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FF故] 點解我會變左做索女架?

 
標題: [FF故] 點解我會變左做索女架?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2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FF故] 點解我會變左做索女架?

點解我會變左做索女架???? 功夫婆婆巴打 著

http://forum8.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3321588


是咁的,我叫陳俊樂﹔今年16歲,係一條小毒撚。我既人生枯燥乏味,係連流浪狗都唔望一眼既失敗者。

頭髮好撚長,但連學校既訓導光頭黃都唔理我;可想而知我真係好撚失敗。

每日返到去課室,望住女神阿怡同一大班狗公細聲講大聲笑,真係屌一聲,我先係最有內涵果個囉唔該﹗

望住佢地人手執一部埃瘋,我冷笑;再慢慢從略為寬大既校褲度拎出屬於我既生活態度—w700i。

係呢一刻,我先係全班最有生活態度既一個。

可惜女神並不懂欣賞;好似果次女神要借電話,隨住狗公A「果面咪有電話囉﹗」既爛GAG下,

我仍然徐徐拎出我既w700i;企係人群既最外圍—因為我不落俗套,唔想同呢班凡夫俗子企埋一齊。

Ok,咁我就等啊等,終於等到女神既眼光掃射到我呢度;

由於我係屬於比較內儉既人,所以係女神望到黎既果一刻;我即刻垂低個頭,面有點紅,仲有d手震添。

但我非常期待女神欣賞我既呢一刻。

但我非常期待女神欣賞我既呢一刻。

啊!女神笑啊!不過係恥笑果隻笑;

唔知邊條狗公突然開口﹕「毒撚樂,做乜鳩帶個搖控返學啊!」講完當然係一輪既哈哈哈哈。

我塊面紅撚到好似關公咁。除左望到女神用責備既眼光望左望條狗公後;最後既記憶就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你老母啊!如果唔係唔夠打,我一早打柒左十個狗公啦!

事實係我要靠部爛鬼手機黎打飛機,尋找我既人生價值。

我覺得自己係零。

係我坐係自己位緬懷柒事既同時,肥輝坐埋黎枱既對面,雙手合十再托撚住個下巴;副眼鏡又跌到落鼻樑中間位,加上d淫笑,真係想中佢兩拳。

「又點樣啊﹖」我最憎人係我諗緊野既時候煩我,但作為十幾年既死黨,打佢又唔係幾好意思既。

「無啊,琴晚上高登down左套台妹甜片;一場兄弟諗住埋黎問下你有無興趣姐。」肥輝仍然笑緊,笑得幾撚淫賤下。

肥輝人如其名,中等肥;貌似陳奐仁,係笑果陣有點猥瑣。或者你會話﹕「我覺得陳奐仁已經笑得好猥瑣架啦喎。」但hanjin仲有幾分才華,可以唱得出時時想起時時食;而肥輝就靜係識打j。

望一望女神,佢眼大大嘴細細,白白淨淨;個鼻唔直不過配合得岩岩好,總之就好gfable啦。上pe堂果陣偷望過,身高大約163cm;由於女神神聖不可侵犯,所以唔敢直視佢既身材,保守估計有c cup,有波有籮咁啦。

為左女神,我願意戒j戒一世,所以我拒絕肥輝既好意。

「真係唔要﹖條女好撚大波架喎﹗」。肥輝雙眼閃過一道光芒,托一托眼鏡:「你唔會係為吳家怡戒j啊﹖曬氣啦,人地連眼尾都唔哨下你啊;不如今日有女今朝j,將d寂寞射鳩撚柒出黎啦。」

我覺得呢條撚樣唔係同我同一層次,於是拍枱而起:「你呢d撚樣係唔會明白戀愛既滋味既﹗」由於係毒撚,所以其實講得好細聲。

「你睇下你,連發惡都無黎霸氣;你憑咩追人啊﹖都唔講你個衰樣,d頭髮長到好似乞衣咁,連光頭黃都唔撚理你啦﹗」肥輝一路講,一路伸手想撥開我d頭髮。

「咪撚搞啦你,屌‥‥‥打撚柒你丫嗱‥‥‥屌﹗好撚gay啊﹗」我不斷反抗,老實講,我好憎呢種好似女仔俾人調戲既舉動;咁會令我剩低既男性自尊都無埋。

「嘩﹗識左你十幾年都唔覺;原來你條撚樣都幾似女仔架喎,點解唔走泡菜佬美男子風啊﹖浪費曬啊‥‥‥」。

就係呢個樣,令我踏上成毒撚之路。

故事黎到當年小三的我,係果陣時我仲係一個外向、健康快樂既小朋友;仲有唔少囡囡係我既好朋友添。

一路以黎都相安無事,我覺得自己既前途一片光明,大個仔唔係做巴士司機就係做郵差;

直到有一日,隔離3C班既豬西,我仲好撚記得佢個名—蘭茜同我講左句扭轉我一生既說話:「陳俊樂,你生得好似女仔啊﹗」。

聽到呢句說話,我晴天霹靂;手上既雪榚都跌左落地。

無錯係今時今日,似女仔係好吃香,可以溝死好多女;但係小朋友既世界下,除左我咁豁達,咁抵得諗會同女仔玩之外﹖男仔係唔會同女仔玩。

我似女仔呢個訊息好似愛滋病毒咁迅速傳播開去;我就成為左致命既帶菌者,男仔唔同我玩之餘仲恥笑我;幫我改左個名叫呂仁樂。連原先既女仔都驚左我,幫我叫個名叫仁妖樂。

呢段刻骨銘心既經歷,使我既性格180度轉變;由原先開朗變憂鬱,外向變內向;仲連去廁所都要入廁格。

我曾經諗過露jerjer以證明我既清白,但每次當我想除褲果陣;都會俾一陣哄笑擊敗,迅速休番好條褲;頭dupdup咁跑走。

結果我就毒到黎而家。

「屌,再搞就打跛你隻手﹗」。再一次勾起不快回憶,令我無名火起;怒啤肥輝,語氣亦變得強硬。

「喂,你兩條友搞乜春啊,咁既面色既﹖」阿康非常合適地搭嗲,消除現在呢刻既窘局。

阿康亦係我識左十幾多既老死,平時份人極之唔可靠;遲到、漏帶、漏做野樣樣齊;但每每係重要關頭都係佢出現拯救左我。面上有d暗瘡印,最近為緊身高既事煩惱—佢得165cm。

阿康同肥輝係我自小三之後碩果僅存最好既朋友,我呢條毒撚又有咩本錢對好朋友發惡呢﹖

「算啦,自己知自己事;我由細俾人玩到大,都知自己咩料既。」嘆左口氣,氣氛變得哀愁。

三個毒撚聚埋一齊,又點會唔愁丫。

肥輝亦都知衰:「Sorry囉﹗係我口賤,攻擊你既弱點。」笑容頗有歉意。

「岩啦,條死肥仔都道左歉;咪忘記左佢囉。」阿康非常滿意自己既和事佬角色。「咩死肥仔啊﹖我唔係肥﹗係骨架大姐﹗」肥輝抗議。

就咁樣,我地三個又開始嘻嘻哈哈;無耐鐘聲響起,我地都坐番埋位準備上堂。


分享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2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Miss—李—早—晨—」晨早流流,大家都無黎精神;連對老師打招呼都敷衍了事。

阿Miss李當然唔會放過大家﹕「做咩啊﹖無食飯啊﹖全部人再叫一次,叫到有精神為止﹗」結果叫左五次佢先肯收貨。

望住佢一疊二疊咁拎入黎課室,同學們都心知不妙。Miss李花名陰濕李,專做埋d例如突擊測驗啊,哩埋係暗角捉同學無zip衫啊等等。

突然,陰濕李對咪清一清喉嚨;再用老鷹般的眼神由左至右橫掃全場。

「同學們﹗為左體現政府提倡既愉快學習﹗今期既通識教育功課會轉為團體project﹗」。講完仲要停一停,橫視多次全場;表情極為得戚。

Miss李作為恨嫁中女,當然喜歡以玩鳩學生為樂;

而家已經忙到仆街,星期六日仲要補課;仲邊撚到有時間做乜撚野group project啊﹖而且話明係group project,咪又要身為毒撚既我難堪﹖我加埋肥輝同阿康都係得三個,你唔好撚話係三個人一組啊,仆你個街﹗做完又要present,作為毒撚既我揸住支咪都手震啦,仲pre乜撚野sent啊﹗—我係心裡面好大聲咁屌左出黎。

呢個時候,書蟲班長—四眼青舉到隻手直一直:「老師,請問題目係咩呢﹖」。

「咳、咳、葉同學,下次等我批准先好發言。」班長顯得極不知所措,好似岩岩踩完屎咁。

「題目係我的舊同學,內容大要係搵返五至六個舊同學;訪問佢地而家既生活如何。分組方面同樣係五至六個同學一組;等你地分完我再繼續講落去﹗」Miss李一路講一路傳張紙落去。

同學們係怨聲載道下開始緩慢咁離開自己座位分組;屌,果然係玩鳩我;毒撚會有童年架咩﹖會有舊同學架咩﹖

「喂屌,仲差兩條友;組邊個好啊﹖」肥輝同阿康好撚快咁坐係我隔離,真不愧為毒撚三人組。

「組埋何志堅同李永燊啦,佢兩個鳩下鳩下,應該都無人組嫁啦。」阿康指一指班房既角落,兩條柒得好離譜下,面有難色咁四圍望既同學。

我不發一言,靜候安排。

何志堅—毒撚,身高約166cm;陸軍裝短髮,金絲眼鏡,瘦。

由於上緊堂果陣成日係櫃檯到偷睇akb48既前田敦子,仲要發出淫笑;所以好快就俾全班label做超毒撚。

李永燊—毒撚,身高約171cm;中界分間短髮,無近視,瘦。死因係不自量力向女神示愛,後被女神兵團圍剿致窮途末路。

如果課室有裝nod32,實響到仆街。

「我唔係無試過,我試過安份守己,日追夜追,只係追一個女仔,我試過,但係出面個班mk‥‥‥‥」李永燊一坐埋黎就開始呻,完全唔理其他人既眼光。

相反,何志堅就粒聲唔出,尷尷尬尬咁坐係一邊;我倆偶爾四目交投,眼神瞬即閃開。

我地呢組坐係課室既另一角落,同班上既喧鬧形成強烈對比。除左李永燊仲係到口UPUP外,其餘既人都唔想出聲。

試問有邊個唔想同靚仔靚女一組﹖毒撚+毒撚就係毒撚們既命運,雖然大家都無資格厭棄對方;但內心既深深處,難免有一種渴望,渴望晉升到同型棍子索囡囡們組隊既渴求。

就係咁,我地沉默左好耐;直至Miss李既講話打斷思緒。

「有無同學係無組既﹖」令廣大求學中毒撚難堪既說話對我並無作用,因為今次我已經搵到個大水泡;諗到呢點仲有D沾沾自喜。記得上次阿康同肥輝兩個仆街,為左想得到女神既MSN,竟然痴埋去狗公度唔撚組我;結果要舉手同老師講無人組,柒到呢。

「陳俊樂,今次有人組啊﹖」係啊仆街,今次我有人組啦;點解咁多人唔講你係要講我啊﹖「係…係啊…。」實際上把口係咁講。

我覺得好多人望住我,結果塊面再一次變關公;但好彩頭髮夠長,都摭到少少。

「咁好啦,而家開始簡介份project;正如頭先講,你地每一位組員都要搵一個舊同學,再做一個簡單既訪問;內容關於對小時候既懷念,對現今生活既感想;對未來既抱負!再對呢次訪問寫番1500字感想!好好把握聽日星期六日既時間組織!」

本組五個,全部都面青青。

正如一路都講緊既毒撚生涯,作為一條毒撚;又點會同舊同學保持聯繫﹖仲要係呢種查家宅式既訪問,試問有邊個會睬你﹖

今次真係戇鳩鳩R賓周。


「如果無問題既話,份功課一個月後交。好啦,而家繼續講書;上次講到我國偉大堀起……」其實我真係好想舉手問如果搵唔到舊同學要點做,不過真係唔夠膽舉手;所以作罷。

係若有所思下,好快就過左兩粒鐘既通識堂;轉而到小息。

到人多既地方行黎行去係毒撚大忌,所以我都係留番係課室。

當然,阿康同肥輝都無走;留返係到唔係陪我,係為左偷望下女神—女神正同班組員有講有笑;從間中既高聲量偷聽得知,應該係討論緊搵邊個舊同學。

「女神就好啦,人又靚人緣咁好;d舊同學實排滿亞太區啦。」李永燊戚眉道。「乜撚野亞太區啊﹖」,

「亞皆老街至太子道西區啊!」;李永燊啤左阿康一眼。

「咪玩住啦,你地邊個可以提供到大量舊同學啊﹖畢左業咁多年,仲邊到有聯絡喎。」肥輝义起隻手講出重點。

大家又開始沉默。

如是者,不安既氣氛漫延到小息完結、上堂、lunch time、上堂,直到放學

大家一致決定馬死落地行,盡最大努力聯絡舊同學。

打開本小學紀念冊,有寫低既唔多;大約得十數個。大部分仲要求求其其,好似興趣啊、住址啊就咁填一劃就算數;真正有聯絡方法既得五、六個。

望住呢疊紀念冊,又勾起過往被人欺凌既日子:改花名、無視、掉d書落垃圾桶、趕我入廁所,嘲笑恥笑;回想起如此種種,又點會有心情搵返呢班舊同學丫。

眼淚開始唔爭氣咁滴落黎,點解個天要咁玩我﹖咁對我﹖我只係想有快樂既童年,正常既人生姐。望到鏡中既我,頭髮長長,摭住上半邊面;寬大既校服掩蓋瘦削既身形,毫無生氣;對比旁邊既童年照,真係天壤之別。

而家既我見到鄰居就急步行開,講野陰聲細氣;才華無乜,朋友又無個;連自己都憎自己。

我根本就係等如零。

無論如何,交唔到project要係堂上俾陰濕李質問;到時仲柒多兩錢。抹乾淚水,調整心情;係呢幾個人裡面,要由邊個開始搵呢﹖

摷下摷下,一個名令我眼前一亮:戴嘉善。原來小學女神有低聯絡方法﹗仲好pure好true咁寫埋地址啊﹗

想當年,戴嘉善迷到萬千少男,大部份六年級既男同學都俾佢吸引到;唔知而家既佢會變成點呢﹖

岩岩既悲哀一掃而空,興奮轉化為原動力;迅速拎起電話,當想禁低第一個電話號碼既時候,停一停,

諗一諗;毒撚性格浮現—我開始淆底:「同女仔講野喎﹗仲要同靚女講野啊﹗你得唔得啊陳俊樂﹖同女仔講野喎﹗仲要同靚女講野啊﹗你得唔得啊陳俊樂﹖同女仔講野喎……」呢句說話不斷遊走於腦海中,手又開始震,心跳加速;猶豫左陣,又迅速放低左個電話。


雙手拍頭,大叫左聲:「啊~~~~~!」。

點解你咁撚無用啊陳俊樂,連打個電話都唔敢;打電話姐﹗打過去就可以接觸到一個女神級既女仔,對毒撚黎講,呢d機會唔係成撚日都有嫁﹗

但腦裡面又有另一把聲:對毒撚黎講,同女仔講野仲難過要猁拎英超冠軍。天人交戰,打好﹖不打好﹖

「鈴…鈴….」我當堂嚇左跳;而家d電話唔係咁先進下話,拎上手就知我想打過去﹖

呢個時候,我個心跳到好似同女神表白咁快。望一望來電顯示:「6xxx9xxx….」打撚破曬我既ff,屌﹗原來係肥輝條撚樣﹗

勇氣返曬黎,即刻拎起個電話:「喂,點啊撚樣﹖」少不免有點失望,點解而家d電話唔會先進到知道我想打過去啊﹖

「做乜野咁火啊﹖你打緊j啊﹖」肥輝聲音古惑。「無野講我就收線啦﹗」我真係無心情同一個肥仔談心,起碼係呢刻唔得囉唔該;明明岩岩個腦海仲充斥著小女神,而家變做陳奐仁;真係講起我就扯火。

「唔玩啦,講正經野﹗打黎係問下你搵到舊同學未姐﹗」肥輝一本正經道。

「吓…..啊……」究竟講唔講俾肥輝聽我搵到小學女神呢﹖

「你啊咁耐即係搵到啦,係唔係女仔黎架;吞吞吐吐咁。」知我者莫若肥輝;肥輝其中一樣令人又愛又恨既地方,就係好識睇人眉頭眼額;好呢就可以帶領我地鬆人,唔好呢就自己走先;留低我地做靶。

「吓…啊…係啊;不過咁耐無見,我諗佢都唔記得我架啦…不如搵過第二個啦…」我真係無信心同一個女仔講野,仲要係做一個訪問;係呢一刻,我正式認輸。

「搵第二個﹖乜你好多朋友咩﹖你肯定下一個肯定得啊﹖就算你真係得曬啊﹗你唔駛諗下組員,幫我地搵埋啊﹖」屌﹗原來都係諗緊自己﹗

「……」剎那間,諗唔到點回應好;係心中仲有一股微弱既聲音同我講:「打過去啦﹗打過去啦﹗」。
「唔好諗啦﹗打過去啦﹗我而家即刻上你屋企﹗係咁啦﹗」講完就收左線。肥輝既另一優點係夠大膽,無論邊個都吹到水;只不過係外形毒,無人想埋身姐。

我連反應都未黎得切就俾人cut左線,竟然有d興奮;強逼係毒撚處事最大既原動力。已經計劃好,一陣由肥輝打電話﹗由肥輝出聲﹗再由肥輝約﹗失敗既又唔係我出面;成功左,我又可以拉埋肥輝去做訪問,唔怕尷尬;真係有曬萬全準備﹗哈哈哈,毒撚樂你好撚叻叻豬啊﹗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肥輝住係隔離樓,所以好快上到黎;一入屋,佢就好誇張咁深呼吸。

「黎啦﹗個電話係邊度﹖拎黎俾我作進一步行動啦﹗」呢一刻既肥輝好邪惡而飢渴。

我指向一張沾滿手汗既紀念冊紙,肥輝隨即好似餓狗搶屎咁衝前拎起。

當佢拎起電話,想禁第一個號碼既時候;我打斷佢既行動:「你唔係想就咁打過去啊﹖人地又唔識你,實cut你線啦。」忽然醒起呢個問題,點解頭先醒唔起架﹖今次奶野啦,咁咪又係要我開聲;以肥輝而家精蟲上腦既狀態,實會逼我架;點撚算好呢。

果然,隔左兩秒,肥輝就黎料。

「—毒—撚—樂—﹗即刻打電話﹗」肥輝變得歇斯底里,用隻賤肉橫生既右手食指指住我個鼻。

「做、做咩啊﹖你痴左線啊﹖」我有d俾佢嚇怕;因為而家既肥輝,已經唔係我所認識既肥輝。用痴撚左線或發女瘟黎形容最貼切不過,似乎肥輝覺得呢個係難能可貴,一個識女仔既好機會。

「你醒下啦﹗有幾可會有女仔肯同我地呢種毒撚搭傘啊﹖而家有一個咁既機會你都唔好好珍惜﹖舊同學啊,靜係憑呢一點已經係一個利好因素佢肯出黎見我地啦﹗佢又未見過我地個樣,我地仲可以趁機執兩執見佢啊﹗」一路講,佢個樣仲人生滿希望,前路由我創咁既款。

「我…我唔夠膽啊…」形勢差到貼地,本來聲線已經唔大既我;而家更細。
用怒髮衝冠黎描述聽完我反應既肥輝最為貼切。但衝左五秒到啦,佢又冷靜番落黎,展露番一貫既淫笑;當然,副眼鏡係跌到落鼻樑中間位。

「好﹗你唔肯打丫嗎,咁我就將你暗戀女神既秘密不經意地傳開去;睇下班狗公團會點對你﹗」。

俾人捉痛腳就好似俾人煉撚住春袋咁,有李永燊呢隻前車;實在不能幻想狗公團會點樣玩鳩我。同肥輝爭論多陣後,終於戰敗。

「do…do…do…」。Do左五秒到—我即刻cut線:「根本都打唔撚到,我揸住個電話鳩聽咗半個鍾頭音樂 ,耳都熱鳩埋…」。「—繼—續—打—﹗」肥輝不給我任何一個搵藉口既機會;媽媽咪啊﹗我真係好撚淆底啊﹗

「你做乜鳩啊﹖喂…咪捉住我隻手啊﹗」條柒頭竟然捉撚住我對手,唔俾我拎開電話或cut線。

「do…do…do…喂...﹖」噗…噗…噗…腦海一片空白,應該點回應好啊﹖

「我…我…我係…陳…陳…陳俊樂啊﹗」呢個已經係我鼓起最大勇氣既回應;佢會唔會記得我呢﹖

「陳俊樂﹖你係…」電話傳內一把正在思索既溫柔女聲。

果然唔撚記得﹗屌你老母﹗死就死啦﹗屌啦媽﹗頂硬上﹗

「陳…陳…陳俊樂啊﹗小…小…小…小學…果…果陣既…同同同學呢…」d冷汗流到底褲都濕埋。

「吓﹖小學同學﹖um…..」真係唔認得。

「仁妖樂﹗」吓﹖被人用呢個被欺凌既舊稱黎記起,真係既陌生又熟識,既興奮又憤怒;咁即係記得我啦﹖

「係…係…啊,你記起…我啦﹖」經過一輪對話,而家淡定左些少。

「啊…對唔住啊…我頭先叫你…」

「唔…緊要啦…其實我今次搵你係想做一個訪問架。」

「訪問﹖咩訪問啊﹖功課黎架﹖」

「係啊…係group project黎既…我想約你…」......

訓落床已經一個鐘零二十四分鐘,我仲係床上碌黎碌去;五個鐘頭前發生既野實在令我high到訓唔撚著﹗小女神應承左聽日同我地見面啊﹗肥輝仲捉撚左我衝撚左去u記買衫話要脫毒, 我就一向堅信人柒著咩都柒;肥輝好明顯就係一個例子。大肚腩仲學人買格仔衫,仲要係紫色咁姣婆;加埋佢對超闊無改過既牛仔褲仲有黃黃地既愛迪達,佢仲好撚意思問我型唔型。

至於我著乜呢,就R撚爆頭。屋企靜係有一對黑色CON屎見得下人;買果陣仲要俾阿康肥輝賴幽默咁係女SALE面前恥笑我女人形腳細。

OK,對鞋解決左,到條褲啦;係我千挑萬選下,我決定效法而家好流行既休閒風—一條黑白粗直紋既窄腳布褲;係我老母唔知趁baleno定佐丹奴減價果陣買既睡褲,我就一直都無著;咁撚作狀換睡褲訓覺,我先唔制。

至於上身就求其搭件好耐之前買既哈哈笑tee,出面再搭件nike黃綠色外套—同樣係我阿媽減價既時候買既。

解決左衣著問題真係人都醒神d,唔知小女神而家個樣變成點呢﹖真係未出發先興奮;傻笑左陣,意識逐漸模糊,就係期待中訓著左。

「約左五點係m記等架嘛,仲未到既;打電話又唔聽﹗」肥輝條柒頭,明明約好早小女神半個鐘黎到做綵排架嘛,唔係一陣又對住佢口啞啞;到時功課做唔成,女又溝唔到;真係含撚都無味。

一路禁電話,一路飲埋最後一啖熱朱古力;差d噴到對面枱個阿毛一面都係。

肥輝竟然gel到個頭行一行,成個Final Fantasy主角咁,仲要搭多件皮褸;柒既程度係連我呢種咁毒撚既人都feel到好柒。

「你唔好同我講你遲到就係為左搞呢個柒頭。」哎呀﹗肥輝竟然打左我手臂一拳;再用一個好藐視既眼神望住我:「This is fashion﹗」。

既然佢自爽得咁緊要,我都唔再理佢個頭同個柒look;加緊練習先係最緊要,我唔想錯失呢個機會啊﹗

正當我地興高采烈地研究應對各種情況,例如如何係訪問後留住小女神,同我地一齊食飯既時候;一個岩岩步入m記既女仔吸引住全場既目光。

頭髮烏黑,長而微曲,額上有一梳頭髮整齊地斜放好;面尖得剛好,皮膚白裡透紅。配合圓亮的大眼睛,高直的鼻與小嘴;真係使人迷幻。

玲瓏浮凸的胸前配合一件與我同一款既白色哈哈笑tee;下身配以黑色短裙,一對白滑美腿則穿著淺啡色紳士鞋;細看之外,好似沒有穿襪子;長得不高,大約有160cm。

嘩屌,好彩我無除低件nike外套姐;唔係實同個靚女撞衫撞到應一應。


「嘩屌,條女好撚索啊;唔知你個小女神有無佢咁索呢可﹖」如果肥輝流埋口水就似老虎狗。

我諗係目前呢一刻,全場得我一個會咁冷靜;仍然望住我部生活態度—w700i,心裡面諗緊點解小女神五點九都未到,會唔會係放我地飛機呢﹖

咪住﹗眼前呢個靚女有d面善,好似邊到見過咁既﹖um…um…啊﹗「戴嘉善﹗」

激動得制,我竟然成個人彈左起身;指住個靚女再大大聲咁講左句戴嘉善。

連肥輝都o左嘴望住我;在場人士無一相信呢個索女會係黎m記見我呢個小毒撚。

連我自己都唔信。

當我尷尬到維持指住個索女到6點52秒既時候,佢微微一笑;係我咁大個仔見過,除左大女神之外最可愛迷人既笑容。

「對唔住啊,我遲到。」小女神小跳步走到枱前,微笑道歉。

如果佢係話對唔住啊,我想要你條命啊;我諗我都會俾埋條命佢。

我借機坐番低,冷靜落黎準備達成今日黎既目的。


「唔…唔…緊要﹗」我緊張到唔敢直視佢既雙眼,因為小女神真係太迷人;頭先企咁遠唔覺,原來佢身上仲有股微微既花香。

而肥輝條撚樣呢,左手撐頭,扮曬不畿咁;佢既眼神相信係參考左里安納度係鐵達尼號既演出。
「小姐你好﹗我叫做黃志輝,你可以叫我做肥輝。」仲不忘伸出佢隻肥手,諗住同小女神握握手做個好朋友。

小女神伸出白滑幼嫩,微透粉紅的小手握過肥輝的肥手:「你好啊﹗我叫戴嘉善,你可以叫我做阿戴架﹗」仍然微笑,面頰的兩股紅暈使人甜入心。望到肥輝呢個咁柒既look仲笑得咁甜,隻手仔無縮不得止仲握握手;睇黎佢對我地唔反感喎。

一於打蛇隨棍上,開始我地今日既行程。始終毒性難馴,我一直都規規距距咁問小女神有關功課上既問題。原來佢小學畢左業後就升左去一間女名校,成績仲唔錯添。諗到自己係一間band2學校浮載浮沉,一路掙扎緊唔好跌落最尾;我既小毒撚自悲心理又開始發作,女神果然係女神,高不可攀;靚+成績好+雙親唔係醫生就係公務員。唉,我搵條毛同佢比咩。

反而係肥輝,勇往直前;仲一路旁敲側擊咁問埋d九唔搭八既問題。例如你拍過幾多次拖,鐘意邊類型既男仔;鐘意睇邊類形既戲,對肥仔有無成見等等。咁都好,我借d咦都聽埋唔少有用既情報:原來小女神好男仔頭,鐘意睇動作片、科幻片;對肥仔無成見,仲覺得肥輝幾可愛(肥輝聽到爭在無丫~~~~嗚咁叫出黎姐。)。

但係係拍過幾多次拖既問題上,小女神眉頭深鎖,緊咬下唇;似乎若有所思。

Between,我係一個好知足既人;能夠訪問一個如此級數既女仔已經係莫大既榮幸,可唔可以有進一步發展嘛…睇下肥輝咪知囉﹗佢仲係到窮追猛打小女神,add facebook,交換msn;而小女神都好樂意同佢交換。遇到隻肥色狼都唔察覺,真係好好pure好true啊﹗

訪問得七七八八,天色已漸黃,銀行提現金— 一 —千—蚊—﹗

為左小女神,今次出血本;係銀行禁左成千蚊出黎諗住請佢食飯;精圖文丫嗎﹗

就係肥輝搞緊爛gag,問小女神要唔要去Cafe De Coral食既時候;肥輝電話突然響起:「咩話﹖聯賽唔夠人踢﹖」唔記得講,肥輝係網上足球ONLINE GAME—踢KICK既忠實支持者;曾經將成千蚊用曬黎買點數,可以講肥輝既人生唔係打J就係踢KICK。

換轉係平時,肥輝一定九秒五八衝返上屋企打機;但今日美女在前,肥輝會點抉擇呢﹖

肥輝既心情係面上表露無遺;此時此刻,肥輝忐忑;返唔返去為球會奮鬥呢﹖定還是留低同小女神食飯呢﹖毒性與異性既鬥爭與選擇。

肥輝低頭沉思左陣,然後舉起頭講:「對唔住﹗我要返屋企為球會既名譽而戰﹗」

我表示警訝,原來你條撚樣毒成咁;為左打機都唔理靚女。最重要既係,無左肥輝;我仲點同小女神順利交流啊﹖1ON1我唔掂架喎﹗

「吓…你真係走啊﹖」我打曬眼色,希望肥輝GET到回心轉意;但睇黎佢去意已決:「咁多位,後會有期﹗」講完仲要用兩隻手指係太陽穴前揮一揮。

肥輝走左陣,又突然機械式咁U TURN返轉頭;烚熟狗頭咁:「係啦,唔記得約你下一次再食飯添﹗」原來佢一早有曬計劃。

到交換曬聯絡方法,寒暄多兩句;條小女神都擁抱埋。條肥仔先依依不捨,三步走兩步回頭咁同小女神道別離開。

而家靜返低我同小女神,氣氛好沉默。

沉默既情況係尢如隔左道AT力牆,點督都督唔穿。

講咩好呢﹖女神會唔會好唔耐煩架﹖偷偷望下小女神,原來佢都有少少怕醜;頭DUPDUP咁玩緊手指。

「1ON1我真係唔掂架﹗上帝啊賜我力量啦﹗」我係內心吶喊。

…………「係啦,你個朋友真係幾搞笑啊。」小女神突然抬起頭。

雖然內容唔岩聽,但話曬係小女神主動破冰;點都要把握多次機會啦掛:「係啊…我地而家做咩好啊﹖」講完先覺戇鳩,咁同無講過野有咩分別﹖

出乎意料地,小女神好快回應:「我又未肚餓住,不如我地去海傍行下丫﹗」嚇得我丫﹗仲以為佢會話要返屋企食飯添。

雖然內心好驚好不安,但人生第一次有靚女主動約你;我諗無一個毒撚唔會春心盪樣,覺得小女神對自己有好感,覺得今次終於有機會,覺得終於可以講我很醜,但是我有靚女做女朋友﹗

答案當然是YES﹗船到橋頭自然直﹗死就死啦﹗

如是者,我同女神肩並肩地離開M記走向海傍。

途中不知遇到幾多毒男先係震驚迷到,然後妒忌憎恨既眼光。我覺得自己係一個勝利者﹗同你班小毒撚唔係同一個層次﹗想同我講野去搵我個秘書預約先啦﹗

但其實,由離開M記到而家行到黎海傍,我都未同女神講過一句野。

氣氛沉默,還是沉默;因為覺得自己失敗,所以嘆左口氣。

「做咩嘆氣啊﹖你唔開心啊﹖」小女神體貼溫柔地關心我,真係好撚感動啊。

「無啊…我覺得自己好失敗…又…又無才…講到唔知講乜好,悶親你。」我如實回應,因為我的確唔知講咩好。

「點會啊,頭先你同我訪問講得幾好丫。」小女神笑得好甜。

「都係跟住D問題問姐…」一貫口震震地回應。

小女神笑左笑,再用一對大眼睛細細地望住我。

我紅都面曬。

「係呢,小學畢業之後你去左邊啊﹖」再一次地,由小女神打開話匣。

唔通上帝真係令到我既吶喊﹖

因為小女神既主動,加上海風既吹拂;我變得比以前積極。

我地由小學後既生涯,講到其他舊同學既生活;再講到去好想睇鐵甲鋼拳,又兜返去潛行凶間好好睇。

總算有共同話題,我地都睇過相同既電影;但分別係小女神同一大班FD去睇,而我呢,就同阿康同肥輝去。

人生中第一次同靚女有傾有講,我覺得自己真係好成功、好幸福。上天會唔會係見我太可憐,所以俾一個咁既機會我呢﹖

眼前既小女神—戴嘉善,從前既我只會係電腦mon到或者夢境先可以咁近距離接觸;而家,佢就企係我面前;笑得如此動人,毫不介意我呢個毒撚。

我既視線真係唔想離開佢。

或者開始習慣同小女神相處,又或者因為我地係舊同學;又可能喚起我潛在既既男性意識。見佢著得比較單薄,係海風既吹襲下;嬌小既身軀顯然受唔住,我爽手地除低我既nike外套,套落小女神身上。


「咦﹗你件t-shirt同我果件一樣架喎﹗」小女神眼大大,果然眼利。

「係…係啊﹗不過我唔係特登同你著埋同一件架﹗係咁岩,咁岩架喳﹗」咁樣講,反而有d此地無銀既感覺。

「傻啦﹗我地之前又未見過面,點有可能特登撞啊。」又係喎,我地都未見過面;唔通呢d就係緣份﹖我地都不禁笑起上黎。

「—戴—嘉—善—﹗你都對撚得我住啦﹗」突然有股凶狠既男人聲大叫女神個名;咁突發既事令我地有d嚇呆;如夢初醒既我倆開始尋找聲音來源。

就係前方一排大樹既陰暗位下,一群染髮染到五顏六色既mk慢慢步出;大約有五至六個人;企係最前將成個棒棒頭染到金色既mk好明顯就係聲音來源同帶領者。

「你…你識佢架﹖」其實頭先我都見到呢班mk好凶狠咁望住我,我仲以為係因為妒忌小毒撚有靚女溝;原來係識架﹖mk係毒撚既天敵,俾著係以前我實即刻跪低大叫大佬唔好啊,我知錯啦;但今日女神在前,好明顯我無退路。

「阿…君﹖你做咩會係到架﹖」睇黎小女神真係識呢條mk,從佢不知所措既面容黎睇;關係仲唔淺添。

「你緊係唔想我係到啦﹗俾頂綠帽我戴﹗做咩啊﹖太耐無見我所以而家發姣,求其搵條女人型都照上啊﹖」講完仲狂妄地大笑,佢班靚當然係跟住笑啦。

我開始察覺有d唔對路,對方似乎係為我而黎。


「我地只係朋友﹗你唔好傷害佢啊﹗」小女神堅強地努力解釋,仲設法保護我;作為男人既我,反而嚇呆左,企埋一邊唔知點算。

「朋友﹖朋友會著撚住情侶裝架咩﹖」金髮mk指住我地既t-shirt。

大撚鑊﹗果然係件t-shirt累事;望住興撚到可以燒穿釱合金既金髮mk,腳仔都軟撚埋;我邊有咁好彩係小女神既男朋友丫,有腦既都知無可能啦下話。

但果個係mk,邊撚到有腦架﹖

「我地而家分左手架啦﹗就算我有新男朋友都唔關你事﹗」眼角流出淚水,小女神仍然堅強地反擊;我真係好想保護佢,但對腳真係震到阿媽都唔認得。

不如認死狗俾佢地一人打一拳就算數啦﹗咁小女神呢﹖佢地捉左小女神會點啊﹖唔通玩兵乓波咩﹖突然察覺,

其實小女神比我更危險。我最多都係俾佢地打一身姐,如果小女神落係佢地手上,後果係…

「哦,咁你即係認佢係你條仔啦﹗」mk顯得悲痛欲絕,同時對眼神愈來愈憤怒地仇視我。

「同我打﹗敢撬我黑仔條女﹖」呢道命令,簡直係一道斬立決既牌。

對方有六條友,雖然唔大隻;但係都打得死我。

金髮Mk同身邊兩個mk細細聲針左兩句之後,果兩條mk就衝埋去捉住小女神唔俾佢反抗;小女神身為一個柔弱既女性,又點有力反抗兩個男人﹖只係不斷叫放開我,唔好傷害我朋友…

同時間,果三個mk已經埋到身;一拳已經打到我訓左落地下,再不斷地拳打腳踢。

除左本能反應地抱頭保護自己外,我根本咩都做唔到。

手臂、後腦、背脊傳黎一陣陣既痛楚;慢慢地我都分唔清痛禁黎自邊度。

海傍平時無咩人經過,偶然經過既都好怕事咁快速行開;

我聽到女神喊得好犀利,但mk並無對小女神做d乜野;只係防止佢衝埋黎阻止其餘既人攻擊我。

睇黎個金髮mk真係幾愛小女神。

點解我會留意到咁多野﹖因為我已經俾人打到連抱頭都無力,只可以訓係地下任佢地魚肉,意識變得虛無;

只可以默默地望住小女神…

小女神喊得好凄慘,好惹人垂憐;佢真係好靚。但呢d機會,終究唔係屬於我。

訓係地下已經有半個鐘,全身都好痛;毫無想起身既意欲。

係十五分鐘前,黑仔衝埋黎大叫左聲屌你老母敢同我爭女﹖再重重地踢左我一腳;我只能虛弱地呻吟一聲。

之後就眼白白望住佢地夾住喊緊既女神走左。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我咩都做唔到。眼角既淚水失控地流落黎,嘴角既血好咸;我笑了,失控咁大笑了。個天始終係玩鳩我:「點解﹖點解﹖我究竟做錯d乜撚野啊﹖點解啊﹖」

我歇斯底里地向天大叫,我既人生根本就係一個笑話﹗上帝創造出黎既笑話!「明明我既童年可以過得好美滿﹗明明我既人生可以過得好好﹗明明我有機會可以同小女神發展﹗點撚解你每一次都要查喎我﹖點解啊﹗」我用盡身上謹餘既氣力向天吶喊。

如果呢個世界有神,咁個神一定係創造我出黎娛樂自己。

我喊到失曬控,今日係我人生中最悲哀既一日。

我望住夜空,個天好靚,一切都好美好;唯獨係我。

「我唔要再係咁,再做毒男咁生活;我要有美滿既生活﹗我要有美滿既人生﹗我唔撚要做毒男啊﹗」繼續喊住仰天長嘯。

「我唔撚要啊…」勉強地撐起身驅,發洩完;始終係要返屋企。

流星劃過長空,靜靜地沒入黑山。

琴晚既事好似發左場夢咁,既虛幻又實在;起碼身上既痛好實在。老母又無返屋企,睇黎都係出左去打麻雀。

成晚個身都痛到不得了,不過係酸痛果隻痛。

心情差到貼地,訓係張床度唔想郁。個胸好似俾兩舊野壓住咁,睇黎真係好傷下。

腦裡面有好多思緒飛過,小女神呢﹖係呢一刻,已經無心情理其他人。

係喎,琴晚仲未食野;個肚都有d餓,又有d急尿;去刷個牙洗個面,求其煮個面食算;反正我呢種毒撚,食得飽就算啦。

行去馬桶前,拎碌鳩出黎是常識吧﹖咦﹖我碌鳩呢﹖雖然唔大支野,但係無理由摷唔到架﹗我碌鳩呢﹖我碌鳩呢﹖我碌鳩呢﹖仆街﹗真係唔見左﹗

含家剷啦﹗點解會咁架﹖有無咩科學常識可以解釋到呢個現象架﹖

我索性除左條褲,睇下究竟發生咩事。

而家我既生殖器官,完全係屬於女性既生殖器官;即係由jerjer變左gapgap。

腦中一片空白,嚇到呆曬。緩緩地行去鏡前:毛毛不多但有條理,一隻白滑靚鮑出現係鏡前,當然係一線鮑啦。

「搞…咩…啊﹖」剛開口就被自己既聲音嚇親,把聲…好女性化;根本係同女性無異,而且甜美而溫柔;
但仍然帶有往日既影子。

視線轉到鏡的上半部,長長頭髮因為岩岩訓醒既原因而凌亂不堪;但反而因為咁,所以平時被遮蓋既面孔得以重見天日:會隨著微笑而笑,迷人既彎彎笑眼,小巧標緻既鼻子;仲有令人忍不住想咀落去既櫻桃小嘴,呢一切一切配合得天衣無縫,簡單黎講,係鏡前面既係一位可愛、漂亮又迷人既女仔;但因為
我原先既樣已經女性化,所以仍然會認得呢個係我。

我既表情呈現三個O。

咁我個胸,好似俾野壓住既胸呢﹖SHIT﹗原來就係我個胸壓撚住我個胸,我拉開件衫;一對渾圓堅挺既乳房活現係眼前,仲要係PINK LIN。

忍不住伸手去練左野,嘩﹗好痛;睇黎呢對波波好幼嫩,唔可以太大力對待。一對吸手波,同大女神差唔多大;有C CUP啦。

我徹徹底底咁變左做女神。

我既身高有168CM,所以都算得上有一對長腿;細而長,白滑﹗如果腦魔見到實衝前奶兩啖,啜到口抽筋為止。轉一個圈,仲有一個白滑翹臀同纖細腰身;實在係令人血脈沸騰。如果我有JER,一早就已經J左。

究竟發生咩事﹖我眼前呢個靚女係邊個﹖我met一met塊面,好痛。同時向後跌左步,對奶跟住搖晃左兩下,我先清醒;我真係變左咁既樣。

不能接受﹗完全不能接受﹗諗起琴日訓係地下對天講既野,我既意思係用一個型男既身份去展開一個新生活;唔撚係做一個女仔同型男展開新生活啊﹗

個天唔係咁小氣,再一次玩鳩我下話﹖

我玩撚完啦,我點出街啊﹖點見人﹖點返學啊﹖

係喎﹗我係急緊尿架喎﹗都係解左手先諗啦﹗但係要點做呢﹖應該係拉低番廁板,坐上下,再屙佢出黎;嗯,睇黎幾順利而成功;咁係唔係表示我呢一世都要咁去廁所啊﹖

屙完已經好耐,我仲係坐係馬桶上,望住自己個gapgap,一個從前好渴求既野;但當而家得到啦,仲可能係永久擁有;就想灑手另頭。

「仆街仔啦……」聲音仍然甜美;但係面色就唔多好。

唔知坐左幾耐後,突然;門鐘響起。
我嚇到成個彈起,唔係嘛﹖唔通係老母返黎﹖點算啊﹖點算啊﹖

未幾,門口轉黎肥輝既聲音:「快d開門啊陳俊樂﹗」原來係肥輝,咁咪仲危險﹖以佢色狼既性格,容乜易食左我架﹖呢次係頭一次感覺到男仔既「危險」;唔怪得d靚女都對毒撚敬而遠之啦。

「na!na!na!na!na!na!na!na….」生活態度響起,唔係一次過黎咁多煩惱啊﹗整理下頭腦同著返衫褲後,即刻衝前拎起電話;一望,又係肥輝條撚樣:「喂,又做咩啊﹖」人生頭一次覺得呢條肥仔原來係咁煩。

「啊,唔…唔好意思啊﹗我係搵陳俊樂架﹗」係喎,唔記得壓返低把聲﹗「我…我係啊柒頭﹗」壓低左聲線,雖然都無乜男性化,但尚算似返男兒身既聲線。」

「你把聲咁既﹖咪講咁多啦﹗快d開門啊﹗我地黎賽後檢討架﹗」肥輝厲聲道。


我地﹖咁即係除左肥輝,仲有多一個人上黎﹖

邊諗邊跑到門前,啊,加多件外套遮遮個胸先;再撥返亂d頭髮,ok﹗一切準備就緒﹗應該都呃到佢地一時既﹗

深呼吸,1﹗2﹗3﹗開門﹗一開門就見到肥輝唔耐煩個衰樣,阿康都係隔離。

「快d開門啦毒撚樂﹗」俾佢咁樣喝一喝,心虛既我手震震地開左道門;放左佢兩個入屋。
肥輝一入屋就老實不客氣咁攤係張梳化度,而阿康就自己入廚房拎野飲;「你地黎係做咩架﹖」我繼續壓低聲線,故作冷靜。「做咩﹖」肥輝托托眼鏡﹖淫笑左下再向起身向我步步進逼。佢唔係咁快就發現左啊﹗抱胸既我嚇到步步後退,吞左啖口水講:「你…你想點啊﹗」。「想點﹖食左你啊﹗」肥輝加大聲線,仲突然向前撲。

我俾佢逼到埋牆角,流曬冷汗;而家可以做既野就係繼續抱胸,再嚴密望住肥輝,方便閃避佢既侵犯。

「唔係啊毒撚樂,咁就嚇到埋牆角;你估我gay架咩﹗就算係gay都唔搞你啦﹗」原來佢係講緊笑。「我地係上黎賽後檢討既﹗琴晚同小善過成點啊﹗」肥輝淫笑住講。

係喎﹗小女神琴晚俾班mk夾左去之後點呢﹖

馬上跑去電話旁,唔理肥輝不解既目光;6xxx9xxx,今次打得一氣呵成;絕無半點猶豫。
Do…do…do…「喂﹖」,「阿善﹗你無事丫嗎﹖」心跳得好快,千祈唔好有事啊﹗

「阿善﹖你搵善善啊﹖佢而家訓緊覺喎,你邊位搵佢啊﹖」訓緊覺,咁即係無事啦﹖「咁無野啦,唔該你。」cut線。心裡面舒左口氣,從前既我無資格關心佢,而家既我更家無資格。

「你做咩啊﹖琴日發生左咩事啊﹖」肥輝安慰極失落既我,始終佢都係一個會關懷朋友既咸濕肥仔黎。

「無咩啊,琴日你走左之後我地都各自歸家啦。」極力淡化事件,俾佢知道後事咪等如俾佢知道我變左靚女﹖肥輝睇黎都覺我心情唔多好,無左追問落去;只係戚起條眉,迷惑地望住我。

「點解今日既你好似怪怪地咁既﹖」肥輝說。

聽到呢句,心知不妙。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肥輝條眉戚得愈來愈緊,最後竟然戲劇化既笑左一野:「你抱咁耐個胸做乜鳩啊﹖你係唔係收埋左d好野唔想俾我地知﹖」好野﹖對你兩條小毒撚緊係好啦,女人波啊﹗你揸過未啊﹗

我有d氣急敗壞:「無啊,唔好咁多幻想啦﹗」語氣無耐中帶點不滿。

肥輝繼續笑左笑:「哈哈﹗阿康你係廚房搞咁耐搞咩啊﹖快d出黎幫我禁住毒撚樂隻手﹗」你條死肥仔丫﹗咁即係想非禮我啦喎﹗「你唔好行埋黎啊﹗我打柒你架﹗」壓低聲線扮男人好明顯無威嚇效果;阿康拎住罐飲左一半既可樂係廚房行左出黎,再露出一個迷惑既表情;然後就行左埋肥輝身邊。

我曾經有一剎那希望阿康會覺得肥輝好無聊,所以行開去睇電視;可惜事實證明我錯了,阿康學埋肥輝笑左笑;然後就開始想捉我隻手。

我左閃右避,由門口走到去梳化位再走去電視機前最後又被佢地逼番埋門口。

由於大門已閂左,所以我根本無時間開門走;而且另轉身仲容易俾佢地捉到。

後無退路,前有追兵;我再一次俾佢地逼埋牆角,細細聲講左句:「唔好啊。」

「毒撚樂,快d將個迷底解開啦﹗」肥輝向阿康打左個眼色,阿康瞬即衝前繼續捉我對手。左閃閃,右閃閃;俾佢捉到一隻﹗兩隻﹗作為男兒身既時候氣力已經唔大,何況係而家作為女仔﹖

我兩隻手已經被阿康捉住舉高壓到埋牆,因為臀部豐滿既關係,個身貼唔曬幅牆,仲令個胸向前突。

肥輝又變返戚眉迷惑個樣:「點解你個胸…你唔撚係鐘意扮女人,偷左伯母套bra黎玩咁變態啊﹖」肥輝係難以置信中帶點不屑。「唔係啊,你快d放左我啦﹗」我氣急敗壞,只係差一步就俾佢地非禮,原來俾人非禮既感覺係咁難受;以前仲成日j av 仲j埋d輪大米既覺得好正;我以後都唔敢啦﹗

「仲有頭先你把聲…哦﹗原來你係變裝愛好者﹗」肥輝好肯定好sure,好同意自己既推論;按住我對手既阿康望左望我,個樣竟然顯露左d見到核突野既感覺。

「都話唔係咯﹗求下你地放左我啦﹗」語氣轉化為哀求,唔好搞我啦大佬﹗

「哼﹗作你你個frd就要幫你戒左d惡習佢﹗阿康捉實d,我要除撚左佢個bra去﹗」係呢一刻,呢兩條撚樣個樣充滿使命感,簡稱使命撚樣;你地係害緊我啊知唔知啊﹗

「唔好啊﹗喂…都話唔係囉…唔好﹗」搏命掙扎左一輪,隨住阿康愈按愈大力;作為女兒身既氣力用得7788;我只能無助咁望住肥輝伸出既一對揸波龍爪手漸漸逼近。

30cm,25cm,20cm…;蒼井空﹗吉澤明步﹗rio﹗高樹馬利亞﹗立花里子﹗對唔住啊我係唔應該j你地架﹗
肥輝既龍爪手已經伸到黎15cm範圍,真係好不安好唔舒服好受侮辱;今日好多第一次,包括自己俾人非禮。

15,14,13,12,11,10,9….望住佢對手,眼角既淚水早已滲透出來,雙手被阿康無助地按住…唔好啊…唔好啊….唔好啊….

「唔好啊﹗」心裡面既聲音轉化為實在的叫聲;聲音甜美動人又惹人憐愛。

5CM,肥輝對手係距離我個胸5cm既地方停低左無郁。

時間好似靜止左咁,唯獨得我;隻手仍然俾阿康捉住,但因為頭先既叫聲;令阿康嚇左嚇,所以對手已經垂返落黎;身體不停震抖,因為呢個時候;我已經控制唔住淚水。

佢兩個個嘴都o到大一大,大到可以塞個橙入去,一副「做乜撚野啊」既表情,動作依然停左無郁。

「放開我﹗」含住淚,柔弱但憤怒既眼神怒視阿康;阿康震左震,面上流露料許尷尬既表情—或者係覺得對好朋友唔住;又或者係因為第一次捉住女仔隻手。

阿康最後係我既掙脫下鬆開手。

抽泣左陣,眼神轉向肥輝;啤左佢一眼後就衝左入房。

肥輝顯得極難以致信。

關上房門後,感覺還是處境上都變得安全;情緒終於一發不可收拾。

「衰人,正衰人﹗」坐係床邊捉實條褲既大脾位,不忿兩位老朋友既所作所以;感覺受冒犯之餘更不忿自己變左女兒身。

驚覺連語氣都變得咁女性化,就更恨自己。

從前仍然係男性既時候最討厭自己咁軟弱,咁女人型;長久以來既被恥笑被侮辱,估唔到最後真係成真,變左個女仔。

我真係好憎被人叫呂仁樂。

而且以後要點生活呢﹖連識左咁多年既朋友都爭d出事,我仲點去面對其他人﹖

當步出呢個門口面對世界,又要開始俾人指指點點,就好似小學果陣俾同學指住叫人妖...

諗到呢點又開始有d鼻酸酸。

個天果然係鐘意玩鳩我,仲鑊鑊新鮮鑊鑊甘;人生又再一次感到無奈,含淚苦笑,仲嘆左一口氣。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自從陳俊樂入左房之後,時間好似過得好慢咁;肥輝同阿康面面相覷,仍然未理解清楚岩岩究竟發生左d乜野事。

「阿康….岩岩你睇到架可﹗阿樂個樣,仲有把聲….」肥輝口中仍帶點胡疑。

「緊係睇到啦…岩岩我捉住佢對手架喎…」阿康有點面紅。「咁佢個胸…大鑊﹗咁我地岩岩咪爭d非禮左阿樂﹗」雖然講出口怪怪地,但肥輝知道終於搞清楚左發生咩事。

識左佢十幾年,好清楚佢係男性;但剛岩既阿樂,又好明顯係屬於女性喎;仲係靚女黎添。

肥輝從混亂既思緒捉到重點,佢地差d就傷害左自己既好朋友;而且似乎阿樂正係面對緊一場考驗。

肥輝面上又再呈現堅毅既模樣,對阿康講左句:「跟我黎﹗」然後就小跑到阿樂既房門前。「準備好未﹖」

「準..備﹖準備d乜啊﹖」阿康仍然未清醒,仍有點情不自禁地陶醉緊剛剛捉住一對好滑既手…究竟自己諗緊咩呢﹖佢係阿樂啊﹗毒撚樂啊﹗我竟然對佢有感覺﹖我傻撚左咩﹖阿康搖左搖頭,希望令自己清醒。

「道歉啊﹗一陣我數完一二三之後就一齊大叫對唔住啊阿樂﹗」肥輝一本正經地命令道。


「對唔住啊﹗阿樂﹗」由房門外傳黎肥輝同阿康非常唔整齊既道歉聲。

正係到發呆,突然有呢兩把聲出現;令我不禁笑左出聲。

「佢地真係好傻。」臉上展現淺淺微笑,趁機長長地舒左一口氣;究竟接唔接受佢地原諒好呢﹖十幾年既友情,真係唔係咁易嬲得落既。

但佢地岩岩差d非禮我喎﹗仲用d咁既手法…「衰人﹗正衰人﹗」微笑又變回嬲怒。

又用女仔既語氣﹖心境唔係轉得咁快啊﹖我地明明係好兄弟,十幾年來一路走過黎,話明係兄弟丫埋﹗佢地緊係當我係兄弟先會咁做啦﹗

無錯﹗我係唔應該嬲佢地既﹗

企起身,再吸一口大氣;手握住門柄,原來要面對佢地兩個,可以變得咁難。

「做返自己啦﹗做番自己就唔緊要嫁啦﹗」。

一野扭開門柄,開門;肥輝同阿康兩條友就仆左係面前。原來佢地將隻耳仔放係門度偷聽。

「嘻嘻…對唔住啊阿樂﹗」肥輝摸摸後腦,不自在但誠懇地傻笑說。

「係囉阿樂…我地唔係有心架…哎呀﹗做乜打我啊﹗」阿康捂住手臂,不滿地望住肥輝。「你仲提﹗」肥輝亦不滿地,用口語回應。

望住扖係地下既一肥一瘦,真係唔知好嬲定好笑好。


「起身啦柒頭﹗」強忍住笑意,同扒係地下傻笑既兩條友講。

佢地就咁卡係門口傻笑,瘦既疊住肥既;加上肥輝副眼鏡竟然戴返正,喜感同原來肥輝都唔係咁猥瑣既意念相結合,怒意全無。

而且佢地咁樣塞係門口,我唔原諒佢地都走唔返出去啦。

肥輝同阿康見我帶住笑意既原諒,都不敢怠慢;阿康機械式地起身,臉上彷似有點微紅;反而肥輝呢就好似洪金寶敏捷地彈左起身,跟手好戲劇性咁轉換表情,十分嚴肅:「阿樂啊﹗作為你既朋友,你既身體…發生左乜野事﹖我地唔係八掛啊﹗只係想幫你喳﹗」肥輝眼神堅定,阿康附和連連點頭。

又係既,佢地係第一對知道我目前情況既人;更加係我好朋友,我諗值得信賴掛;始終而家搞成咁,我都要搵個人幫同傾訴既。

哎哎下唇,抬起頭…:「講起我就扯火﹗」

「吓﹗小善被班mk捉左﹗咁佢有無事啊﹖」聽到我同小女神俾人圍,肥輝關心既唔係作為好朋友既我,而係小女神;真係正撚樣,有異性無人性。Between,其實我而家都係異性……

「岩岩打去佢屋企,應該係伯母聽;佢話小女神訓左覺,應該無事掛….」諗到呢度,如果小女神無事﹖點解又唔打個電話黎問候下我呢﹖原來自己既地位一直都係可有可無,係自己睇得太高姐…毒撚樂….。

「小善無事就最好啦…」肥輝自言自語道。

「喂,咪住先;究竟邊個係小善啊﹖點解我咩都唔知既﹖」原本坐係一旁默默地聽故仔既阿康,表情一臉不爽咁提問;大家既眼神都轉望肥輝。

「吓…﹖乜你唔知咩﹖我應該有同你提過架喎…啊﹗我真係大懵啊﹗唔記得左同你講添﹗」肥輝吞吞吐吐,望住自己個肚腩;表情可疑。

你係唔想阿康都出現埋同你爭女喳下話。」一野就踢爆佢,阿康聽罷;雙手揑住肥輝條短不過有既頸,

「我叉撚死你啊死肥仔﹗有女唔介紹俾我識咁獨食﹗」之後好條件反射咁轉頭望我:「條女…啊唔係,你個朋友好索架﹖」,「緊係,我識架喎。」古古惑惑俗稱樣衰衰地繼續火上加油,等睇肥瘦大戰。
佢地就咁係張梳化度開戰,時而互相叉頸;時而相擁係地下碌黎碌去;趣味十足。使我不禁哈哈笑左出聲。

聲音清脆而動人,連自己聽到都感到意外;好似講左句粗口咁即刻捂住自己個口。

肥輝同阿康都停止混戰,另轉頭望住我。

「咁你以後點打算啊﹖」肥輝訓係地下,頭髮亂曬。

被佢兩個望到實一實,望到周身唔自在;再一次紅都面曬。

呢個的確係我目前最逼前既問題。

「吓…啊…其實我真係無諗過…」轉望地板,整理思緒;我以後要點生活呢﹖頭先被佢兩個激到走入房後係閃過呢個問題一陣既,但好快就俾其他問題推開;呢次係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思考呢個問題。

「我會搵方法變返男仔既﹗」頭舉起,熱切堅強地回應肥輝既問題。
肥輝展露albert tam係唔知乜春擂台既嬲打表情:「你真係咁天真覺得有方法變得返男性﹖目前最大既可能性就係你會繼續以女兒身繼續生活﹗你要開始謀定後路。」真係好少可見肥輝咁正經。

「用女仔既身份生活﹖我先唔要啊﹗我成世人都俾人笑係女人型﹗而家真係變左女人啊﹗我係男人黎架﹗用男人既身份生活左16年啊﹗你叫我點樣學做一個女仔啊…我唔撚要啊…」哭喪著臉,然後逐隻逐隻字咁吐出黎。係走廊聽到呢一段對話既人一定會覺得係屋裡面果個女仔係傻既,講埋d野九唔搭八。

「咁你係搵到方法之前,點都要面對架喎﹖」肥輝繼續講。「係囉…不如你著返件外套先啦…。」阿康成塊面紅曬,手欲指又唔敢舉起。兩個既眼神又望向我,搞到我又成身唔自在,自己都望下有咩問題。

一掃落去就望到有生而來都無咁大既胸肌,ok﹗係有d尷尬,但佢地都知我變左女仔啦,值得咁大驚小怪咩﹖…望望下又有好似有d唔對路,究竟係咩事呢﹖

仆街﹗岩岩笑到個身興曬除左件外套,而家飛撚緊釘。

係望到飛釘之後既一秒間,已經好叻叻豬咁即刻雙手抱胸;但亦化解唔到而家既尷尬氣氛。

今日既我好似一盞燈,時而白色,時而紅色。

「你…你地唔好望住我啦﹗」啤左佢地一眼—佢兩條青頭仔眼甘甘咁望住,好似貓望到魚咁。
咁樣講一講,一肥一瘦好似從夢中訓醒咁,震左震個身再吞左啖口水。你地唔係想再黎過啊…
三個人尷尬地互望左一陣。

「望夠啦喎﹗」雙頰微紅,眼帶怒氣;頭先就話諒你地無知原諒你地﹗如果又再黎一次,呢一世都唔會再理你地﹗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5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企起身,轉身,著返件外套。另轉頭用蔑視既目光掃視呢兩條青頭仔:「咸濕仔﹗」其實都係意圖舒緩下
氣氛姐,話曬自己都做過毒男;如果有個咁既靚女係我面前飛釘,我都會望到實一實。

肥輝又chok樣:「你需要一個胸圍。」,「咩話﹖」我同阿康同時講出呢句話;做女人已經夠難堪,仲要戴個胸圍係街四圍走;感覺十足變態佬。

「咪搞我啊﹗做女人已經夠慘嫁啦﹗仲要戴個胸圍係街四圍走,十足變態佬﹗」對此我係表示非常反感。

「你而家仲可以做變態佬咩…」阿康虛弱地回應一句,我無氣再理佢。
唉,我係連做變態佬既最「根本」資格都無。

「你諗下係街上面有成千上萬好似我地呢種毒男,個個都望住你飛…」肥輝意有所指。

「得啦得啦﹗等我考慮下先啦﹗」我就黎腦抽筋啦﹗

又靜左一陣。

「其實如果我唔梳起d頭髮,我諗都唔會有人發現我變左女仔掛。」我繼續掙扎。
就算係做男仔果陣都希望女仔唔戴胸圍架啦,夠曬坦蕩蕩蕩蕩蕩蕩蕩。

不過而家係我蕩蕩蕩喎。

原來俾男仔掃視自己既感覺都幾唔舒服,就好似俾gay佬望緊咁;如果仲要係大街上我實發狂想打人。
「最起碼你需要一個運動胸圍囉。」阿康你學咩人搭嗲丫﹗「無錯﹗就算你要繼續扮男仔,你都要遮遮個胸。」肥輝意有所指。

得啦得啦,扮乜野男仔啊﹖我本來就係男仔﹗呢句聽落真係好銀耳。

聽住呢兩條陪伴我毒左十六戴既小毒撚教我如何成為一個女性真係好諷刺。「你地點解會知道咁多女人野架﹖」連身為女人既我都唔知啊。

「嘻嘻,你當我神父流架﹖」肥輝係學校有一花名叫神父,因為佢成日係學校傳性經。

「話時話,你地搵到舊同學做project未﹖」趁未有決定,講其他野差開話題先。
哈哈,果然如我所料;得我一個搞掂。不過咁,如果你地搞唔掂;陰濕李咪又係call齊全team人開波﹗所以當中都係包含關壞。

「邊有人理我啊﹗個個聽到係我打黎一係話唔記得我係邊個一係就話有野要做。」肥輝有d洩氣。

「最撚激氣係果個個燊;又話咩有靚女啊先肯出黎,我撚識靚女咩﹗」肥輝繼續發洩。

突然,肥輝頓左頓再抬起頭,好似拿破倫發現新大陸咁:「靚女,你咪係囉﹗」

我對眼瞇成一條線,警告地向肥輝講:「再搞我就無fd做。」

「求下你啦樂哥﹗我真係好需要你幫手架﹗」隻死肥仔竟然無尊嚴到即刻跪左係地下。

嗯﹗樂哥呢句都幾岩聽﹗不過我是拒絕的。

「我求你唔好求我啦死肥仔,我搞成咁已經夠慘夠煩架啦;你仲要我抛個樣出去﹗」連我都開始有d激動。朋友還朋友,幫到我一定幫,但你都無理由係我傷口灑鹽嫁嗎﹗諗起仲要扭扭另另咁去見一個為左我而黎既男仔,真係混身唔自在得黎又gay味濃。

「我問你啦,你會唔會同阿康搞gay丫﹖」希望隻死肥仔會放棄啦。

「緊係唔會﹗不過你係女仔喎﹗」肥輝諗都唔諗就知道我想講咩。

口舌上我輸曬,咁唯有發爛喳啦。

「唔得﹗No way!我係唔撚會幫你既﹗」你搵過第二個啦唔該。講完繼續抱胸另咩面。

「你諗下喎,如果到時無功課交俾陰濕李捉上台問;你口震震咁實穿架喎。」肥輝個樣都好陰濕。

咁即係捉撚住我既痛腳咁話啦喎,你唔可以生性d用自己既力量黎做功課架咩﹖

「咁即係捉撚住我既痛腳咁話啦喎,你唔可以生性d用自己既力量黎做功課架咩﹖」我口講我心。

「咁話明係group project丫嗎﹗緊係成個group互相幫助架啦,你做到既野我地又做唔到。」條撚樣大條道理咁。

係一邊沉默左好耐既阿康,機械式咁舉起手;爭論緊既我地都另轉頭望向佢。

「其其…實我想講呢,你仲要顧埋我同何志堅同李永燊啊。」阿康有d唔好意思。

咁點啊﹖要我扮四次女人搵仔啊﹖

「再講多次,唔得﹗」就算你問多我一百次都係咁話。

肥輝攤坐係梳化,睜起雙眼直視我:「咁算囉,到時交唔到功課咪俾陰濕李捉你上….」一臉不自在。

「夠啦﹗」我隨即打斷佢:「我已經諗好啦,之後我都會繼續用男仔既身份生活;反正平時都無乜人理我架啦,我拉返低d陰咪又係同平時一樣﹗」一路講一路拉返低d陰。

「我會努力搵返變返男仔既方法。」接著說,表情毫無相確餘地。

再次一片安靜。

「但我地做唔曬…真係會俾人的上台開波架喎…」阿康十分不安。

「咪係囉毒撚樂,而家無人理你想做男人定女人啊;我地係求你幫幫我地兩條可憐蟲做功課喳。」肥輝又伸個頭埋黎。

「功課自己做。」經過成朝既刺激,向人say no無難度。

「啊﹗」肥輝忽然大叫,再抄亂頭髮;好似輸撚曬身家咁。噗,然後就跪左係地;肥仔﹗你可唔可以唔好咁cheap啊﹖你跪左第二次啦。

「阿樂﹗樂哥﹗我求你﹗我唔可以再爭陰濕女功課嫁啦﹗自從上次同小善見面之後,我發覺我地之間既距離實在係太遠,唔再急起直追奮發圖強,我就追唔撚到架啦﹗」條肥仔喊曬口咁,略為浮跨。

我同阿康都用住一種好渺視既眼神望住肥輝。

「我都未問你,點解你會叫阿善做小善嫁﹖」

「咁你都叫小善做阿善啦﹗對心上人稱呼親切d有咩問題啊﹖」肥輝毫無羞辱跡像。

我同阿康渺視既眼神加大轉為蔑視。


「你覺得自己有機會嗎﹖」阿康率先開口;係囉肥仔,你唔係覺得自己有機會下嘛﹖

「有﹗緊係有啦﹗果日佢望住我既眼神同語氣,我就好肯定佢對我有好感﹗」肥輝堅決地說。

「你真係唔知個醜字點寫架喎。」望住呢個跪係度喊苦喊忽既肥仔,同果個好似天使既阿善,真係非常唔match;簡單d黎講係癩蛤蟆想食天鵝肉。

我用對手整左個大既圓圈,再整多個細既:「唔通你唔怕壓死阿善啊﹖」

肥輝聽到呢句,突然彈起:「嗱﹗減肥都係我個plan既第一步,而且我呢種唔係肥﹗係骨架大姐﹗」。
凶狠得你個衰樣丫。

「得啦得啦﹗我祝你努力成功啦下﹗無乜野你地好走啦,我琴晚都唔係訓左好耐喳….」。我都未講完,條肥仔就衝左過黎搭住我膊頭:「我咁大個仔,唔係打j就係打飛機;今次係我人生第一次有目標,仲係咁有機會﹗一世人兩兄弟,你幫下我啦﹗」我成世人都未聽過條肥仔語氣咁誠懇。但事實歸事實,咁有機會﹖荒謬﹗把自己看得這麼重。

「求下你丫﹗」見我反感表情不變,肥輝嗱嗱林補飛。

「祝你成功。」淡淡放下一句,轉身返房訓覺。

「記唔記得細個果陣有一次,你俾街邊d mk笑你似女人;係我挺身而出打走班友架﹖」。
腳步頓左一頓。

「仲有你小三果陣唔見左本常識作業,我用左儲三個月既錢借俾你買返本;你到而家都未還啊﹗」

「仲有呢,你默書唔合格都係我幫你冒簽架﹗」

肥輝不停不停咁數舊事,除左證明佢好記性外;仲證明原來我虧欠左佢好多野。

好似借錢俾我買書咁丫,佢阿媽以為佢整唔見曬d錢,結果用衣架打到佢仆街;果陣時佢已經係肥仔,望
住佢身上d痕真係一步一驚心;但佢最後一句都無講到出黎。

我份人最大既缺點就係心軟,所以咪俾人蝦足成世囉﹗連個天都玩鳩我﹗

另轉頭,面有難色:「唉…我唔係唔想幫你啊﹗但係我真係接受唔到咁啊﹗點解你係都搵返果條友啊﹖」

肥輝見有轉機,又換左個嘴臉;一臉尋找他鄉的故事king sir feel:「我係邊種人你都知嫁﹗原本有寫既紀念冊都唔多架啦,前排落雨無閂窗;仲要沖爛左一疊。剩低既唔係話唔記得我就話唔得閒,得呢條友肯理我;我岩岩都講過架﹗」

「咁係你自作孽姐。」之前仲玩感動香港,又係你條死肥仔自作孽。

「念在我地咁多年朋友﹗幫我一次丫﹗一次咁多丫﹗」而家就好似玩緊百萬富翁陳啟泰問緊我最後答案咁。

條肥仔既人生又好少咁有plan既。

「…幫你一次咁多喳﹗」我改答案啊屌﹗

「YO!」肥輝HIGH到跳左起身,胸前同肚臍泛起唔少漣漪。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5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出住咁多先




頂部
fing頭小吉
少尉
Rank: 7Rank: 7Rank: 7


UID 143
精華 0
積分 5335
帖子 4405
威望 5335
金錢 0 盟幣
存款 15077 盟幣
體力 6 點
SMPC 111 COST
閱讀權限 100
註冊 2007-4-21
來自 所羅門據點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38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Yahoo!
睇過啦(拖




香港LoveLiver柒出香港是常識吧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2:4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fing頭小吉 於 2011-11-14 22:38 發表
睇過啦(拖

個故都未end- -




頂部
Amuro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16677
精華 0
積分 1406
帖子 1694
威望 1406
金錢 344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12 點
SMPC 16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10-8-31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4 23:50  資料 短消息 
毒撚先寫得出呢d故...




( ͡° ͜ʖ ͡°)
頂部
星月流恨 (淚歌 - 崩壞歌姬)
中尉
Rank: 7Rank: 7Rank: 7
糖果子彈@ミク控


UID 283
精華 1
積分 7173
帖子 8732
威望 7173
金錢 842 盟幣
存款 35119 盟幣
體力 60 點
SMPC 1137 COST
閱讀權限 120
註冊 2007-5-8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5 00:13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回復 #11 Amuro 的帖子

我認我係~雖然呢篇野唔係我寫ww




頂部
Reagon仔
伍長
Rank: 4


UID 1906
精華 0
積分 805
帖子 897
威望 805
金錢 210 盟幣
存款 4037 盟幣
體力 16 點
SMPC 277 COST
閱讀權限 50
註冊 2007-9-27
MP分 0
發表於 2011-11-15 20:18  資料 短消息 
望落已經唔想睇落去...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9-12-6 01:17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98457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