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三章 謊言(下)

 
標題: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三章 謊言(下)
donaldlau1995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16949
精華 0
積分 1160
帖子 2161
威望 1160
金錢 938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237 點
SMPC 62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9-30
來自 心城市
MP分 0
發表於 2017-11-3 01:03  資料 短消息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三章 謊言(下)

二十二章連結
如無意外我應該會兩個月後才會更新第二十四章
-----------------------
「DUEL!」

遊/尼奧: 16000 vs 米拉/政: 16000

我和政在抽出手牌後就互相對峙著。

「我的回合,抽牌。」

帝王還有海皇,真是非常棘手的組合。
海皇快速而強力的攻勢再配合帝王強力的場地控制,我們可以說是毫無勝算......
我應該要怎樣怎樣做?

「怎了,都看著手牌發呆了。」

政簡單地看了一下手牌就放到桌面,等待著我的行動。

「你都是先攻了,就盡情做招吧。」

「不,沒事了。那主要階段。」

在我之後就是米拉的回合,帝王的怪獸攻撃力都是2400點,而且大部份都有著能把對方怪獸破壞的效果,那我就這樣辦吧。

「我要召喚騎士珀修斯。」

騎士珀修斯: 1000/0

「之後把它解放,從手牌特殊召喚砲塔戰士。砲塔戰士的攻撃力會上升用作解放的怪獸的原攻撃力數值,而在砲塔戰士特殊召喚成功時發動手牌的聖星的騎士尼奧的效果,把他特殊召喚。」

砲塔戰士: 1200/2000
聖星的騎士尼奧: 0/0
砲塔戰士: 1200> 2200

「之後我要把兩體怪獸疊合,把雙盾的騎士尼奧超量召喚。作為超量素材的尼奧的效果,超量召喚成功時我可以抽一張卡,最後覆蓋兩張卡,回合結束。」

雙盾的騎士尼奧: 2500/2000

我的雙盾的騎士尼奧只有擁有尼奧作為超量素材的話就不會被效果破壞,再加上2500點攻撃力和兩個用來代替戰破的超量素材,我的開局可以說是十拿九穩。即使米拉真的召喚了風帝,我也準備了技能突破應付這個唯一能夠把雙盾撃敗的效果,下一回合她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吧?

然後尼奧就可以在米拉無法動作的空檔盡全力輸出了,簡直是完美的劇本!

「有一個問題在你超量前就想問了,遊。」

「矣,什麼?」

米拉在拿起手牌後就看著我的怪獸,而政就看著電視回避我的視線。

「你不覺得萊因哈特君和你的超量怪獸幾乎一模一樣嗎,就連名字也是一樣矣。」

「啊,這不是當然的......啊。」

好痛,到底誰在桌底踩我啊。
不對,我到底都在幹什麼啊,明明說好不讓她知道精靈的事,現在卻把尼奧召喚出來了!

「難道就沒聽過人有相似嗎?」

「這樣啊,的確有可能呢。抽卡。」

政看著我們後就只是扶著額頭露出失望的表情,尼奧就只是無奈地苦笑。
而米拉仔細閱讀我的怪獸效果後就好像明白我的想法了。

「又在賭我手牌沒風帝,就不能給我一點新意嗎?」

「才怪,這次就算你有風帝也做不出什麼的。」

面對著我們的對談,尼奧也插進這個話題。

「難道遊在以前就是這樣嗎?」

「對啊,跟你說啊,他以前是直接賭我起手抽不到任何一張帝呢。」

「好了,以前的事就放到以前吧,別拿出來講了。」

「知道了。我要發動帝王的開岩。只要場上存在著這張卡的話,我方就不能從額外特殊召喚任何怪獸,但是一回合一次,在升級召喚成功時,我就可以在牌組把一隻不同名字,而且攻撃力是2400或2800,守備力是1000點的怪獸加到手牌。」

怎可能,這樣的話不就確保風帝入手嗎!
不過只要這張卡片在場上的話就不能從額外牌組召喚任何怪獸,真是一把強力的雙刃劍。
不過能夠利用這個效果的話,或許能夠有效拖慢他們的速度就是了。

「怎了,一直盯著我的開岩是在打什麼如意算盤嗎?」

「沒有啊,你快一點好嗎?」

「好吧,接著我要發動帝王的烈旋。此卡的效果是可以解放對方場上的一隻怪獸來進行我的升級召喚,但是這回合我不能從額外牌組進行特殊召喚。有什麼對應嗎?」

「沒......沒有。」

竟然會有這一個效果的卡,完全失算了啊......

「你是賭中我抽不到風帝啦,只是你不知道我現在有這張卡而已,不是你的錯啦。我要解放你場上的雙盾的騎士尼奧,升級召喚冰帝梅比烏斯。冰帝的效果我不用說了吧,之後要連鎖開岩的效果,有什麼對應嗎? 沒有的話你的兩張蓋卡就要被破壞了哦。」

米拉先是把我當成小朋友一樣摸頭,之後就把我的怪獸拿去墓地了。
可惡,這到底是什麼安慰方法啦。

冰帝梅比烏斯: 2400/1000

「我要發動突破技能,把你的冰帝的效果無效化。」

還未完的,我還有第二道防線,只要把聖反保著的話這根本不是什麼問題!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這麼自信了,但是這情況還要開突破技能的話,另一張該不會是聖反吧?」

「嘛,你的冰帝攻撃的話就知道了不是嗎?」

「誰會跟你說的話去冒險,我是笨蛋嗎? 冰帝的效果被無效了,那開岩的效果,我要從牌組把烈風帝萊扎加進手牌。」

「烈風帝,萊扎?」

米拉把一張我從未見過的怪獸加進手牌,等級八的帝王......
到底有什麼效果,該死這還真的令人期待。

「期待他的效果嗎,他可是你一直等待著的風帝哦~」

「怎可能會期待,最好就是連召喚都沒門。好了,快來用你的冰帝攻撃我吧,快來吧。」

「嘖,真不坦率。我要發動帝王的凍氣,把你場上的覆蓋卡破壞。啊,還真是聖反呢,哼~」

米拉一臉滿足的看著我的聖反送到墓地,結果這一次也是什麼都被她看透呢。

「好,戰鬥階段,我要用冰帝對你直接攻撃!」

遊: 16000> 13600

「在我場上沒有卡片而受到傷害時,我可以從手牌把這張卡特殊召喚,出來吧,冥府的使者柯斯!」

冥府的使者柯斯: 2700/2500

「連柯斯也準備了嘛,真煩人。」

「柯斯的效果,特殊召喚一體冥府的使者凱因代幣到場上。」

冥府的使者凱因: 2400/2400

「主要階段二,我要覆蓋一張卡,回合結束。」

「你們感情真好呢。好,我的回合,抽卡!」

感情好嗎,或許是這樣吧......
尼奧先是每一張卡片仔細觀察,之後再拿起了額外牌組看了一會兒。
在我們等待了一下後他一邊碎碎唸,一邊開始動作。

「首先召喚哥布林飛行員,接著發動他的效果,從手牌把協調戰士特殊召喚,之後把哥布林變成守備表示。」

哥布林飛行員: 1400/0
協調戰士: 1600/200

「等級三的協調和等級四的怪獸,毫無疑問會是同步召喚吧?」

「正是,我要把哥布林飛行員和協調戰士作為素材,同步召喚機械龍電動工具。」

機械龍電動工具: 2300/2500

「竟然不是七劍戰士而是機械龍!」

「喂,你們對七劍戰士很有意見嗎?」

米拉和政在看到尼奧打出機械龍的一刻表現驚嘆,可惡,講得我的牌組就只有七劍戰士一樣。

「那你平常就只會打出他啊。」

「好吧......」

你們兩個都異口常聲的說來,我連反駁都沒門了。

「好,之後我要把斷掉的竹刀裝備在機械龍身上。機械龍的效果,有裝備魔法裝備到他身上時我可以抽一張卡。接著再發動金黃色的竹刀,抽兩張卡。」

尼奧觀察一下米拉,確定他沒有反應後就繼續行動。

「然後以竹刀為對象發動拘束解放波,把竹刀和你蓋著的魔陷全部破壞。」

米拉在看到拘束解放波時先是遲疑,接著反覆思考過後決定把卡片放到墓地。
連撃的帝王,那張卡片到底是什麼效果來著,和帝王的烈旋一樣是沒見過的卡呢。

「看來那是很重要的卡片呢。」

「嘛,只是能讓遊嚇一跳的卡片而已。」

「這樣的話我也很想看呢,可惜我是遊的拍擋,我不能讓你發動它的。支付2000點生命值發動精神利刃,裝備到柯斯身上,柯斯的攻撃力增加2000點。」

尼奧: 13600> 11600
柯斯: 2700> 4700

「戰鬥階段,我要用柯斯對冰帝攻撃。」

米拉: 16000> 13700

「接著是凱茵和機械龍的直接攻撃!」

米拉: 13700> 9000

「好,進入主要階段二,我要覆蓋一張卡,然後結束回合。」

「能夠一下子把我們的生命值削到9000,以初學者來講也是做得不錯了。我的回合,抽卡。」

來到政的回合,場上的帝王的開岩將會成為他的絆腳石吧?
但他的表情毫無一絲苦惱,根本不把那張卡放在眼內。

「把墓地的連撃的帝王和帝王的凍氣除外,發動帝王的凍氣的另一個效果,把你場上的一張覆蓋卡破壞。之後召喚深海的歌者,發動她的效果,把海皇的重裝兵以守備表示特殊召喚。」

深海的歌者: 200/400
海皇的重裝兵: 0/1600

海皇的重裝兵有著額外通召多一隻海龍族怪獸的效果,這樣政的場上就會存在三隻怪獸......
原來如此,還可以利用海皇龍的效果把帝王的開岩的副作用解除啊!

「遊你已經猜到我想做什麼了嗎? 海皇的重裝兵有著可以讓我額外召喚多一隻等級四以下的海龍族怪獸的效果,我要召喚海皇子尼普深淵。」

海皇子尼普深淵: 800/0

「雖然他那三隻怪獸的攻撃力連1000都沒有,但好像有點不妙啊,遊。」

「海皇子的效果發動,把海皇的突撃兵送墓,之後把海皇龍波賽頓龍加手。覆蓋四張卡,之後把場上的三隻怪獸解放發動海皇龍的效果,把他特殊召喚!」

海皇龍波賽頓龍: 2800/1600

「首先發動海皇龍的效果,接著以冥府的使者柯斯為對象連鎖重裝兵的效果,最後再連鎖海皇子的效果。」

「連鎖? 那是什麼?」

「簡單來講,複數的卡在同一時間點發動效果就會形成連鎖,而根據卡片的發動次序,在拆解的時候會以相反的次序去進行。如果你現在發動卡片的效果的話,那拆解的時候就會先處理你的卡片的效果,最後是海皇龍這樣。」

「那我要發動機械龍的效果,把精神利刃裝備到他的身上。」

機械龍電動工具: 2300> 4300
冥府的使者柯斯: 4700> 2700

「哦,不錯的判斷嘛。那海皇子的效果,把海皇的突撃兵特殊召喚。接著是重裝兵的效果,把冥府的使者柯斯破壞。」

海皇的突撃兵: 1400/0

「最後是海皇龍的效果,把場上所有的魔法,陷阱返回手牌,回到手牌的魔陷超過三張的時候,每有一張,對方的怪獸的攻撃力就下降300點。同時,只要場上存在突撃兵以外的海龍族怪獸時,他的攻撃力就會上升800點。」

冥府的使者凱茵: 2400> 600
機械龍電動工具: 4300> 500
海皇的突撃兵: 1400> 2200

「攻撃階段,我要用海皇龍對凱茵攻撃。」

尼奧: 11600> 9400

「接著用突撃兵對機械龍攻撃。」

尼奧: 9400> 7700

「進入主要階段二,發動水神的護符,直到我方第三個結束階段前我方的水屬性怪獸都不會被對方的卡片效果破壞。另外再覆蓋三張卡,回合結束。」

水神的護符: 0> 1

「結果還是在一回合內被全清呢。」

「最少你的精神利刃保住了不是嗎,只要把裝備保住的話還是可以繼續戰下去的。我的回合,抽卡。發動貪欲之壺,把墓地的五隻怪獸送回牌組洗牌,抽牌!」

我把雙盾的騎士尼奧,冥府的使者柯斯,騎士柏修斯,協調戰士和哥布林飛行員送回牌組洗牌,之後抽兩張卡。尼奧看著他的怪獸放到我的牌組去,看得一臉疑惑。

「矣,協調戰士和哥布林飛行員不是應該回到我的牌組嗎?」

「因為目前是我的回合,所以墓地的怪獸就會回到我的牌組了,也有人會利用這樣的規則把隊友的王牌送入另一人的牌組中作出干擾。」

「這樣啊......」

尼奧握著手牌表現出思索的樣子,大概是想試一下我對他說的事吧?

「發動蠻族的饗宴LV5,從墓地把聖星的騎士尼奧和砲塔戰士特殊召喚!」

政看到我打出這張魔法後表情變得興奮起來。

「哦哦,是闇川給你的卡片嗎! 但是我不會讓你成功超量召喚的,陷阱卡狡猾的落穴發動,選擇你場上的兩隻怪獸破壞。」

「我不會讓你得逞的,支付1500點生命值發動我身為盾,把你的狡猾的落穴效果無效。」

遊: 7700> 6200

「之後我要把聖星的騎士尼奧和砲塔戰士疊放,出現吧,雙盾的騎士尼奧!」

「突然滿腔熱血呢,受不了這傢伙了......」


分享




頂部
donaldlau1995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16949
精華 0
積分 1160
帖子 2161
威望 1160
金錢 938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237 點
SMPC 62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9-30
來自 心城市
MP分 0
發表於 2017-11-3 01:04  資料 短消息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三章 謊言(下)

正當我放鬆下來,政把一張能令我神經再度緊張起來的卡片翻開。

「速攻魔法,海皇的咆哮,把海皇的重裝兵,海皇的突撃兵和海皇子深淵尼普特殊召喚。完全沒想過最後一張蓋卡會是它吧~」

「該死......」

原本還以為可以令米拉因為沒有解放用的怪獸而拖慢她的腳步,結果還是徒勞無功嗎?

「那到我的回合了,抽卡。發動墓地的海皇龍的效果,把場上的三體怪獸解放,特殊召喚。接著發動海皇龍的效果,然後以雙盾的騎士為對象連鎖重裝兵的效果,最後連鎖海皇子的效果。」

「那我發動強制脫出裝置把你的海皇龍返回手牌。」

「那海皇子的效果,把海皇的突撃兵特殊召喚,接著重裝兵的效果把雙盾的騎士尼奧破壞,最後是海皇龍的效果,把埸上所有魔陷送回手牌。」

現在米拉的場上只剩下海皇的突撃兵,就結果而言還是很成功地把烈風帝封印了。

「我再一次發動帝王的開岩,然後發動場地魔法真帝王領域。真帝王領域的效果,一回合一次可以讓我手牌上一隻攻撃力2800,守備力1000的怪獸的等級在結束階段前下降2級。我要把手牌的烈風帝的等級變成6。」

烈風帝萊扎: 8> 6

「等級六,也就是只需要解放一體就能召喚嘛......」

「那我把突撃兵解放,召喚烈風帝萊扎,發動他的效果,同時連鎖帝王的開岩的效果,先把怨邪帝蓋霧斯加到手牌,接著選擇場上,以及雙方墓地各一張卡片回到牌頂,我把我的帝王的開岩以及你墓地的金黃色的竹刀發動效果,這樣就把你下一個回合完全封印了。」

「還是贏不到你呢......」

「拿著四年前的牌組還可以贏就見鬼了。戰鬥階段,使用烈風帝直接攻撃。」

遊: 6200> 3400

「接著覆蓋一張卡,回合結束。只要我方額外牌組沒有卡片,而且場上有著升級召喚的怪獸存在的話,你們就不能從額外牌組特殊召喚。雖然有點對不起萊因哈特君,但我們的勝利已經確定了。」

「即使是這樣我也不會放棄,抽卡! 我要召喚重裝武者弁慶!」

重裝武者弁慶: 500/800

「哦哦,終於看到了,弁慶!」

「接著發動融合武器村雨刀及支付2000點生命值發動精神利刃,都裝備到弁慶上。」

尼奧: 3400> 1400
重裝武者弁慶: 500> 3300

「進入戰鬥,我要用弁慶對你的烈風帝攻撃!」

米拉: 7400> 6900

「弁慶的效果,可以進行與裝備在自身的裝備卡數量的額外攻撃,所以我可以再向你直接攻撃兩次!」

米拉: 6900> 300

「差一點就輸了呢......」

米拉看著計算機上顯示的生命值,不禁捏一把冷汗。

「之後覆蓋一張卡,回合結束。」

「果然是重裝武者牌組,稍有大意就會被反殺呢,抽卡!」

「發動活死人的呼聲,把機械龍電動工具特殊召喚。這樣你就不能攻破我的防禦了!」

「這可不一定啊。」

「什麼!?」

「我的王牌怪獸現在才要颯爽登場啊! 發動貪欲之壺,把墓地的五隻怪獸送回牌組洗牌,然後抽兩張卡!」

政把冰帝梅比烏斯,深海的歌姬,海皇子深淵尼普,海皇的突撃兵和海皇的重裝兵送回牌組洗牌後就抽卡。
「Cno.17 暗海龍 漩渦」,那就是他現在的王牌,讓我看看你會怎樣使用他把尼奧的兩隻怪獸撃破吧。

「之後召喚深海的歌姬,發動效果,從牌組把海皇子深淵尼普特殊召喚。之後海皇子的效果,把海皇的突撃兵送墓,從牌組把海皇的狙撃兵加入手牌。最後我要用等級一的海皇子深淵尼普,和等級二的深海的歌姬協調。出吧,深海之幽影,海皇的暗殺者!」

海皇的暗殺者: 1400/0

這就是海皇的同步怪獸,但是攻撃力才1400點,到底要怎樣才能和深海邪龍拉上關係?

「就興奮得要把召喚台詞喊出來嗎? 不羞恥的嗎?」

米拉一臉無奈的看著政。

「因為我是第一次召喚這傢伙啊,而且這就是男子漢的決鬥! 海皇的暗殺者在同步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把從手牌把一體等級四以下的海皇怪獸特殊召喚,出現吧,海皇的狙撃兵!」

海皇的狙撃兵: 1400/0

「真是搞不清楚你們的想法......」

「等級三的怪獸有兩體,要來了遊!」

「我現在就要把這兩體怪獸疊合! 以兩體怪獸構築超量網路,超量召喚,『No.17』,深海邪龍!」

No.17 深海邪龍: 2000/0

「才2000點攻撃力,要把我的兩隻怪獸撃倒還遠遠不夠啊!」

「不,接下來才是深海邪龍的最終型態。」

但是單靠深海邪龍的3000點攻撃力,即使把對方的重裝武者撃倒,對方仍然擁有700點生命值......
難道他也持有鬼神的連撃!?

「沒錯,接下來才是我的王牌的真正姿態! 昇階魔法,RUM-暗海捲流之力發動,把深海邪龍昇階,超量召喚,混沌深淵之蒼藍海龍,『CNo.17』,暗海龍 漩渦!」

CNo.17 暗海龍 漩渦: 2000/0

「這就是政的王牌怪獸......」

「暗海捲流之力的效果,我的場上每有一隻水屬性超量怪獸,對方場上所有怪獸的攻撃力就下降1000點!」

機械龍電動工具: 2300> 1300
重裝武者弁慶: 3300> 2300

「之後發動暗海龍的效果,移除一個超量素材,攻撃力上升1000點。」

CNo.17 暗海龍 漩渦: 2000> 3000

「攻撃力3000點,這樣就能把我的重裝武者破解了嗎。」

「之後作為水屬性怪獸效果代價送入墓地的暗殺者的效果,選擇雙方墓地中的一張卡除外,我要把你墓地的斷掉的竹刀除外! 最後發動鬼神的連撃,把暗海龍的所有超量素材移除,這回合他可以作出兩次攻撃! 攻撃階段,先向重裝武者弁慶攻撃,深淵的漩渦俯衝!」

尼奧: 1400> 700

「雖然輸掉了,但感覺不壞呢,嘻嘻。」

「這就是決鬥的樂趣啊。上吧,第二次攻撃!」

尼奧: 700> 0

---------------------------------
海皇的暗殺者 水 LV3 海龍族/同步怪獸 ATK 1400/0
協調+協調以外海龍族怪獸一體
(1) 此卡同步召喚成功的場合,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一體等級四以下的「海皇」怪獸,該怪獸直到回合結束前不能攻撃。
(2)此卡作為水屬性怪獸的效果代價送墓時,選擇雙方墓地的一張卡片發動,選擇的卡片除外。
---------------------------------

「啊,輸掉了~」

尼奧把牌組收拾後,看起來很疲憊一樣伸了個懶腰。

「嘛,以初學者來講已經很好了,萊因哈特君。倒不如說是遊在拖後腳吧。」

「慢著,不是我在拖後腳好嘛,我也有盡力發揮的好嗎?」

「嘛,一開始就搶了先攻然後什麼都沒看清楚就直接把自己的底牌打出來,真盡力呢~」

「這只是結果論而已啦,不算數。」

「如果真的是結果論的話你第一回合就不應該叫任何怪獸好嘛,而且我們的牌組都已經和四年前的完全不同了,你明明應該很清楚就是了不是嗎? 竟然還把我的牌組當成四年前的你真的是盡全力打嗎?」

「砰」

一時失控的我直接舉臂捶桌,原本在桌面的卡牌都震了一下。

「那你告訴我當時可以怎樣做啊,難道就直接什麼都不做嗎,可惡! 難道我只用我已經知道的情報來判斷我的行動是錯了嗎!」

「沒有考慮到四年間的差距這不是亳無疑問的嗎? 我還是先去準備晚飯好了,哼。」

米拉表現冷靜的回應我,在收拾好牌組後就回去廚房了,在她起身時還聽到她碎碎唸著。

「果然你也就這樣呢......」

接著就穿起圍裙進入廚房。
只剩下我們三人的空間變得寂靜,我也意識到我剛剛說話有點過火了。

「抱歉......」

「別放在心上,無事的。」




頂部
donaldlau1995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16949
精華 0
積分 1160
帖子 2161
威望 1160
金錢 938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237 點
SMPC 62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9-30
來自 心城市
MP分 0
發表於 2017-11-3 01:04  資料 短消息 
[悠閒創作]星界: X- 第二十三章 謊言(下)

看著情緒低落的我,政就倒了一杯水遞給我。

「在今早才想說去參加心城市錦標賽,但是在決鬥後就打消了念頭呢。」

「講事實的話,你要堅持用現在的牌組的話就是理所當然的。 對了,我記得最近K社的補充包有騎士的新卡矣,不如食飯後一起去看吧?」

「嘛,我是無所謂就是了。」

「我就請你抽一包吧,一定能強化你的牌組的! 尼奧也一起吧,來帶你看看卡店的樣子。」

「真的嗎,那請務必帶同我一起去了!」

我們三人決定好晚餐後去卡店後就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等待米拉的晚餐。

「我食飽了。」

在冒著尼奧的身份被拆穿下的晚餐終於完結了,米拉也在我們清理好碗筷後離開了。而且最後還交代了接下來的幾天都有要事不能來煮晚餐這樣,看來要到街上解決三餐問題呢......

「喂,接下來的幾天你該不會是想到街上解決吧?」

「有分別嗎,反正在家也只是煮個即食麵就算了。」

就如政的猜想一樣,但他聽到後還是抱著頭擺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接著又再捏著我的肚皮,把我的脂肪和我家的即食麵連結在一起。

「即食麵超不健康的好嗎,不如跟我回決鬥庵修練吧? 爺爺的料理可以說是天下第一的。」

「先去卡店看看情況再決定吧,卡組沒強化的話再多的修練也於事無補的。」

我們在玄關穿好鞋子後就出門,從走廊處可以看到街道上的燈光是多麼璀璨。

「都十點了呢,來加快腳步。」

政在看一下時間後就加快腳步跑下樓梯,我要追上他可謂相當辛苦。
而尼奧就是變回精靈的姿態直接在走廊處跳下去,十分輕鬆。

「對了,政。」

「嗯,什麼事?」

「剛才為了提醒我別穿幫還踢了我一下。雖然有點痛,但還是多謝了。」

「你在說什麼,我都沒踢過你。」

「矣?」

「真的,我沒有踢過你矣。」

「這樣嗎,可能是我的腳踢到什麼吧。」

好不辛苦跟上政跑到地面就看到尼奧一語不發的看著星空等著我們,在我們注意到他時他也看到我們。

「走吧,去卡店。」

說罷他就跟上我們的腳步。

「精靈真好呢,要下樓的話直接跳下去就可以了。」

「其實用魔法也可以做到就是了,不過為了實體化耗了我不少魔力,為了儲藏魔力基本上不能這樣用了。」

「這樣啊,真是辛苦呢。 那為什麼你還要堅持著實體化?」

「只是因為能夠食喝和睡覺對現在的我來講是一件無比幸福的事而已。」

對我們來講再平常不過的事竟然是精靈感到幸福的來源嗎,不需要睡眠和進食的他們竟然也有著對這兩件事的渴望,不太能理解呢......
我們也沒有再說什麼,直接走到卡店。

「叮噹叮噹」

走過自動門,就響起熟識的聲音。
今天的卡店也和以前的一樣,直到夜深也十分熱鬧,也使得自動門的聲音響個不停。

「哦,遊君,政君,好久不見呢~」

卡店老闆也和以前一樣坐在櫃檯處整理商品,也一向以往的胖。

「老闆,今天我和遊帶了個新朋友來卡店啦,他叫尼奧! 怎樣,一看就知道是個強勁的新手吧?」

政走到櫃檯前和老闆聊天,老闆也看著尼奧細心打量著。

「樣貌和身材都不錯呢,想必會有一番作為。不過小伙子你很眼熟啊,我是不是在那兒看過?」

「只是我長得比較大眾而已,老闆你可能認錯人了。」

「對了,老闆,新卡包有入貨嗎,來抽卡吧。」

「就等著你們講這一句,這是為你們準備的!」

老闆從背後拿出一盒十五包的新卡包放在我們的眼前,並伸出手向我們要求著什麼一樣。
我說啊,老闆,你每次都這樣說,但我在這四年才才光顧你一次啊?

「嘛,就抽個一包意思一下吧。」

我接過政抽出來的卡包後自己也抽了一包,接著就即場拆開了。

「就說有新的強化卡啦,對吧?」

「的確呢,這樣就可以了。」

我把抽到的幾張新卡都放進牌組,接著繼續問老闆。

「老闆,你現在還會幫忙弄心城賽的申請吧?」

老闆聽到我的問題後摸著下巴的鬍鬚,思考著我的問題。
而尼奧就已經走到店內和其他人決鬥,打成一片。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的決鬥盤我印象中已經太舊,不能用作登記了。」

「這樣就麻煩了呢......」

原來要用決鬥盤才能登記啊......
在印象中決鬥盤只能訂製,即使是現在託老闆幫忙訂一個的話也未必趕不上呢。
看來真的只能放棄比賽了。

「這個啊,遊......」

「用這個決鬥盤吧,我和你的身形差不多,正式比賽時也不會有太大的問題吧?」

正當政叫我的時候,突然一道男聲在我的身邊出現,接著在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淡綠色的決鬥盤,決鬥盤上還可以看到曾經斷裂過的痕跡。回頭一看,就是蘇曼.K.斯萊特,披著黑色夾克的他看上去十分帥氣。

「好久不見,風見遊BOY,政君~」

「你也是,好久不見。」

雖然對於他要用BOY來稱呼我感到不解,但心中其他的疑問把這事情壓著了。
至於老闆就像等待已久一樣,連招呼也沒打就打開話題。

「終於來了啊,蘇曼君。沒問題了吧?」

「最快的話應該在下星期會提供樣品給你吧? 社長也表示沒問題了,而且看上去他也很樂意這次交易。」

「那我就等下星期的樣品就開始作訂單吧。」

「沒問題的。」

原來如此,是工作的事情啊......

「蘇曼君,這決鬥盤我不能收下的,這不是鋼做給你的嗎?」

我拿起決鬥盤打算交回給他,卻被他拒絕了。

「決鬥盤並不是只是工具,他和卡組一樣,都是作為決鬥者這個身份存在的證明。如果你是這樣想捨棄這個身份的,為什麼還要拿著這個東西走來走去?」

「這樣的話你的決鬥盤呢,連決鬥盤都沒有的人說這這麼冠冕堂皇的說話不怕引人發笑嗎?」

「慢著,蘇曼君,遊沒有了決鬥盤是因為......」

「政,這些事一定要由我來說清楚。」

我伸手打停政的辯解。卡店的氣氛因為我們兩人的關係變得繃緊,就連老闆也離開了座位走向在玩卡的人身邊,叫他們別理我們的事。
尼奧也收起卡組, 跑過來查看發生了什麼事。

「我和你不同。雖然我是沒有決鬥盤,但我並不是為了想捨棄決鬥者的身份而扔棄我的決鬥盤的!」

「你就以為每個人都和你一樣是想成為就成為決鬥者嗎。算了,在講下去也不會有結果,現在就有一個現成的給你,你也只能用這個決鬥盤參賽。既然你把決鬥盤看成身份的證明,那就給我好好收下去!」

「那個......」

雖然政很想插入這個話題,但還是被我打著了。

「拿就拿啊,怕你哦?」

我把決鬥盤交給老闆登記,之後再試戴看看。
姑且算是合身,調整一下套環就就會戴得更舒適。雖然展開速度有點慢,但這個在正式決鬥中並不會有什麼影響。

「這下子就能脫離這個束縛了。」

在我檢查決鬥盤的時候,彷彿聽到蘇曼這樣說著。
接著他向老闆打個招呼後就離開了。
對了,除了決鬥盤之外我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對他說的。

「啊,等等我,蘇曼。」

看著他離開後才想起空白卡的事,現在追上去還能找到他吧?
政和尼奧見狀,也跟著我離開卡店。

走出卡店後左右環顧,好不容易才能找到蘇曼。
雖然他看著我們追來一臉諤然,但他也姑且猜到我的來意。我們就買了點小食,在路邊找了一處地方坐下開始聊起來。

「你找我不是要講決鬥盤的事吧,到底要講什麼?」

雖然他一臉在趕時間的樣子,但看著他拿著章魚燒吃得津津有味,你真的在趕時間嗎?
我把之前遇到的事情都講給他聽,包括沖著我而來的黑斗蓬人,以及是決鬥庵的事。
另外我也把我的空白卡拿給他看,半信半疑的他在看到我的兩張空白卡後也改變態度了。

「所以你認為石田純也他們也算是我們的伙伴嗎?」

「最少他們不像那幫黑斗蓬人一樣是沖著我們的空白卡和性命來的。只是如果能再找到他口中說的協力者的話會對事情有進一步的幫助吧?」

「不會的。」

聽到我的想法後,蘇曼反而很決斷的把這否定了。

「為什麼,我們都不知道那個協力者是誰,為什麼你就這麼......」

「因為鋼的空白卡就是被他奪走的,而且如果我能決鬥的話......」

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我和尼奧都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但是蘇曼並沒有停下來,繼續說下去。

「要不要相信我就隨你喜歡。但那個人就是你身邊的人,雷.華格納。」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2-16 15:06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3965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