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創作]零幻系列-零幻嵐劍使DC 天冥返魂 1-1

 
標題: [創作]零幻系列-零幻嵐劍使DC 天冥返魂 1-1
幻羽風
新盟兵
Rank: 1



UID 29530
精華 0
積分 13
帖子 3
威望 13
金錢 107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10 點
SMPC 12 COST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5-11-15
MP分 0
發表於 2017-8-23 14:43  資料 短消息 
[創作]零幻系列-零幻嵐劍使DC 天冥返魂 1-1

前言:
看朋友在這裡寫小說就想來這裡連載,我準備貼了才知道有遊戲王版......(算了
嘛,總之憑著一頭熱就來試看看了。但說真的,這個作品寫了四年多,這是第三版......前兩版之糟我無法言盡。
也希望喜歡遊戲王的同好可以看得開心,雖然內容偏向艱深,屬於給有一定程度的玩家看的,但我仍希望大家都能在故事中獲得樂趣。
最後說個一句,我是台灣人。用詞上可能會有很多不同,歡迎提問。

注意事項:
太多,姑且只說兩點。
(1)本故事與任何現實生活中的人、事、物無關,純屬虛構;若有雷同,純屬巧合。
(2)與遊戲王原作的世界觀和價值觀大致上沒有關聯。

第一章-天冥返魂 1-1

    變幻莫測,殘像猶在。體壯的年輕男子步履蹣跚,眼糊意亂,只因自己輕敵,便被攻擊至手骨皆斷。

    周遭斷樑殘木交錯,火光四射映目,灼氣俱盛;火勢還沒蔓延到男子倚靠的那面牆,但火氣狂焰肆虐起來,也只是眨眼之間的事。

    「『戰靈』這種東西,不應該是你們時空犯該有的權利。」一名少年站至男子前方,臉龐清秀,身形精瘦卻比男子高的多。他雙眼失焦,語氣冰似凍霜,手持的銀色長劍隨時都能把男子的頭顱砍下來。

    「哼哼哼,我都傷成這樣,居然還不動手,就是想把我燒死嗎……」男子知道自己沒有退路,錯估敵人的實力,被對方完全掌握住弱點和地形,想求神拜佛獲救已是不可能。

    「死?好奢侈的說法……」一揮劍柄直攻後頸,男子便是意識全無,少年的眼神也一瞬變為炯炯有神,在祝融十面埋伏之下也不改其色,一手拉著男子的衣服,從衣領拿出一張卡片,也就是少年口中的「戰靈」。

    戰靈,最早由決鬥怪獸的怪獸卡而生,擁有能夠在平行時空來回穿梭的力量,但是必須與使用者的心靈相通,少年雖知道怪獸卡的事情,但戰靈的力量卻是他的好友X告知的。 少年緊盯手握的卡片,純白色的卡面,絕無任何文字及圖示。過了整整兩年,卡片的狀況沒有任何變化,不禁讓少年懷疑是不是X騙了他。鬆手一放,純白卡貼浮於空中,化作一道綠線。少年一手從中拉開,空間有如切割開來,縱身踏入被切割的空間中,對少年已習以為常。

    淡藍的色光環繞四周,白色石階梯高聳在前,順著往上一看,上面有個用黃金雕刻過的王座,奇怪的是上面的蜘蛛網狀刻紋凹槽裡,居然閃到反出銀光。

    「任務完成,Data。」反手一拿掉落下來的卡片,少年正眼望著坐在王座之人,腿長挺長,目測站起來的樣子應該與少年同高,相貌年輕,純白的刺髮奪人目光,滄桑與憂鬱的灰瞳訴說不安,他便是少年最親近的人──Data。

    「辛苦了,井。兩年了,你應該也厭煩了──帶著戰靈殺戮的日子。」

    井的背景說來是沒人知曉,據Data曾經口述,井在所屬平行時空即將滅亡之刻被Data救起。雖成功得救,卻沒了記憶,唯一殘存的是關於決鬥怪獸的事情,他記得大多數的卡片和戰術,連Data都感到不可思議。在Data的救命之恩下,Data賜名一字「井」,讓井成為Data的得力手下。

    做為手下該做之事便是與人戰鬥,用武器、用智力、用能力,是不同於凡人的超能力,井恰恰有超凡之上的能力,兩年來已斬敵無數,無所畏懼。與之對抗的人被Data稱為「時空犯」,意指穿梭平行時空來進行犯罪之人。在過往的戰鬥中有被俘虜者一口說出,時空犯似乎是個團體,但並不是相當團結;成員內部勾心鬥角,滿足於私欲,自我意識極高,再更深入的情報自然難以取得。

    「是的……雖想報答你的恩情,但是與時空犯永無止境的戰鬥讓我精神上有了十足的消磨。」井在戰鬥中感覺不到痛苦與死亡,是殺人或被殺,早已麻木。但做為決鬥者的記憶在心頭揮之不去,讓他很是在意。

    「做為不會衰老的神,這一幕的來臨,我早有心理準備。」Data嘆了嘆氣,自己得意的手下離去自然是難過,卻沒有手段能夠挽留,才是自己做為「神」的失敗之處。

    神之殿堂,猶如其名,聖神之聖域。通往各個平行世界的唯一點,無論發生何等大事,絕無分歧改變之可能,通往唯一正確的結果。至高、絕對的存在扼殺了時空的流動,空間使者依舊年輕,也是因為此由;但也僅僅是減緩老化,和時空犯的廝殺一回都沒停過。

    「謝謝你的諒解,我想我需要展開自己的新旅程了。做為空間使者,一直不懂使用戰靈是為何而戰;這次,我想身為決鬥者,認真的使用自己的戰靈。」

    「願你能找到自己的歸宿,但是,難保你不會成為時空犯的同夥。物換星移,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的。」Data踩著石階,慢慢走向井。

    「……我知道。所以,你想出了什麼制約這頭猛獸的妙計嗎?」

    「在遠古的……神之殿堂,曾經隱藏某種寄宿神靈的力量,我們稱之為『紋章之力』。這種力量十分特別,恰好與你知道的決鬥怪獸所擁有的屬性一樣的七種類。」

    井也不特地質疑紋章之力與決鬥怪獸屬性相符的巧合,無論空間使者或是時空犯,都是運用戰靈來往返各個平行世界,沒有任何人的異能能夠獨自達到穿越時空的創舉,說是把戰靈供為「神」來拜也不為過。倘若紋章之力真的寄宿神靈的力量,那麼與戰靈的屬性相符合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風、地、水、炎、光、闇、神。前面四種是基本的元素操控能力,光闇的調整能力也好說,神屬性的力量是個怎麼樣的概念?」

    「能夠自由使用前六者,自然就是超越其上的『神』了。」

    「真霸道。」

    Data從繫在腰間上的布袋裡拿出一顆綠色石頭,色澤相當美麗,幾乎可以媲美井曾在書上看過的祖母綠。但奇怪的是,這顆石頭一邊稜角雖然整齊,另一邊卻不對稱,不對稱的一邊有著如閃電形的斷面,仔細觀察才理解到,原來這只是半顆石頭。

    「現在,我把紋章之力託付給你,做為制約的手段是……」Data又從布袋取出一塊綠色石頭,與剛才那顆一樣,也有不對稱的斷面;井稍微目測一下形狀,確認這兩顆石頭本來應該是同一體。

    「被寄託紋章之力的人……其紋章力消逝的時刻,便是生命逝世的時刻。而我可以透過破壞這半顆紋章石,讓你的紋章力直接壞死,怎麼樣?這個條件接受嗎?」

    「我不可能背叛空間使者的大家,沒什麼大不了的條件。」

    Data嘆了嘆氣,像是陷入沉思一般,臉色相當凝重。

    「但是,這不是沒有風險的。凡是紋章繼承者都得與『他』作戰,以你的能力,從他手上平安無事逃走是不難,不過你的新生活也不會多平靜,這樣也沒關係嗎?」

    「沒有什麼實感的提醒,具體而言,我該如何獲得這股紋章之力?」

    「既然你不害怕的話,我也沒什麼好顧忌的。把這顆紋章石用力壓在你的慣用手即可。」

    井接手拿過紋章石,用力硬壓在他自己的左手背上,十分用力,像是要壓出血來。數秒之間,他的呼吸變的急促,石頭的壓痕也慢慢有血滲出;但一沒留神,石頭彷彿被血吸進去一般,整塊消失不見了。

    「結束了。」井原本是這麼想的,但此時他體驗到數種微妙的感覺寄宿在左手上。左肩頭至手指完全痠軟,抬都抬不起來,手掌像是被吊著數包鉛塊一樣沉重。壓出血的手背更像被一把短刀刺入,持續往骨頭裡面刺。最神奇的是全身有種觸電的感覺,每隔三至五秒身體就會不自覺的顫抖。

    「嗯……戰鬥了一段時間,卻也從來沒遇過這種痛苦……」

    「沒有痛苦,怎麼會有力量呢。」Data拉起井的左手,他知道井目前是沒辦法把手抬起來的狀態,手背上的血跡已經褪去,隨即在Data眼前的變化,讓他略為驚訝。

    綠色的曲線延著光芒一直長去,先做一外圓,內刻六等分複雜的圖騰,中間空出一小圓,又長出六顆小圓點對稱排列,此等過程一氣呵成,毫無拖泥帶水,可謂藝術。

    井也看到了自己手背上的變化,這個紋章他認得,是決鬥怪獸裡的其中一個系列,名叫「六武眾」。

    「和『那個男人』很像呢……」Data獨自呢喃,似乎是想起什麼回憶。

    「什麼?」

    「沒什麼,紋章繼承者獲得紋章之力並不是馬上就會顯現出紋章的,會立刻出現紋章就代表……你的心有所覺悟。」

    井發覺自己手已不疼,也不沉重,彷彿數十秒前的事情都是假的。回過神來,發覺自己的手緊拿著兩張卡片,是自己沒有看過的卡片。

    「連神的恩惠都有了嗎……那是紋章之力所給予的恩惠,通常繼承者只會擁有一個恩惠,但擁有複數恩惠的人也是存在的。」

    「這對我來說,無疑是最好的告別禮物。」

    井發現Data欲言又止的樣子,加上他剛才的呢喃,顯得有些不尋常。

    「我常在想,這股力量,是不是給的太晚了呢。不會立刻顯現力量才是正常的時間點。」

    「是過往繼承者的經驗告訴你的嗎?」

    「可以這麼說,但我之前也說了,紋章之力寄宿著神靈是鐵一般的事實。即使我不把這股力量交給你,他們也會挑中你的,這點無庸置疑。」

    井原先想問那些繼承者後來怎麼了,但仔細思考過後沒必要去問,不是死了就是離開了,那麼會是Data親手殺了他們嗎?也不太可能,石頭都還好好的,這樣說來──

    「應該與我一起的其他繼承者呢?」

    「你應該就是最後一名繼承者了;他們獲得了力量,在平行世界之中,旅行的時候,總會遇到的。」

    「喂喂,你當我是桃太郎嗎?還能這樣一邊旅行一邊收集同伴的?」

    「平行世界固然大,但不需要擔心。切記一句話:『紋章繼承者會互相吸引。』。」

    「最好是這樣。」

    井像是半開玩笑的別過這個話題,暗中觀察Data的反應,卻得不到什麼有用的訊息,Data待人雖好,卻也難以摸透他的心思。

    「這裡交給X收拾,向千樂打聲招呼後,我想你應該就自由了。」

    「是。」


分享
頂部
幻羽風
新盟兵
Rank: 1



UID 29530
精華 0
積分 13
帖子 3
威望 13
金錢 107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10 點
SMPC 12 COST
閱讀權限 10
註冊 2015-11-15
MP分 0
發表於 2017-8-23 14:44  資料 短消息 
井放著打倒的敵人不管,走入王座右側的步道。王座兩側有兩條長形步道連結至另一端,另一端便是神之殿堂的盡頭了。說來可笑,號稱聖神之領域的神之殿堂,竟然也只是一個環形的建築罷了。兩側的步道旁有幾個房間,是空間使者自己的房間,並沒有固定的大小,而是根據房間持有者的意念來決定空間。而井越走越遠,走向那透著白光的盡頭──神之殿堂的情報終端。

    陳列一個螢幕,築起一道數據之牆。環型神殿的一頭便是一面滿是數據的牆,牆面像是玻璃牆一般,環形包住整個視野。綠字的演算數據在牆面自由來去移動,活像投影一樣。在其下有一個長桌,錯綜複雜的電腦線路交疊在桌上,桌子後緣處鋪了一張衛生紙,衛生紙上有數十片洋芋片層層疊起,疊成一個圓環,上薄下厚;像是用拱形把下層的基底穩固住。

    井敲了敲牆,表示禮貌。卻使皮椅上的人一驚,細長的雙腿一不小心撞及長桌,震的洋芋片散落一地。

    「哇噢!你嚇到我了,我的洋芋片環整個倒了啦!」長椅上的女性緩緩站起,彎下腰去撿掉在地上的洋芋片。一頭飄逸的紫色長捲髮蓋住臉龐,拾了個七八個左右,那人抬起頭來,烏黑的大眼被大黑框眼鏡隔住,秀麗的面容加上細心的打扮,甚是魅惑。後頸掛著耳機,身穿粉色運動外套,一雙細長的美腿附在白色短褲之下,這人是空間使者之一──千樂。

     「有空疊那種東西,先做好自己的工作吧。」

    「太閒了,沒事做。」千樂坐回椅子上,把耳機帶上,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裡。

    這個空間原先只是情報終端,但千樂有著離不開電腦的習慣,Data便將這個空間做為她的房間;同時,她的職權也是空間使者之中的最高等級,任何人都無法違抗她的命令。

    「怎麼,不帶著老婆一起走?」千樂敲起鍵盤,霹霹啪啪有如火速,但也不忘挖苦井。

    「千樂姊,我說過多少次了,我和艾兒不是那種關係。」

    「喔,那我知道了。是真愛。」

    「這玩笑不好笑。」

    井深知艾兒喜歡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能力」。每次去想這些事情只是自討沒趣,偏偏千樂喜歡拿這些事情來調侃他。

    「別騙了,平常小艾來小艾去的;叫的這麼親密,嘖嘖。」調皮的語氣讓人有些不悅,但千樂終究是上司,井對她也是全然沒辦法。

    「那有什麼毛線關係啊……我們所有人都是叫她小艾的好嗎?」

    「你不告而別,她會生氣的喔。」

    「無所謂,我不想再當保母了,真累人。」

    「小艾這麼可愛,你居然不要?真是瞎了眼。」

    井知道艾兒的姿態十分動人,是個男性都會為之心動。不過艾兒的心態終究是小孩子,姑且把愛慕之意放到一邊。他覺得自己活像在照顧小孩,稱之「保母」也不為過了。

    「雖說年紀比我大一點,但艾兒的心態終究是小孩啊。我沒辦法喜歡上一個小孩什麼的。」

    「喔,是喔。」

    「嗯,只是來和你打聲招呼的。給我的資訊應該沒有錯吧?」

    「你這是在懷疑我的專業。」敲打的鍵盤聲赫然停止,愛開玩笑的千樂,此時也顯露出嚴肅的一面。

    「希望你們不要為了留下我而不擇手段,尤其是艾兒。」

    「我們其他人還好說,你要小艾安分一點倒是不太可能。」

    「我想也是。那我先走一步──」井苦笑,心想艾兒要是搞出了什麼事,可謂迎來全面性的災難。

    「等等,拿走這個。」

    千樂向井丟擲一物,是個金色的懷錶,與一般的懷錶沒有什麼不同,只是看起來很舊,外表的金色含有一些鐵鏽,鐘面有一道裂痕,滿是灰塵看不到其中的數字及指針。

    「這個是?」

    「你會用到的,別當是我為了整你的道具而把那東西丟了啊。」

    千樂的行事神秘,一向都無法預料,井把鐘面擦了個乾淨,卻也沒瞧出什麼玄機。只能暫時性的相信千樂,或許才是上策。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艾兒手上拿的那張卡,你有找出什麼線索嗎?」

    「怎麼可能找的到,連X和你都不知道的話,我怎麼查也是查不出來的好嗎!」

    井依舊在腦中揮之不去的,那張特殊的卡片,正是把艾兒留下的最大理由。綠色一橫,雜夾在中間的新式卡片,什麼都不夠清楚。

    「鐘擺卡」──井這一群空間使者這麼稱呼這類卡片。

[ 本帖最後由 幻羽風 於 2017-8-23 14:53 編輯 ]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7-12-12 08:46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2174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