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動同盟 Gundam HK
 



[網遊] 離開的路 (目前: PHASE 38)

 
標題: [網遊] 離開的路 (目前: PHASE 38)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27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網遊] 離開的路 (目前: PHASE 38)

作者: 傲遊瀏覽器

由於某某討論區話咩無事先聲明就轉帖

ok, fine

http://forum1.hkgolden.com/view.aspx?type=SY&message=2892223

我講多次, 我無講過篇野係我作

我只係想share d野比網民睇

唔通咁都有錯?

===========================================
PHASE 01 出錯的遊戲


“好黑。”

我抬頭看著這漫空星辰,一語不發,或許這樣說會更恰當,我根本說不出一句話。

……

“龍揚,登入中……虛擬程度,百分之九十。”

不帶半分人氣的合成聲響起。

“呼,今天無論如何都要升至三十級,大乘佛法觸手可及了。”

彷彿置身於深綠三維網格當中,看著旁邊的三維網格正在構成風景。

當年瑪雅預言世界末日,沒想到2012過去,得到的並非是末日,而是極強大的科技——瑪雅科技再現,成就了現今世界的局面。

這是一個高程度虛擬遊戲,能讓人彷彿置身於遊戲當中,親歷其景。

而我,亦是玩家之一,這遊戲升級殊不容易,玩了足足三年才去到二十九級,這遊戲沒有職業所限,反而是遁著遊戲的任務選擇,以及個人屬性而出現技能的選項。

這三年時間,自己不斷練功升級之中,巧合獲得了佛家內功心法,這並非是自己的主要技能,但讓自己的屬性不斷強化,若是提升到三十級,便能夠將“佛家內功心法”升級成“大乘佛法”,想到即將可以強化,忍不住心下就是一陣狂喜。

“怎麼今天有點慢?”看著旁邊的網格構成的速度,比平時慢上不少,不禁奇道。

“三維網格構成錯誤——錯誤!請玩家馬上登出!”

“怎麼一回事?”我驚呼一聲,眼睛一閉,雙手向著腦袋一摸,想將眼罩脫去。

“操你媽的!卡住了!”

眼罩竟卡在腦袋上,脫不下來。

當我睜開眼睛時,身旁仍然是同樣的三維網格,但顏色早已變得一片深黑,隱約看見有雷光在網格之中閃掠。

“請玩家馬上登出!請玩家馬上登出!”

“請玩家馬上登出!請玩家馬上登出!”

“請玩家馬上登出!請玩家馬上登出!”

“我也想登出啊!”我怒叫著,但無奈眼罩被不知因素卡住腦袋上,任我再用力,而脫不下來。

驀地,旁邊變得依舊的是深綠色網格,不帶人氣的合成聲再次響起。

“龍揚,登入中……虛擬程度,百分之百……因未知因素,帳號產生回溯……技能:羅漢拳……刪除……技能:潛影……刪除……”

我聽到呆了,回溯,他媽的回溯!

我已經沒有精神聽著耳邊不停響起的技能刪除提示。

“佛家內功心法……保留……”

“登入完成。”

[ 本帖最後由 kimwong3252000 於 2011-3-7 21:17 編輯 ]


分享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27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2 變回菜鳥

“回溯……回溯……”

苦笑不已,懊悔至極,我簡直就想一拳打炸這個遊戲,白白浪費老子三年時間。

心灰意冷之下,抬起手臂,虛空一揮。

“嗯?”我一愣,常日這樣虛空一揮,應該會彈出角色視窗,有道具欄等等的位置,如今卻甚麼都沒有發生。

“該不會是整個遊戲都出錯了吧?”

看著漫天星空,不禁是一陣頭皮發麻——若是沒有了這角色視窗,我該怎樣回到現實世界?我連登出都不能了。

我很快就逼自己調整過來,應該很快就會來維修了,也沒有放在心上,頂多也只是被逼在這遊戲當中逗留長一點時間罷了。

平伏下來後,開始打量著周邊的環境,夜空若墨,我卻是站在一個平原當中,忽然有著拔劍茫然四顧的感覺,這裡荒蕪得人煙稀少,一望無際不見盡頭。而自己所有技能有消失了,只能靠著一雙腿走了,反正在這遊戲當中該當餓不死。

看好一個方向後,我就起程了,邊走邊想著,為甚麼遊戲會發生這種事情。

十多年前2012時,每個地球人都有幾分擔憂,結果當時北極與南極卻是崩裂,出現了一個極為龐大的地下城,自當中找尋到無數高科技產物,經過這麼多年的消化,終於都能夠運用於日常科技當中,最為明顯的則是網絡方面……理應如今的科技,不應該會出現像今天這種回溯甚至無法登出的問題。

想著想著,不愧是高程度虛擬遊戲,這種疲累的感覺非常清晰……唉,如果我現在技能還在,只需要一個輕身術或者就可以在天亮前離開這片平原,唉!現在只剩下佛家內功心法,不過亦幸好還保留於這技能,不然早就沒有力氣繼續前進了。

“啊!”想到這裡我才記起自己還有這佛家內功心法。

怎麼會把這事忘掉了,連忙盤坐起來,感受著體內流轉著的內息。

不得不說佛家內功心法真的比起其他心法來得更好,起碼從和朋友的交流當中得知,其他心法都沒有強化肉體的作用,感受那著細幼如絲卻奔若山洪般的內息運轉,一點點的滲進肉體當中……等,細幼如絲?What the fuck?我忍不住睜開雙眼,佛家內功心法雖然沒有刪除,但卻打回原形了,怒火中燒,一拳打破這遊戲的念頭再一次自腦海中出現。

強忍著這不可能的念頭,再次合上眼睛,用心神控制內息自己經脈當中流轉,運轉一圈後回到丹田,壯大上一絲,如此數個周天後,剛才消耗的體力便補充回來。

精神一振,霍然站起,視力竟有了幾分精進的感覺。

[ 本帖最後由 kimwong3252000 於 2011-3-5 16:29 編輯 ]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28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3 失靈了?

我皺著眉,這佛家內功何時能夠增強視力?

唉,算了!反正古怪的事也不嫌少了,還是待離開這鬼平原後才問問其他玩家現在遊戲的消息吧!

功聚雙眼,若不是我的內功心法回溯變成最初級的模樣,區區黑暗難得過我一雙金睛火眼?可惜這絲弱得可憐的內力聚在眼中,仍是一片漆黑,嘆了口氣……靠!我怎麼現在才想起,天黑趕路簡直就是浪費時間,就連是讓我看到出路,也未必真的可以筆直走到去,更何況現在連路都看不清。

苦笑著,還是先將自己的佛家內功強化起來順道等太陽升起再起程,不想其他,三年以來的打坐早已習慣心神集中,拋開雜念盤坐在地,地面雖然冰涼,但佛家內功不是吃素的,很快運轉一周天後身體便暖和起來。

內息逐漸的壯大著,時間也推演著。

佛家特殊的淡金色內息在經脈運行當中,雖然看似只是頭髮粗細,但卻帶著若洪山缺堤般的衝力在經脈中流轉……雖然奇怪,佛家內功我修練過,現在看似是打回原形,卻多了些以前不具備的東西。

又是幾周天,我猜想時間應該差不多了,猛的睜開眼睛。

天邊略見淡灰,恐怕快要天亮。

我再次虛空一揮,仍然沒有半點反應。

“看來這次系統的問題還是挺嚴重的。”我喃道。

既然天亮,也得起程了。

腳下一動便奔跑起來,功聚腳下,速度遞增,提升至極致之後便沒有再增加。

當內息堅持不住的時候,我已經隱約看見到平原的盡頭。

媽的,浪費了這麼長時間,終於可以離開這鬼平原。

“呼——”

風聲湧動,響亮。

能夠在三年之中升至三十級靠的並非是運氣,而是努力,聽風辨位這技能雖然已經刪除了,但我早已經將聽風辨位融入於本能當中,即使技能刪除,亦能做到。

這亦是遊戲為何受歡迎的原因,因為這百分之百的虛擬,雖然無法讓你掌握真正的內息技能之類的,但是卻讓你神經上的反應更為敏捷,即使回到現實世界亦是如此。

風聲離自己只有一米距離,不容多想,我連忙猛提一口真氣,只不過體內內息已經在趕路當中消耗得七七八八,如今這口真氣提得還確實有幾分勉強。

身體一輕暴退三步,一團小火球自左肩掠過,熾熱的氣浪襲來。

我扭頭一看,只見是一隻頭顱大小的火紅色怪蛙,一縷火焰自額上燃起,其貌猙獰。

只見腦中莫名的閃過一道訊息:“炎蛙,四級。”

四級,廢物!

我屑笑一聲,就算我沒有技能但以我屬性要擊敗這頭炎蛙也絕非難事,不,正確來說是,易如反掌。

真氣聚在掌上,對著炎蛙隔空一掌。

……

“……”

“呱!”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0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4 升級

炎蛙吞吐著腥紅色的長舌,看著眼前這人的動作,竟露出屑笑神情。

我看著自己一掌擊出,那真氣僅在掌心流轉一圈便消失無蹤……真氣外放需要不低的屬性,但基本上十級以上,即使不用故意加點在甚麼屬性上,也足夠外放。

如今……

失靈了?

“呱!”

一聲清脆的蛙鳴,一團拳頭大的火球就從口裡吐出。

速度不快,但我在震驚之下真氣不穩,反應過來的時候,火球已經來到我鼻前三吋。

熾熱的火舌幾乎已經舔到我的鼻尖,一時間手慌腳亂起來,但幸好我還是來得及迅速地提起真氣,護住臉面。

“啪!”

火球炸裂在臉上,纖薄的護體真氣一碰即碎,幸得佛家內功的的強悍,身為三大內功心法之一,雖然一碰就碎,但同樣也擊開了火焰。

微微扭曲的空氣在我眼前晃動著,我終於都清醒過來了,如今並非是發愣的問題,既然連技能都刪除了,那麼屬性回到起點也不是甚麼讓人震驚的事情。但我還是難免感到幾分怒意,這遊戲——!

怒目猛瞪著眼前的炎蛙,炎蛙額上的火焰跳動著,似乎又在蘊釀著下一擊。

“還有下一擊?我可沒有多餘的真氣了……”我心中打量著,雖然如今遊戲介面通通消失了,但難阻我感受體內內息流轉,如今氣海當中內息沉寂,冷清無比,想到這裡又是暗忙一下,要是我提升至大乘佛法的話,早已經能夠達致內息自行運轉生生不息的境界——不過“大戰”在即,連忙收攝心神,認真對敵。

炎蛙額上的火焰跳動越來越劇烈,我不再多想半分,朝前一蹦,橫伸一腳甩過去。

沒有真氣,身體真的非常沉重。

速度慢了一絲,也就在我腳部即將觸及炎蛙身體時,炎蛙張口一只,一團火球便迎面而來。

媽的,反正又不會死掉,頂多就是扣點經驗,我右肘一頂,撞破火球,火辣痛楚便時傳入腦中。

與此同時我的腳已經碰到了炎蛙。

真氣勃發!

一股剛硬如鐵的的真氣自腳背之上爆發,淡金色的腳掌宛若金鑄一般。

“砰!”

內外雙修,而我則是重於外修,肉體的強悍可以在以前三年當中救過自己不少命,如今這麼一腳,炎蛙自然不可能活命。

“擊殺炎蛙,獲得經驗,等級差距為三……經驗調整中……獲得經驗值,七,等級提升至一。”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5 遊戲世界

“等級一?”我緊緊皺著眉,本以為應該跌了幾級,卻沒有想到直接跌到新手零級,現在才升至一級。

不過我也算是怪胎,本來這麼一級應該要打很多隻怪,但我卻是回溯時得到佛家內功,才能如此輕易的擊敗這隻炎蛙……其實也不太輕易,現在右肘仍然是一陣麻痛。

“不過我該怎樣加屬性點?”我看著自己身體,介面沒有出現,連屬性都加不了。

就在這時,眼前電光一閃。

一道漆黑色的雷電憑空出現,落在我右臂之上,迅速蔓延,整隻手臂都彷彿被雷電所包裹。

沒有痛楚,但我卻多少感到幾分驚震,這情況以前從來沒有出現過。

快很,雷電就消散了。

“這就沒了——嗯?這是甚麼?”我左手抓了抓右臂,右臂之上竟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卍”字符印,也許是下意識行為,佛家內息一下子湧至臂上符印位置。

一下輕響,卍符之上淡淡金光一閃而沒。

腦海中突然多了許多訊息,眼前更是朦朦朧朧彷彿置身於一個如實似虛的空間當中。

“屬性:力量、敏捷、精神、體力、精氣、精神力。”

熟悉而陌生的介面再次出現在眼前。

屬性點是所有遊戲當中無可否認最重要的一環,在這個遊戲當中,主要分成四大類特長者。

“力量特長者”、“敏捷特長者”,“精神特長者”,“特殊特長者”四種。

這個世界的技能是隨著你任務的推進選擇而衍生,也因如此,所以很大玩家第一次進入遊戲當中是不知道自己該是哪種特長者。

前兩種特長者顧名思義,亦不多提,精神特長者就像是以精神類技能作為手段,如魔法師,念力師等。

而我,龍揚則並非前三者,而是屬於特殊特長者。

正確來說,遊戲世界各地都有份參加研發,雖然不知為何會花費如此巨大的心力去研發這遊戲,但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這個遊戲世界非常大,而且融入了各個地區的種族特色。

以中國為例,會出現三大類特殊特長者,儒家、道家、佛家,亦是三種最強大的內功心法。

西方很大,所以無法概括所有,歐美神話極多,神祗族系更是多不勝數,但亦有著不同的斗氣傳承。

我則是很好運氣的自某個高僧圓寂的洞穴當中得到這佛家內功心法,亦得到了神秘的大乘佛法,只可惜必須到三十級才可以修習。

這個遊戲看似非常消耗時間,有一次我在遊戲渡過了三個多月,登出時,亦只不過是過了三分多鐘時間……這種時間逆差技術,很難想像能夠在數千年前瑪雅已經擁有。不過這遊戲亦有一個巨大的好處,是吸引全世界的人進入的,首先,遊戲完全免費,其次,例如你在遊戲當中訓練到自己反應神經非常強,當你會到現實,亦會有所增強。

突然間,我想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這遊戲的存在是必要的嗎?

全世界的研發,到底是為了甚麼?

“算了,這些事情也不由得我這些玩家去思考。”我發現自從遊戲出錯後,我就很喜歡說“算了”,也許真的很多東西都不由得我去猜想,去掌握。

反正,這只是一個遊戲。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2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6 配點

“怎麼突然間會想了這麼多?算了,嘿,又是算了。”我自己對著自己笑。

這時,朦朧的空間漸漸的自我四周褪去,又是一幅荒蕪的景像。

我愣了半響才發現我還沒有加點,連忙再一次流轉內息,卍字符印再次閃出淡金色光芒。

既然我是特殊特長者,我根本就不需要特意加點在某一方面,我看著那一列列的屬性,甚麼力量,敏捷等等的,我目光直接拉到最下,或者回溯給了我另外一種好處,就是在我擁有佛家內功的時候讓我可以重新加點,根本就不怕會加錯。

屬性點全加在一項尋常玩家都不會加的地方:“意志力”

“屬性點兩點,意志力提升,一百三十六提升自一百三十八。”

甚麼?不是屬性洗掉了嗎?我連忙集中心神,在腦海中觀看著整個屬性表。

“龍揚:特殊特長者。

屬性:力量:7(5)

敏捷:10(5)

精神:12(5)

體力:35(5)(佛家內功加成)

細胞活力:6(5)

反射神經:9(5)

……

……

意志力:138(5)

(*括弧來為正常人數據)”


“怎麼只有意志力的數據沒有變化?”這一百三十六自然是我以前升級至二十九級時的數據,那麼意思就是,我再一次三十級時,我的意志力起碼可以再翻上一倍!

意志力這一項對於正常玩家並沒有甚麼需求,比起受傷恢復速度的細胞活力,比起戰鬥時需要的反射神經,比起特長者需要的三圍屬性,這意志力以及其他屬性根本就不重要——意志力在這裡,指的是忍受的能力,忍受一切痛楚,越來高,便越是能夠忍受,想想,或許剛才能夠抵御炎蛙的火球,也就是因為這意志力其高的原因。

但忍痛,倒不如及早收抬對方,這一屬性在整個世界來說,是一直都被冷落著的。

但對於我來說,卻是關乎能夠在這遊戲當中出人頭地的一項,別看我現在修練佛家內功心法看似非常容易,當修練到初期的瓶頸時,那種的痛楚,想想都頭皮發麻,試想想一條巨蟒在體內橫衝直撞,肌肉皮膚都幾欲崩裂——佛家內功,幸好當時我啟動了低程度的虛擬程度,不然這種痛楚足以將我去除。

幾乎在同時,我腦海中卻浮現出一句說話。

“龍揚,登入中……虛擬程度,百分之百。”

百分之百?這是一個甚麼樣的概念,所有痛楚都是由我直接去承受,若是我在這個世界死了……或者我的精神也會馬上崩壞,這遊戲從來沒有開啟到百分之百,嗯,只要小心點就可以了。

說回意志力,初期或者可以調低虛擬程度,但中期時候,遊戲會強行將虛擬程度提升至百分之九十,那次我熬過了,意志力也意外的提升了二十多點。

哈哈哈,佛家內功練體,從那死去的高僧得到的佛家內功心法書籍當中有提及,若是虛擬程度越高,得到的好處亦越大。

當時初期時候,我的意志力才不過是六點,如今一百三十八點,恐怕輕易就可以通過。

這就是特殊特長者強大的地方,若是一個同樣等級,裝備相差無幾的玩家對戰,絕對是特殊特長者獲勝,雖然我不知道道家以及儒家是怎樣,不過想想修真小說當中道家法寶的威力,也可以想像一下了。與其並列三大心法的佛家又能弱到哪裡去?

看來這次回溯並非只有壞處啊!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2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7 炎蛙炎蛙

睜開眼睛,淡淡的金光自眼中一閃而沒。

經過剛才炎蛙一戰,我明白到如今我已經不再是二十九級,能輕易擊殺同階怪物的強者,而且在這不名來歷的百分之百虛擬當中,要是死了,就真的可能會死,小心為妙。剛才亦試了一下,腦中除了物品欄以及角色視窗外,登出的選項消失了,現在我就活像被困在遊戲當中……可能未算是掙扎求存,但必須要有自保之力。

雖然眼看平原的邊際已經近在咫尺,但看遇到炎蛙這事,恐怕外圍會有更強大的怪物,為保安全起見,還是先靜修一段時間再起程。

當我感到佛家內息在身體經脈當中流轉,就像是充完電般,便站了起來。

真氣一提,一股內息化成淡金光芒流向右掌,拳頭的肉感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極為堅硬的感覺。

“唉,仍然是第一層次的真氣。”

猛張手掌,真氣便散去了。

“還是努力修練算了,反正這裡倒少了一些無謂玩家的打擾。”

很多玩家不知道是否在現實世界遭人欺負多了,在這個世界見到任何人都只懂得攻擊,當然,除非是在某些特定地區,否則你將那人殺了也只會原地復活,沒有意思。

氣走經脈,很快我就靜下心來。

無悲無喜之間,我清晰的感覺到佛家內息走遍四肢百骸,竟是不斷的強化我的肉體。

頓時間我亦明白為甚麼屬性上面,我的力量、敏捷、精神會有這麼大幅度的提升,若果說本身只要學會佛家內功心法便能夠直接提升三十點體力是技能效能加乘,那麼靠著自己修練便能夠慢慢地將所有基本屬性上升。雖然我不明白為甚麼以前沒有這種效果,但是我卻有種預感,只要我慢慢修練,恐怕這次會比以前升級得更為簡單容易。

臂上卍字符印一閃,腦海中浮現出角色介面。

“因佛家內功心法,力量提升……一。”

正在我心中暗爽的時候,運功時敏銳的感覺馬上感應到麻煩來了。

輕輕呼出一口氣,佛家功法不如道家般能夠以先天之氣呼吸,但佛家卻能夠借助後天之氣去戰鬥。

當我睜開雙眼的時候,倒是微微一驚。

看著前方的炎蛙也倒是有幾分頭皮發麻的感覺,約有二三十隻左右,層層圍繞著我。

“又是炎蛙……平原哪來的青蛙啊!”我暗罵一句,卻不敢鬆懈。

“呱!呱!呱呱呱呱!呱!”

宛若一個合奏曲般,所有炎蛙都在這刻張嘴怪叫。

“戰!”我猛喝一聲,一口真氣含在嘴裡。

隨著我一吼,一場群戰掀開了序幕。

數秒間,幾十顆火球已經從四方八面飛掠而來,頓時空氣都被這熱量所扭曲,我反應不慢,以左腳為立點旋轉一圈,大手橫掃,淡金色的手臂帶著剛強的勁力,所有火球都在這一擊之下通通擊潰。

內息立馬流轉至腳下,曲腳一躍,跳至最接那三頭炎蛙的頭頂。

“砰砰砰!”

連續三掌擊去,分別擊中了三頭炎蛙。

佛家真氣果然非同小可,相對一級的我,四級的炎蛙本來要擊殺是有一定的困難,但在這極剛陽的一擊之下,竟是直接爆體而亡。

“呼……”我興奮的吁了口氣,同時借助三掌的反彈之力,又躍至另外一頭正準備噴火的炎蛙前面。

一拳直搗,嘴閉上了,火焰卻還沒噴出已經死去。

越戰越快,體內的真氣行走與肉體開始有種融貫的感覺,當我擊殺掉第十隻的時候已經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將真氣從腳移到手,途中或許只有眨眼的時間,同時有感於腦海中不斷升級的煩人提醒,我決定將這升級提醒給關了。

“唔?”

目前只剩下十一隻炎蛙,但外形卻與之前輕易擊殺的有所不同。

十隻顏色較為深紅,額上的火焰也較為粗壯,而剩於一隻,顏色不單止深紅,就連額上的火焰都帶著幾分金色。

“踢到鐵板了。”

我呆住原地,馬上就明白到,眼前這十一隻炎蛙,明顯十隻就像是近衛的存在,至於另外一隻……顯然就是炎蛙王。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2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8 戰炎蛙王-上

炎蛙王的體形較普通炎蛙較大,而且額頭上的火焰亦是深紅帶金。

雙方對峙著,在我眼前中認為“王”始終較為強大,而炎蛙王亦可能看見剛才一掌一隻炎蛙而有所警剔。

我稍為歇了一會,靜下心來,打量著眼前的炎蛙。

很快,一個計劃便從我腦中生出。

“呼,戰吧!”我輕吐出一口濁氣,佛家內息瘋狂的運轉起來,遠看簡直能夠看見我皮膚隱隱透著金光。

不輕敵,這是我最大的優點。

一股真氣自腳下勃發,腳掌朝地狠狠一踩,應力身軀宛若炮彈般衝向炎蛙王。

“呱!”

一聲蛙叫,旁邊的炎蛙近衛蛙嘴一張便是吐出頭顱大小的火球。

看著一顆火球越來越接近,心中沒有慌亂,心如止水,冷冷的看著火球的路線,我左腳踏地一躍,高高的跳了起來,一顆火球先從我腳底擦過——我霍然朝著火球一踩,火球立馬炸裂,我也借助這力量再一次憑空跳起。

炎蛙近衛射出的火球當然不可能轉彎或是收回,所有火球都在我身下掠過,不能傷我絲毫。

我右手暗聚真氣,整個手掌化成如同金屬般的金芒。

“死!”

我腳朝天,手朝著火蛙王狠狠擊去,務求一擊必殺!

“砰!”

一團血霧爆起,幾乎就在血霧爆發的同時,心下浮現出一種極為古怪的寒意,從胸口蔓延至四肢。

“不對!”我驚呼一聲,連忙右手一收,金色的雙手交叉護在胸前。

“轟!”

一個車輪大小的火球自血霧底下探出頭來,我還不及反應是甚麼發出的火球,整個身體便倒飛足有三米遠,最後踉蹌落地。

火球炸開,一陣狂風卷疾,地面上的灰土都揚了起來。

我退了幾步,看著自己的傷勢,雙臂異紅,似是受了輕微燙傷,不過這些痛楚也與沒有受傷無疑,也不影響動作。

血霧、灰塵漸漸散去。

“炎蛙王。”我低聲自語,炎蛙王仍然蹲坐在原地沒有動,一雙漲鼓通紅的眼內閃過戲謔。

沒想到遭區區一隻青蛙既玩了,四顧一周,場中少了一隻炎蛙近衛,可想剛才那一擊定然是殺了其中一隻。

看來本以為能夠跨越所有炎蛙近衛,來個擒賊先擒王,沒想到炎蛙王居然還能夠把炎蛙近衛當成擋箭牌……我仔細又想了想,我缺乏有效的遠攻,看來得逐一擊破了。

我略帶幾分興奮的舔著嘴唇,佛家內息流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幾乎只要我想,一瞬間便能夠將內息送到我所想要的地方去。

“呱呱呱!”

炎蛙王似乎下達甚麼命令,九隻近衛馬上吐出火球。

雖然說這種攻擊似乎很單調,而事實上,卻是非常纏人,他們的火球比起普通炎蛙強上近一倍,饒是我有護體真氣也未能擋下,而牠們回氣速度又快,幾乎每十秒便能作出一次攻擊……十秒!對了,有十秒的時間。

看著炎蛙近衛口吐頭顱大小的火球,腳下不停的挪動著方位,當我閃過全部火球的時候,已經離最近的近衛只有著十米距離。

但同時,十秒冷卻時間過去,又是九顆火球射來。

這次也許是接近了,能夠閃避的方位少了,我只能強行擊碎。

越來越接近了。

九米。

八米。

七米。

六米——算了,夠了!

朝著眼前那頭略帶驚恐的炎蛙一蹦,右拳登時金光大作,一拳落下,又是乾淨俐落的發出一團血霧。

這招行!

拳頭砸在自己手掌上,發出金石交加的鏘鏘聲音——冷眼看著那蹲坐不動,不時間吞吐著腥紅長舌的炎蛙王。

遊戲,開始。




頂部
Master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8374
精華 0
積分 2902
帖子 3344
威望 2902
金錢 1545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328 點
SMPC 1644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9-10-18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3  資料 短消息 
為什麼不貼在精品小說交流?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Master 於 2011-3-5 16:33 發表
為什麼不貼在精品小說交流?

因為算唔上小說囉

而且係網上同人作品

又未出書

當然如果TIGER覺得錯區請移區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7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09 戰炎蛙王—中

從最初的戰鬥至今,已經足足過了一個小時。

我沒有想到的是,這堆看似無腦的炎蛙近衛居然在我用同樣方法擊殺掉第三隻近衛的時候,明白到我的戰術,連忙堆起了一個炮陣,三隻三隻的疊起,而炎蛙王則是擔任一個炮台重武的角色,時而噴吐出車輪般大小的火球來。而這炮陣最無恥的地方就在於,能夠無間斷的不斷噴吐出火球來。

當前排三隻炎蛙冷卻的時候,後面的炎蛙便能馬上噴出火球,而當後排的炎蛙冷卻時,炎蛙王則是捉緊這個空檔噴出一顆射速極快的火球來。

每每當的閃避開炎蛙王的攻擊時,前排的炎蛙又冷卻完了。

我完全被卡住這個局面之上,有次我直接轉身就想跑。

只是對方非常無恥的用火球封住我的退路——我的速度並不快,即使用真氣爆發,也只能在數米間,只要我一退,炎蛙王嘴巴一張我就完蛋了。

“媽的!這完全是一個僵局啊!”

我罵了一聲,看著這無恥又纏人之極的炮陣,不禁羨慕起那些敏捷特長者又或者較為冷僻的體力特長者來了,一個是輕易避過火球,一個是能夠直接無視火球。

幸好我本來的體力也有三十多,不然我早就累死了,饒是如此,我也感覺到腳下的步速開始緩下來了,不過同時,我也發現到一個問題,只要我沒有意圖衝上去攻擊,這些炎蛙也不會發動攻勢……我就說嘛,這些炎蛙也總不能夠整天噴火。

當就在我前腳一踏的瞬間,這炮陣又發動了。

炎蛙王蛙眼冰冷的盯著我,似乎在警告著我他媽的最好別動,好吧,老子不朝前。

退,總行了吧?

“砰砰砰!”

“操你媽的!”我揮手擊碎了這個火球,忍不住大聲罵道,但隨即又想起對方是青蛙……恩,自己與青蛙……

一股莫名的寒意不其然從背脊升了起來。

但回歸正題,如果我前進不行,後退不行,要整天前前進進,沒有一個破開僵局的契機,我早晚得被眼前這堆鬼炎蛙給活活拖死!

等等!我剛才想到甚麼了?炮陣,不,真氣,不,真羨慕這敏捷特長者,就是敏捷啊!媽的我真蠢!

內息迅速流過右臂,朝著“卍”字得符印之上聚集,腦中頓時出現角色介面。

迅速打開屬性的介面,極快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屬性。

生命值:一百七十五(三百五十)
精神力:不可用

雖然看到生命值我皺了皺眉,但我仍然向下掃去。

等級:四級。

“你確定要在戰鬥當中調出系統訊息?”

“確定!”

“擊殺炎蛙,得到七經驗值。”

“擊殺炎蛙,得到七經驗值。”

……

“擊殺炎蛙,得到七經驗值。”

“擊殺炎蛙,得到七經驗值。”

……

“等級提升。”

……

“擊殺炎蛙,得到七經驗值。”

……

“等級提升。”

……

“擊殺炎蛙近衛,得到五十經驗值。”

“擊殺炎蛙近衛,得到五十經驗值。”

“擊殺炎蛙近衛,得到五十經驗值。”

“等級提升。”

“獲得屬性點——六點——是否全部加在敏捷上?”

“是。”

“敏捷提升至十六。”

幾乎就在加點完成的瞬間,我便感到身體輕了不少,而且視力也敏銳了幾分。

呵呵,這鬼炮陣!老子開始大反擊了!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8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0 戰炎蛙王—下

莫名奇妙的,大戰在即,竟往往都有一陣古怪的風吹過。

風動——

也許是敏捷上升了近百分之五十的原因,此際我看見眼前的炎蛙動作慢了幾分。

深深的吸了口氣,換成一口真氣緩緩吐出。

“砰!”

腳下一蹦,地面聚然間出現一道細微的裂痕,幾乎是同時,炮陣發動,三顆火球迎面而來。

“慢,太慢了!”我輕笑一聲,忽然有種像是回到以前那種風馳電掣般的快感——當然,速度並不可以同日而言,如今我只是個敏捷連五十都不到的菜鳥。

不過饒是如此,也非這些普通火球能夠擊中我的了。

腳下沒有停止奔馳,火球從三個方向射來,要是我敏捷沒有提升,那麼我要麼就只能用真氣擊潰或橫移閃避,不過當我達成這些行動的時候,第二波火球已經射來,也就是我並不能前進半分。

但此刻已經完全不同,當然,我也想過,要是此刻加了敏捷會不會對以後的升級有所影響。

但比起將來——我更懼於那百分之百的虛擬程或,要是我生命值真的跌到零,我是不是真的會死。

命,只有一條,我的膽子沒達到那些狂人瘋子的程度。

所以,只能勉強加到敏捷上了。

而事情在這次上面,終於都沒有再生變化了,火球的射速在我眼中變慢了不少,而我的動作更是比起之前變得更為流暢。

數個火球來到跟前時,在我眼前驟然一慢,然後我踩著輕鬆的腳步,飛速掠過火球,只聽到數聲火球炸裂的聲音自己背後響起。

“呱!”

炎蛙王似乎有幾分驚詫的感覺,當然這我是無視了。

雙掌之上流過淡金色真氣,在我全力而為之下,從掌心蔓出一波波淡金色的漣漪。

這時候,第二波火球來臨。

也許是我能夠輕易閃避開火球的原因,我居然還有閒心打量著幾隻炎蛙的表情。

炮陣前排的三隻炎蛙,眼中透著恐懼。

我肆意的咧開嘴巴狂笑,第二波火球也同樣的在我靈活至極的腳步之下失誤,就算再近也擊中不了我。

“呱呱呱呱呱——”

炎蛙近衛瘋狂的鳴著,只有炎蛙王還冷靜的死盯著我。

“霍!”

一團車輪大小的深紅帶金的火球從炎蛙當中射來,這擊與先前炎蛙王倉卒攻擊的火球完全不能相比,先是之前的火球顏色並沒有此際深紅帶紅。而且在這般在不到二十米距離之下,這火球的射速簡直就是電掠而來!

我心知閃避不能,右掌掌心的漣漪驀地震動,整隻手掌剎那間通體金黃,與熾熱的火球相撞。

“轟!”

一聲巨響就在耳邊響起,耳鼓都是一陣生痛——媽的,還是大意了

掌心已經是微微焦黑,卍字符印一閃,這次簡略的生命值顯現在腦海當中。

“生命值:八十(三百五十)”

僅一擊!?

僅一擊就能造成這種傷害?而且還是我全力抵擋之下?

寒。

莫名的我寒了起來。

一種名叫恐懼的玩意從我每根血管,每根骨頭當中透了出來。

要是再來一擊……

“啊!!!!!!!!!”

我突然瘋狂的叫了起來,彷彿只有這樣才可以把自己的懼意所宣洩!

只有這樣,我才不至於馬上崩潰。

會死嗎?會死嗎?

會——死——嗎——?

天知道我的臉色如何是如何的猙獰,但我只知道!

殺!

不想被殺,就肆意的殺!

腦海中的一根弦似乎就此斷裂,體內的佛家內息流轉至,經脈都出現了裂痕。

瘋狂,血氣亂湧。

淡金色的真氣含著一種充滿著殺意的血紅!

“砰砰砰砰砰!”

連續五擊,我眼前的世界都化成了一片妖艷的紅!

我步入充滿著血腥味的血霧當中,彷彿只有敵人的血才能夠讓我安心下來。

我目光無情,看著那巍巍顫抖的炎蛙近衛。

“死吧!”

“砰!”

絲毫不留情!

情?呸!

我驀地回身就一腳踹向炎蛙王!

“呼——”

只有風聲。

猛然一踏地,躍了起來。

從半空俯瞰時,只見到炎蛙王已經逃跑了。

“跑?”

“你差點殺了老子,你想跑?”

在我徐徐落地,觸地的一瞬腳下已經動了起來。

狂風在耳邊疾過,風打在臉上都是一陣生痛。

一種躁動在的心臟當中跳動不斷。

殺戮的躁動。

我沒有發現到,其實當我知道虛擬程度百分之百時,我心裡其實已經明白到了,在這遊戲當中,死掉的話,現實當中也絕對會死!或許肉體不會死,但是意識絕對會永久從這個世界上被抹去。

植物人?與死了有甚麼分別?還要是一個永遠都醒不過的植物人。

我明白到了,我死了,面對的不是那個重生點,而是永遠的黑暗虛無。

死?

我不要死!

對,不想死,就將所有將夠將我殺死的事物抹殺!

“或是我毀滅世界,或是世界毀滅了我!”

我扯著嗓子大吼,顧不得已經嘶啞的聲音,眼前,只有一雙已經變得血紅的右掌,與那越來越接近的炎蛙王。

“砰!”

“擊殺炎蛙族,王級別炎蛙,獲得經驗值——等級調整,獲得經驗值:五百五十,等級提升至五。”

“突破生死精神臨界點,悟得技能——嗜血——系統探測玩家已習得佛家內功心法,嗜血取消,悟得——???——系統無法獲得詳細訊息。”

不帶人氣的聲音,自我腦海閃過。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1 破而後立


“殺!殺!殺!”

耳中一無所聞,眼中一片血紅。

還有甚麼能夠讓我殺的?

沒了?

沒了?

我要繼續殺下去!殺到末路都要殺!

淡金帶著微微血紅的雙掌朝著虛空不斷擊去,啵啵不絕於耳。

漸漸,體內的佛家內息運轉速越來越慢,最後自四股百骸如百川歸海般在氣海當中沉寂,似乎永遠失去了聲息。

“滋滋——”

突然一種奇怪的聲音在的身體之內響了起來,就像是一瓢水淋在一塊滾熱的鐵塊時發出的聲音。

而更為讓人感到詭異的是,我的身體居然真的冒出了淡淡的蒸氣。

幾乎也就在同時,一種深入骨髓的痛楚爆發出來,痛楚一下子強行將我從這種瘋狂的狀態當中冷靜下來。

“我——瘋了?”

這種痛楚以我的意志力倒是撐得下來,不單止沒拿我怎樣,倒反把我從這詭異的狀態扯了回來。

“剛才到底,到底發生了甚麼事?”我皺著眉,一些斷斷續續的片段驟然浮現。

我足足用了近一分鐘時候,才消化過來。

剛才我並沒有較為真實的體會,身體就像是被某種本能所操控——這情況我若是用小說當中的名詞套上,或許可以稱之為“入魔”。

對,入魔。

想想我也覺得有點像,但為何以前沒有發生過這種情況——我沉吟半響,猛然響起,剛才腦海中不是閃過提示了嗎?

“突破生死精神臨界點,悟得技能——嗜血——系統探測玩家已習得佛家內功心法,嗜血取消,悟得——???——系統無法獲得詳細訊息。”

“甚麼意思?突破生死精神臨界點……”我沉思了一會,其實這時候無時無刻我的身體都透出著痛楚,只不過在我極高的意志底下真的微不足道,就連我的思緒都無法打斷,但我隱隱中卻感覺到痛楚正在加劇,體內也有甚麼在崩潰般的不安感覺。

也在這種不安的情緒下,我放棄了推想,盤坐在地,試著激活沉寂了的佛家內功,療傷。

我指的療傷並非是單純指剛才被炎蛙王所擊中的燒傷,而是我過度運轉真氣對體內造成的內傷,要是不及早療癒,恐怕結果會無法挽回。

雙眼一閉,意識像是一道無形的液體一般從天靈蓋向下淌,很快就看到在氣海當中宛若一汪死水般的內息。

“咦?”


我微感詫異,在淡金色的內息正中心透出一種攝人的紅。

“這是甚麼?”

意識微微深入內息當中,輕挑了一下那深藏的紅。

“——”

無聲似有聲,我像是聽到甚麼聲音發出一般。

就在這時,一種我難以形容的感覺從我心下浮現,這感覺我曾經有過一次!是我冒險去挑釁一頭西方巨龍,巨龍正準備反擊時候的感覺。

很古怪,就像是做了一件不該做的事。

在這一刻,我敢打保證,要是這種痛楚落在其他玩家身上,絕對是致命的。

對,是痛!

饒是我的意志力極高,也忍不住扯著嗓子吼了起來,這種痛楚就像是一根根筆直尖銳的鋼針在你的血管當中來回穿梭,無視於你血管的承受力,不知道是事實是不是真的如此——但我主觀的感覺卻是,我就像是一個千瘡百孔的篩子。

再也不能保持心境平和,一下子從打坐當中醒轉過來。

皮膚之上漸漸乾裂,從裂痕當中滲出深黑色的液體。

大腦是一片空白,記憶的房間正在逐漸溶化,生存是我唯一的念頭。

“堅持住!”

我心中對著自己吶喊,似乎無形中看到另外一個自己對著自己加油打氣。

我嘴角忍不住抿出一抹淡笑,但很快就罵道:

“這麼辛苦擊殺了這群鬼炎蛙,結果死在反噬當中?”

“不!”

我張嘴一喊。

“轟!!”

一聲似乎並不存在世界上的巨響從我腦海當中轟然響起,腦袋像是被錘子重重擊上般。

體內沉寂的佛家內功在這刻終於都再次流轉起來。

六識無比無的清晰敏銳,在這短短的數秒間,我終於都明白到剛才我誤以為千瘡百孔的不是我的血管,而是我的經脈。

不知是因為甚麼原因之下,經脈竟是寸寸截斷,此刻佛家內息流轉而過,竟是讓破損的經脈修補起來,比起以往更為晶瑩堅韌。

突然,我回想起當年在那高僧留下的書籍當中有記載,佛家功法以“破而後立”為中心,若是受重傷而不死,絕對會將實力提升一個層次,也許是心中狂喜的原因,我連忙意識再次沉進體內,內息已經在我經脈當中流轉,同時我發現了一件很詭異的事情——佛家內息,竟不再是如以往那般淡金莊嚴。

反而帶著一種淡淡的紅,充滿著一種桀驁不馴的狂。

破而後,立?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39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2 殺戮之路,啟動!

“喝!”

掌心上以血紅色為中心泛起一圈圈淡金色漣漪,看著眼前的目標,一掌落下。

“鑼馬獸,五級,經驗值:十。”

一頭與馬差不多大小,但與馬有著明顯差別的怪物被我一掌擊斃。

溫熱的鮮血頓時從我掌下狂湧出來,看著染滿鮮血的手,那種躁動再一次浮現,那種想殺戮一切的躁動!

“殺——殺——!”

殺你媽——我強行將自己的真氣送回氣海當中。

“嗄嗄……”我喘著大氣,這種精神上的疲累無法避免,感覺每次戰鬥結束後都像是剛上了幾百個女人一樣的無力。

我垂首著自己的手,體內運起真氣,再一次發出那種古怪的金紅真氣,但很快我掌心一捏,真氣頓時消散。

但在這短短的時間之內,頂多不過一秒鐘,體內居然也會生出這種殺戮的躁動。

“這就是突破精神臨界值所悟到的東西?操!這鬼遊戲系統裝你媽的模作樣!”

每次看到這種特殊的真氣我就忍不住罵了起來,如今這真氣在我幾次遇怪之上都嘗試過,威力並不弱,相反,比起以往的純金真氣更要強!但卻失去了佛家特有的那種莊嚴,似乎還一直在影響我的心神!要是每次戰鬥我都得進入這種瘋狂的狀態,早晚就算能夠登出這遊戲,我人也得瘋掉!

看來這佛家內功,要暫停了。

嘆了口氣,頹然攤倒在地。

沒有了這佛家內功,沒有任何技能,全是意志力的我,能夠堅撐下去嗎?

或許在之前是半信半疑,但是在那入魔當中,有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告訴著我——死了,就是死了。

這句驟聽下去,很難明白,但意思卻再明顯不過,在這遊戲當中死去,在現實當中也死了,換句話說,在這段無法登出的日子,我得把這個世界當成我的現實,真實。

絕對不能死!

我曾經想過能不能夠找個地方躲起起來一輩子,我發現,我不能。

如今這相對而言的真實當中,擁有實力,誰想躲起來?我不是那些隱士,我只是一個普通青年,在現實世界當中混吃等死,在這遊戲,啊,不!已經不是遊戲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瘋了——該說,權當是——我穿越了,我穿越到了一個異界,誰不想在異界當中發熱發亮?

佛家內功就相等於是我變強保命的本錢,看著這本錢不能使用?

“怎麼可以!”

一顆沉寂的心臟,似乎在這刻從新跳動了。

“咻!”

一聲尖銳的風聲從遠至近飛速掠近——在這片混亂有序的矛盾世界當中,並沒有任何一處真正安全的地方。

包括你的重生點,我有著以往的經驗,我明暸,這個世界沒有真正的安全。

瑪雅的科技,創造了一個宛若全新的世界,就連遊戲人物,都擁有自己的意識,我明白了。

變強、活下去。

破風聲越來越近,體內的佛家魔氣——暫且容許我這樣稱呼這種淡金帶紅的真氣——驀地自掌心泛出圈圈漣漪,擋住了那自側旁激射而來的攻擊。

一顆石子。

我不知道別的玩家,是否進入了這個遊戲,但是我卻有種直覺,所有人,都困在這個遊戲當中了。

我不知道有沒有離開的路,但我不能死在這裡。

活下去,如何活下去?

將一切擋住的,都撕裂!

砰!

我站了起來,體內的魔氣似乎隨著我激盪的情緒而運轉,巨力之下,地面驟然裂出一道道隙縫。

躁動,消失了。

五指朝著掌心一扣,那拳頭大的石子頓時炸裂。

反手一股魔氣抖出如同散彈般的石子,朝著石子射來的方役激射而去。

“啊!”

“擊殺,岩巨人,等級十二,獲得經驗值,一百二十。”

我輕舔嘴唇,這就是我在這遊戲當中要走的路——殺戮之路。

第一幕——完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4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3 操!

霍然睜開雙眼,瞳中透出如針般的血芒。

自那天彷彿覺悟了之後,我便是在這平原當中生存了整整一個月。

這個遊戲的等級之難,簡直是前所未有,別看我提到五級似乎很簡單,但要是普通玩家的話,初初玩的時候並不可能擁有太過於強大的技能,跨級殺怪簡直是一個夢——我記得我第一次玩的時候,從零級升到一級都花了幾天的時間,畢竟在那個時候身上沒有武器,甚麼屬性也低,哪像如今一般,五級時候的基本屬性已經跟十級的差不多。

不過饒是如此,升到五級之後,需要的經驗值就像是跳了幾個次方一樣的,如果說先前三級升四級需要約五百經驗值,升到六級就需要五萬近六萬經驗值。

當然,其實我也明白為甚麼會這樣,因為基本上所有基礎心法,技能都是在六級之後才能夠習得的。

除了少部份極為珍稀的技能功法才能夠無視於等級條件習得,我的佛家功法就是其中之一。

整個月當中的血戰,眼都殺紅了也只有兩萬多經驗值。

不過我的得著並非是這些經驗值,說白了等級也經頂多是給予我些微的屬性點,但我保命變強的本錢卻是在這變異的佛家功法之。

每當我擊殺了一條生命,身上都會在無形間積累起一種煞氣,這件事真的非常的矛盾,我的佛家功法本來就是以平和為主,能夠驅散所有煞氣,但偏偏正因為我佛家功法才會產生這種魔意,也因魔意才能夠聚集煞氣——煞氣的作用對於別人,或許就是能夠擾亂心神,讓人充滿殺戮的躁動。

我如今的情況也是說不明白,應該說是,角色的屬性也產生了變化,就像是一件充滿著魔性的武器落在正道的人手中,可能會影響正道的人的心神意志,不過落在魔道中人手中,卻能夠發揮出百分百的威力。

雖然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經墮入了魔道當中,不過能夠肯定的就是——煞氣已經不能夠再影響我的心神,主客已經逆轉過來,如今是我在控制它,而不是它在控制我。

隨著這煞氣的積聚,我體內血色的魔氣已經越來越濃,奇怪的是,就算這魔氣變得再是濃郁,也沒有完全的將我本來佛家的真氣給吞噬,反而安安穩穩的凝聚在氣海的五中心。

“呼!”

猛然從盤坐當中站了起來,其勢之猛刮出了一陣風。

我並沒有學會甚麼技能的技能,也只能直直的衝過去了。

岩巨人戰士足有五米多高,雙手持著一根三米長的巨鎚棒,胡亂的揮舞著。

這顯然就是力量與防禦兼備的敵人,我衝到對方前六米左右的地方,跳了起來正是對方攻擊不到我的盲區,岩巨人戰士哪管甚麼盲區不盲區的,只接就一棒子揮下來——但既然說了是盲區,又怎麼會打得中了,粗壯的大棒子自我跟前約一尺左右的地方落下,一陣狂風撲面而來。

我鼻息一噴,狂風竟巧妙的被我卸開了兩邊,根本對我做出不了半點影響,反而被我在那槌棒的頂端位置重重一踏,凌空就躍了起來。

佛家魔氣宛若漩渦一般自我掌心上湧現,看著岩巨人戰士眼中透出的恐懼心下一陣冷笑——這可怪不得我,這他媽的岩巨人族整個月來不斷偷偷的襲擊我,最他媽的可惡是,要是普通的魔獸偷襲我還樂得給他殺了成食物果腹,這些岩石人……當我牙齒是鑽石啊?想到這裡就來氣,雙掌更是拍得落力。

“砰!砰!砰……”

不絕於耳的掌聲不斷響起,岩巨人戰士身上的石甲一片片的碎落,終於耳邊響起擊殺的提示。

“咦?”

這世界與真實世界無異,即使你殺了這頭怪物,牠們的屍體仍然會保留下來,至於炎蛙的屍體——那是完全被我一掌擊成肉醬了,屍體也化成了一堆血肉交混的玩意。

岩巨人戰士轟然倒地的同時,自屍體當中跌出了甚麼東西。

一片約是拇指粗細的東西,我伸手撈住。

“這是甚麼?”我皺了皺眉,東西仍然在一團白色朦朧的光芒當中包裹著,但很快腦中便響過提示。”

“獲得物品——未知——是否解除封印?”

我想了想這到底是甚麼玩意,卻發現我對這遊戲原來還有很多陌生之處,不過想想在這種低級的怪身上跌下來的也該不會是甚麼危及生命的東西:“是,解開封印!”

白色朦朧的光芒一亮,然後便在高速當中消退,而掌中物也露出真面目。

“鑰匙?”

對,是一把純白色的鑰匙,正確來說,是一把有翅膀的鑰匙。

“封印解除,獲得物品——飛行之鑰,是否使用離開——灰色地帶。”

灰色地帶?我打量著周圍的風景,沒看出甚麼灰色,不過我倒是一直,“一直”看到離開這裡的盡頭,只是這盡頭我走了整整一個月都無法離開罷了,看來這裡的確是一處不存在的地方,那麼既然是不存在的地方,又為甚麼會存在著這裡怪物呢?又為甚麼會給出這麼一把鑰匙呢?又為甚麼我會出現在這個灰色地帶?

我使勁揉了揉太陽穴,太多問題無法解答。

是遊戲錯誤讓來到這個灰色地帶,而這把鑰匙就是專門讓我離開這裡的……等等!似乎抓住了甚麼,剛才一閃而過的是甚麼?

我剛才腦海中似乎閃過了一個非常可怕的猜想,但無論如何,我就是想不起來。

“算了,使用,飛行之鑰!”

“提示,因灰色地帶特殊場景存在,必須交上破封之角方能離開。”

操你媽的甚麼破封之一角,一聽就知道是些極稀有玩意!要我怎麼拿得出來?

“確認使用飛行之鑰?”

也許是鬼推神差,我居然回答了:“是。”

頓時間,飛行之鑰在從掌心之上浮起,凝立在半空之上,鑰柄上的翅膀驟然展開,一下子將我收了起來。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飛行之鑰已經掛在我的胸口,而我——則是頭皮發麻起來了。

我能夠告訴你,這是一個多麼“可愛”的地方。

我左側,站著的是一頭上百米高的遠古巨龍,身上披著充滿倒刺的鱗甲,一雙展開足有三百多米長的龍翅,鼻中吐著讓空氣扭曲的鼻息。

我右側,臥著一隻九頭龍獅,九個各異的龍頭,背後的宛若針般尖銳鋒利的獅鬃徐徐飄揚。

而我正前方,則是一片一望無際的獸海,而在近百公里之外,有著一個高台。

我嘴角微微彎起一道非常自然,自然到由心發出來的微笑。

“我操你媽的。”

我微笑著罵了一聲,在這麼一聲之下,我看到了一副震駭至極的畫面——那巨大而猙獰的巨龍頭顱轉頭看著我,九個龍頭也是側目看過來——前方的獸海,刷刷刷刷刷的上萬聲,所有目光都看了過來。

天知道我的臉色如何。

我只知道,我沒有當場失禁,已經是很好的了。

這時候,腦中驟然出現了系統提示——

這提示讓我忍不住再一次流露出會心微笑。

“穿越獸海,得到破封之角。”

我沒有別的反應,馬上拿起飛行之鑰大吼:“操你媽的把老子送回那甚麼鬼灰色地帶!”

“飛行之鑰充能中,無法使用。”

“請盡快獲得破封之角,否則獸海將會躁動——特殊任務,開啟,十分鐘內無法取得破封之角,將永遠留於‘萬獸之間’中。

—非常有趣的任務,是不?

我操!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41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4 黑道龍?

無疑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

上百公里,十分鐘內到達,當我是高達還是鐵甲萬能俠?

事情雖然如此,但是我能夠肯定,在我獲得這“溫馨提示”的一瞬間,我已經動了起來,氣海當中的魔氣以我生平最大的的速度運轉以起,驟然爆發,身體如同炮彈一般筆直的彈射出去。

“幽魔狼,八十四級。”

“寒霧鬼,七十六級。”

“刃牙妖虎,八十二級。”

……

冷汗直淌,僅在一瞬間腦海當中已經彈出了近二十個恐怖的名字,即使在以往這些也是比普通龍族更加強大的存在,如今就在我旁邊——雖然沒有攻擊我,但單單是站著的威攝力已經足以讓我心中膽寒無比——但比起這個,在十分鐘之內趕到百里之外的高台,才是最先要的任務。

雖然奇怪為何這些怪物無視於自己的存在,但此刻不容多想。

“吼!!”

突然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彷彿從自己耳邊炸起一般,耳鼓生痛,只見一道無比粗壯森白色的火焰自我頭頂飛掠而過,在這瞬間我幾以為自己身體快要蒸發了,同時體內的魔氣馬上覆蓋整個身體,抵擋住這股熾熱,顯然森白色火焰的目標不是我,不然我早死了。火焰在我前方噴落地上,幫我開出一條通道——所有猛獸都在火焰出現的一瞬間朝著兩旁避去。

“給老子滾!”一把宛若沉雷般的聲音從背方滾滾而來。

我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只見那頭遠古巨龍高傲的抬起頭顱,嘴中似乎在喃著甚麼:“沒想到過數萬年的時間,終於都有第一個人類來到這裡——這就是你所想要的吧?”

數萬年——?

我心中不禁冒出了這個疑問,這遊戲不是才面世了數年嗎?噢,我知道了,一定是這個怪物的背景資料,是在這個虛擬世界生存了數萬年的老怪物。

“您老在與小的說話?”我停了下,語氣說不出來的謙卑。

“是你從無盡平原來的吧?”遠古巨龍道。

“甚麼無盡平——噢,是那個平原?灰色地帶?”我馬上反應過來,同時心中若有所思。

“老子管你們人類叫這甚麼!你的目標是那個破封之角吧?,哈哈哈!!別問老子為甚麼知道,反正每個人類來到這裡的目標都是一樣,要是在以前老子還有心情與你玩玩鬧鬧,不過如今就算了。”遠古巨龍大聲笑道——我頓時明暸對方話中的打打鬧鬧是甚麼意思,定然是讓自己與這些瘋狂的怪物來場血戰,然後再奔向遠處的破封之角。

“不過老子倒是感到奇怪,就憑你這樣實力也敢出現在這裡,你倒不是不怕死啊?”

我苦著臉,腦海中的時間仍然在倒數,已經過了三分多鐘了。

“你他媽的臉色不用這樣吧?待會老子用最高速度幫你拿來這個破角就行了,一來一回還不用一秒,你還是先乖乖先回答,你是怎麼去到無盡平原的?”

“小的——”

“你不用這樣——操!你體內的那些氣息!”遠古巨龍毫無形象爆了句髒話出來。

“操!操!我操!”

頓時間粗話不絕於耳,我心中其實很想發笑,倒是在這種怪物底下是笑不出來。

“氣息,你指的是——”我抬起手掌,佛家魔氣湧了出來。

“你是明王那傢伙的弟子?”遠古巨龍驚問道。

“甚麼明王?”我問道。

“沒有甚麼了,看來你能去到無盡平原倒也有點路子,小子,快說,你哪條線上的人?”

這,這是黑社會盤人哪?

“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我一出現就是在無盡平原,應該說,我也是剛才才知道哪裡是無盡平原。”我直道,只是隱瞞了登入錯誤的事。

“噢!不過你小子他媽的不是明王的弟子怎麼會有這種真氣?算了,看你那鳥樣也是回答不出來,老子先幫你把那破角拿過來。”

遠古巨龍巨翅一扇,沒有一絲狂風,甚至是無聲無息。

眨眼間,我腳下便滾過來了一個比掌心更為小的三角棱體:“這是甚麼?”

“破封之角啊!”

“這也是角?”

“去你媽的,小子你是不相信我?”遠古巨龍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臉上木無表情,只是被一條等級起碼破百的巨龍這樣看著,還是有幾分膽戰:“龍大爺您這一眼真是霸氣十足,天花亂墜,地上生蓮,萬神都得跪拜您這一眼底下,您——嗯,先把你這霸氣十足……的眼神,挪下行麼?”我退後了幾步,微微彎身撿起了這破封之“角”,一邊道。

“滾!”遠古巨龍大笑道。

“管你是不是明王那傢伙的弟子,既然你與那老傢伙有緣,也就是與老子有緣!”

這是哪門子的邏輯?

這時候,遠古巨龍朝著我猛張開口,一種不安的念頭自我心中浮起。

連忙撿起破封之角,朝著飛行之鑰狠狠一撞。

“確認使用飛行之鑰……”

我不等這該死的系統就完就心中便猛然吼道:“確認,給老子快離開這裡!”

“小子,別走!哈哈哈……”遠古巨龍怪笑道。

怪笑。

真的很不安。

手上的破封之角驟然爆發出一陣極為明亮的光芒,旁邊的空間甚至清晰看見褪脫,然後,胸口上的飛行之鑰再一次變大展開翅膀。

就在其正準備向著我包裹過來的時候,遠古巨龍便噴出一道森白色的火焰。

“獲得,遠古焱帝龍……”後來的話已經聽不清晰了,身體便已經被翅膀所包裹起。

只隱約聽到一聲,有緣再見。

還有一句。

看到明王那老傢伙幫老子揍他一頓。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43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5 揚州


眼睛微微睜開,略為刺目的光芒射進我的眼中。

“這裡是……”

我意識還有些混亂,似乎發生了許多事,而又矇矓的記不清楚——有種像是睡了很長時間的感覺。

突然,腦中閃過一道毫無人氣的聲音。

“到達——東方九州區域,揚州,轉移時間合共二十六日。”

我愣了愣,腦海中猛的閃過無數片段,忍不住站起來仰天長嘯一聲!

“老子離開這鬼地方了!”

這麼一吼,頓時發覺周圍都投過來古怪的目光。

“這是甚麼人哪?大街上大呼小叫的。”

“鄉巴佬進城?”

雖然這些議論聲並太不,但我耳力卻不弱,聽得一清二楚的——不過我面對那獸潮還有著遠古巨龍都沒有怎樣,區區這些議論聲我還不放在心上。

噢,對了!遠古巨龍,想提示聲到底是甚麼?

“獲得,遠古焱帝龍——龍的甚麼?我記得我是聽到的……”我沉吟了一段時間,我終於記起來了!同時臉上的肌肉也是抽搐了一下,差點狂呼出聲:“沒想到……咳咳,還是先冷靜,冷靜!這黑道龍居然送這麼一份大禮給我,大禮啊!大禮!咳,冷靜!”

我實在很以冷靜,要是誰知道一條傳說中的巨龍給了自己一團龍息,都會是這種反應!

“獲得,遠古焱神龍龍息,擁有使用冷焱焰的能力。”

冷焱焰或許就是那頭黑道龍的吐息……那威力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的啊,就連那些七八九十級的怪物都只能避開逃走。

“還是先試下一下怎麼用再說。”

我就在大街上這麼閉著眼睛,意識慢慢滲透體內,佛家魔氣仍然在經脈中流轉,突然,一種極為冰寒的氣息吸引住我的注意,這種冷似乎連靈魂都可以凝結我。看到黑道龍的那種威力,我不敢鬆懈,連忙集中心神,放在這團龍息之上。

龍息就像是一團白霧,隱約能夠“看”到正中心有著淡淡的火焰。

深深的吸了口氣,龍息也隨著這口呼吸而動了起來。

這口氣慢慢的呼了出來,竟是從嘴角溢出了一絲冷白色的火絲——與此同時,我也觀察到體內的龍息幾乎沒有動過,即使我想調動這些龍息也做不到。

“看來等級應該不夠使用全部龍息,算了,權當種下一顆龍息種子,慢慢等其發芽便是了。”

睜開眼睛,幾乎嚇了我一跳,眼前居然是一張臉孔——對方的鼻尖離我只有三公分左右。

“啊!!!”

我才叫出聲我就他媽的感到羞恥,我叫得像是個他媽被非禮的小女生一般的尖銳。

對方也像是受驚一般,一拳朝著我鼻子直搗過來。

我連忙腳下一蹬,朝著後方輕巧的躍了過去,才穩站在地上。

“你叫甚麼?”

嗯,一個女孩子,正確來說,是一個長得頗為清秀的女孩子,一頭算不上長也算不上短的頭髮,頭髮挺直的,前面的瀏海用某種黑色的玩意,我一時看不清楚,反正瀏海整齊的分成兩邊,露出光潔的額頭……嗯,鼻子挺高的,臉龐也算不是太瘦的那種,看上去倒有幾貿可愛的感覺。

身材我倒是沒有留意,這些都是我看了一眼後,腦海中得出的分析。

“你臉貼這麼近想做甚麼?”我反問道。

“那個,我以為你死了。”女孩道。

“死在大街上?”我微笑道。

“你動也不動了,我就以為你死了,既然你沒死,也就算了。”女孩說完轉身就走了。

“且慢!你是甚麼人?”

我這句話包含了兩個意思,我並不知道眼前這個女的到底是虛擬智能還是玩家,要是虛擬智能就算了,也不去糾纏甚麼,要是玩家——我一定要問明白關於無法登出的事情。

“我?”女孩回頭看著我。

“是,就是你。”

“怎麼,想問我電話?唉,看你這張臉,以前還可以,現在給了你都沒有用。”女孩聳了聳肩,倒是流露出幾分小女孩的感覺。

我心中一跳,一個猜測已經出現。

“為甚麼?”我還是問了出來。

“因為?”女孩一挑眉,帶著幾分疑惑的看著我:“你真不知道還是想裝樣把我弄到手啊?”

現在的女孩——說話還真直接,我苦笑著道:“真不知道。”

當然,其實我還是猜到了幾分端倪,說不知道只是想確實一下心中的猜測,至於苦笑這倒是真情流露。

大概是看我這外表挺老實的,正準備說的時候,我就打斷了她:“找個地方坐下,我才登入這遊戲幾天,很多東西都想前輩你教一下。”

別問我為甚麼這樣說,相信有腦子的都猜到我是在套話,不過倒是真的,在這種人流多的地區消息流通要比我那種甚麼無盡平原還是灰色地帶的地方要強得多,很多東西我也得問清楚。

“呵呵,好!”

很快,我們就找了一家客棧坐了下來。

女孩就開始講了:“小弟,這遊戲在一個月之前已經無法盈出了!甚麼手機號碼的玩意都沒有,唉,也不知道該怎麼離開這個遊戲了。”

“無法登出?”

我皺了皺眉,果然,不止我一個人,而是全世界都無法離去——看眼前這小女孩的神情,該還不知道這遊戲死了,現實中也是死了這件事吧?要是知道,唉,我肯定會對所有人都保有戒心。

這遊戲與所有遊戲一樣都是有著PVP制度的,而且還是大力鼓勵PVP,所以殺掉一個玩家之後,有極大機會能夠得到對方的小部份裝備、金錢、道具,還有極少機會可以得到對方的技能。如今的遊戲已經像是一個困獸場,裡面的野獸無法離去,雖然我不是很去想猜測,但其實心中早已經有一個想法。

以如今的科技,能夠去解讀瑪雅的科技嗎?不可能,怎麼想也不可能,就像是一個小學生去看著一台電視機,即使把整台電視機拆開,再重組也不可能知道裡面那些從來沒有見過的零件到底有甚麼用,除非——瑪雅人是故意教授那些科技家一些神奇的科技,為甚麼要這樣做?我不知道。

但我心中隱隱有個直覺,玩家間的戰鬥恐怕無法避免。

“喂,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講啊!?”

一把略帶怒意的聲音將我扯回了現實,我抬頭一看,只見女孩生氣的看著我。

“對不起,我在想為甚麼登出不了這個問題。”

“那你有甚麼結論。”

“嗯,我的結論就是系統出錯。”

“廢話!”

“對了,你的虛擬程度是多少?”我話鋒一轉,提出我最想知道的問題。

“忘記了,我記得自己是調成了百分之六十的。”女孩道。

“忘記了——”我心中暗想著,臉上沒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唉,這事情還是沒有搞清楚,但為甚麼總是有著這樣的預感呢?我嘆了口氣,站了起來。

“我叫龍揚,我先去找任務做了,再見。”

我說完,轉身便走了出去。

看來,如今所有人都無法登出!得小心了。

我微微閉上了眼睛,再次睜開的時候,在我眼中掠過一絲血紅。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44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6 殺怪任務


漫步在碎青石板大道上,體內的佛家魔氣時刻運轉。

生死一瞬間。

敢放鬆的人無疑就是找死,不過我也僅是警剔,而非是草木皆兵,畢竟我這行頭看上去,要裝備沒裝備,要技能麼?這倒是看不出來,不過回溯這回事倒不是每個人都有的,基本上從裝備上已經能夠看出你的技能——當然,自己胸口上掛著的飛行之鑰與那破封之角倒是珍貴得很,不過我又不是蠢到無可求藥的人,匹夫其罪這種事誰不知道。

早就藏在身上一個隱蔽的地方了。

至於錢?滾他媽的蛋,一個連基本裝備都買不起的死窮蛋哪來的錢?

基於以上原因,我倒也不致於走過的每一個人都仔細打量,只是保持體內魔氣運轉能夠隨時應付突發事件而已。

“喂,小哥!看你這麼一身打扮,肯定是西域來的奇人異士,有沒有興趣幫我去做點事情?”

一把粗厚的聲音從側邊響起,我扭頭一看,只見是一個賣包子的大叔,長著一臉胡渣。

我想了想,我現在連錢都沒有,這倒是不行,便道:“好處?”

“哈哈,小哥夠直接!”

我看著他,沒有說話。

也許是被我盯著,馬上道:“這個,只要你幫去我城外殺幾頭鐵背豬以後你來我收少你些錢。”

聞言,轉身就走。

“小哥!小哥!等等,小哥啊!這個世道不太好——這個,給你一百錢。”

一百錢?想想我以前隨便一個任務都有著數萬金子!

我絕不為五斗米折腰,沒錢就沒錢!

我心中“豪氣”頓生,沒理睬這賣包的,繼續朝前走。

“小哥!等著,我還有這家傳之寶!”

“嗯?”

我回頭過來,看了一眼這賣包大叔,從頭到腳都看了一遍:“就你也拿得出甚麼家傳之寶,肯定是甚麼破銅爛鐵吧?”

“呸!啊不不不,小哥,不是呸你啊!這世道難混,本來這揚州城賣包子的就多了,我就憑著鐵背豬的肉也能夠做點生意,但是最近城外來了頭血狼,我也不敢貿然出城獵殺這鐵背豬,貨源一下子斷了——這普通豬肉的包子,不說揚州城,就這條街都有數十攤!小哥,廢話我也不多說了。”聽到這裡,我心中忍不住罵了一聲:“這也叫廢話不多?”

我想我的,這賣包子的也繼續說下去:“要是小哥你能夠幫我殺十隻鐵背豬,我就將這家傳之寶送你。”

說罷,賣包子的便從自己腰際掏出一塊銅幣大小的玩意,我眼中一盯,似乎是一塊質量不太過關的玉石,不夠通透,雜質也不少。

就在這時,腦中便閃過一個提示。

“賣包子大叔的煩惱:擊殺十頭鐵背豬(十二級),並將鐵背豬送到屠戶處——第一階段完成,獲得賣包子大叔好感三十。”

喔!

媽的這次看來是沒吃虧,竟然是階段任務。

這種任務並不難得,但也不多見。

沒想到這次就會預到!

“是否接下任務?”

我嘴上看著這賣包子的,微笑道:“身為一個俠士,能力而為,當仁不讓。”

“謝了小哥!”

其實,我接這個任務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鐵背豬的等級。

十二級,這是甚麼概念,正常人超過了六級學會技能之後,基本上都能夠越級殺怪!不過與玩家一樣的是,六級,十一級都是驟然變強的非常厲害,要不是當初我誤打誤撞(?)之下獲得了魔性的真氣,雖然同樣同能擊殺十二級的岩巨人,不過所要花費的功夫卻是大得多了。

而剛才從賣包子的這大叔口中,他曾經說了這些鐵背豬是他自己所殺的!雖然不知道在基層城市當中擁有不弱實力的人為甚麼要來做一個賣包子的,但是——哈哈哈!看來這賣包子的絕不簡單,這家傳之寶嘛……

心中狂笑當中,我已經走出這揚州的大街。

“注意,你正在離開揚州城。”

我沒管這個訊息,逕自走了這城門。

才出門口,一隻被臂甲所包裹的手臂便擋住了我的走路。

我差點就想勃發魔氣震碎這隻手臂了,幸好我理智尚在,看到這臂甲很快分辦出是城衛兵的款式。

“小子,現在城外來了一頭血狼,最好還是別出去。”城衛兵善意的警告。

“謝謝你的警告,但是我答應了人要出城辦點事。”我微笑道。

“不行,我們城衛兵絕不能眼看百姓出去送死。”城衛兵臉色凝重。

我撓了撓頭,說實話這智能做得非常好!突然我臉色一變,變得很難看——這智能做得很好,簡直就像是真人一般。

當然我可以肯定眼前的不是玩家,從眼神等等都看得出來——區區一個不太重要的NPC有必要弄得這個樣子嗎?看來,我的猜想越來越接近事實了。

嘆了口氣,這城衛兵應該以為我已經打消了念頭,便微笑道:“放棄不就很好,回去吧。”

我伸出右手,按在旁邊城門通道內側的石壁上,眼神驟然一厲,一股魔氣順著我右掌心便擊向這右壁。

“砰!”

簡直就像是一發大口徑手槍打在上面一般,轟然出現一個坑洞,我才徐徐道:“我不是尋常百姓,能讓我出城門了麼?”

“行,行!少俠慢走。”城衛兵馬上恭敬的送我離開。

我忍不住笑了笑,看來這城衛兵是以為自己要去為民除害了——少俠,嗯,果然有趣。

我伸手推開了厚重的城門,步出揚州城。

入目所及,一條灰土大道蜿蜒的朝著遠方伸延過去,而周圍則是一些凌散的樹木,也有著一些茅屋,不過已經空置了,看來這頭血狼的等級應該不底,不然揚州城早已派軍隊給牠鏟除了——不過,這揚州城應該還是有玩家的吧,怎麼就像只有自己才接到這個任務的樣子?

想著,突然旁邊就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不是人!腳步聲極為沉重。

“噗噗噗噗噗……”

腳步聲越來越接近,耳測幾乎短短數秒間已經跑了一百多米,腳下重重一蹬,頓時躍了近三米多的高空之上。

“這就是鐵背豬啊?”

這鐵背豬非常的好認,正確一頭家豬的模樣,只是看起來肉較為緊繃,且從脊椎骨背上橫展一片都是深黑若鐵的皮膚,而豬鼻也較為巨大,要沒有想猜錯,這就是鐵背豬的攻擊手段。

幸好這速度也不算太快,先試一下防禦能力。

我在空中用魔氣抵消著我落地的衝力,凝空時間長達近七秒,而在這七秒之中,鐵背豬也衝來到我身前了。

“死吧!”

我猛喝一聲,帶著魔氣的手掌已經撞向這鐵背豬。

魔氣比起普通佛家真氣要強的地方,就在於攻擊力,原因是因為,佛家真氣較為內歛,是讓自己的肉體硬碰硬的對撞,而魔氣則是讓自己肉體強大的同時也能夠釋放出帶強烈攻擊性的攻擊。也就是,這是雙重攻擊,威力哪能不大?

“噗!”

我手掌輕易的就陷入了這鐵背豬的肉中,就像是烙鐵遇冰,完全感覺不到甚麼阻礙。

“嗯?”

我心中微感詫異,甚麼時候我有了這麼強的攻擊力——不!這不太像是以往的攻擊,因為源同佛家的因由,攻擊大抵都是剛猛的,若是攻擊力提升了,也只會在觸到鐵背豬的瞬間產生剛猛的爆炸性!若是這頭豬的防禦不夠,便是整頭炸開,防禦夠了,也只能在表面產生真氣爆炸。

這情況,很詭異。

但我心中想歸想,手上的動作也沒有緩下來。

一掌接一掌,很快眼前的鐵背豬的氣息便消失了。

“賣包子大叔的煩惱:鐵背殺(1/10)”

我伸手按在這具屍體之上,卍字符印之上噴出一道淡金帶紅的光芒沿著我的手臂將整具屍體籠罩起來,金光一沒,連著具屍體都消失了。

頓時在我腦海當中,出現了一個任務物品欄,裡著其中一格放著一頭鐵背豬。

“到底剛才的攻擊是怎麼一回事?”我想著想著,耳邊又傳來幾聲豬叫。

兩隻鐵背豬朝著我衝來,看著最近的一頭鐵背豬,心中一動,站著沒有動,只是看著這頭鐵背豬越來越近。

“砰!”

一聲悶響,整頭鐵背豬被我一掌擊斃!不像剛才一般,而是正常的攻擊。

然後另外一頭鐵背豬,我一掌伸去。

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從我掌心蔓延出去,整頭豬被我一掌貫穿,無聲無息間。

我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了。




頂部
kimwong3252000 (Knightwalker)
少佐
Rank: 9Rank: 9Rank: 9
Peace cannot be kept by force


UID 12022
精華 2
積分 11013
帖子 9850
威望 11013
金錢 10823 盟幣
存款 13172 盟幣
體力 592 點
SMPC 7843 COST
閱讀權限 150
註冊 2009-12-4
來自 Synapse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45  資料 主頁 文集 短消息 
PHASE 17 階段任務

遠古焱帝龍的龍息!

當我再一次作出攻擊的時候,竟是清晰的感受到了在胸口那團龍息微微的漸動,一下子將自己剛猛的攻擊轉化成帶強烈消融性的攻擊——不過同時的,我也清晰的感覺到體力的下降。

這龍息與著我的佛家內功一樣,同樣屬於進化型,尋常玩家能夠獲得一種進化型的技能已經極屬難得,而我竟有了兩種。

而且龍息這玩意還是糊里糊塗的時候擁有的,就連為甚麼遠古焱帝龍要如此優待自己也不太明白,就像是自己與著這條龍有著甚麼關連。

我一邊思考著,一邊將跟前死去的鐵背豬放進任務物品欄裡。

金光一閃而沒,在其中一頭鐵背豬地去的地上放著一把白色的小口袋,約有巴半大小,我微微皺起了眉——這眉掌大的白色小口袋他非常的熟悉,也就是擊殺怪物掉落的東西,不過讓我皺眉的卻是,為甚麼在那鬼無盡平原任我擊殺了這麼長時間是半點獎勵都沒有,除了我胸口上的飛行之鑰。

我伸手撿起了這小白口袋,打開。

“獲得豬皮。”

我再次皺了皺眉,但很快就沒有再想這件事,因為怎麼想都得不出結果的事情,繼續想下去是傻子才有的行為。

……

我站在屠戶的前面,手一翻,便是彈出了十頭同樣頭顱破裂的鐵背豬。

“噢,你就是幫老七那傢伙屠豬的啊?小兄弟身手挺不錯的。”

屠戶光著胯子,在我肩上重重拍了一下。

“動手。”

我頭腦有點發漲,剛才與血狼的一戰我差點就丟了小命,體內的暴虐氣息一下子無法內歛。

也許是看到我雙眼一片冰冷,屠戶沒有說話,逕自將一頭頭的豬分屍開來。

“我先出去一下。”

屠宰場的血腥味我有點承受不住——我感覺體內的魔氣即將爆發,到那時候恐怕我真的是見到甚麼殺甚麼,雖然那入魔狀態我變得非常強悍,但是同時我不想再一次陷入這種無法自控的境地當中。

我推開門,走了出去。

大口吸著清新的空氣,有點貪婪的吸收著。

我輕按著自己的右臂不斷顫抖著,一拳又一拳的轟在虛空當中,發洩!在死裡逃生之後我需要的是殺洩。

到我累了之後,回想起剛才所發生的事情。

我居然還是遇到了血狼,本來我就沒將這頭血狼放在心上,以為才不過是十多級的怪物——二十七級,血狼!

我與血狼搏鬥了一場時間之後,我發現我的攻擊無法有效的讓血狼受半點傷,然後我就開始逃跑,在這段時間我不止一次想過要是自己有輕功那該多好!不詔我耗了真氣還是順利逃離了血狼的追殺。

哼!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我靠著一棵樹上,露出了冷笑,魔意的冷笑。

“喂,肉宰好了你自己送過去。”

背後的門霎時間打開,屠戶滿身鮮血的走出來。

我眼瞳微微擴要,差點魔氣就爆發了,幸好我馬上壓抑住。

我跟著屠戶回到了屠宰場裡面,一件件鐵背豬的肉都分門別類的一清二楚。

“你拿走九頭,其中一頭我當作是工錢。”

“第一階段任務完成,賣包子大叔——老七,好感度上升百分之三十。”

“第二階段任務開啟:與老七交談。”

我手一伸,所有豬肉在一陣金光所籠罩而消失。




頂部
Master
軍曹
Rank: 5Rank: 5



UID 8374
精華 0
積分 2902
帖子 3344
威望 2902
金錢 1545 盟幣
存款 0 盟幣
體力 328 點
SMPC 1644 COST
閱讀權限 70
註冊 2009-10-18
MP分 0
發表於 2011-3-5 16:45  資料 短消息 
你知唔知有網絡小說呢個分類? 如果這都不叫小說,什麼才叫小說 (撓頭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1-9-18 22:42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16310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機動同盟 Gundam HK - Archiver - WAP

 
NOTHING