一邊詢問著我。

「啊,好熱!」

是因為第一次吃章魚燒所以很興奮嗎?看著他就像含著一個熱山芋一樣,吃相顯得十分倉猝,還要差點咬到嘴唇似的。

「但是很好吃呢......」

看著他把口中啃著的章魚燒吞下去後,我才繼續說吧。

「雷一定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會......不,我要相信他不會做這些事的。」

「嘛,你在很久以前就是雷的親友自然會這樣講。萬一他真的是蘇曼口中那個會把別人的空白卡奪走的人呢?」

尼奧接著用口先把下一顆章魚燒吹涼一點,接著用手上的竹簽刺起,直接整顆送到口中品嘗。

「好吃呢~」

「萬一他真的是這樣的人,我們手上的這兩張應該也會是他的目標吧?」

尼奧把口中的章魚燒吞下後開始說。

「把獵物放養著,等到有一定程度後再來收成......這樣的人我也不是沒有遇過的。」

「矣? 你這句話的意思是......」

「人這種生物啊,是不能只看表面就能定論的。
你就沒有考慮過我們只是『幫忙收集空白卡』的棋子的可能性嗎?」

「不,不會是這樣的......」

「說到這裡,那天我們看到雷會披著個黑斗蓬再在我們面前出現露出猙獰的表情說著『蹡蹡蹡,驚喜嗎~』我也不會覺得意外呢......
啊,吃光了呢......」

尼奧繼續把竹簽刺向下一顆章魚燒,可是盒子中已空無一物了。
接著他瞄一下我,就拉著我走去剛剛買章魚燒的店舖。

「突然之間在幹什麼?」

「我吃了一整盒章魚燒還未覺得飽嘛,來買多一盒給我吧~」

「你在開玩笑吧?你剛才都吃了三碗飯了,現在還要吃兩盒章魚燒? 你的胃是黑洞做的嗎!」

面前著我的吐糟,尼奧明顯的不以意,而且還開玩笑的說著。

「因為我真的是肚餓嘛,總不能讓肚子放空的。
而且我這一身強壯的體魄啊,也是靠吃練出來的!」

居然這麼能撐,還真的沒他辦法了,看來尼奧日常還是以維持在精靈的狀態還會比較好。
就這樣我們就回到剛剛買章魚燒的店前。

「哦,這不是剛剛來買章魚燒的金髮小哥,還有遊你嗎?」


才剛走到店前,就被老闆認出了。毫無疑問是因為剛剛買的時候尼奧太興奮所以印象深刻嗎?
不過既然都來了,還只是買章魚燒的話也好像有點苦悶。來轉點新口味吧。

「老闆,來兩個荀子燒吧,不澆醬汁的~」

尼奧聽到我點的兩份荀子燒明顯一面疑惑的看著我,光是看著他的面就能猜出他在想什麼。
"那是什麼,能吃嗎?"

「呵呵,這是你點的兩份荀子燒。小哥是第一次吃荀子燒嗎,可以澆想要的醬汁哦~」

老闆把荀子燒放到紙袋中遞給我們,在給尼奧時還在叮囑他可以澆醬汁這件事。
一個看起來就像鯛魚燒差不多的淡棕色小食就握在手中,就差在現在握著的是竹荀形狀,而不是鯛魚。中間的餡料我倒是沒有深究,嗅起來有一陣椰子味,內裡應該有些椰子肉的。

「可以淋醬汁哦,嗯......」

尼奧單手握著荀子燒,看著放在店面正在冷卻的荀子燒旁邊不同顏色的醬汁,思考著要選那一種。

「不行喔,尼奧,」

看到這情況的我不自主的把另一隻手放到他的左肩上,繼續說著。

「荀子燒是要不澆醬汁吃才是最正宗哦。」

「啊,原來是這樣啊。那我不客氣了~」

聽到我說的話後尼奧頓時心情開朗,看起來剛才還因為醬汁的事而苦惱著呢~
但是才剛咬下去,立刻面露難色。看到這情況的老闆當場捧腹大笑。

「哈哈哈,又一個受害者呢!」

「為什麼會沒有味道的......」

「你在說什麼,明明充滿椰子香。」

我大口大口的咬下去,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他們會不能接受原汁原味的荀子燒。

「來吧,幫你澆一些醬汁~
不淋醬汁這玩法啊,也就只有遊一家人吃得下去喔。」

「謝謝老闆。」

再一次嘗試澆了醬汁的荀子燒,雖然是面有難色的吃下去,但這次的反應也比第一次嘗試時好不少。

「還不賴呢......」

「看吧,就說要澆醬汁才好吃~」

「咕.....走吧尼奧,我們回家去。再見啦老闆~」

「下次要再來嘗試其他醬汁喔~」

「嗯,一定的!」

在和老闆道別後,我們一邊慢慢品嘗著手中的小食,慢慢的走回家。

「如果真的要和雷決鬥的話,你有信心可以戰勝他嗎?」

尼奧趁著街上沒什麼人的時候,開始問著我。

「嗯......說真的,沒有......」

我失望的搖搖頭,有四年空窗期的我其實沒可能戰勝身邊一直有在決鬥的其他人吧。

「一定有方法的,別這麼快放棄。就算是這樣你也應該知道他的牌組吧,那就針對他牌組的缺點制定戰略或許也......」

「沒有用的,或許他也早就換了別的牌組。」

「嗯,看來也只能硬上呢......」

「如果能運用兩張空白卡的話,或許可以與之一搏吧?」

「空白卡嗎......看起來的確是比較保險的做法呢。」

尼奧咬了一口,思考著我說的話。

「唉喲,荀子燒是要不澆醬汁才是最好吃的喔?」

快走到家所在的街口時,一道聲音叫停了我們。雖然有點陌生,但就是在那兒聽過的,低沉而沙啞的男聲。跟著聲音的來源走進附近的巷子後,就看到一名披著黑斗蓬的人一邊洗牌,一邊在低聲呢喃自語。
對方很快的也注意到我,而且還對著我招手示意。

「很久不見呢,過來吧。」

雖然並沒有聽到,但是看著他的手勢,自然就會覺得他在說這樣的話。

「慢著,不要過去,遊。」

尼奧很明顯對那個人充滿戒心,當我看著那個黑斗蓬人的時侯就抓著我左肩提醒我。

「應該沒事的,一起過去吧。」

「喂!」

我牽著他的右手一起走到黑斗蓬人的面前,雖然尼奧臉上是擺著不情願的表情,但到最後還是跟著我一起走上前。

「感覺,很久沒見呢。我倆難得有緣,就來幫你做一次占卜吧?」

對方還是和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沒有左手而且聲音十分沙啞。他先是一直用右手切牌,接著把牌組放在桌上,把牌組的數張卡覆蓋著我們的面前。

「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尼奧一下子就把手上的荀子燒握爛,目露兇光的質問著對方。

「你想我以你們手上的空白卡為目標嗎,也是可以,不過未是時候。」

「少給我玩花樣了!」

尼奧憤怒的用右手拍到桌上,把對方原本放好的卡片都震散了。

「咳嗯。你的可能性,在你手上的空白卡全都覺醒之後,我再來決定要不要搶走,也不遲吧?
來,先坐下吧。」

他並沒有被尼奧嚇到,先是把卡片放回本來的位置後,就打個響指,兩張摺椅就在我們面前憑空出現。我和尼奧都很明顯的在猶疑,互相對視著。

「放心坐吧,都看過空白卡和精靈,還有其他更難以置信的事了。就要連這些小事都要感到不解嗎?」

雖然對方全身都包著繃帶,但還是感受得到他有點不耐煩的眼神。
我和尼奧過一會兒後也決定坐下,看對方會幹什麼。

「最近有很多煩惱嗎?」

對方開始把牌翻開,很遺憾那並非占卜會用的塔羅牌,而是決鬥怪獸卡。
為什麼占卜是會用決鬥怪獸卡的,你真的是占卜師嗎!?

「嘛,算是吧。 包括你並不是用塔羅牌而是用怪獸卡來占卜這一件事。」

「在為面前的並非塔羅牌的事而煩惱著嗎,哈哈哈。還有呢?」

「要講嗎?」

我問著尼奧,他沉恩了一會,在聽到我問的話後點一下頭。

「嗯......無問題吧。」

「我沒有信心面對朋友的決鬥中拿取勝了。」

「這樣的煩惱啊,完全不是煩惱呢。」

翻到最後一張時對方突然停下來,看著我說道。

「這樣換一副更強的牌組不就可以嗎?」

「我的牌組對我有特別的意義,我是不會換牌組的。」

「不願意換牌組,那就這樣吧。」

在說完這話之後,黑斗蓬男也把桌上的牌收起來。

「來一場決鬥吧。」

「果然你還是打著空白卡的主意來的嗎!」

尼奧一看到對方提出決鬥要求就馬上激動起來。

「別擔心,只要無法運用空白卡的力量的決鬥,就不能構成擁有權轉換的條件了。
我們在桌上決鬥吧。」

黑斗蓬人把桌面上的卡片收起,拿出了另外一副牌組放到桌上。

「決斗者相遇的時刻,那就是決鬥的開始。把你的牌組拿出來吧,如果你還是一個決斗者的話。」

決斗者相遇的時刻,那就是決鬥的開始,哥哥也曾經對我這樣說過。
可是沒有必勝把握的決鬥,真的有去面對的必要嗎?

「遊,別受他的挑釁。」

尼奧打個響指把身上的衣服換回金色的鎧甲,和對方對峙著。

「沒問題的,尼奧。」

我深吸一口氣,接著把牌組放到桌上。

「就相信你一次,決鬥吧。」

尼奧看到我的行動後,不甘的把鎧甲換回便裝,安靜的看著我。

「非常好,我是零,和你一樣是個決斗者。
因為我只是手癢想打一下牌,所以採用4000生命值的規則,沒問題吧?」

或許這一切就如他所期待著的一樣。不過既然哥哥也說過一樣的說話,那我就相信他吧,相信著哥哥也說過的這一句。

「知道了,那開始吧。」

「決鬥!」


分享




頂部
donaldlau1995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16949
精華 0
積分 1162
帖子 2163
威望 1162
金錢 943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237 點
SMPC 64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9-30
來自 心城市
MP分 0
發表於 2018-6-12 22:19  資料 短消息 
遊: 4000 vs 零: 4000

零在看一下最開始的手牌後,就把手牌覆放在桌上的一旁,把右手空出來。

「由我先攻,抽卡。發動永續魔法幻鏡迷廊。只要這張卡在場上時,每有一次怪獸的召喚,特殊召喚後,就在這張卡上放置一個鏡指示物。」

和之前的人一樣,都是使用著從未聽過的卡......
嘛,使用著我沒見過的卡才是理所當然吧?

「之後捨棄一張手牌,發動魔法卡幻鏡之門,從牌組以攻撃表示特殊召喚M(Mirror).Hero 結晶哨兵。」

M.Hero 結晶哨兵: ATK: 1200/DEF: 700

「幻鏡之門的效果,在幻鏡迷廊增加一個鏡指示物,再加上幻鏡迷廊的效果,所以現在有兩個。」

零從旁邊拿了兩個硬幣,放到幻鏡迷廊上。

幻鏡迷廊: 2

「之後發動結晶哨兵的效果。」

零從桌下拿出一個硬幣,並扔上去,任由它掉到桌上,剛好就落在我們場地的正中間。

「根據擲硬幣的結果決定,因為是反面,所以我把M.Hero 鐳射巫師送入墓地,另外因為我的場上有幻鏡迷廊,所以再抽一張卡。最後覆蓋兩張卡,回合結束。」

幻鏡迷廊的鏡指示物實在令人在意,到底會有怎樣的用途?
光是這一張卡在場的話就會讓結晶哨兵的效果得以強化,如無意外鏡指示物還有更重要的價值。

「我的回合,抽卡! 」

喔,這麼快就抽到剛剛入手的卡了嗎?
只要有這一張卡,就能隨心所欲使用合適的騎士了,一口氣進攻吧。

「在我的行動前,我可以查看一下幻鏡迷廊的效果嗎?」

「不行,即使是正規的決鬥也不能查閱對方的卡牌效果吧?」

「那好吧,我要召喚騎士希姆路克。」

騎士希姆路克: ATK: 1000/DEF: 0
幻鏡迷廊: 3

「騎士希姆路克的效果,捨棄手牌的神風之結晶,增加一個魔力指示物。」

「發動反撃陷阱-鏡花水月,移除一個鏡指示物,把你的怪獸效果無效,而且攻撃力重置。因為你的騎士希姆路克的攻撃力本來就沒有變動,所以還是1000點攻撃力。」

幻鏡迷廊: 2

彷彿被他預算到我要做的事,騎士希姆路克連一個魔力指示物也累積不到的情況下就被無效了。但是我放到場上的下一張卡,就讓他把注意力放到它身上。

「那我就發動永續魔法-結晶礦脈。發動它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在結晶礦脈上放置一個魔力指示物。」

「這裡。」

零聽到我的卡牌的效果後,也示意我可以使用桌面上放著的硬幣。

「多謝了。」

結晶礦脈: 1

「發動這張卡的第二個效果,移除一個魔力指示物,把牌組的赤炎之結晶特殊召喚。」

「因為有怪獸特殊召喚了,所以增加一個鏡指示物。」

赤炎之結晶: ATK: 0/DEF: 0
結晶礦脈:0
幻鏡迷廊:3

「之後我要用等級一的赤炎之結晶和等級四的騎士希姆路克同調,同步召喚炎之騎士紅蓮。」

炎之騎士紅蓮: ATK: 2400/DEF: 2200
幻鏡迷廊:4

「發動炎之騎士紅蓮的效果,特殊召喚成功後選擇你場上的一隻怪獸破壞,並且給予那怪獸原攻撃力一半的傷害,我選擇結晶哨兵發動這個效果。」

「幻鏡迷廊的效果,移除一個鏡指示物,代替效果破壞。」

幻鏡迷廊:3

啊,還可以這樣嗎......

「那就用紅蓮對你的結晶哨兵攻撃!」

「速攻魔法-相位交換發動,移除場上一個鏡指示物,把紅蓮的表示形式更換。」

炎之騎士紅蓮: ATK>DEF
幻鏡迷廊:2

「嘖,那我要覆蓋一張卡,結束回合。」

還真是堅實的防守力啊......
我斜眼偷看一下尼奧,他也是一隻摸著下巴,另一隻手撐著身子,聚精會神的看著決鬥。

「抽卡,召喚M.Hero 殘像騎兵。」

M.Hero 殘像騎兵: ATK:1500/DEF: 100
幻鏡迷廊: 3

「發動殘像騎兵的效果,選擇場上任意體M.Hero怪獸發動,選擇怪獸的等級變為選擇怪獸的數量。我只選擇殘像騎兵這一張卡發動,所以他的等級變成一。」

M.Hero 殘像騎兵V4> LV1

「之後發動殘像騎兵的另一個效果,和這個效果和結晶哨兵一樣,是用擲幣的結果決定,但是,」

零這次並沒有把硬幣扔出,反而是把幻鏡迷廊上的一個硬幣拿走。
難道幻鏡迷廊的真正效果是......

「只要幻鏡迷廊在場上,場上所有M.hero怪獸需要擲幣決定的效果,我就可以移除和該怪獸等級一樣的鏡指示物讓我自由決定。」

說著這一句話,零把卡上的一個硬幣拿走了。
幻鏡迷廊: 2

「我選擇的是反面的效果。我可以從墓地把一隻等級四以下的M.Hero特殊召喚,出來吧,M.Hero 鐳射巫師。」

M.Hero 鐳射巫師: ATK: 1000/DEF: 0
幻鏡迷廊: 3

「發動鐳射巫師的效果。」

噹啷一聲,在桌上顯示著的是硬幣的正面。

「正面的效果,我選擇場上的一體怪獸,它的攻撃力上升1000點。我要選擇殘像騎兵讓它的攻撃力變成2500點。進入戰鬥階段。」

M.Hero 殘像騎兵: ATK:1500> 2500

還好,即使是三隻怪獸的總攻撃,我的生命值也不會一次耗盡,蓋卡大可以先不發動。

「使用殘像騎兵攻撃炎之騎士紅蓮,有要發動蓋卡嗎?」

「沒有。」

「那我再用剩餘的兩隻怪獸直接攻撃。」

遊: 4000>1800

「進入主要階段2,我要把結晶硝兵,鐳射巫師解放,從手牌以守備表示把M.hero 盾鏡劍兵特殊召喚。」

守備表示特殊召喚嗎......
M.hero 盾鏡劍兵: DEF: 2600/ATK: 2600
幻鏡迷廊: 4

「這張卡可以解放場上合計等級七以上的M.hero,或移除場上七個鏡指示物特殊召喚。盾鏡劍兵和其他的M.hero怪獸不同,他不需要擲幣,而是用表示形式決定效果。而守備表示的場合,這張卡不會成為對方卡片效果的對象。」

「這樣的話對我完全沒有威脅呢。」

到我的回合,只要同步召喚出闇之騎士終影,就能輕鬆解決了。

「是嗎,那我再發動墓地中的相位變換的效果。在墓地的這張卡可以透過解放場上的一隻M.hero,把它蓋回場上。我要解放場上的殘像騎兵來發動這效果。想要打算用高攻撃力的怪獸來突破嗎,那就來試試看啊。」

啊,我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
看到零的行動,尼奧也失望的對我搖搖頭。
為什麼,為什麼他好像猜到我接下來要做的事一樣的,這不對啊?

-----------------------------------------------------------
Mirror Hero 結晶哨兵 光 LV4 效果 戰士族 ATK/1200 DEF/700
此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此卡的(1)效果在場上表側表示為只能發動一次。
(1)在主要階段,擲一次硬幣,根據結果適用以下效果:
正面: 從牌組把一體「Mirror Hero」怪獸加入手牌,「幻鏡迷廊」在場上的場合,再把牌頂一張卡送入墓地。 
反面: 從牌組把一體「Mirror Hero」怪獸送入墓地,「幻鏡迷廊」在場上的場合,再抽一張卡。

Mirror Hero 殘像騎兵 光 LV4 效果 戰士族 ATK/1500 DEF/100
此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能各發動一次。
(1)在主要階段,擲一次硬幣,根據結果適用以下效果:
正面: 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等級四以下的「Mirror Hero」怪獸 。
反面: 從墓地特殊召喚一體等級四以下的「Mirror Hero」怪獸。
(2)選擇場上任意體「Mirror Hero」怪獸發動,選擇怪獸的等級變更為效果對象的數量。

Mirror Hero 鐳射巫師 光 LV4 效果/協調 戰士族 ATK/1000 DEF/0
此卡的(1)效果在場上表側表示為只能發動一次。
(1)在主要階段時一次,以擲一次硬幣適用以下效果:
正面: 選擇場上一體怪物發動,直到回合結束前攻撃力增加1000點。
反面: 選擇場上一體怪物發動,直到回合結束前攻撃力下降1000點。

Mirror Hero 盾鏡劍兵 光 LV7 戰士族/效果怪獸 2600/2600
(1)可以解放場上合共等級7以上的「Mirror Hero」怪獸或移除場上7個鏡指示物,從手牌或墓地特殊召喚。
(2)根據此卡的表示型式,此卡獲得以下效果:
攻撃表示: 與此卡戰鬥的卡怪獸效果無效化,該怪獸到傷害步驟结束時變回原攻撃力。
守備表示: 此卡不會成為對方卡片效果的對象。

幻鏡迷廊 永續魔法
「幻鏡迷廊」在我方場上只能存在一張。
(1)雙方怪獸召喚,反轉召喚,特殊召喚成功的場合,在此卡放置一個鏡指示物。
(2)場上冠有「Mirror Hero」之名的怪獸發動的效果,從場上移除與怪獸相同等級或階級數量的鏡指示物,不擲硬幣直接選擇其中一個適用。
(3)一回合一次,場上的此卡或「Mirror Hero」怪獸被對方的卡片效果破壞時,可以移除此卡上的一個鏡指示物代替。

幻鏡之門 通常魔法
此卡發動的回合我方不能召喚,特殊召喚「Mirror Hero」之外的怪獸。
(1)我方場上沒有怪獸時才能發動,從牌組選擇一體等級四以下的「Mirror Hero」怪獸特殊召喚。之後,在我方場上一張表側表示的卡片放置一個鏡指示物。

相位交換 速攻魔法
此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能選擇其中一個發動。
(1)移除場上一個鏡指示物,選擇一體怪獸發動以下一個效果:
。該怪獸的攻守值交換。
。該怪獸的表守形式更換。
(2)解放我方場上一體「Mirror hero」怪獸發動,把墓地的此卡覆蓋到場上。

鏡花水月 反制陷阱
此卡名的(1)(2)效果一回合只能選擇其中一個發動。
(1)對方場上怪獸的效果發動時,移除場上一個鏡指示物發動,對方怪獸的效果發動無效,而且該怪獸的攻撃力變成原數值。
(2)移除場上八個鏡指示物,把墓地的此卡覆蓋到我方場上。

騎士希姆路克 風 LV4 效果 戰士族 ATK/1000 DEF/0
此卡名的(2)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一回合一次,捨棄一張「結晶」之名的卡片發動,此卡增加一個魔力指示物(最大1個)。
(2)移除此卡上一個魔力指示物,場上所有的魔法,陷阱卡返回手牌。

赤炎之結晶 炎 LV1 效果/協調怪獸 岩石族 ATK/0 DEF/0
此卡名的(1)效果一回合只能發動一次。
(1)我方場上炎屬性,「騎士」之名的怪獸的效果發動的回合,捨棄一張手牌,此卡從墓地特殊召喚,因此效果特殊召喚的此卡從場上離開時除外此卡。

炎之騎士紅蓮 炎 LV5 同步/效果 戰士族 ATK/2400 DEF/2200
炎屬性協調+協調以外戰士族怪獸一體
此卡只能以同步召喚特殊召喚。
(1)此卡特殊召喚成功時,選擇對方場上一體怪獸發動,破壞選擇怪獸並給予對方該怪獸原攻擊力一半數值的傷害。

結晶礦脈 永續魔法
(1)一回合一次,在此卡或場上可以放置魔力指示物的卡片上放置一個魔力指示物。
(2)一回合一次,移除場上一個魔力指示物,選擇以下一個效果發動:
。從牌組,手牌,墓地選擇一體「結晶」怪獸特殊召喚。
。場上一體戰士族怪獸攻撃力上升1000點。
(3)此卡被卡片效果破壞的場合,可以移除場上一個魔力指示物代替。
--------------------------------------------
後話:
好像真的太悠閒了......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8-10-22 15:45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3739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